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章 功法

第二百二十章 功法

锦儿见两人都进去了,才兴奋地喳喳着:“公子,公子!那两人莫非是邵记小老板的夫郎?您看那被称作黎公子的身高并不比您矮多少,而且又魁梧,哪里有一丝的男儿态。他那样的都有人娶,我们公子就不愁了!”

“臭小子,说什么呢?口没遮拦的,让人听着笑话!”罗儿看了看主子脸上的神色,连忙斥责锦儿!

苏繁听了锦儿的话,盯着消失在快餐店门内的那个黑色身影,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招了招手,示意两个护卫过来,跟她们耳语片刻,隔着帷帽的薄纱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得他最后一句话:“饭店茶馆消息最是灵通,你们仔细留意些一定会有收获!”

从邵记快餐店用餐回到客栈的锦儿,接过公子头上的帷帽挂在入门处的衣架上,嘴里满足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公子,这邵记果然名不虚传,做的餐点看似普普通通,味道却好得不得了。鸡蛋葱油饼,焦酥异常,再加上鸡蛋特有的清香,香得人都想把舌头吞进去呢!”说完,脸上还一脸陶醉的模样,仿佛沉醉在美食中无法自拔。

帮主子铺床铺的罗儿,用力抖了抖被子,使劲拍一拍使被子更加松软,沉稳的他脸上也带着赞同的笑容,附和道:“是呀,那炒河粉,火候恰到好处,肉丝细嫩青菜青翠河粉劲道,就连免费送的紫菜蛋汤也鲜美异常。”

锦儿见主子笑而不语,又接着道:“刚刚在门口遇到的两位公子说邵记是自家产业,据奴才所知,邵老板一生只娶一个夫郎,只得邵小姐一个女儿。那两位公子一定是她的夫郎!唉,他们可真有口福,每天三顿餐点都比咱今天吃的要精细美味的多!”他说着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地叹了口气。

苏繁见状笑着打趣道:“怎么?我们锦儿春心动了,要不要公子我帮你说和说和,我们锦儿眉清目秀温柔体贴,给她做个小侍应该没问题!”

“公子快别打趣奴才了!”锦儿羞臊地满脸通红,跺着脚道,“奴才这蒲柳之姿,怎能入得贵人的眼,只怕做通房人家都看不上眼!可惜邵小姐已经娶了正夫了,要不,公子和她倒是挺配的。邵小姐画图,公子制作,珠联璧合,天造地设,只可惜……”

笃笃笃的敲门声打断了锦儿兴致勃勃的话。

“进来!”苏繁知道是打探消息的两位护卫,便整了整衣服,危襟正坐,等待她们的回报。锦儿和罗儿进公子的架势,便知道他要处理正事了,便收声站在公子的两侧。

进来的果然是两位护卫,两人向主子施了一礼。其中一位黑瘦高个儿的道:“主子预料的不错,快餐店里人多嘴杂,本次的绣品大赛又是大家伙谈论的重点,而东方家和我们苏家的明争暗斗更是焦点中的焦点。奴婢们轻易便打探到东方家的家主,似乎跟京里的什么人物接上了头,估计本次绣品大赛会做些什么手脚。您看……”

“别的先不谈,只要进入决赛,在皇上她老人家的眼皮底下,量那东方家也不敢出什么幺蛾子。只是这复赛,据说是请了几位织绣界的名家,甚至连退隐很久的‘飞针走线’林老爷子也出山了……那东方家素来以锦缎布帛名扬天下,织绣界的许多绣坊和绣庄都是从她们家进货,只怕那些织绣界的名家跟东方家颇为熟悉……”苏繁皱着眉头,仿佛自言自语道。

伶俐的罗儿接口道:“公子莫非怕东方家暗中使绊子,让我们在复赛中便滑铁卢,失去参加决赛的资格?”

“以东方家主的品性来说,倒是极有可能!”苏繁担忧地叹了口气,强打起精神继续问道,“你们还打探到什么没有?”

“回主子,其他都是些闲言碎语,没有什么价值。只不过谈论最多的还是邵记小老板的几位夫郎!”那名护卫歪着脑袋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出来。

“哦?都说了些什么?”苏繁眼睛抬起来,目光炯然!

那名护卫见主子感兴趣,便兴致勃勃地八卦起来:“有的说邵记小老板运气好,来京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先是被封为执纪郡王,不到两个月又被加封为亲王。这还不算,接下来又娶了丞相的儿子为正夫,九王的小世子都屈居侧夫之位,当今的武林盟主居然心甘情愿给她做小侍。就连达伦的和亲皇子,也看上了这个只有空名没有实权的闲散王爷,下嫁给她做侧夫。

也有的说什么运气好,霉运当头还差不多。都看着她被封为闲散王爷,那是什么代价换来的?菜籽油工厂、农具生产技术和后来的蔬菜大棚养殖技术……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别说三样了,任何一项技术都是个摇钱树集宝盆,三样加一起那可是富可敌国呀!就这样被皇帝陛下一句话给收归国有了,然后给个只有空头没有实权,甚至连俸禄都没有的闲散王爷,安抚一下就完了!

再说那几个夫郎,别看来头一个个都不小,可都是人人避犹不及的角色。就拿她的正夫来说吧,无论对谁都淡淡的,好像面瘫患者似的。再加上身形高大,又跟着武林上疯疯癫癫的老前辈学了几年艺,用毒出神入化。仅有的几个看中丞相的名头去求亲的,也被他恶作剧的毒药吓得屁滚尿流,最后没有一个人敢去上门提亲。这次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冤大头,能够任他拿捏的,才求了老丞相强嫁了过去。还说她家在邵府当差的远亲说,只要正夫一瞪眼,邵老板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典型一个夫管严!

还有那个武林盟主的小侍,您也看到了,长得人高马大不说了,整个一武痴,成天抱着一把剑擦呀擦的。既然能在高手如云的武林大会上以男儿身夺得盟主之位,那身手一定了得。据传言,邵老板在他面前整个老鼠见到猫一般,听说邵老板宁可睡书房也不愿进他的房间,她们猜测那位盟主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那名护卫讲到这儿,觉得似乎有些不妥,偷眼看到主子的脸涌上了红意,便住了口。

苏繁强忍着脸上的热浪,面无表情地说了声:“我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锦儿见护卫们下去了,又开始活泼起来,他叹了口气道:“听老三一说,这邵小姐还真可怜呢!我听说她的夫侍们,除了那个小世子,其他的身高都比她还要高,不可能都是强嫁的吧!或许……这邵小姐就喜欢个儿比较高的?”

罗儿看着公子脸上闪过一抹难以捉摸的身材,便唾了他一口道:“别瞎猜了,哪有女子喜欢比自己个儿高的,女性权威怎么允许被挑战?”

苏繁听着两名贴身小厮的拌嘴,低下头来,不知道再想什么。最后他似乎做了什么决定一般,抬起头来,道:“都别瞎猜了,明天咱们去邵府拜访。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

第二天一早,邵府内澄心苑的北园内,晓雪推开房门,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做早操,她的脸上神采飞扬,全然没有往日扶腰捶背的囧态。

“风哥哥早呀!”她语调轻快,似乎心情很不错地向从另一间里出来的谷化风热情地打招呼。

“晓雪早安,杰皇子呢?”谷化风笑容里如春风拂过,暖人心扉。

“叫什么杰皇子,搞得他是特权阶级似的,内院里大家都是平等的。你叫他妖孽就行了,或者叫他染染!”晓雪挑了挑眉,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又编排我什么呢?”火红的罩衫松松地套在身上,露出了性感的锁骨,熙染拢了拢有些凌乱却显得慵懒妖娆,别有风味的头发,站在晓雪的身后,软骨头般靠在她的身上。

“谁编排你了,就说你教给我的双修功法不错,现在每天早上起来整个人神清气爽,感到浑身都轻松……你快站起来,怎么跟没骨头似的,你好重你知道不?”晓雪用力推了推靠在自己肩头的脑袋。

“你是神清气爽了,可把我累坏了,一夜五次郎谁受得了?今天你得做鹿鞭汤给我补补!”熙染的头依旧闻闻地靠在晓雪的肩膀上,只是压在她肩头的力量收回了许多。

晓雪皱了皱鼻子,气哼哼地道:“是你索需无度,还怪起我来了。你不是说双修两人都得益吗?你会累?骗鬼去吧!起来起来,我要吃早饭去!别耍无赖,奋战了大半夜,消耗了那么多体力,你不饿我可饿死了!”说罢,用力推开那个腻在自己身上的脑袋,吩咐小厮们伺候着洗漱。

虽然“天煞阁”派了几波好手都折在邵府后这一个月来再没动静,可是不代表警报解除。所以,晓雪和爹爹以及夫郎们依然集中在澄心苑中。柳爹爹住在主屋里,由任君轶和黎昕轮流陪他,还安排一位男暗卫潜伏在主屋四周伺机保护。澄心苑中的四个小园,东园是主夫任君轶的地盘,南园是朝阳分派给了身体娇弱的小世子,西院住着黎昕,北园则由性子好的谷化风跟妖孽熙染同住。

晓雪每月在五个夫侍的园子轮流歇着,五个夫侍都不是省油的灯,还好熙染不忍妻主每日早晨跟受刑过后似的,将双修之法教给了她。晓雪便如虎添翼,即便最强悍的黎昕也不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有个恶趣的爱好,就是将大师兄和小昕折腾得在身下求饶,方放过他们,谁叫他们以前总爱“欺负”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