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二十九章 跳梁小丑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二十九章 跳梁小丑

田景乾在任总管宣布用餐的时间开始的那一瞬间起,就总是想方设法往苏家的绣架前凑。锦儿和罗儿偶了前车之鉴,便好像公鸡护着小鸡一般,将绣架和绣线护得滴水不漏,生怕阴险的东方家在比赛中,再生出什么诡计来!

田景乾几次接近绣架未果,只能远远地看到绣架上勾勒出的轮廓。虽然仅仅是轮廓,那细致的绣工,精巧的构思,色彩的清雅,已经从那轮廓中透露出“这是一幅精品”的讯息来。此时仿佛有谁在抓挠着田景乾的心,他即将到手的富贵生活、妻主宠爱,马上就要化为泡影,他怎能不心焦,不难受?就连中午饭,他也只食不知味地草草吃了两口,那白多黑少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个不停,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馊主意。

不一会儿,他似乎心中已有策略,便招手将其余的金簪召集在一起,头对头地窃窃私语着:“一会你们拽着那两个碍事的小厮,假装熟人寒暄,我负责接近他们的绣架,找机会污了了他们的绣布。哼!没有绣布,看他们怎么完成绣品。家主说了,这件事要是做的好了,每人奖赏五十两银子!”他假借家主的嘱托,诱之以利!

五十两银子!!那可是近一年的工钱呢!东方家像他们这样绣艺高超的绣者,一个月才五两银子。这还是高的呢,普通的绣者只能拿到二两。田景乾的话在金簪们心中投下了一颗石子,他们的心中泛起了涟漪。

苏繁主仆三人已经用好了午餐。锦儿摸着饱得不能再饱的肚子,一脸满足地跟罗儿叽叽喳喳地回味着刚刚的饭菜。罗儿静静地听着,不时地点头表示附和。苏繁则坐在绣架旁,垂着眼眸,不知道是思考绣品针法色彩的构思,还是在想着某个谁……

田景乾又挂着假笑凑了过来,正议论地兴致勃勃的锦儿,马上挡在了他的面前,口气很冲地道:“你又想干什么!我们不欢迎你!!”

那不客气的语气,让田景乾脸上的笑差点挂不住。他的表情凝固了一会儿,又挤出讨好的笑容来:“锦儿弟弟别这样嘛!咱们还是老乡呢,跟你叙叙旧不行吗?”

“呸!谁跟你是老乡!青桐与梓坊相距几百里,怎么凑也凑不到一块儿吧!你看你满脸堆笑,目光闪烁,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馊主意呢!你还是离我们远点儿,你这样的老乡,我可高攀不起!”锦儿说话又快又溜,把田景乾数落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十二金簪之一突然揽住锦儿的肩膀,亲热无比地道:“他不跟你老乡,我倒可跟你称为老乡吧。咱们的两个村子是相邻的,走路不过两个时辰的样子。怎么样?最近你的家人来看你没有,我好久没回家看看了,帮我捎点东西回去……”

另一个金簪也挎住他另个一胳膊,还有两个金簪从后边轻轻推搡着,在外人看起来好像老乡重逢簇拥着说提计划,实际上是在有意识地将他带离绣架旁边。

罗儿一见这架势,忙将手中的绣线放好,起身便要去支援锦儿。田景乾哪里会容他去捣乱,他向另外几个金簪使了个眼色。又有几个金簪缠上了罗儿,让他离主子越来越远。

田景乾手背在后边,不怀好意地接近了苏家的绣架,嘴里酸味十足地说着反话:“哟!丹凤朝阳,瞧瞧这梧桐树,苍翠茂盛;这凤凰好像能展翅高飞一样。果然不愧是‘巧手银针’,功力非凡呀!”

苏繁缓缓地抬起头来,又慢慢地站起身子,那动作优雅流畅,颇有仙人之姿。他看清身边的形势,不卑不亢不惊不怒,淡定从容地直视着田景乾,沉声说道:“你又想玩什么把戏?有本事,我们明刀明枪地赛上一场,不要总想着歪门邪道。绣由心生,一个心术不正的人,永远达不到绣艺的最高境界。”

田景乾将沾满菜汤油污的手,从背后拿出来,得意地在他面前晃了晃,狞笑道:“我不需要达到什么狗屁最高境界,只要这次赢了你!我便从此脱离绣者的行列,做官人,享受荣华富贵……”说着,他看着苏繁,慢慢地将满是油污的手伸向绣架上,已经打出轮廓的绣布……

苏繁刚要去阻拦,便被两个金簪拽住不能动弹。十二金簪里年纪最小,天分最高的姚晓东,一脸不赞同地拉住了田景乾的手,结结巴巴地说道:“田哥哥,这样做是不是太卑鄙了点……”

“住口!为达目的何需择手段?还不给我放开!!”田景乾看着已经向这边注目的宫人们,用力地甩开姚晓东的手,飞快地在绣布上面印下了一片磨灭不掉的脏污。

“田景乾!!!我杀了你!!”锦儿好不容易摆脱了那四位金簪,冲到绣布前,恰恰看到田景乾的手从绣布上拿开,那颜色不均匀的脏手印留在了绣布上,毁了公子的佳作。便如疯了一般冲到他身边,朝着他得意的笑容抓了下去,心急加上愤怒,下手肯定不留情面。田景乾的脸上登时出现了四条深深的血印。

田景乾向来爱惜自己的容貌,他只觉得一阵剧痛,用手一摸,指头上的血迹让他失去了理智,尖叫着跟锦儿扭打起来。一时之间,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其余的金簪也惊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任总管带着几名宫人侍卫,拨开看热闹的人群,入眼的是两个扭打在地,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身影。

任总管命宫人们拉开打成一团的两人,看着他们头发也散了,衣服也皱了,脸上手上或多或少都挂了些彩,皱着眉头怒斥一声:“你们干什么!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公然打架!!侍卫,将他们都给我赶出去!”

锦儿忙喊冤道:“公公!是他心怀不轨,故意把我们的绣布弄脏了!该受处罚的是他们!”说着手还指着拉住他的那几位金簪。

其余的十一位金簪在任总管到来之前,便已经退至一旁,低眉顺眼,表现出一副文雅贤淑的模样。任总管认出是东方家的绣者,他们十年的皇商积累的人际关系不容小觑。而另一边,居然是送他们一品斋菜肴吃的苏家,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决断。

苏繁见任总管为难,便示意锦儿噤声,上前一步施礼道:“这位公公,在下的绣布污了,能否麻烦公公给换一幅?”

任总管一脸为难:“不是我不给你换,宫里只给准备二十幅,我也实在没办法!要不……这样吧,我给你向宫里请示,如果批准了再帮你换?”

这话说的好听,向上边请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批下来。只怕等批下来的时候,三天复赛早已结束。苏繁也不想任总管难做,便点头道:“那就谢谢公公了!”

“不过,这两个人公然藐视赛场制度,眼中扰乱了赛场的秩序,按规定是要清理出场的。你们,带这两个人出去!!”任总管指着两位禁卫军,公事公办地下着命令。

“其他人,都散了吧!午休时间结束,复赛继续!”任总管看了一眼脏了一大片的苏家的绣布,摇头叹息着离开了。

苏繁定定地看着面前的绣布,缓缓地坐下来,吩咐道:“罗儿,穿针,二丝蜜合色……”

“公子,绣布脏了这么大一块,还如何能绣得?公公已经答应请示上头了,要不咱们等等吧!”罗儿看着那巴掌大的油污,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你只管穿针便是!”苏繁的语气无比坚定。

苏繁接下来的时间,集中精力在凤凰的翎毛上,尽量注意采用仿真绣法,做到光影毕现。很快那五彩的凤凰尾巴,在绣布上平展开来……

带头闹事的田景乾被驱赶出去,接下来的时间里,东方家倒是没再出什么幺蛾子。等到酉时末来临的时候,一只昂首俏立,无比尊贵华美的凤凰已经仿佛能从绣布上振翅而出,栩栩如生。唯一不足的地方,便是凤凰的脚下,一块扎眼的油污赫然在目……

看着宫人们小心地将每位参赛绣者的半成品收起来,然后统一收入库房。苏繁这才用手轻轻捏了捏自己有些酸痛的脖子,带着罗儿走出了远营殿。

一处殿门,便看到额角贴了块纱布的锦儿哭丧着脸迎了上来,后边是一脸担心的晓雪。

“我都听锦儿说了,那绣布……怎么处理的?”晓雪等到苏繁走到自己身边,便转身跟他并排走着,边走边询问后来的事情。

“说是请示上头,等批示!”苏繁言简意赅,脸上无悲无喜。

“哟哟!!苏家主,今天的成绩怎么样呀??你可别折在复赛上,少了你这个竞争对手,我会很孤独,很寂寞的……哈哈哈哈……”东方英小人得志地说着风凉话,仿佛绣品第一的桂冠已经是她们的一般。

苏繁淡淡地笑着:“有您这句话,我怎么着也得复赛胜出。这刺绣皇商的位置,您老坐了十年,也该挪挪位,让我们这些后辈坐坐了!”

东方英的笑声戛然而止,她脸上的狞笑分外狰狞:“苏家小儿,我看你拿什么给我斗!!走!咱们庆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