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二章 苏家家主来访

二百二十二章 苏家家主来访

晓雪张大了圆圆的大眼睛,眼中的神采能灼伤人的眼睛。她仿佛不敢相信般地,小声道:“你,你的意思是你有金胞果?”

熙染勾起嘴角,妩媚的凤眼里风情无限,他在晓雪期盼的眼神中缓缓地点了点头。

晓雪惊喜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猛冲过去,一把抱住他,用力太大差点将他面前的粥撞洒了。

“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不会耍我的吧??”晓雪急切地语气里,能察觉出她甚为在意她的养父母,想给她们一个圆满和幸福。

熙染皇子的脸上依然带着他特有邪魅的笑容,扶住因用力过度而几乎是撞进自己怀中的晓雪,没有回答她的话,兀自开着玩笑:“从来未曾想到妻主大人如此热情,奴真是受宠若惊。不过……爹爹,跟各位哥哥弟弟们看着呢,你这么猴急,奴会不好意思的……”

“熙染,染染,哎呦,我的皇子殿下,你就别再开玩笑了。快把金胞果拿来我看看!”晓雪心里急得跟有什么挠她似的,哪里还有心思跟他开玩笑,她迫切地渴望看到那枚传说中的金胞果。

熙染顺势调整姿势,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撒娇又似耍赖地道:“想看金胞果,可以,呶,先亲亲我!”

柳爹爹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屈尊嫁过来做侧夫的达伦皇子的笑闹,他并不是迂腐古板的人,也乐见孩子们夫妻和睦融洽,没有隔阂。不过熙染这次旁若无人的调情,让一贯淡定的柳爹爹,一口汤没喝下去,呛得直咳嗽,那张看不出岁月痕迹的俊脸,不知道是呛的,还是羞的,满脸通红。

任君轶见这家伙妖孽本性又露出来了,而且越说越不像话,便放下手中的碗筷,抽出绣花帕子擦了擦嘴巴,垂着眼眸,用力清了清嗓子,以示提醒!

熙染眼角瞟过去,知道正夫已经有些不悦了,正待收敛自己的行径,却不料晓雪为了金胞果什么也不顾了,直接嘴巴凑过来,朝着他的脸蛋就是一个又响又用力的亲吻,然后又用亮如星子的眼睛,巴巴地看着他,让他怎么也不舍得扫她的兴。

“景鸾,去把陪嫁的金胞果拿来,给夫人过目。”本来华焱的习俗是陪嫁的胞胎果,到了妻家的时候,都是要交给妻主保管的。如果妻主宠爱谁,就赐还谁的胞胎果,允许他孕育自己的孩子。不过,在邵家,很多习俗对于晓雪来说,等于摆设。这胞胎果什么的,都由各位夫侍亲自保管,自己想什么时候要孩子,跟晓雪说一声,她绝对不会不同意的。不过,她的五个夫侍过门也有些日子了,倒是没人提出要怀孩子的,晓雪也考虑到这个身体才不到十五岁的模样,太早有孩子不知道对宝宝有没有影响,当然也不会主动提了。

这个随身伺候熙染的景鸾,正是万马青楼里晓雪走后出现的那个神出鬼没的影子,只不过主子嫁了后转为明面儿上了而已。他此时穿着邵府最普通的小厮衣服,脸是那种丢进人堆里找不见的大众脸。

晓雪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想到熙染身为皇子时候的平凡和怯懦,跟晓雪面前的他判若两人。除了气质上的鲜明变化外,似乎眼角没那么挑,眉尾没那么飞扬,五官的组合似乎也有什么变动似的。便好奇的问了他是不是会易容术。结果这妖孽傲娇地道:“易容术那是下乘,我这是巫族秘术焕颜术,可以轻微改变五官的模样。”说着还当场演示给她看了。结果晓雪只要看到妖孽身边陪嫁过来的相貌平凡的人,便怀疑对方是不是也会焕颜之术,这景鸾也是其中之一。

没让晓雪等多久,景鸾便捧着一个装饰考究的匣子,看那木料跟胞胎果树有些相仿,只不过颜色浅了一些。

晓雪没等他走近,便迎了过去,接过匣子,小心翼翼地放在饭桌上,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匣子。匣子里面细细的金罗纱绫上,躺着一个拇指大的,如黄金般色泽耀眼的小小“果子”,说它是果子还这真有些侮辱它,它的形状大致跟胞胎果相似,也是憨态可掬的光屁股宝宝形状,只不过眉眼更清晰线条更细致,颜色是金黄半透明的,光线投注在它身上,流光溢彩,甚是耀眼。

本来就喜欢可爱小东西的晓雪,看着真是爱不释手,恨不得一口吞了去。她自言自语地说:“你说这金胞果怎么长的,还真跟刚出生的宝宝差不多模样呢,如果再大一点,就跟吃了可以长生不老的人参果一样了。这么精致可爱,谁舍得吃它呀!”

听了她的傻话,本来看得一脸惊艳的柳爹爹扑哧一笑,道:“我的傻女儿哟,胞胎果都是入口即化的,老一辈的人都说,胞胎果是送女娘娘的礼物,吃下去,便在肚子里坐胎了。大家都是怀着虔诚的心去服下的,哪里会可惜了去?”

晓雪听了眼睛一转,傻乎乎地笑了笑,问道:“爹爹,你说要是女子吃了胞胎果,会不会坐胎?会不会生孩子??”

听了晓雪的话,大家都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她,搞得她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柳爹爹呵呵笑了一阵,道:“有哪个女子愿意蹲在家里生孩子?没人试过,谁知道能不能生。好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呀,从小就歪点子多。我警告你哦,千万不要尝试,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怪事出现,爹爹可就你这一个宝贝女儿!”柳爹爹看着女儿滴溜溜乱转的眼睛,脸色严肃下来,郑重地警告她。

“呵呵,您放心,我自己的小命我能不珍惜,女儿不会一时好奇就亲自尝试的。”晓雪看着金灿灿的金胞果,又扭头看了看笑着望着自己的熙染,似乎有些不太能开口的样子。而那妖孽,明明知道她的心意,却不主动开口,等她来求他。

“染染,你陪嫁了几颗金胞果?”晓雪采用曲线政策,旁敲侧击。

“有这一颗已实属不易。你要知道金胞果一年才结二十颗果子,还要向华焱女皇进贡两颗,能给我这个不受宠的皇子陪嫁一颗就已经不错了。你还想要几颗?”熙染笑笑地答道。

“呃……”晓雪沉吟了一下,知道这金胞果来之不易,思忖着如何开这个口。

熙染看着她一脸苦恼的样子,不忍再逗她,便道:“好了,别皱眉了,小心长抬头纹。这金胞果既然拿出来了,当然是准备送给你的了。你的爹娘也是我的公婆,你有这孝心。难道我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再说了,我是未曾受孕过的,用胞胎果就可以了,这个若给我用了岂不是太浪费?可惜就一颗,要不等祝将军跟我们团圆的时候,爹爹也可以给妻主生个小妹妹……”

本来欣慰地看着金胞果,脸上露出淡淡笑容的柳爹爹,听了熙染的话,马上脸红的跟番茄酱似的,他啐了一口,道:“越说越不上线了,居然拿公公开起玩笑来了,没大没小。”

晓雪笑嘻嘻地搂着老爹的肩头,没个正经地道:“染染说的没错,我很期待有个弟弟或者妹妹的哦!”

柳爹爹的脸更红了,他恼羞成怒地揪着晓雪的耳朵,却又不舍得使劲儿,怕扭疼了女儿。晓雪却耍宝似的大叫:“爹爹,不敢了,晓雪不敢了,手下留情!”

幸福的笑声飘出大厅,回荡在澄心苑的上空……

“禀告小姐,八大商号之一的苏家家主前来拜访!”福管家见厅中这么热闹,寻了个机会高声禀告道。

“苏家家主?”正跟爹爹夫侍们笑闹的晓雪呆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想到是哪家。

谷化风忙提醒道:“就是那个跟我们合作,你出设计图,他们做成衣的苏家。”

“哦……瞧我这脑子。苏家,我们的合作伙伴嘛,他们家主来做什么?送分红?不对呀,现在离年底还早呢!”晓雪嘴里咕哝着,吩咐下人们将桌上狼藉的杯盘撤去。

“我知道,我知道!”小世子想到昨天晚上听到的讯息,举着手叫道,“皇家刺绣比赛马上就要开始复赛了,苏家是刺绣起家,一定也参加了这次的比赛。据说东方家和苏家有些过节,这次比赛东方家找了什么靠山,估计会使什么手段。苏家家主不甘落败,所以来找晓雪给他撑腰!”

晓雪对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刺绣比赛也略有耳闻,不过因为今日比较忙,所以没怎么关注,听薛晨这么一说,貌似有好戏看,便来了劲:“哦?你怎么知道东方家走了后门,来压制苏家?”

“我昨晚在快餐店听到的,大家都传翻了……”小世子一得意,将昨天晚上偷跑出去的事不打自招了,黎昕想阻止他的时候已是来不及。

任君轶眼睛轻轻往他身上一扫,薛晨意识到自己做的蠢事,懊丧地低下头。拿出正夫气势的任君轶,依然淡淡地道:“未经允许,私自出府。罚你禁足南园五日,你认罚不?”

薛晨垂头丧气地道:“认罚!”

任君轶见他认错态度良好,点了点头,又对黎昕道:“你呢?”

黎昕皱了皱眉,瞪了小世子一眼,恨恨地说了声“我也认罚!”

任君轶进门几个月以来,处事公道,对事不对人,而且又有些手段,在其他夫侍的心中,他的正夫威势已根深蒂固不可动摇,大家又都不是胡搅蛮缠之人,因此对他都敬重三分,服气七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