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三章 请纳我为侍

二百二十三章 请纳我为侍

晓雪对于小晨晨和小昕偷溜出去玩的事并不觉得是多大的一件事。在京城不比万马或铭岩,这里对大家公子或者已婚贵夫束缚比较多一些,小世子以前跟晓雪出去惯了,就像撒养的小马驹,突然圈起来,肯定不适应,一心向往着外边的世界。

而黎昕更是从未接受过男子三从四德的教育,从小当女子养,而且家里姐姐师姐妹一大堆,受她们的影响,性子豪爽不羁。再加上他武艺惊人,年纪轻轻便仗剑江湖,大江南北来去自如,现在只约束在邵府这一方小天地里,一定憋屈坏了。

他们偶尔乔装溜出去,又有武艺高强的黎昕跟着,安全无忧,因此在晓雪看来无伤大雅。她虽然在这个女尊的世界里呆了差不多快八年,但总及不上她念念不忘前世自由平等的,整整二十八年的生活,在她的思想观念里,虽然娶了那么多的夫侍,每个夫侍都是自由独立的个体,她不想那么地约束他们,使本来个性十足的他们,变成这世界千篇一律的唯唯诺诺毫无个性特点的“小男人”!

不过看了不少家斗文的她很清楚,在正夫处理内宅事务的时候,她还是少搀和的好。这么大的一家子,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仆从小厮丫头管事的加起来少说也有好几十人,很多都是惯会揣摩主子们意图的捧高踩低的嘴脸,所以主夫的威信必须树立起来。

见大师兄处理好事务后,晓雪对着两个垂头丧气的夫郎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转移话题:“苏家家主来了好一会儿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去前厅会客了?毕竟苏家的家主是位男子,我单独去会见他似乎有些不太妥当!”

任君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话语中充满了打趣:“我们晓雪终于长大,知道避男女之嫌了,为夫甚为欣慰,我们不用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就有新的兄弟进门了。”说着,也不推辞,率先向会客厅走去。

晓雪听了,赶忙跟上去表明心迹:“我有你们五个如此优秀出色的夫君,很是心满意足了,哪里还有比你们更优秀的男子,让我动心怜惜?你们也知道,我不是随便的人,怎么可能做出拈花惹草的风月之事?”

谷化风也凑趣道:“是,晓雪从来不招惹别人,就怕别人招惹你呀!你就如那甜美的蜜糖,虽然没有往蜂蝶身边凑,却引来蜂蝶无数……”

现在想来也是,晓雪除了对青梅竹马的风哥哥语言挑逗手来脚来,那也是知道他是自己定下的未婚夫以后才如此亲密。其他人……只不过救了个人,就多了个夫侍;招待下同门,又多了个厉害的正夫;帮身体不好的小盆友调理身体,又多了个侧夫。而那个妖孽,更是不知道什么情况下,就反被调戏追求了……看来,穿越主角光环还真不是盖的!

晓雪一脸悲壮的无奈,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很对不起大家,咱如此优秀,如此耀眼,如此讨人喜欢……(省略三千字),给夫郎们添麻烦,真不好意思。

熙染看她臭美的样子,忍不住朝她屁股就是一脚,把她踢了个趔趄。

一行人说说笑笑,穿过已是深秋却扫得没有一片落叶的花园小径,来到了大厅前。众夫侍自动落后一步,让晓雪在前,他们按夫侍排序跟在后边,脸上均带上了温婉的笑。在内宅里,晓雪不注重这些繁琐的礼节,可以随意些,有外人的时候,还是要注意点的。

晓雪惊叹着自己夫侍们的变脸神功,也挤出微笑的表情,进入了会客厅的大门。

客厅中那个本来稳坐如松,浑身散发着沉静气息的紫色身影,见到她们进来,忙施施然站起身来。那可以媲美篮球队员的身高,让晓雪的眼中充满的惊叹:乖乖,还说这世界的男人身高普遍不高,怎么我遇到的男人都这么高,不说小昕一米八一的标准身材了,眼前这苏家家主的身高没一米九也有一米八八吧,唉!可惜这世界“高人一等”并非好事!

晓雪在惊叹对方身高的时候,苏繁也隔着帷帽打量着这个传说的“金手指”。她的年轻与美貌让他惊讶,没想到这个传说中的美食神童居然如此的精致秀美,如果穿上男子的衣服,一定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再看她身后的一干男子,那月白色锦纹长袍的清冷男子,想必就是她那有小医仙美名的正夫——丞相之子任君轶了吧。还有昨晚见到的小世子和武林男盟主,不知那青色衣服的温柔男子,和一袭红袍媚骨天成的凤眼男子,哪个是传闻中的达伦皇子?他们果然如护卫所言,除了小世子娇小一些,其他都超过男子标准身高以外的高大体型。

身为主人的晓雪很热情地招呼客人:“苏家主,久仰大名,请坐,快请坐!”却因过度热情,而被不知身后的那个夫郎捏了下腰上的软肉,强忍住龇牙咧嘴的欲望。

苏繁声音里充满了让人心灵静谧的魔力:“不敢当,邵老板才是大名鼎鼎,华焱若是有没听过您大名的,不是聋子就是傻子。这‘久仰大名’几个字,应当苏繁说才是。”

“呵呵,客气,客气。青渲,将我亲手炒制的极品龙井泡一杯,招待远道而来的贵客!”晓雪吩咐已经改名为青渲的青染。因青染的名字里的“染”字,和侧夫熙染的名字重了,被晓雪改成现在的名字以避讳主子的名号。

一听晓雪要拿极品龙井待客,站在她身边的任君轶的手忍不住向她的腰上拧去:好哇!我娘向你讨极品龙井就没有,却舍得拿出来招待一个未曾谋面的男子!哼,果然是个不省心的,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没嫉妒一时蒙蔽的他,一时忘了眼前的男子还带着帷帽,根本看不清容貌如何,怎样“看”上?

忍受住腰间疼痛的晓雪,不敢露出委屈的神态:这极品龙井确实只那么不到一两了,这么丁点儿拿去孝敬岳母大人,人家不笑话咱小气吝啬?

任君轶看着眼前一举手一投足无不优雅娴静的紫衣男子,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口气不太好的问了句:“苏公子跟人谈生意都是带着帷帽吗?”

端起茶水,轻轻闻了闻芳香四溢的特有茶香,苏繁听到任君轶似乎不太高兴的问话,略一迟疑,便答道:“苏繁身为男子,抛头露面出门做生意确实有许多的不方便。还好合作的各商家,大多是母亲的旧识,体谅我的难处,允许我带着帷帽或隔着垂帘待客或到访。不过,邵老板可以说是苏家的大恩人,挽救岌岌可危的苏家于凋零之中,自然算不得外人。再说有众位哥哥在,苏繁若是再矫情,就显不出诚意来了!”话音未落,他便放下手中的茶杯,将淡紫色的帷帽从头上揭了下来。

任君轶见他如此大方,不再避讳男女之嫌地拿下帷帽,心中为自己刚刚的多嘴有些懊恼。本来隔着薄纱呢,现在倒好,畅通无阻了。

掀下帷帽的苏繁,有一双宁静似水的眸子,睫毛浓密且长而翘,如同两排小扇子一般,搭在黑葡萄似的眼睛上。挺直的鼻子下,不点儿红的唇边,总带着娴静温婉的笑。好一个绝代俊美男!就连身为男子的任君轶,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子,除了身高实在高得吓人外,五官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而且配合得更加完美无缺。

晓雪在帷帽掀起的一刻,觉得眼前一亮。不过身边美男环绕,前世电视中各种偶像,各色花样美男看得多了,也并未对这个绝色男子投注过多的注意力,只是笑着道:“苏家主果然有巾帼的爽快和豪气,难怪年纪轻轻便将苏家的家业打理得有声有色呢。”

“邵老板过誉了,邵老板才是年轻有为,才华横溢,苏繁平生很少佩服什么人,见了邵老板的服装设计图和各种奇特新颖的花样,苏繁便折服不已。这样的才气,这样的头脑,这样的经商手腕……不愧是被称作食神下凡,商业奇才的邵记小老板呀!”苏繁未曾见到晓雪的时候,便深深地佩服着,见到以后这种佩服不减反增。

任君轶见两人你来我往,互吹互捧,低头喝了口香醇的龙井茶,淡淡地看不出喜怒地道:“你们俩是不是要一直这么客气下去?”

晓雪眨巴着眼睛,笑道:“是呀,咱们都是生意人,讲究个爽快。我也不客套了,冒昧的问句,苏家主这次来的目的是?”

苏繁不慌不忙,似乎什么都不能打破他周身的沉静般,他微微一笑,道:“邵老板一定也听说了京城绣品大赛,角逐皇商之冠的消息了吧。苏家的玲珑锦绣坊也进入了复赛,苏繁便是代表苏家前来参赛的。邵老板对于我们苏家有再造之恩,帮扶之谊,苏繁早就想拜访致谢了。可惜前些日子重振家业比较繁忙,当产业步入正轨后,邵老板又搬来京城,一直没这个机会。这次有机会来京城,自当登门拜访,以感谢邵老板的指点相助。”说着,他站起身来,向晓雪深深一礼。

晓雪忙站起来还礼,道:“苏家主切莫客气,我们的合作是互惠互利的,谈不上什么再造之恩帮扶之谊。在下实在汗颜,当不起苏家主的大礼。”

苏繁嘴角微微翘起,露出沉静若水的笑容:“邵老板谦虚了。一年前,若不是邵老板找到我们,贡献出宝贵的图纸,或许此时我们苏家早已在东方家的打压下分崩离析,母亲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也将在我手上毁于一旦。表面上虽说是合作,实则我们苏家得益最大,这个礼你受之无愧。”

他顿了顿,有接着道:“实不相瞒,苏繁这次前来,还有个不情之请,请邵老板成全。”思量了一夜,他终于下了这个决定,或许这样才能使人丁单薄的苏家在同行恶意竞争下,立于不败之地。

晓雪看了一眼眼前似乎泰山崩塌而不形于色的男子,想到莫非东方家的小动作让他不安,来寻求庇护吗?她抬起眼睛来,望向紫衣男子,道:“苏家主请说,如果晓雪能帮上忙的话,定不推辞。”

苏繁垂下眼眸,咬了咬嘴唇,似乎难以启齿,但不久他又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直视着晓雪的眼睛,语气无比坚定地道:“请邵老板纳我为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