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三十四章 试验嫁接术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三十四章 试验嫁接术

不过,没有尝试哪来的成功?晓雪在立下决心实验嫁接技术的时候,心头突然涌出“拯救世界末日的英雄就是我”的念头,那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让她更加坚定了这个念头。

“太女殿下,既然这些胞胎果树供大于求,我想移植一棵到我家的暖房,不知道行不行?”植物嫁接术目前只是存在于晓雪心中的美好畅想,能不能试验成功还是个问题,所以晓雪并没有将移植果树的目的告诉皇太女。

皇太女诧异道:“怎么?你家里的夫侍有没陪嫁胞胎果的?你这么有钱,给他买一颗得了,还用得着自己种?”

“不是不是!”即便再贫穷的家庭,儿子出嫁也要准备这陪嫁必备的胞胎果,何况晓雪的夫侍非富即贵,身份不凡呢?这可是有关夫侍们名声的大问题!晓雪听了皇太女的话,连连摇手,紧张地否认!

“哈哈!跟你开个玩笑,何必这么紧张!果然,晓雪如传闻所言,是个夫管严哪!”皇太女可不放过任何可以亏她的时机。

晓雪白了她一眼,很骄傲自豪地道:“这叫尊重,懂不懂!!夫妻之间,平等相处,互敬互爱,琴瑟和鸣,才是最和美幸福的。”跟这些个老古董老封建将民主,简直是对牛弹琴。

果然,皇太女殿下摇头笑而不语,而刚刚从胞胎果园里忙完公务走过来的梁瑶瑶,笑着道:“这夫妻之间如人冷暖自知,只要自己觉得幸福就成。不过,刚刚我在那边似乎听到晓雪说移植胞胎果树的事,那我们可做不得主!”

“太女殿下也做不得主??”晓雪看着皇太女,向她求证梁姐姐所言的真实性。

皇太女给她一个认真的眼神,点头道:“是呀!我们都做不了主。这历代国君对胞胎果的管理和种植,均非常的重视,毕竟这可是关系到民生繁衍的大事。不过——你要讲出充分的移植果树的理由,我可以上书母皇陛下,请她特批一两株给你。”

别看她说的话云淡风轻,实施起来却很难,毕竟律法上规定,私自种植胞胎果树是要抄家流放的。除非——晓雪有让女皇特批的充分的理由。皇太女知道晓雪向来鬼点子比较多,而且那些新奇的主意往往能给个人或他人,甚至是国家民众带来无尽的利益,所以才向她解释那么清楚。要是别人,一句话“绝对不行”便打发了去。

想到以前晓雪对什么感兴趣,一定会捣腾出什么新花样来,现在她居然想移植胞胎果树,莫非……思及此处,皇太女精神为之一振,目光炯然地望着晓雪,笑容中多了些急切:“晓雪要移植胞胎果树,恐怕不只是喜欢胞胎果的玲珑可爱吧?”

“嘿嘿……这胞胎果又不能挡饥,也不能压饿的,不是为了欣赏是为了什么?”晓雪的视线闪烁着,小声有点儿干。

熟知她脾性的皇太女见状,便知道她没说实话,便套近乎拉关系,道:“晓雪啊!咱们从万马相识,到现在的相知,已经快三年了吧!你是什么性格,我是什么脾气,咱们互相不说是了若指掌,也能算上熟悉无比了吧!咱们这样的关系,还有什么话不可以明说的吗?”

晓雪看了一眼梁瑶瑶,眼中现出求救的目光。梁瑶瑶偷偷看一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皇太女殿下,再看看发出求救信号的晓雪,脸上表情变得不自然起来。她望向胞胎果林里忙碌的手下,咳嗽了两声,道:“我……园内事务繁多,离了我不成,我先失陪下,你们慢慢聊……”说着,仿佛有什么在后边撵她一般,溜得飞快。

没有招儿可想的晓雪,慎重地思忖了半天,才一咬牙道:“不是我想隐瞒你,只是这一切还只是个初步设想,能不能研究出来还是个问题。我不告诉你,是怕研究失败的话,让你失望。”

“研究?”当这个词在晓雪口中出现的时候,就说明一定会有新鲜事物产生了,皇太女很好奇地追问道:“研究什么?和胞胎果树有关?”

晓雪将自己的设想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刚刚你说人口骤减,说不定有灭绝的一天。我就想着,眼前这些胞胎果树,如果像两百多年前那样,都是金胞果树,一切不都解决了吗?”

对于她的异想天开,皇太女并未表现出太大的热情:“我查阅过很多古籍,都说是气候突变让金胞果变异成现在的胞胎果,若是想让金胞果回归,只能期待千载难逢的气候激变了……不过,那太虚无缥缈,还是别抱什么太大的希望。”

望着皇太女的无限唏嘘,晓雪小心翼翼地迟疑道:“若是——我有法子培育出金胞果来呢??”

“什么?!!”皇太女闻言,虎目暴睁,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你……你你,这么重要的时,你可不要信口开河!!”

见皇太女反应这么激烈,早有心理准备的晓雪,还是缩着肩膀,有些不自信地道:“法子,有是有,不过至于能不能真的能行,没试验过,我也说不准……”

皇太女薛尔容失态地猛地抓住晓雪的双手,抓得那么紧,晓雪怀疑自己的手腕会不会淤青。薛尔容双目含泪,嘴唇颤动着,激动地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她好不容易才稍稍恢复一点儿平静,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真的吗??真的有法子可以种出金胞果??”

“我说过了,法子有,种不种得出,我可不保证!!”晓雪忙撇清,万一传到皇帝老儿那里,自己却嫁接失败,那可是欺君大罪,要杀头的。她是想为改善人口数量做些努力,可不代表她愿意为这送掉自己的小命。

“有法子就有希望!怎么?是你那神仙师父告诉你的吗?”在皇太女的观念里,能让胞胎果变成金胞果,除了神仙,没有其他人了。

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来圆。晓雪无奈地叹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神仙告诉我的。反正灵光一闪,我脑子里便出现这个奇怪的法子。这法子很朦胧很模糊,所以我不敢保证能不能种出来。”

“一定行的!”别人薛尔容不敢保证,晓雪嘛她很有信心,“我这就回去上奏母皇,让她多特批几株胞胎果树给你,供你做实验用!”

晓雪一听,大惊道:“慢着!慢着!!可别告诉皇上,万一我种不出来,皇上失望之下,要砍我脑袋怎么办。不行,胞胎果树我不要了。太女殿下,您今天就当没听我说过这些话,行不?我是喜欢捯饬新鲜玩意儿,可我不想把小命给捯饬掉!!”

皇太女一听,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不但惧夫,还很胆小!!你放心,我向你担保,研究成功了,是你的功劳;不成功,那也是上天注定的,不是你之过。母皇一代明君,不会迁怒与你,追究你的责任的。”

“不行不行,空口说白话,您得让皇上太老人家给我立个字据,我才敢放手的去研究试验。否则,我心里总是忐忑惶恐,也静不下心来搞研究不是?”皇上御笔亲书,那可是圣旨,有了它,她的小命才有保障,一定得争取过来。

薛尔容用手指着晓雪的脑袋,又好气又好笑地道:“让皇上给你立字据,恐怕天下间只有你晓雪敢提这样荒唐的要求。好!我就帮你争取这个保命符,你好安安心心地种金胞果树。”

“若是真的能种出金胞果树,我们华焱就有救了,天下便有救了。而你晓雪,将成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功臣,到时候我帮你向母皇讨一个‘忠义祠’的恩典,让全天下的老百姓都香火供奉,纪念你的功劳。”

晓雪一听,忙阻止道:“别,别!咱还没仙逝呢,要那香火做什么。您可别折了我的寿,能为国家出力,为朝廷分忧,那是作为臣子分内的事,可别那样大张旗鼓,低调,还是低调点好。”

皇太女心中有事,对于她刻意的耍宝只是象征性地笑了笑,又在胞胎果园里站了片刻,便火急火燎地进宫面圣去了。

而女皇陛下听说了晓雪有培育出金胞果的法子,大喜过望,忙召晓雪入宫询问相关事宜。

从胞胎果园回来,尚未到家的晓雪,被宫人半路劫进宫里。当她穿着便服,跪在御书房内的时候,忍不住拿眼睛瞪站在一边的皇太女殿下。

皇太女一见她,便想起她提出的变态要求,恭谨地向母皇行了个礼道:“母皇,裕亲王的点子一向层出不穷,您是知道的。不过她说这事非同小可,而她脑中出现的法子又太过朦胧,成与不成还是未知数。她怕一旦失败,让母皇失望,让天下失望。所以想向母皇讨个恩典,先不要将这件事公众于世,免得徒增是非。”

女皇闻言点头道:“邵爱卿考虑问题甚为周到,此事便如你所言,秘密行事吧!”

晓雪恭声道:“是——”低头行礼的时候,眼睛不停地向皇太女示意,让她提立字据的事,可是薛尔容仿佛没看到一般,眼观鼻鼻观心,冒充大佛。

晓雪为之气结,好你个薛尔容,阴我!!你不帮我争取,难道我自己不会争取,于是她抬起头道:“陛下,我已经跟太女殿下讲得很清楚了,这个法子太过模糊,失败的几率极大。若是没有成功,还望陛下勿要怪罪才是。”

“这个你放心,最坏也不过跟现在一样。即便那个法子没有效果,种不出金胞果,朕也不会怪罪于你!”

“微臣……斗胆向皇上索取一个免死金牌,这样,微臣才敢放手去做,没有后顾之忧!”晓雪见皇上心情不错,牙一咬,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不过立字据的话,她思忖再三,还是没胆提出来。

“你呀!朕该说你什么好呢?免死金牌没有,不过朕可以拟个圣旨给你当保命符,绝对不会因为种不出金胞果治你的罪,这样你能安心了吧?”女皇窥透了她的心思,也不生气,当即大笔一挥,盖下玉玺。

晓雪心花怒放地捧着圣谕,心中想着:这下我敢放心大胆地折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