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三十章 粉碎诡计来点肉汤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三十章 粉碎诡计

晓雪护送苏繁来到了刺槐胡同,下车的时候,她习惯性很绅士地伸出手来,准备扶他下车。

苏繁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雪白如玉的纤纤素手,比他们做绣者的手还要细还要嫩。他的俊脸微烫,仿佛天边的云霞飞上了他的面颊一般。

伸出去的手半天没有回应,晓雪抬起头来,迎入眼帘的是那含羞带怯,无比动人的俏脸。由于前世的审美观影响,晓雪向来对这世界那些太过柔美多姿的男性不感冒。可是,这一刻,她的心却突然停止一般,又跳动得飞快。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能让她如此惊艳,从来没有哪个羞怯的表情能让她如此心动。或许,这就是冥冥中的注定,或许月老早已把红线牵起,或许缘分是挡也挡不住的。晓雪低下头,忏悔般地默念着:我不花心,我不是花花女郎,我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可是,心……为什么还是如不安分的小兔子般,不停地跳动着?

正当晓雪讪讪地想要收回右手,将位置让给奇怪地看着她的锦儿的时候。手上突然传来温热的感觉,那如剥了壳的鸡蛋般的丝滑触感,让她的呼吸都为之一滞。她忍不住用拇指轻轻在那手背上抚了抚,男人的手为什么可以这么细,这么嫩,这么的舒服??

“啪!”手上突然一痛,她龇牙咧嘴地收回了放肆的手指,看着横眉怒目的锦儿,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她仿佛孩子般无辜、委屈的表情,让锦儿维持不住愤怒的表情“扑哧”一声笑出来,接着道:“我们公子为了维持手的最佳状态,每日用特地从覃闾买来的奶牛挤得奶泡两刻钟的手,不细滑才怪。一个优秀的绣者,必备的条件就是灵敏度奇高的手!不过……”

锦儿的眉毛又竖了起来:“虽说邵小姐已经跟我们公子定下婚约,也要注意些影响才好,竟然公然地吃我们公子豆腐,不是讨打才怪!”

“锦儿!”苏繁脸上的红霞已经变成了打翻的番茄酱了,他羞嗔地叫了自己的小厮一声。

“公子别怕,锦儿给你撑腰!”锦儿还后知后觉地拦住公子身前,一副忠心护住的模样。

晓雪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望向已经在罗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的苏繁,转移话题道:“你那块绣布脏在哪儿,待会儿画出来,我们研究研究如何弥补。毕竟坐等上面的批示,再到内务府去拿同等规格的绣布,估计得好几天。求人不如求己,还是早点另作打算的好。”

苏繁脸上的红晕渐渐消散,他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即便绣布沾染上油污,我还是坚持将凤凰绣出来了,至于脏污之处,在凤凰脚下原本该是梧桐枝的地方,若是用梧桐叶绣遮起来的话,似乎有些失真。若是只绣梧桐枝的话,又遮不住那块污损。我也正寻思着跟晓雪你商量商量,你主意多,帮着想想该如何弥补的好。”

两人轻声细语,小声交谈着,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书房内。罗儿让受伤的锦儿去休息,自己帮着主子磨墨,苏繁在宣纸上勾勒自己的构图,以及那处脏污。

晓雪在一旁看着,那处脏污在凤凰脚下,晕染了不小的一块。她皱着眉头想了想,道:“这凤凰脚下只能画梧桐吗?不能画些其他的?”

“凤栖梧桐,凤凰当然是在梧桐树上了……晓雪你觉得还可以画些什么?”苏繁觉得她的点子多,往往想出的主意又新鲜又合理,便很虚心地向她请教。

“我觉得在凤凰的脚下画上赭色的山石,周围都是怒放的牡丹。”晓雪拿起他刚刚放下的笔,在画纸上几笔勾勒出她想要的构图,“牡丹是百花之冠,象征着高贵、雍容、华丽、富贵。而凤凰又是百鸟之首,代表着富贵吉祥。两者如果放在一块儿的话,不是寓意更加深远吗?帝君的锦被、屏风上绣丹凤牡丹,绝对能称她们的心意。”

说话间,被绚丽多姿的牡丹环绕的丹凤,并未被牡丹争去了颜色,反而更加衬托出凤凰的雍容富贵,卓而不群。晓雪的构图采用了现世的透视法,画面更立体更具艺术气息。苏繁看了,爱不释手。罗儿从远营殿回来一直蹙起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解决了绣布油污问题的晓雪,从刺槐胡同回到邵府后,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用过晚餐后,今日侍寝的是妖孽熙染,他早早地便到净房洗了个香香的花瓣澡,妖娆无边地支着上半身,躺在**,艳丽的红衫褪至肩头,露出结实的胸膛和性感的锁骨……

接到命令的小葫芦,在屋脊上飞快地蹿跳着,仿佛一颗白色的流星。它凭着晓雪从东方英身上偷偷取下的玉佩上的气味,很快地找到了搂着脸上捂着纱布的田景乾,正在跟范红秋喝庆功酒的东方英,悄悄地隐匿在房梁上,做个安静地窃听者。

“乾乾这次做得不错,事成之后,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东方英用她又大又厚的油嘴,用力地在田景乾没有受伤的一半脸上亲了一口。

范红秋绿豆眼转了转,进谗言道:“那苏家小儿绣工非凡,只怕那一点点的污损妨碍不了他。”

田景乾捏着嗓子,娇嗔地道:“范总管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奴家可是故意沾了菜里的油汤狠狠地印上去的,怎么叫一点点污损,那雪白的绣布上,有巴掌大的油污呢,他若想用梧桐树枝掩盖住,恐怕不太可能。”

“是是,田公子此计甚妙,劳苦功高,来,我敬你一杯!”范红秋帮他倒上了酒,一饮而尽,又接着道,“不过,家主,为了稳妥起见,咱们还是双管齐下,彻底绝了他的后路。”然后如此这般地说了她的计策。

东方英听了连连点头,大笑道:“好!就这么办,我这就去联系那个看守绣品的人!”

是夜,夜深人静,月亮也偷偷地躲进云中小憩。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远营殿的库房前,他左看看右看看,悄悄打开了库房的门,摸进了装有复赛半成绣品的库房内。

他擦亮了火折子,在绣品间小心翼翼地翻动着,突然,他的眼睛在一卷绣品前停住了,被火光照得分外狰狞的脸上,现出一抹笑意:找到了,哼哼!只要毁了它,一千两银子就到手了!全赛场都知道他的绣布沾了油污,那就让油污再大一些吧!嘿嘿嘿……

他拿出装有菜油的瓶子,正准备往绣品上倒的时候。蓦地,他的身后响起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响声,那声音好像是垂死人的***,又好似跑了百米人的喘息。

他的手哆嗦了,僵直地转过身来,除了他手上的火折子,到处一片黑暗,那怪声响也消失了。他轻轻吁了一口气,咽了口唾沫,正准备转身去完成任务的时候。

突然!一声尖利的响声,黑暗***现了一抹白色的影子。那影子悬在空中,脚步沾地,却飞快地向他“飘”来。在离他一丈远的时候,又突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