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三十六章 走火入魔

第三百三十六章 走火入魔

胞胎树有了,最关键的金胞果树枝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晓雪趁着妖孽‘侍’寝的时候,化平日里的被动为主动,跟这个昔日的达伦皇子很是缠绵了一晚,把熙染伺候得如一只飨足的猫儿一般。 趁着他心情奇好的时候,探他的口风:“染染,你们皇宫里的那株金胞果树,那可是国宝呀!是不是有很多人看守着?”

“什么你们皇宫?那座皇宫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华丽的牢笼,从来都不是我的归属。现在这里——邵府,才是真真正正属于我的,包括你——”

“你要金胞果树的枝条用来做什么?不要告诉我只是为了好奇。”晓雪做事向来目的‘性’十足,不会大费周章地做无谓的事,所以熙染很肯定她有大用。

放任自己如一摊烂泥一般趴在他的身上,脸上满是满足的表情:“我想试着能不能培育出金胞果来!”她毫不隐瞒自己的目的,对于她的几个夫‘侍’,她向来不需要设防。

“培育金胞果树?用几根枝条??别异想天开了。如果金胞果那么容易培育的话,现今人口便不会逐年递减了。”妖孽也意识到人口形势的危机,却不相信晓雪有法子培育出金胞果树来。

晓雪在他腰间的软‘肉’上捏了一把,锲而不舍地道:“不尝试就永远不可能成功。成功往往是在无数次的失败中取得的。我想尽我的努力尝试一回,哪怕最终还是失败告终,我努力过便可无憾。”

“好,明年开‘春’的时候,我捎信让人给送一些供你折腾,满意了吧?”熙染点着晓雪***的小鼻子,宠溺地道。

“嗯嗯……谢谢染染,你真好!”晓雪“啾”地一声亲在了他‘性’感地嘴‘唇’上。

“这谢礼也太轻了吧?”熙染不怀好意地用含笑的眸子散发出某种暗示。

“那……这样总不轻了吧?”再一次的男‘女’‘床’上‘激’战开始。咳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秋去冬来。当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的时候,邵府里却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地气象。邵府的主子,闲散裕亲王,邵晓雪童鞋又要成亲了,虽说只纳个‘侍’,四台小轿抬进‘门’就行了,可是提前送来贺礼的宾朋数量还是十分惊人的。为了在非富即贵的宾客们面前不至于太寒酸,邵府的下人们在正夫的指派下,将邵府上下装饰一新,等待新人的进‘门’。

而正主儿晓雪,却做了甩手掌柜,一心扑在了暖房里的胞胎果树上。一个多月过去了,经过君白莲的细心照顾,和晓雪根据果树需要调节暖房气候温度湿度的不懈努力下,移植来的五棵胞胎树,都长出了嫩嫩的新叶。这样下去,到了‘春’天,果树的根系扎稳,作为嫁接的砧木应该是没问题了,就等‘春’暖时,妖孽的属下送来金胞果枝条了。

为了使嫁接的成功率有所提高,晓雪经常泡在暖房里,在南瓜秧上试验嫁接黄瓜,在祸害了不少黄瓜秧南瓜秧后,居然还真让她捯饬成功了。看着南瓜秧上开出了淡黄‘色’的黄瓜‘花’,和那瓜藤上‘毛’茸茸的‘毛’‘毛’虫般的小黄瓜,晓雪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有了成果,晓雪跑暖房的次数更勤了,祸害瓜秧的热情空前高涨,不过熟能生巧,说得的确不错,成功率也渐渐提了上去了。即便是苏繁进‘门’的那天早上,她居然忘了这个大日子,一大早又泡进暖房里。让找不到新娘的下人们,在大冬天东一头西一头,找得满身是汗。还是风哥哥了解她,想到了暖房,才将一身是泥,两手瓜秧的新娘官儿找回去。

换上喜庆的衣裳,梳了个华丽的高云髻,再簪上金丝嵌宝凤爪簪、血‘玉’莲‘花’步摇,显得既华丽又甜美。晓雪满脑子想着暖房里的嫁接试验,又担心君白莲伺‘弄’不好她的各种瓜秧。整个婚礼的现场都是恍恍惚惚,心不在焉的。

‘迷’‘迷’糊糊地出‘门’迎轿子,‘迷’‘迷’糊糊地领着即将进‘门’的‘侍’夫跳火盆、跨马鞍,又‘迷’‘迷’糊糊地将人领进了‘洞’房。就在出了‘洞’房,准备去待客敬酒的时候,她脑中突然一个灵机闪现,竟丢下了三十几桌的客人,跑去暖房里,找到君白莲,将记忆深处那嫁接过果树的老厨师告诉过她的几个要点,告诉她并要求她记录清楚。她们每做一次试验都有详细的试验记录,在不断的‘摸’索中,希望找到成功率比较高的嫁接之法。

虽然君白莲很诧异她居然在纳‘侍’的日子里,还成日泡在暖房,不过想想,有的大户人家纳‘侍’也是随随便便,不太重视,也就没怎么在意。再加上晓雪说出的嫁接要点,很快就将心中的疑问抛之脑后。

“君姐姐,我记得好像谁告诉过我,这嫁接技术讲究:快、平、齐、严。快,估计是嫁接速度要快,削的接穗如果在空气中暴‘露’时间过长,削面会发生褐变,降低成活。平……是不是嫁接面要平?齐嘛,我觉得是接穗和砧木的生理纹路要对齐,这才能长成一体。严,一定是包扎要松紧适度。”晓雪看着君白莲在她们平时记录的小册子上,将她刚刚说的要点记下来,然后又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到底还要注意什么呢?我当时为什么就没用心听,用心记呢?晓雪抓着脑袋,将本来华丽高贵的高云髻抓成了‘鸡’窝头:“好像提到湿度问题——这用绡纱包严就可以防止水分的流失。温度……是多少度来着?二十?三十??”晓雪在温度的数字上迟疑了,到底是多少来着?

君白莲想了想,提醒道:“王爷,小的只知道这胞胎果树大概在‘春’暖时断口愈合得快,夏初的时候反而缓慢了……”

“嗯嗯……那就把温度保持在二十到二十五摄氏度之间,这个你不需过问,阿财对温度控制很有一手,让他注意点就行了。好像……还提到接穗采集要在没发芽以前,看来‘春’暖之前就要让染染将金胞果取来……”

等到将脑中的灵感都记录下来,并在南瓜秧上实践了以后,再出暖房的时候,已经夜‘色’已深。她看到沾了许多泥土的大红繁‘花’镶珠礼服的时候,才一拍脑‘门’,想到今天是自己大喜的日子。而此时,宾客早已散去,只余穿梭忙碌的下人们在收拾残桌冷炙。负责送客的熙染、收拾残局的谷化风,看到晓雪的突然出现,都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晓雪,你不是在‘洞’房陪苏家弟弟吗?”她的夫‘侍’们,见晓雪将苏繁送入‘洞’房后,便再没出现,以为她美人在前,心猿意马,留在‘洞’房不出来了。作为正夫的任君轶便拜托与晓雪‘交’好的孙虚淼、梁瑶瑶和皇太‘女’薛尔容帮着招待客人,而送客和善后的事宜则几个夫‘侍’全权负责了。

“‘洞’房?都对了,我今天纳‘侍’呢,嘿嘿……晕了,居然给忘得一干二净。”晓雪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