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三十五章 移花栽木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三十五章 移花栽木

女皇看见晓雪眉开眼笑的得意模样,笑着摇头道:“你呀!还真是个会讨价还价的!”

皇太女薛尔容凑趣道:“母皇,您不看晓雪是什么出身,她的老本行就是跟人讨价还价!”

晓雪对于她的打趣视若无睹,她小心地收好盖了玉玺的圣谕,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沾沾自喜模样:“陛下,这讨价还价也是门学问,同样的货品,有的人能讨价成功,有的人却未必。能在相同条件下赚的最大的利润,才是一名成功商人必备的专业素养。”

“母皇您看,给她点阳光她就灿烂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斤斤计较是多么值得称颂的品格呢!”薛尔容继续吐槽。

女皇陛下哈哈笑道:“就如邵爱卿所言,这商人也没什么不好的。自从商业法颁布以后,户部频频传来佳讯,说这市面上的货品丰富了,南方的东西在我们皇城也能买得到了,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别的朕不太清楚,这国库渐渐充盈倒是真的。今年谭阳水患,西北干旱,赈灾款项不像以往那么捉襟见肘。这可都是爱卿的功劳呀!”

晓雪忙收起刚刚轻狂的模样,诚惶诚恐地道:“这是皇上英明神武,皇太女慧眼识珠,微臣万万不敢当此功劳。”

“好啦好啦!你的功绩朕都挂在心里呢!你放心大胆的去研究什么嫁接之术,有什么需要拿此腰牌向内务府去要。皇儿,你协助爱卿,无比要尽最大的努力,即便失败了,那也是天意。”女皇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叹息一声。

“是!臣(儿臣)遵旨——”

从宫里回来的路上,皇太女没个正形地勾着晓雪的肩,嬉皮笑脸地道:“晓雪,告诉姐姐什么是嫁接之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有在晓雪面前,天性活泼的皇太女才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来。

“我也说不太上来,譬如嫁接金胞果树,就要把金胞果的枝条,和胞胎果的树干嫁接在一起,让金胞果的枝条在胞胎果的树干上茁壮成长,然后开花结果……”晓雪不知道如何跟一个古人解释一些现代名词,便很简要模糊地解释了几句。

薛尔容闻言,担忧地皱起了眉头:“那么说——除了要移植胞胎果树,还需要金胞果树的枝条喽?”

晓雪白了她一眼,好像她提了个多么白痴的问题一般:“那当然喽。没有金胞果树的枝条,如何培育出金胞果?”

“可是整个大陆,只有达伦皇宫内有金胞果树。达伦女皇向来宝贝那颗果树,比宝贝她儿女还要更甚,她舍得将金胞果树的枝条送给我们?”薛尔容说到了症结所在。

晓雪也皱了皱眉头,道:“我们家妖孽就从达伦皇宫出来的,大不了潜入达伦皇宫,偷几枝出来。”想想家里几个老公那可是能文能武,不同凡响,还愁弄不来金胞果枝条?

薛尔容的眉头也松开了,笑得无比畅快:“晓雪说得是,明的不行,咱就来阴的。这嫁接胞胎果咱势在必行!走,咱去移植胞胎果树去。”

两人马上调转方向,拍马向胞胎果园飞奔而去。

在胞胎果园指挥摘收胞胎果,午饭都顾不上吃的梁瑶瑶见两人匆匆离去,又匆匆而来,老远就招呼道:“太女殿下,晓雪妹子,你们去而复返,所为何事?”

“梁姐姐,找几个内行帮我移几颗胞胎果树去我家暖房,皇上已经同意了的。”晓雪笑盈盈地走进果林,亲自挑选适合的胞胎果树。

梁瑶瑶惊讶地道:“莫非殿下和晓雪匆匆而去,是进宫面圣申请移植果树去了?”

薛尔容想了想,笑着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你再派个照料果树的好手去邵府,专门帮助晓雪照顾胞胎果树。”

梁瑶瑶更讶异了,这律法规定不许私人种植胞胎树。晓雪刚刚提了句想移一棵回家种着玩,皇上马上就允许了,还专门派个到她府上帮着养胞胎树。这……圣眷也太隆了吧!再想想以前皇上对晓雪一再加封,还亲笔御书牌匾庆贺邵记快餐店的开业……莫非,这晓雪是皇上流落民间的皇女?不能认祖归宗,为了补偿她这些年在外流浪受苦,才对她百依百顺,宠爱非常??

梁瑶瑶的心中不停地翻腾着,晓雪全然不知自己莫名其妙地被冠上“女皇私生女”的名头,兴致勃勃地跟一个衣着朴素的年轻女子交谈着。

皇太女薛尔容和神情恍惚地梁瑶瑶走过去的时候,晓雪兴奋地朝她们招手道:“太女殿下,梁姐姐!这位君白莲姐姐对胞胎果树的生长、种植、压枝……知之甚详,就让她到我府上照看移植过去的果树吧。”

薛尔容见她忠厚而不木讷,眼神睿智而不浮躁,也觉得她颇为胜任晓雪研究助手的工作,便慎重地告诫她:“你就去邵府帮裕亲王照顾胞胎果树吧。不过切记:谨言慎行,多听少问。裕亲王府里的一切,只能烂在你的肚子里,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消息透漏出去。若有什么闪失,株连全族!”

君白莲闻言脸上有惊无惧,沉稳地跪地叩首道:“草民一定不负殿下所托,全力帮裕亲王照料果树。”

薛尔容满意地点头道:“这件事若是成了,绝少不了你的好处,放心跟晓雪干吧!”

选了几颗年份相对较浅的胞胎果树,砍了繁杂的枝叶,只留些主干,装上了马车。这胞胎果树本来就不是高大型的树木,再加上修剪去枝叶,一辆马车倒也装了四五株。晓雪见数量差不多了,便蒙上一层油布,悄悄运进府里。

任君轶望着暖房里竖起的几棵胞胎树干,脸上惊讶的神情再也掩饰不住:“晓雪,这胞胎果树吃不得,用不得,你种这做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小世子不怕刚刚翻起的泥土弄脏他的锦缎鞋子,围着胞胎果树团团转,见正夫哥哥询问,便抢先答道:“韩夏的宝宝快出世了,胞胎叶可以养宝宝!母王说,让我尽快怀上宝宝,晓雪种这些胞胎树,宝宝出世后就不用出去买胞胎叶了。是不是,晓雪?”

“是呀!晨晨真聪明,一猜就中!”晓雪摸着他的脑袋,夸赞道。薛晨笑得一脸得意,衬着娃娃脸,显得特别可爱。

黎昕又忍不住漏他的气:“种胞胎树若是为了有胞胎叶养宝宝的话,干嘛把枝呀,叶呀什么的全砍掉?你考虑问题也太表面化了吧!”

薛晨的笑僵在脸上,皱起小脸迟疑地道:“大概……或许……可能……是想让胞胎树重新长出嫩叶,宝宝吃了才更健康吧??”

“好了,都别猜了。”晓雪见黎昕又想去刺激小晨晨,忙打断道,“我只不过觉得胞胎果很漂亮,很可爱,移两棵回来欣赏罢了。不过晨晨说的也对,将来我们的孩子出生了,从树上刚摘下来的叶子,可比从店里买的新鲜多了。一举两得!”

任君轶的眉头却依然没有展开:“晓雪,这私自移植胞胎树可是犯法的,你……”

“放心,我是经过女皇陛下允许的,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好的祸患的。不信你问君姐姐,她是皇太女派来帮我们照顾胞胎树的。她的娘亲在胞胎果园里种了一辈子果树,她从一会走便跟这果树为伍,对如何种植照顾胞胎树了若指掌。轶哥哥,你在这暖房附近拨间房子,让她可以就近照顾果树。”晓雪明白任君轶的担忧,告诉他实情,让他好放心。

任君轶虽然不知道晓雪移植这些胞胎树的真正用意,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便派小涵领君白莲在附近没有人居住的蘅芜苑选一间房子安顿下来。

“晓雪,这胞胎树若是长大了,我们的暖房会不会盛不下?”小世子薛晨对胞胎树抱着极大的热忱,他看着不过三米多高的暖房,在看看还剩下主干的胞胎树,担心地问道。

这片由花园改造而成的暖房,大概有不到一亩的样子,采用了框架结构,朝南的一面全部用透光保暖的绡纱封起来,整个暖房采光好,保暖性强,本来是打算种上反季的蔬果,冬季拿出来打牙祭的。本来暖房里已经点了豆角,种了黄瓜番茄等蔬菜,现在为了这五棵胞胎果树,毁掉了一部分的蔬菜,还真有些令人可惜。

晓雪听了薛晨的话,笑着道:“不会的,我刚刚从胞胎果园里回来,原来这胞胎树最多不过两米的样子,工人们只要踮起脚便可以采摘最顶端的胞胎果,很方便。”

薛晨一定晓雪自己偷偷跑去胞胎果园,不带他,便撅起了嘴巴:“晓雪坏,坏晓雪,去胞胎果园玩也不带我。晨儿也想去看长满胞胎果的胞胎树是什么样子的,你带我去见识见识吧。”

晓雪一见他的黏糊劲儿上来了,便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黎昕,虽说平时他们俩不怎么对呼,最了解薛晨的还是小昕。黎昕收到她的求救,很够意思地替她解围道:“晓雪不是移了几株胞胎树来了吗?等明年秋天……不,种在暖房里,甚至不需要到秋天,便能结出胞胎过来,何必舍近求远,非智者所为。”

薛晨听他所言颇有道理,可是最近被拘在家里是在太无聊了,还想缠着晓雪带他去胞胎园散心。他的缠人功力非凡,缠得晓雪无招架之力,只得答应过两天带大家去秋游,才脱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