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三十二章 夺冠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夺冠

进入决赛,在皇上跟众多朝廷大员的众目睽睽之下,再加上绣布、绣架、绣线什么都是自己准备,经过重重检查带进来的。东方家即便再想使坏也无能为力了,这就是为什么东方英在复赛时那么迫不及待地一个阴招接着一个阴招地陷害苏繁的原因了。

苏繁素手翻飞,飞针走线,忽而好似彩蝶亲吻花朵,忽而又想惊鸿初起振翅而飞,忽而银针点点,忽而彩线如虹……再加上他恬静的表情,沉静的气质,在场上,让人舍不得转开视线。

而那厢,十一位纤浓合度,腰肢柔软,舞姿翩翩的俊美男子,手中的绣花针在动人的舞姿中,在雪白的绣布上,点点渲染,丝丝勾勒,那苍翠的青山,那清澈的流水,那山间绿树红花,那么一点一滴地呈现在众人的面前,也不时引来一阵惊叹。

时间,在艺术的空间内,显得那么的短促,流逝的那么飞快。酉时,在悄悄的逼近,来临……

在宫人的一声令下“时间到,请停针!”一行年轻的宫人们,来到十组参赛选手的身边,将绣品拆下来,小心地捧至评委席的桌子上。

这时候,原本空着的评委席,才施施然地来了一队评委就位。定睛看去,为首的竟然是“长乐宫”的主人——林侧君。他身后的那五人组成的评委队伍,居然都是身穿诰命朝服的大臣正夫们。

原来,这评委的阵容在决赛前并未通知这些个侧君正夫们。到比赛快结束的时候,女皇手下的暗卫们,才到林侧君和大臣正夫们的旁边,告知他们选中他们做评委了。

说起来,这女皇也真是无聊,居然为了绣品大赛,大材小用,派暗卫去调查哪个大臣的夫郎善于刺绣,哪个大臣的夫郎画技高超……然后选其中最出类拔萃的,来当这次决赛的评委。她们的保密措施做得不错,就连女皇的枕边人林侧君提前也是不知道的。

一番品评下来,评审们最终还是在苏家的双面绣和东方家的羽毛绣中,陷入两难的境界。三位夫郎认为苏家的立体双面绣无论构图还是绣工都更胜一筹。另外三位则认为东方家的巨幅“万里江山”如泼墨巨作,大气恢弘。

拿不定主意的他们,在林侧君的带头下,将这个麻烦扔给了女皇陛下:“陛下,这两家的绣品各有千秋,不相上下。我等一时难以下定论,还请皇上明鉴!”

女皇陛下今日兴致颇高,闻言,便感兴趣地道:“居然有爱君抉择不了的绣品,那朕还真得好好看看。邵爱卿,你的审美观点一向异于常人,来!你我君臣二人,不信评不出个高下来。”

晓雪一愣,这女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您老人家金口玉言,点一幅便是,怎么点名要咱去评定绣品?她心中有些忐忑地来到女皇身边。

女皇的得力宫人范公公跟一名侍卫扯着东方家的“万里江山”巨幅绣作过来了。女皇离开自己的席位,手背在身后,悠闲地打量着这幅绣品,不住地点头道:“不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能绣出这么大一幅绣作,是在难能可贵。何况这高山大河,行云流水,栩栩如生。猛一看来,不比善画山水的刘功青逊色呀!邵爱卿,你觉得呢?”

晓雪这个现代人,连个十字绣都绣布好,懂得什么绣法绣技?可是人家皇上问了,不懂也得装懂。她点头道:“皇上圣明,这幅绣作恢弘大气,山水能分远近之趣,花鸟能报绰约亲昵之态。实属佳品!”

“说得好!没想到爱卿对于刺绣还颇有研究,朕倒是好奇起来——到底有什么是爱卿不了解的呢?”女皇的话语中包含的意味令人深思。

下边的任丞相梁阁老,和几个跟晓雪有些交情的大臣,都为她捏了一把汗,生怕她一个不小心,触动了陛下的逆鳞,来个万劫不复。

不过,没有经过朝堂锤炼的单纯的晓雪,哪里听得出女皇陛下话中的深意,只以为陛下在夸自己呢,忙谦虚地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微臣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陛下谬赞,微臣实在担当不起。”

女皇看着晓雪有些不好意思地神情,眼波闪了闪,笑着道:“爱卿的这些知识,也是梦里神仙告诉你的吗?”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神仙,反正有时候睡着的时候,有人告诉我怎么能把菜肴炒好吃,怎么能让农具更省力,怎么能反季种出不合时令的蔬菜……微臣也纳闷的很!”晓雪当着皇上的面,编起故事来面不改色心不跳,好像说得多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不过……”晓雪又接着道,“这评定绣品的言辞,是微臣在书上看到生搬硬套的,臣哪里懂这些个男子的玩意儿?”说着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好你的邵晓雪,感情你在糊弄朕呢!!”女皇陛下的话语中充满了笑意,假意责骂她。

晓雪忙跪倒在地,诚惶诚恐地道:“臣该死,请皇上降罪。”

“好了,好了!你明知道朕不会因为这等小事而怪罪于你,还做出这番姿态来,还不赶快起来!”女皇又把目光投向了那幅绣作上。

“皇上仁慈,谢陛下不罪之恩!”晓雪做足全套,从地上爬起来,以别人看不到的角度,揉了揉自己可怜的膝盖。唉!万恶的封建等级制度!!

“陛下,有比较,才能决出高下。今日赛场上高手如林,单看这一幅难以作出决论,要不咱看看苏家的绣品?”刚刚站起身来,立在皇上身后的晓雪,不怕死地向女皇进言。

女皇回头瞟了她一眼,笑着道:“好!就依爱卿之言。范黩武,将苏家的绣作呈上来!”说罢,返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而晓雪只好到她身后,跪坐下来。

范公公把“万里江山”的绣作一角递给身边一个宫人,遵从皇上的指示将苏繁的绣作捧了过去,放在皇上身前的桌子上。

女皇陛下将视线投注到那个名为“百花吐艳”的绣品上。“咦?范黩武,这绣品上怎么落了一根羽毛??”女皇陛下抬头看看天上,偶有飞鸟掠过,难道是恰巧落下一根羽毛到这绣品上。

范公公一看,果然!这还得了,赶快捏走,免得皇上动怒治他个当差不慎之罪。他赶忙伸手去捏百花上那根洁白的羽毛,结果试了几次,怎么拈也拈不住,这才发现,原来那根羽毛是绣上的。

女皇陛下先是一愣,转而哈哈大笑起来:“妙呀,妙呀!这跟羽毛绣得太逼真了,把朕都给欺瞒过去了。这羽毛光影明暗强烈,具现深邃之体,立体感十足。任谁一眼望去,都不会怀疑这根羽毛是绣上去的。太形象,太逼真了!!来,众位爱卿也来看看!”

皇上的赞不绝口,挑起了众位大臣的好奇心,但是每一位看过的,都为那构思的巧妙,绣工的精湛而折服。

晓雪见自己精心设计的画面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有些与有荣焉地得瑟道:“陛下,臣闻这苏家向来以立体双面绣而闻名于世,这立体的感觉咱们深有体会,不知这背面的绣图又是如何?”

对呀!双面绣,双面绣,当然是两面都有绣图的。女皇也被勾起了好奇心。范公公一见,忙乖觉地将绣品掉了个个儿。

背面绣的乃是“寒梅报春”图,那梅花或怒放,花蕊几能随风颤抖;或半开,花瓣上的残雪光影毕现;或是红艳艳的花骨朵,充满了生命的感动。

女皇陛下感叹道:“苏家的双面立体绣果然名不虚传呀,所绣佳作栩栩如生,笔墨韵味琳漓尽致。果然不愧‘以针作画’‘巧夺天工’之称。”

见皇上赞不绝口,晓雪觉得取胜的机会甚大,便凑趣道:“这两幅绣作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魅力所在,微臣实在看不出优劣之分。陛下您觉得呢?”

“说到精巧,这苏家的更胜一筹。爱卿你看,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针脚,确如画上一般。再加上设计上的巧思,立体感的构图。啧啧……这世间恐怕没有第二绣者能与之媲美了!”女皇看着苏家正反两面的绣作,不由自主地感叹着。

晓雪大喜:“皇上您老人家的意思是,本届绣品大赛的冠军是——苏家??”

女皇斜睨了她一眼,看着她喜不自胜的模样,打趣道:“怎么?苏家第一爱卿就这么高兴?”

“皇上您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苏家的产业微臣也占着两成股权呢。他们要是被选为皇商,这效益肯定剧增,这效益好了利润就高,利润高了,微臣的分成就高。嘿嘿……有银子赚,微臣能不高兴吗?”

“朕倒忘了,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钱迷呢!”女皇陛下摇头叹息。

“嘿嘿,微臣毕生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赚钱,微臣毕生的追求是——赚多多的钱,微臣毕生一大乐事便是——数钱……”晓雪凑趣逗女皇陛下开心。

果然,女皇笑着摇头,手指点着她的脑袋,不知道说什么好。

次日,一纸皇榜张贴出来,内容是:纷城苏家的双面立体绣,在本届绣品选拔赛中脱颖而出,摘下桂冠,获得皇商的殊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