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一章 金胞果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金胞果

邵府的早中晚三餐,晓雪很坚决地坚持一块儿吃,连带着借住在邵府的孙探花。

不过从孙书呆中了探花之后,便坚持要搬出邵府。晓雪考虑到她的心境和立场,也没再阻拦,而是带着她跑遍了京城,租下一间两进小院。孙书呆在科考之前,曾画了些字画托字画店帮着出售,在他考中之后,他的书画便成了抢手货,积压的存货全部高价卖出不说,她又趁着职位没下来之前写了一些,手中倒是积攒了些银两。

所以,晓雪在选到满意的院子时,要帮她垫付三个月的房租时,她婉言谢绝了。毕竟这一路以来,邵家已经帮了她太多,不但供她食宿,还派了丫头小厮伺候她,让她专心读书。而且,晓雪将她推荐给丞相大人,更是受益良多。可以说,如果没有遇到晓雪,她不能如此顺顺当当到京城,即便坚持到了京城,也经常为生活所奔波,哪里有时间看书学习。她这个探花的功名,说白了,有晓雪的一半功劳呢!

孙虚淼的心里,不光将晓雪当朋友看,更将她当恩人一般尊敬着。她觉得自己欠晓雪太多,当房租她有能力支付时,便谢绝了晓雪的好意。

晓雪也能体会到她的心理感受,考虑到她文人特有的自尊和自强,晓雪便没有坚持。只是等她搬过去以后,时不时的送些手头上能用着的,又不是很贵重的东西过去,有时候只是送些自己做的点心吃食什么的。这让孙虚淼更把她当挚友知己般的推心置腹。

闲话少说,且说晓雪『摸』着咕噜噜直叫的肚子,左边风哥哥又边妖孽熙染,来到客厅的餐桌边。顾不得跟桌边的任君轶大照顾,便伸手抓起一块玫瑰糕塞进嘴里,另一只手却伸向了小葫芦在一边虎视眈眈的松子酥。

小葫芦这只小狐貂是很通灵『性』的,以晓雪的话来说“智商相当于五六岁的小孩子”,所以任君轶便给它立规矩,没到饭点主人们都没用餐的时候,不许对糕点下手。一开始,小家伙没把这个跟主人抢女人的白衣男人放在眼里,依旧我行我素,结果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拉了整整三天!经过几次斗法之后,小葫芦终于承认那个用毒已经到了出神入化地步的男人不好惹,便心不甘情不愿地听从了他的安排。

这不,它最爱的松子酥端上来很久了,它也只能留着口水蹲在一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却不敢伸手小爪子去抓一块吃。

当它看到晓雪将魔爪伸向它最爱的松子酥时,第一反应就是回过头来看看坐在旁边的任君轶,嘴里还唧唧地告状:喂,她没到饭点就吃饼饼了,她吃饼饼了!!

见任君轶没反应,而晓雪的手已经拈起一块松子酥,小葫芦更急了,它蹦跳着,嘴里吱吱唧唧地叫个不停,可是最终不敢越雷池一步。

晓雪第二块拿起来的时候,小家伙恼了,它立起来撑开自己的两只小前爪,拦在点心盘前,好像在捍卫自己神圣的领土一般,眼睛怒视着抢它点心的晓雪。

晓雪好笑地看着护食的小葫芦那焦急愤怒的眼神,对它的阻拦视若无睹。她伸出手去,将护住点心的小家伙,用手指一拨,让它摔了个屁股蹲儿,趁它爬起来的时候,乘机又捏了块松子酥,还得意地冲着小葫芦晃呀晃的。

小葫芦那个气呀,『毛』都炸起来了,它爬起来正要跟晓雪大干一架的时候,小世子从外边进来了,后边跟着表情酷酷的黎昕。

薛晨一进门便看到炸『毛』的小葫芦,心疼地将它捧到自己手中,嗔怪地向晓雪道:“你怎么又欺负小葫芦了,这么大的人,不是欺负大的,就是戏弄小的,难怪大黑小黑小白它们见了你就躲呢!小葫芦乖,别气别气,哥哥给你拿饼饼吃。”说着,拈了一块松子酥放进了小葫芦的手里。

狡猾的小葫芦在看到薛晨后,马上『露』出一种可怜兮兮的表情,那眼神真真让人心疼。以前小东西喜欢黏晓雪,因为它知道晓雪能给它做好吃的。现在它最喜欢去的地方是薛晨的南园,因为贪嘴的它知道好吃的最多的地方就在那儿。因此,它装萌卖乖,彻底收服了薛晨后,在南园里点心瓜果之类的,首先紧着它吃,小世子只能排在第二。

它看到薛晨手中的松子酥放到了自己面前,却不去接,还转头看看任君轶,意思是:是他给我的哦,不是我自己拿的。看对方没什么反应,便认为警报解除,馋着脸抱着松子酥,坐在薛晨的膝盖上,嘎吱嘎吱地啃起来。你看它眯着眼,咧着嘴的模样,陶醉的很!

吃了两块点心的晓雪,看到爹爹从外边进来,忙迎上去,很孝顺地搀扶着,顺便吩咐:“开饭,开饭!饿死了!”

喝着浓浓的鸡汤冲制的潵汤,又吃了块猪肉粉丝馅饼,晓雪的胃才不那么闹腾。改为慢条斯理地吃着早点的她注意到往日比较闹腾的妖孽,今天似乎比较沉静,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便从桌下踢了踢他的脚,问道:“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熙染皇子先是一愣,见大家都在看他,便又笑得分外妖娆起来:“没怎么呀?我好的很,没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那就是有心事喽?”晓雪对于他的沉默还是很不习惯的,他一天不闹腾就不是他了。

熙染强颜笑道:“我今天不是和往日一样吗?是你多心了吧!”

“和往常一样?你当我们是瞎子吗?你们说,他今天是不是有些不对劲?”晓雪寻求外援。

熙染抬眼看去,餐桌边的众人,包括伺候着用餐的下人们,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小姐的观点。

熙染放下了手中的筷子,脸上难得严肃的表情,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对晓雪说:“昨晚我们不是聊到回万马的爹和娘吗?”邵紫茹和狄爹爹不想在这非常时期给晓雪添『乱』,就以想家为借口,由一名暗卫四位护卫保护着回了万马郡。晓雪也寻思着她们回到万马郡反而安全点,便不舍地送走了她们。

“是呀!不知道爹娘走到哪儿了,她们说要顺路回老家看看许久不见的亲人。唉!其实我一直很羡慕爹娘这样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曾经我也以为我也会像她们那样,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晓雪想起了刚刚穿来不久被邵氏夫『妇』收养时候的日子,脸上还是有些恍惚。

谷化风似乎也和她一样,穿越时间的隧道,来到那七年前的日子。不过善解人意的他,感受到了晓雪其他几位夫郎的有些失落的表情,便握住身边晓雪的手,提醒她要顾及到大家的感受。

晓雪这才恍如梦中惊醒般,看了看身边的五位出『色』的男子,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继续道:“曾经 以为两个人的幸福,才是真正的幸福,却不知道原来我的幸福不是来自于一个人的,而是源于你们——我亲爱的夫侍们。我想说的是,有你们的陪伴,我觉得很幸福很快乐。”

柳爹爹也笑着圆场道:“是呀,一个茶壶本来就是 要配好几个茶杯的,哪里有一个茶壶只配一个杯子的道理?你这些个夫侍们,贤良淑德,才华过人,爹爹看着也欢喜不已。你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鬼话了。对了,你们昨天说邵姐姐狄哥哥什么了?”

晓雪看着默默埋头吃饭的几位夫侍,暗恨自己说话不经大脑,惹了他们难过,便接着爹爹岔开的话题说着:“昨儿跟染染说,可惜爹的孩子夭折了,要不也不会身边儿没个人陪伴左右,只他们两个人,老了太孤单了。”怪都怪这什么鬼地方,男人只有一次生育的机会,要是……能把达伦进贡的金胞果弄到手就好了。

怎么可能,这么金贵的东西,可以说是倾城之宝了,女皇后宫里还分不过来呢!虽说也有赐给大臣的先例,不过人家那都是立了大功的,咱一介小小商人,想都别想了!晓雪有些懊恼地这么想着!

柳爹爹也为他们深感遗憾,他这些年来支撑他活下来的信念就是这个女儿,他坚信女儿还活在世上,所以,他不敢想象,如果女儿不在了,他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对于每个做爹的来说,孩子是他们的**,如果失去了做爹的资格,就仿佛掉了半条命一般。他叹了口气,道:“是呀,狄哥哥也不容易……等这件事平息后,你 他们接来,当亲爹娘一般照顾着,也不枉他们养你这么多年。咱们要知恩图报,可不能做那狼心狗肺之人!”

“爹爹您放心,女儿可不是那样的人!他们待我如亲生,我自双倍相报。女儿只是想着,他们年纪还不大,若是能有自己的孩儿,我能添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那该多好!”晓雪已经感受到自己跟亲生爹爹相认后,养父养母心中的落寞。就好似自己珍爱了许多年的宝贝,现在有人来瓜分了一般,那种不舍和无奈,难以言表。

柳爹爹闻言笑了笑,道:“别说那些不切实际的了,要爹爹说呀,最好的方法是你跟你的夫郎们,早点给我们生下孙女孙子,有小孩子缠着他们,他们哪里还有时间再去失落难受?”说着,眼睛还朝着围坐在饭桌上的各位夫侍的脸上转了一圈,满意地看着他们脸上有些羞怯的红晕。

熙染咬了咬红艳的嘴唇,下定决心道:“金胞果不是可以促使男子再次怀孕吗?”

“我也知道呀!可是哪里去弄金胞果去,总不能去皇帝老儿的库房里去偷吧!”晓雪恹恹地提不起劲儿来。

柳爹爹听了女儿大逆不道的话,忙掩住她的嘴,道:“嘘——怎么说话的?小心隔墙有耳,蔑视朝廷侮辱圣上,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呢!”

晓雪想想家中一堆的大神供着,其中还有皇帝老儿的耳目,便捂着嘴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

熙染接着道:“这金胞果可不单单皇上那儿有啊!”他近乎明示的暗示,大家都听明白了,视线统统集中在他身上,目光里有好奇也有期待。

可偏偏晓雪还没听出音儿,兀自点头道:“我知道,达伦皇宫里也有,总不能咱们跑到人家的地盘上偷人家的金胞果吧!虽说不一定没有希望,可是也太大费周章了吧!”

熙染又好笑又好气地点着她的脑袋道:“你呀,有时候聪明得过了头,有时候偏偏跟个榆木疙瘩般,不点明都不知道!”

晓雪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傻笑着:“我这是大智若愚,嘿嘿……”

“我来自什么地方?”熙染暗示道。

“达伦呀!”晓雪理所当然地回答。

“我的身份呢?”

“达伦皇子呀——不过那是以前,现在你的唯一身份是,邵记小老板的夫侍,嘿嘿!”晓雪还有工夫油嘴。

“你……你怎么还不明白?”熙染一脸无奈,我怎么就嫁了这么蠢的一个人哪!

晓雪起先还一脸莫名,突然眼睛一亮,满脸的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