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四章 哀兵之策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二十四章 哀兵之策

当那个沉静得仿佛一幅美人图的男子口中吐出“请纳我为侍”如此惊人之语的时候,正在品着香茗,心中揣度对方来意的晓雪,“噗”地一声,将口中未曾咽下的茶水喷得老远。她惊得忘记放下手中的茶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一般,瞪着大而圆的眼睛,也不顾避嫌,直直地看向那个面颊微红,螓首略低的男子。

晓雪本来以为苏繁本次来的目的,一方面是拜访京中合作伙伴,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即将到来的绣品大赛。在一时冲动之下作出跟苏家合作,打击东方家的决定之时,她就已经打听到东方家跟苏家素来不合。在苏家上任家主,也就是苏繁的娘亲在世的时候,因为生意上的某些冲突,根底雄厚的东方家就曾仗势欺人,不住的打压苏家。好在苏家上任家主还有些手段,在逆境中成长,勉强将苏家挤入八大商号之列。可惜她英年早逝,又未曾留下继承香火的女儿。东方家在上任家主重病之时,就妄图趁火打击,一举将苏家吞没。

据说东方家曾勾结苏家的近亲,在家主之位传于男子之手时,使出各种下流的伎俩,如将一等丝绸换成陈年劣质丝绸,陷害铺子的掌柜,买通一些混混流氓上门惹事,分化苏家产业的中坚力量……妄图将苏家扼杀在危机时刻。

可惜,苏繁虽身为男子,经商头脑和商业才能上,并不输于任何女子。临危受命,却能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东方家跟苏家不轨份子的阴谋阳谋,让苏家各地产业在风雨飘摇中艰难地维持下去。

对于这点,晓雪是非常佩服的。所以在以后的合作中,她哪怕再忙,也坚持将设计图纸做到最完美。甚至将前世有的而这个时代未曾见过的花草鸟兽的花样图案,一一画下来,附赠于以刺绣起家的苏家。也就是说,起先晓雪与之合作的目的是打击东方家那个势利眼的东西,后来则很大一部分是出于对素未谋面的苏家家主的钦佩和惺惺相惜。

晓雪也知道,东方家这一年多来虽有些势微,若放手一搏的话,鹿死谁手尚未可知。这次绣品大赛,她们颇有势在必得的决心,所以在派出绣艺精湛的“十二金簪”的实力队伍外,又在京城里密密疏通路子,小动作不断。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针对这个近年来把她们生意抢去大半的苏家了。

生意刚刚有起色的苏家,当然也不会束手待毙。但是,相较于获得皇商之位十年的东方家来说,他们在京城的人脉关系太弱太弱。邵家乃京城新贵,晓雪又与皇太女私交甚密,且入了女皇陛下的眼,多次封赏,还将和亲皇子许配给她。上次女皇陛下敬重的母皇——太上女皇殿下身体不适,胃口不佳,也是晓雪进宫用药膳料理好的,从此太上女皇成了一品斋的常客,晓雪在她面前也是能说得上话的。

有这样强有力的路子不走,那简直就是傻蛋。身为男子能挑起整个家族产业的重任,并发扬光大的苏家家主苏繁,当然不可能是傻的。所以晓雪也聊到他的登门拜访。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看起来沉静得能洗涤人狂躁灵魂的这么一个男子,居然会对第一次谋面的女子提出如此荒谬大胆的要求,怎能不让她喷饭……不,喷茶??

苏繁的话音未落,晓雪身边儿坐着和身后站着的各位美男们,表情各异,思绪万千:

坐在晓雪身边儿,身为正夫的任君轶,神色不动,只是眯起眼睛审视着眼前这位紫衣美男。心中腹诽着:你的算盘倒是打得精,明知道晓雪为人磊落,不屑于据夫郎的财产为己有,联姻以后甚至还会无条件地帮助苏家。远的不说,就说这绣品比赛,晓雪护短的性子,绝不会坐视自己人被别人欺负,而缩手不管。而苏家,每年不但有免费的设计图可拿,免费的创意可用,还可以借着亲王的名头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们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一个嫁不出去的男子而已。苏繁呀苏繁,你不愧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这百利无一害的买卖,只有你能想出来了。

站在晓雪身后,一心为晓雪着想的谷化风,则抬眼细细地打量着这位亲自为自己提亲的男子。高瘦却不单薄孱弱的身材,没有一丝瑕疵的样貌,沉静若水的性子……应该是晓雪喜欢的类型,也不是难相与的,而且在经商上手腕非凡,对晓雪或许有些助益,娶进来也没什么不好。

任君轶下首抱着小葫芦,不停吃着茶点的小世子,听了以后,很不礼貌地斜着眼睛看苏繁,撇着嘴,心道:就你那大块头样,也敢来抢我的晓雪。不要以为黎昕那个大块头可以进门,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妖孽熙染看着自己的指甲,心中盘算着,是召唤小白来吓唬他,还是大黑它们呢?敢打我妻主的主意,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站在谷化风身旁的黎昕,叉着手抱在胸前,那不离手的爱剑,用手指顶着剑把,撞击剑鞘发出“叮叮”之声。而他盯着苏繁的冰冷的眼神,和周身散发的寒气,都可以在三伏天冰镇酸梅汤了。

在众位夫侍的虎视眈眈下,即便是商场上身经百战的老手,也会冷汗涔涔,慌恐不安。然而,苏繁却依然镇静自若,那沉静的气质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他脸上的羞红渐渐淡去,目光却十分坚定地望着晓雪,似乎在等待着他期待中的答案。

晓雪咳嗽了两下,脸上带着尴尬的神色,思忖了片刻,才出言道:“苏家主,绣品大赛的事,晓雪一定倾尽全力相助,毕竟苏家的织绣坊也有我两成的股权,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即便你不说,我也不会允许坐视那些魑魅魍魉使出诡计来打击苏家。只是这联姻之事,还请苏家主收回。”晓雪顶着夫侍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十分委婉地拒绝了苏繁的请求。

这苏繁果然不简单,被据婚后也不羞恼,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未曾变一下。他依然目光炯然地望着晓雪,仿佛要看进她的灵魂深处,就在任君轶有些恼怒想开口驳斥的时候,他才抢先一步道:“我承认提出这样的请求实在有些冒昧,却不贸然,我思考了整整一夜,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哼!想别人的妻主想了一夜,你还真好意思说出口!”妖孽熙染依然看着自己修长白嫩的手指,口中凉凉地道。

苏繁并没有因他的出言挑衅而勃然大怒,或者羞臊难耐,他决定实行哀兵政策:“邵老板肯定已经知道,苏繁身为一名男子,却掌着苏家的大权,虽说是已故母亲临危任命,在别人眼中依然名不正言不顺,苏家的近亲或旁系在一旁虎视眈眈,一个不小心将尸骨无存。苏繁并不是爱惜自己的性命,只是母亲辛苦了这么多年,把全部的心血毒投注在上面,才挣来现在的家业,苏繁不忍毁于自己手中,成为不孝子孙。”

任君轶看了看身边的妻主,他知道晓雪虽然平时吊儿郎当每个正形,心肠却最是柔软,所以才会甘愿冒着与后台过硬的林二奶奶为敌的风险,救下那孟子路,并一路护送来京。才会捡到被继父娘亲唾弃,无代步工具缺少盘缠,进京赶考的书生孙虚淼。才会接纳黯然神伤,心碎异常的武林盟主黎昕……据他对晓雪的了解,照苏繁这样说下去,她肯定会因怜惜同情而答应他的请求。

思及此处,任君轶抿紧了薄薄的朱唇,淡淡地出声道:“苏家主确实不易,不过以你的才能,不是将苏家产业打理得很好吗?”

苏繁看了一眼邵老板的正夫,又将目光转向晓雪,微微笑了下,那笑容中的苦涩和无奈,让人心疼:“呵!打理的很好?在世人的眼中,苏繁有不输女子的才华和能力,可是这背后的艰辛谁又能看到呢?在对手阴谋诡计中的苦苦挣扎,众叛亲离时的心如刀绞,在于人谈生意时的低声下气,父亲弟弟们期盼目光中的故作坚强……

做得很好?!做得好,能让对手依然对我们虎视眈眈?做得好,能容别人妄图来分一杯羹?做得好,能让父亲家人们为我牵肠挂肚担忧不已?邵老板,你知道吗?我不怕商界敌手明里暗里的手段,也不怕苏家产业的朝不保夕,我最怕的却是亲人们无助的眼神,和绝望的目光。”

善良的薛晨,目光里已经泪光点点,本来不屑地撇着的小嘴微微张着,似乎欲言又止。

而黎昕,想到了自己在嫁给晓雪前,在世俗的目光里苦苦挣扎的日子。说是不在乎,又岂能真的不在乎。表面上,他无比的坚强,似乎无人能够打倒他,可是内心的柔软处,早已伤痕累累,血流成河……不同的遭遇,相似的心境,让他收敛了周身的锐气,目光逐渐变得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