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五章 同意入门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二十五章 同意入门

晓雪最看不得别人的痛苦哀伤。前世,看电视甚至是看小说,只要看到悲伤的情节,总是泪流满面。在看《妈妈再爱我一次》这部电影的时候,甚至哭湿了一块手帕,甚至都能拧出泪水来。

听了苏繁有平静的口吻诉说着种种艰难痛苦,她的鼻子有些酸酸的,可是理智提醒她,联姻并不是唯一可行之策。她是想帮他,可是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才好。她暗暗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定下来:“苏家主,我能体会你的不容易。作为你的合作伙伴,我们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不过解决问题的办法,还应细细商谈才是。你看,我这内宅已经有了五位夫侍。你贵为八大商号之一的家主,怎能屈居侍夫之列?”

苏繁见晓雪的口气有所松动,便趁热打铁:“邵老板,各位邵家的夫郎们,苏繁嫁进来,不会争宠,不会夺权,只希望能以亲王侍夫的身份暂代苏家家主之职,待到生下继承人之后,无论男女都悉心培养他(她),并在我有生之年,为其扫清道路,给他(她)一个没有敌手没有障碍的苏氏王国!”

任君轶一听,说了半天,你这还是赤/裸裸的利用呀!利用晓雪的名头,让别人不敢暗地里向苏家下手;利用晓雪的才华,发展壮大你们苏家;居然还想利用晓雪,生下孩子,继承你们苏家的家业!!

实在听不下去了,任君轶眉头微皱,淡淡的口气里掺杂了一丝的冷漠:“苏家主的意思是,将来无论生男生女,都跟你们苏家的姓,都是你们苏家的人!那你当我们妻主是什么了?生孩子的工具吗?”

苏繁到底是未出阁的男子,谈到生子的话题时,沉静中终于有了一丝羞怯与慌乱,可是他依然强撑着:“我知道这对于邵家,对于邵老板来说都是很不公平的。可是,邵老板,您已经有了这么多夫侍,将来定会儿女满堂,邵家少这一个儿子或者女儿无伤大雅,可是我们苏家的希望就全在这个孩子身上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而为之,我实在不想我和母亲努力了两辈子人的织绣坊,毁在一个未知的不确定的人的手里。邵老板,您就当同情也好,可怜也好,发善心也好,请纳我为侍吧!”

说到这里,他咬了咬嘴唇,发狠般地艰难地吐出了几句让人听了心酸的语言:“您就当……就当是去青楼跟小倌睡了那么几夜,只要我怀上孩子,只要你放出我是你侍夫的消息,我一定不去打扰你们正常的生活。我会带着孩子回南方,如果你们愿意认这个孩子,我便告诉他(她)的身世,若是你们不愿意认,我可以对外说是我不能生收养的孩子。邵老板,各位官人们,请答应我这个请求吧!”

站在他身后的,在进入邵府之前被主子严正警告不许出声的锦儿和罗儿,看到主子如此低声下气地求着别人,而且是求着这么难以启齿的事,不禁心疼地泪水涟涟。他们冒着被主子呵斥打骂的危险,同时跪在了晓雪和任君轶的面前。稳重的罗儿泣不成声:“邵小姐,邵官人!奴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里没有奴才们说话的份,拼着被杖责,奴才也要为我们公子说一句。奴才们从小便跟在公子身边,即便是家主夫人去世,苏家上下一片混乱,产业又有人惦记着的时候,也从未见公子求过什么人。我们公子如此骄傲的一个人,这样低声下气地求着你们。身为一个未婚的男子,这样地哀求你们娶了他。你们想过他此时的感受吗?你们,你们于心何忍哪……呜呜呜……”

“锦儿,罗儿!这里没有你们说话的份儿,还不给我下去。邵老板,下人们不懂事,您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苏繁见贴身小厮护主心切,说出了不敬的话,忙为他们开脱,然后又接着道:“邵老板,您也知道,我年龄大了,身材又有缺陷,即便是有人肯娶,也不过是看上了我们苏家的家业。我也曾抱着终身不嫁的念头,可是,当我老了,身边儿依然没有个继承人,苏家难免落于他人手中。我也知道,提这样的难以启齿的要求,未免有些过分。我这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呀!

邵老板见识过人,夫侍们各具所长,必不是那种只看重外表之流。苏繁早就打听过了,各位官人中,有武林上鼎鼎大名的第一男盟主,有到处行医救人的神医‘小医仙’。过门后,邵老板从未要求他们安于内宅,相妻教子,还支持他们继续他们感兴趣的老本行。我想,您再多一个经商的夫侍,也无伤大雅,不是吗?”

苏繁不顾一切的游说,不光让晓雪犯了难,就连任君轶和熙染也动了容。身为一个良家男儿,居然自比青楼小倌,这是怎样的决心,这是怎样的毅力,才驱使他如此奋不顾身。

半天没说一个字的谷化风,此时却开口了:“你能保证你过门以后,以妻主为天,只忠于她一个人,不做伤害她和邵家的事吗?”

苏繁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希望,他郑重地点头,道:“嫁于妻主为侍后,我的身心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绝不会让她戴绿帽子,不会给邵家抹黑。即便苏家和邵家的利益相冲突的时候,我一定会先以邵家为考量。另外,我以苏氏产业五成的股权作为陪嫁,有生之年所得利润全部归邵家公中所有,不过我百年后,这些股权就要回归苏家下任家主了。”动之以情,还要诱之以利。这苏繁果然深谙商场之道。

“只要你全心为晓雪打算,不作出对她有害的事,我同意你进门。”谷化风看了看其他几位夫郎,停顿了下道,“不如我们举手表决,不同意苏公子进门的请举手。”

苏繁很诧异他身为一个侍夫,居然可以在妻主和主夫侧夫们面前,坦然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并提出建议来。不过转念一想,既然邵家侍夫的地位如此之高,自己进门后,也会享有同等的权利,心中便更是期待。他沉静的目光里,此时已经写满了“紧张”二字,屏息期待着厅中人的表决。

此时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晓雪这个一家之主身上。尤其是晓雪的夫侍们,那眼神都跟刀子似的。

晓雪虽然对苏繁充满了同情,并为他的一番声情并茂的话语所打动,却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她知道若是自己表明立场,同意他进门,将来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所以她乖觉地两手一摊:“我弃权,不发表意见。夫君们决定吧!”

苏繁心中更是惊奇,原来邵府内宅的男人们,居然可以当妻主的家。他根本想不到,在邵家,大事晓雪做主,小事嘛,夫侍们做主。至于什么样的事是大事呢?那还是夫侍们说的算。

晓雪的话一说完,她的男人们的目光立马从刀子变成绕指柔了。场中沉默了一会儿,小世子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没有一个人打算举手,便迟疑着开了口:“风哥哥同意,我也同意。他那么可怜,娶了就娶了吧!”

黎昕保持他酷酷的造型,面无表情干脆利落地地道:“我也弃权!”同情归同情,一想到他进门后就要分去侍寝的时间,黎昕心中就有些不爽。

熙染此时终于不在研究自己的手指,而是把右手高高地举起,那沙哑性感地声音吐出这么一句:“虽然你很值得同情,我还是舍不得将我们的晓雪分你一份。你当我冷血也好,没同情心也好,我坚决反对!”

在场六位主子(侍夫也被晓雪归于主子之列了)两位弃权的,两位同意的,一位反对的。若是身为正夫的任君轶也投反对票的话,平局也不会让苏繁进门的。所以这关键的一票掌握在了正夫的手中。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苏繁的更为殷切。

任君轶垂着眼眸,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苏家产业一半的身家充公,生的孩子又不跟我们的孩儿争家产,我若不同意,是不是太傻了点?”

耶!三比一,完胜!苏繁的眼睛瞬间闪亮如夏日繁星,失去了往日沉静若水的沉稳与淡定。跪在地上不愿起来的两个忠心的小厮,高兴得相拥而泣。本来在他们心中完美如神仙般的公子,没事先透一丝讯息便贸贸然自请为侍,他们俩都不甚理解。不过,公子做事从来未曾有过偏差,出于对偶像加主子的信赖,他们完完全全地支持公子的决定。但是对于拿出苏家产业一半股权,换取一个小侍的位置,他们还是觉得有点亏了。很多年后,当苏家成为八大商号之首,主子诞下麟女,小主子在母亲的教导下,成为垄断华焱布帛成衣刺绣的商界强者的时候,他们才深切地感受到,主子当年的决断是多么的睿智!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