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三十一章 决赛皇城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决赛皇城

他两股战战,手中装着油瓶子不知什么时候落在脚下,流了一地。他顾不上这许多,眼睛不停地在黑魆魆的库房里搜寻着,他想离开,双腿却不听使唤,一步也迈不开。

猛然间,一个雪白的影子出现在他眼前,两个黑洞洞没有瞳孔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瞪”着他。

看守库房的那家伙跟那白影对视了两秒钟,然后白眼一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在火折子掉到地上还未熄灭的瞬间,那白色突然消失。只见一只小小的不知道是松鼠还是白貂的小家伙,蹲在一只黑色的豹子身上,小爪子上抓着一块正面白色反面黑色的幕布。小家伙定定地看了吓得昏死过去的家伙,龇牙咧嘴地跳跃着,并吱吱叫了两声,好像在嘲笑昏死者的胆小。然后它又把黑色的一面朝外,披在头上,只露出两只熠熠生辉的眼睛,和黑色的豹子融为一体。火折子骤然熄灭,那两只黑色的动物,在黑暗中仿佛消失了一般。

完成任务的小葫芦轻轻拍了拍身下,大黑顶着它飞快地出了库房……月娘依然躺在厚厚的云层中熟睡,黑暗中执勤的禁卫军们,谁也没发现一道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黑影,偷偷地潜入库房,又悄悄地离去。

第二天一早,去库房取绣品半成品的宫人们,望着洞开的大门感到十分诧异。进去以后,什么都未曾丢失,只是看守库房的宫人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仿佛没有了生命一般。待将他弄醒以后,他双眼发直,望着询问他出了什么事的任总管,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躲在库房的一角,口中嚷着:“鬼!有鬼!!没有头也没有脚……啊——有鬼呀!!”

看守库房的宫人疯了,谁也不知道那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远营殿的侍卫和宫人们中间,偷偷流传着这样的猜测:一定是那守库房的宫人受了别人的贿赂(从他房间搜出了一千两的银票),想趁半夜做坏事,触怒了神灵,降罪于他……以后被派来看守库房的宫人和侍卫,先敬香拜神,送上供品……从此,远营殿的库房再也没少过东西,闹鬼事件也再也没发生过——

从汪统领嘴里得知这个传言的晓雪,笑得前仰后合。这场闹剧当然是出自喜欢恶作剧的晓雪,和她那个腹黑妖孽夫郎熙染。而执行者小葫芦和大黑,一个被奖励满满一盒松子酥,一个被奖励两只烧鸡,乐得两个小家伙今后对晓雪更加唯命是从。

接下来的两天复赛出奇的顺利,气急败坏的东方英,即便出再多的银钱,也收买不了远营殿的一兵一卒,因为她们坚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谁也不敢为了身外之物,而被神明降罪惩罚。

毫无意外,苏繁另类别致的“丹凤朝阳”在复赛中胜出,成为决赛选手中的一员。

决赛定在三日后,地点在皇城中的的长乐宫。长乐宫之主林侧君是一个典型的刺绣爱好者,他未进宫前,绣得一手好绣品,在京城的名门公子间是赫赫有名的巧手。所以,当他得知女皇陛下准备将绣品决赛的场地定在宫里的时候,很积极地请命负责布置场地和准备工作。

皇上也深知宫里的侍君们业余活动有限,林侧君又酷爱刺绣,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传令三宫六院,决赛当天可以亲临现场观看。喜得那些个得宠的不得宠的侍君们,都极其热情地准备那天穿的衣服和头面。不得宠的希望能在后宫众多美男中脱颖而出,一举赢得皇上的宠爱;得宠的则希望宠爱更隆……一时之间,宫里云潮暗涌,将好好的一场刺绣比赛,当做了没有刀枪的战场。

绣品大赛的决赛,不但后宫的众位侍君可以出席观看,女皇陛下为了加深君臣之间的情谊,还邀请了许多朝廷大员,和她们的正夫们,晓雪有幸在邀请之列。而绣品大赛的评审却一直是个谜,除了故作神秘的皇上,和负责这件事的暗卫,就连正君大人都一无所知。

三天转眼间过去了,决赛的那天终于到来。晓雪穿着代表亲王身份的紫色莽带朝服,携着大师兄任君轶,入了宫。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宫了,晓雪还是对宫里的一草一木感到好奇。头一次进宫是为了给太上皇的大寿设计菜色和糕点,第二次则是帮太上女皇配调理身体的药膳,两次都是跟御膳房脱不了干系,虽说第二次见到了荣养的太上皇,那也是形势紧急直奔寿宁宫,哪里有闲工夫注意沿途的风光。

这次就不一样了,她可是受皇上的邀请来观看绣品决赛的,那可是很光彩的事,宫人侍卫们都对她毕恭毕敬奉若上宾。这时候不拿着架子,细细欣赏皇宫里宫廷的金碧辉煌,亭台的玲珑剔透,还更待何时?

“裕亲王!”内阁大学士梁阁老也是一品斋的常客,货真价实的老饕一个,跟晓雪也算是忘年交吧,她见了晓雪很热情地主动打招呼。

“哟!梁阁老,您老可越活越年轻了!”晓雪看着年近花甲却容光焕发的梁阁老,不吝惜自己赞美的语言。

“还不是你跟小轶捯饬的什么‘回春养颜丸’,你还别说,吃着睡眠也好了,吃饭也香了,而且晚上不向以前老起夜。大家都向我打听到底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看起来年轻了不止十岁!不过——我都没告诉她们,呵呵……”梁阁老像个小孩一样,凑过头来,还向晓雪挤了挤眼睛。

晓雪也学着她的模样,把嘴巴凑到她的耳朵旁,小声道:“过两个月,侄女准备开个‘养生堂’,集看诊、抓药、调养、保健为一体,其中有很多像‘回春养颜丸’这样的调理人体内分泌的保养品。到时候,侄女先送一批到您府上,您用着好了,就帮侄女宣传宣传。”

自从身边有这么一个医术奇高的夫君,晓雪就一直心痒痒的。她认为有资源不运用,那等于浪费。早就琢磨着开家药铺什么的,卖一切成药。她把前世的那些什么“银翘解毒丸”、“荆防败毒丸”、“甘露消毒丸”、“牛黄上清丸”、“蛇胆川贝散”、“藿香正气丸”、“补气养血丸”、

“乌鸡白凤丸”等有治疗效果和保健效果的中成药,说了一大堆给任君轶,让他捣腾去。第一神医的名头绝不是盖的,还真捯饬出不少疗效不错的药丸子来。

“你那些保养品一定价值不菲吧……”梁阁老女儿孙女一大堆,全指着她的俸禄生活,虽说平时衣食无忧,却也没多少闲钱。

“阁老您说话外气了吧,送您的就是送的,怎么会要您的钱呢?您多多向您那些老姐妹们讲讲我们保养品的好处,侄女说不定还沾您的光,多赚不少呢!”晓雪这个生意精,怎么可能做折本的买卖?

“嗯哼!!”不知什么时候伸着耳朵凑过来的任丞相,听到儿媳居然有好东西不孝敬自己,要往那个八竿子打不到的梁阁老家里送,不高兴了,“胳膊肘子是该往里弯,还是往外呢??”

晓雪一见岳母大人站在一旁,也不知道站多久了,赶忙献殷勤:“岳母大人,您老也来了。你放心,这胳膊肘子永远都是往里弯的。等那些药性试验确定以后,店里有的绝少不了您老的。”

任丞相见她认错态度良好,又在皇宫里,这么多宫人同僚看着,便不再为难她,转身堆笑向着跟夫郎父子说悄悄话的儿子道:“你妻主捣腾什么‘养生堂’,把我儿忙坏了吧?好久没回家看娘亲了。你爹爹经常念叨你!”其实距离任君轶上次回家,不过五日的时间。

梁阁老看看时间,对被晾在一旁的晓雪,和围着儿子打转的任丞相,以委婉的口气道:“比赛时间快到了,咱们赶快去入座吧。”

果然梁阁老的时间算得不错,刚刚入座不久,随着宫人一声“皇上、凤君嫁到——”早已就位的参赛选手,跟前来参观比赛的群臣们,纷纷跪迎皇帝陛下。

女皇心情极好地笑道:“众卿平身,可以开始了。”

那宫人便扯着嗓子宣布:“绣品大赛决赛规则:一天的时间内,绣出一幅完整的绣品,酉时结束!比赛开始!!”进入决赛的绣者们,面对这么多的达官贵人,其中还有至高无上的皇上和凤君侍君们,难免有些紧张。开始时她们有的表情严肃,有的拈针的手有些不听使唤,有的脑子一片空白。只有苏繁依然沉静得那么不真实,他左右手齐发,下针准又稳,就看两手翻飞,好像一种华丽而优美的舞蹈。他的淡定和沉稳,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就连皇上都对他多看了几眼。

众人目光聚焦较多的则是东方家绣坊派出的十二金簪,由于田景乾面部被锦儿抓烂,诡计破产后又被东方英当了出气筒,脸肿的如猪头一般,缺席了这次比赛。剩下的十一金簪,在一块竖着的大幅绣布前,以设计好的舞蹈,边舞边绣,为坐着枯燥绣花的比赛场上,增添了看点。

开始还没半个时辰,期望值最高的两大看点,毫无疑义地聚集在苏家和东方家身上,而席间讨论最多的,也是这两家到底哪家能够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