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三十三章 金胞果再生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三十三章 金胞果再生

机关算计的东方英得知这个消息后,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被酒色掏空的身体,在这样的打击下,一病不起。冬天里的一场风寒,夺去了她老朽的性命。她二十九岁的女儿,从小受她的影响,也是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货色,接了家主之位后,更是领着一帮只会逢迎拍马的狐朋狗友吃吃喝喝,眠花宿柳,不过问苏家织锦绣坊的事宜,不消苏家出手,东方家便很快地衰落下去。一场家族内抢夺家主之位的内斗,更是让原本伤了元气的东方家,彻底的败落下去,只能靠着以前的一点名声苟延残喘,再也对苏家构成不了什么威胁。

而赢得了皇商资格的苏家,在苏繁的明智决断,和晓雪金点子的加持下,很快在全国窜起,在合并了几个中小绣坊后,成立了自己的品牌——玲珑织绣坊。苏家进贡内廷的绣品,不但设计新颖,构图别出心裁,绣法细腻多变,深得皇上和侍君们的喜爱,站稳了皇商的脚跟。

苏邵两家即将联姻的消息,也在京城里流传开来。晓雪本打算亲自上门去提亲,不过“养生堂”的筹备和开业,占据了她大半时间,让她实在脱不开身来。只能修书一封,让远在万马的养父养母全权负责求亲之事。邵紫茹请了三年连任,即将回京述职的万马知府大人做媒人,提着铭岩猎户周大娘送来的大雁,去纷城的苏府提亲。

和邵家联姻,再加上知府大人做保媒,那是多么有脸面的事。为了年近二十的大儿子亲事的都快愁白了头发的苏爹爹,好似久旱逢甘霖一般,虽说是做侍,可邵家是什么样的人家?有神仙保佑,皇帝宠信,皇子世子做侧夫的人家,若是跟这样的人家联了姻,谁敢再看不起苏家,谁还敢再给苏家使绊子?那些个总想来分一杯羹,或者不怀好意要过继女儿的苏家旁支,哪个还敢打苏家家主的主意?更何况生了女儿,还要她随苏家的姓,继承苏家的产业,这么开明的妻主哪里去寻?当即苏爹爹便点头同意。两家人换了庚帖,合了八字。生怕有变的苏爹爹做主,将两人的亲事定在了十一月初八。

亲事定下来的苏繁,不但忙着扩大织绣坊的规模,还计划着将总部移居至京城。这样离晓雪近一些,将来无论儿女,他都希望孩子能在母亲的陪伴下成长。人嘛,就是这样,得陇望蜀。一开始他和晓雪结亲,只是想在洞房三日怀上宝宝,生下苏姓的孩子,把她培养成苏家的继承人,就足够了。可是,在和睿智风趣,又体贴温柔的晓雪(晓雪捂脸:原来人家那么优秀……话没说完,被某婳拍飞)近半月的相处下,情愫暗生,向来坚强独立的他,居然生出了依赖之心。他想离她近一些,他想经常看到她明快的笑脸,他想听她银铃般开朗的笑声……

于是,他大张旗鼓地在京城买了宅子、店铺,还在郊区买了百亩良田,作为自己的陪嫁。在晓雪的鼎力帮助下,玲珑绣坊、玲珑成衣店,在京城一举就开了三家,东城西城、北城各一家。东城卖一些平民的服饰,北城则是高档的绣品服饰。由于他们采用了晓雪新颖的设计,和精益求精的态度,很快在京城织绣业站住了脚跟,并且直逼一些多年的老店。

苏家的“玲珑织绣坊”虽在京城崛起迅速,有皇上跟前的红人,闲散亲王晓雪帮他撑腰。再加上一些王公贵族的公子小姐们喜欢他们店里的服装绣品,一来二去,苏繁也结识了一些名门公子,并亲自上门帮他们量体裁衣,设计妆容,在权贵中间也小有影响力。因此,眼红的有之,嫉恨的有之,至于动手搞破坏嘛,她们是有那贼心没那贼胆。

绣品大赛结束后,晓雪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将那些平时必备的感冒药、消炎药、降火药、调节内分泌等成药,亲自送进了梁阁老家里,并详细告诉她用法和用量。一听说生病,只要拿颗药丸子,用水送服下去就可以,不必再忍受那苦涩的难以下咽的汤药,梁阁老一家老少都很高兴地接受了这样新事物,尤其是她刚刚满五岁的重孙女,胎里带的毛病,身子一向很弱,天气稍一变化就染上风寒,每天吃药都要哄上半天,哭个半死。现在有了晓雪送的针对儿童的药丸,含在嘴里,喝口水一仰脑袋就下去了,而且见效比汤药快得多,梁家上下对晓雪虽说不上感恩戴德,却亲近了不少。

晓雪经常出入于梁府,跟梁阁老二十岁的孙女梁瑶瑶脾气相投,成了莫逆之交。梁瑶瑶性情豪爽不羁,又讲义气,晓雪经常邀请她到自己家,或者一品斋喝酒用餐。再加上留京在翰林院任职的孙虚淼,三人处得跟一个娘的似的。

秋末,是梁瑶瑶差事最忙碌的季节。她负责京城胞胎果园的事宜,平时比较清闲,十月初,正是胞胎果成熟的季节,摘收、入库、分派各地……事物比较繁杂,和晓雪她们相聚的时候自然少了。

晓雪对于胞胎果这一事物,一向充满了敬畏的好奇,当她得知梁瑶瑶最近忙于摘收胞胎果的事务时,便缠着要去胞胎果园见识见识。

胞胎果,在这个时代来说,不亚于整个世界的命脉。朝廷里,上至女皇陛下,下至黎民百姓,对于胞胎果树,都存在着一种生命的敬意。所以,每年这个时候,摘收胞胎果,朝廷比较重视。恰巧今年委派的监督官是户部当差的皇太女殿下,她跟晓雪向来交好,三人便一同前往。

一颗胞胎果,看上去便如同水头最好的玻璃种翡翠雕成的可爱小娃娃,那一树的翡翠娃娃将是多么的耀眼炫目,更何况是满树林呢?当晓雪还未进入胞胎果树林的时候,便已经被那密密麻麻晶莹剔透的胞胎果震惊了。

在金色的阳光的照耀下,一颗颗拇指长的胞胎果,挂在一人高的胞胎树上,青翠欲滴,玲珑剔透。漫步胞胎树林里,一抬头便有颗凉冰冰,滑嫩嫩的可爱小宝儿,轻轻碰触着你的脸颊,仿佛是可爱孩子的柔柔的亲吻。望着那一颗颗栩栩如生的娃娃状胞胎果,晓雪眼前仿佛看到了无数天真无邪的孩子的笑脸,听到她们银铃般无忧无虑的笑声……

晓雪情不自禁地感叹道:“一想到一颗果子便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怎能不让人敬畏怜惜?”

皇太女望着那一颗颗散发着温润光泽的胞胎果,却沉重地叹了一口气,道:“要是每一颗都能孕育出一个生命就好喽……”

晓雪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听不懂她语意中的沉痛的背上。

皇太女解释道:“以前,全国有四个胞胎果园,每个果园里不下于千株果树,还只是勉强供应上整个华焱民众的需要。可是,这才短短的百年,胞胎果园便废弃了两座,只剩下京城,和南方滨城的胞胎果园。记得我小时候,母皇带我亲临这胞胎果林里监督收获工作的时候,这园子里的胞胎果,每颗都有它的去处,确实是一果一生命。

现如今,距离那时不过十数年,竟然有百分之一的胞胎果闲置在库房里,无处可去。正像你说,一颗果子一个生命,可是这闲置的果子,如何孕育出弥足珍贵的生命?”

她这么一说,晓雪想到了这世界的男子只有一次的生育机会,这样一代一代下来,人口逐年递减,需要的胞胎果量自然也随着减少。

皇太女眼睛怅惘地望着在秋日骄阳下,如同仙境一般的胞胎果林,叹息着:“前几日母皇要我整理人口册子,二十年前母皇刚即位那会儿,全国人口统计约九千五百万,而去年统计的,却只有不到九千万了。只怕过不了多久,这满林的胞胎果,将无采集之人,这富饶广阔的华焱大地,将变得荒芜一人……”

晓雪心里默默地算着,二十年便减少五百万,那么不要两百年,整个大陆人类便有可能灭绝,这是多么触目惊心呀。她苦笑了下,前世国人拼命实行计划生育来控制人口,而在这里,却面临种族的灭亡。

难道就这么坐视事态这样发展下去吗?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又能阻止这悲剧的来临呢?

“要是这满园的胞胎果,是金胞果就好了……”皇太女异想天开的自言自语,听在了晓雪的耳中,却如醍醐灌顶般,有那么一丝灵感注入了她的脑海。

对了!嫁接!!她怎么忘了这茬。记得前世厨房进来一批看起来非常喜人的黄瓜,其中一个有经验的老厨师说,这一定是黑籽南瓜嫁接的黄瓜。这样的黄瓜吃起来跟普通黄瓜一个味道,种植起来却方便了很多,说是能防治黄瓜枯萎病,减轻土壤积盐对黄光根系的危害啦,等等……

很多水果,蔬菜,为了提高产量,提高抗病毒能力,都采用嫁接的方法来种植。不知道这金胞果能不能嫁接到胞胎果上。做过菜农的老厨师还说,影响嫁接成活的主要因素是接穗和砧木的亲和力,亲和力高,嫁接成活率高。一般来说,植物亲缘关系越近,则亲和力越强。这胞胎果貌似是金胞果基因变异而成,她们就好像一母同胞一般,亲和力方面绝对不用担心。不过这嫁接技术,她只是略有耳闻,未曾亲自实践过,不知道能不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