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四十七章 小鸟要出笼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鸟要出笼

晓雪这几天高兴傻了,每天嘴巴咧得老大,嘿嘿傻笑,要不就托着下巴,嘴角挑的老高傻傻地发呆。一等公,世袭罔替,嘿嘿,咱比那韦小宝还牛……嗯,有一点咱比不上韦小宝,人家可是娶了七个,咱才六个——

“哎呦!谁敲我?”晓雪摸着脑门上鼓起的包,疼得龇牙咧嘴。

怒发冲冠地抬眼怒视,准备严惩肇事者,结果看到的是眼中隐隐藏着怒气的大师兄,和抱着膀子仿佛别人欠他二五八万似的的黎昕。

“敲你怎么了,我还想揍你呢。你给我说清楚,谁娶了七个?你‘才’六个!还嫌少呀,是不是想学人家不娶上个十几二十个不罢休?”任君轶要不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清冷如月的气质,听这口气,晓雪还以为谁家公老虎发威呢!

“什么七个六个的?我家轶哥哥吃醋啦?”晓雪拿出一贯的嬉皮笑脸,来应对他的冷面神功。

“别打马虎眼!”任君轶决定将她的花心念头扼杀在摇篮里,“你刚刚嘴里明明说了:人家可是娶了七个的,我才六个!这几天我早就看你不对劲了,一个劲儿的傻乐呵,说,勾搭上谁家小子了??”

原来刚刚自己把心中的os独白,一不留神将出声来啦!晓雪挺胸收腹抬下巴,做出军姿敬礼的耍宝模样:“报告长官,晓雪绝对没有要学那韦小宝见一个爱一个,没品位没节操没忠贞没责任……晓雪有你们几个已经心满意足了,大师兄~~~~~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你要相信自己看中的妻主,相信自己的眼光。”后面那两句,又变成拉着任君轶的袖子,撒娇的小女儿态。

任君轶拿她没脾气,只得哭笑不得地道:“好了好了,像什么样子,一点大女子的气概都没有。”

晓雪依然撒娇地抱着他的胳膊甩呀甩,嗲嗲地道:“这不是没别人吗?在外人面前我什么时候丢过你们的脸?只有在大师兄你们的面前我才撒撒娇,别人,我还不稀罕呢!”

“咳咳……小姐,皇太女殿下来了!”福管家轻轻喉咙提示自己的存在,然后恭敬地汇报了访客信息。

晓雪站直了身子,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一本正经地道:“请殿下到客厅,茶点伺候着,我马上就到。”

福管家忙禀告道:“皇太女殿下让奴才转告小姐,她直接去暖房了,请小姐去暖房找她。”

“不就几株破金胞果树吗,瞧她稀罕的,恨不能天天泡在暖房里不出来了。”晓雪嘟囔着,自从嫁接的金胞果发芽后,这皇太女隔三差五的来邵府报到,有时候一连几天,天天都来,知道的是关心金胞果的生长动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吃邵府的饭菜上瘾了,一天不吃就浑身不舒服呢。

这培育金胞果的事,除了邵府和皇太女之外,知道的就只有皇上了。外界见皇太女跟一等公裕亲王走得那么近乎,有御史参奏了,说太女与官员来往频繁,恐被煽动,意图不轨……不轨你个头,你以为我愿意?你要能让皇太女三天不来打扰我们夫妻间的甜蜜生活,我给你三千两银子外家一张一品斋的钻石卡都愿意。

皇太女啊皇太女,你也是,人家都上奏折参奏你了,还不知道避嫌,跑我们家这么勤做什么?晓雪腹诽着,也不换衣服,直接去了暖房。

现在已经阳春三月,万物复苏的时节。京城这边的温度依然徘徊在七八度边缘,不利于正在抽枝张叶的金胞果树的成活,所以晓雪的暖房依然控制这二十度左右的温度。

阳光透过透明的绡纱,映照在青里泛金的金胞果叶子上,仿佛树上结满了金元宝,金光闪闪,耀眼夺目。皇太女站在那五棵金胞果树前,呆呆地望着眼前迷人的奇景,陶醉其中。她听到身后熟悉的脚步声,仿佛初初从梦幻中醒来一般,喃喃地道:“晓雪,你真是我们华焱的大功臣,历史会永远记住你的。”

“名流千古的事我可不稀罕,只要能阻止人类灭亡的灾难,比奖励我什么都令我高兴。”晓雪不是唱高调,而是发自肺腑的心声。

薛尔容转身冲她粲然一笑,手重重地拍在晓雪的肩膀上,望着她龇牙咧嘴耍宝的样子,感慨道:“我这辈子的幸事便是认识了你邵晓雪。不,应该说我们华焱最大的幸事是降生了一位邵晓雪!”

晓雪故意装作一脸害怕的样子,道:“你可别把我抬这么高,抬得越高摔得越惨,我可不想粉身碎骨,摔成烂泥。”

薛尔容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仿佛许下诺言一般:“你放心,只要有我薛尔容在的一天,你邵晓雪绝对不会有摔下来的可能。”她在这里是这样说的,将来也是这样做的,在她登基以后,对认祖归宗的晓雪荣宠不断,祝家甚至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世家、商人和全国首富,这是后话。

晓雪看着从树干上嫁接的金胞果,岔开话题道:“太女殿下,这两株估计得三两年后才能开花结果,你看,才抽出这么矮的枝条。这两株枝条嫁接的,和那个芽接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夏天便能开花,至于能不能结出我们想要的金胞果,我可不敢打包票。”

薛尔容有些惋惜地看着那两棵只抽出一尺来长枝芽的金胞果树,听见晓雪这么说,仿佛安慰晓雪,又似乎给自己信心一般道:“既然杰皇子都说这些叶子跟达伦的金胞果树叶子一般无二,那就肯定能结出金胞果。即便一年不结,就等两年,两年不结,就等第三年。我们有的是时间,去见证奇迹的发生。”

晓雪想起前世那些嫁接成功的果树,不都结出了优质的果子了吗?相信嫁接在胞胎果树上的金胞果,一定能吸收胞胎果树耐寒的特点,结出比达伦的金胞果还要理想的果子来的。

“哎,对了。我计划春天来临就去巡视自己各地产业的,这金胞果的照顾和打理,君姐姐比我在行,我在这里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了,不如出去外边走走,一来我想在全国各地搞快餐店的连锁加盟事宜,二来趁着大好春光游览游览我们华焱的大好河山。”想到除了从万马到京城的路上,她还真没出去旅游过呢,不由得一阵兴奋。

皇太女有些不太放心这些个金胞果树,皱着眉道:“你走了,万一金胞果病了或者出现什么状况了,怎么办?”

晓雪两手一摊,苦笑道:“我也没接触过金胞果的养殖,别说金胞果了,就连胞胎果几月发芽,几月芽花,几月打莥我都一无所知,所以我留不留下来都没多大帮助。”

薛尔容一想也是,这晓雪也不是万能的,便几不可见地点点头。

晓雪的心早已不在暖房内了,她心中盘算着旅游线路,想着该带哪些东西,想着……等到吃晚饭的时候,她依然陷入自己的思绪中,一副心不再样的模样。

任君轶就纳闷了,去暖房之前还好好的,除了前几日圣旨来的时候,高兴过度后遗症之外,没受什么刺激呀,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呀,便推了推差点把鸡腿吃进鼻子里的晓雪,问了句:“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晓雪一脸按捺不住的兴奋,在饭桌上宣布:“我要去各地产业视察!”

小世子一听,眼睛一亮,举起双手道:“好啊,好啊,我也去!晓雪,你带我去。”

“不行!”首先反对的是一脸酷酷的冰块男黎昕,“你不要忘了,天煞阁的那群杀手还在虎视眈眈,就等着你落单围堵呢。她们这些时候沉寂无声,不代表放弃了任务,而是没有机会。要知道天煞阁接了任务,除非雇主主动取消,或者雇主亡故,是不可能放弃任务的。我们府里有轶哥设置的机关毒物,有染弟的灵兽,有宫里的暗卫,她们无从下手。你要是出门在外,那不是一只小羊闯虎口——找死吗?”

刚提出议程便遭到强烈反对的晓雪瘪了瘪嘴,一副很委屈的模样:“不是有你跟大师兄呢吗?我想好了,以我的功夫来说,对付两三个杀手没问题,再加上大师兄的毒,和你的武功,应该是万无一失的。”感情带那些人,她都一早想好了的。

“还是不行,天煞阁的杀手哪个不是顶尖高手,万无一失那是空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还是离河边远远的好。”黎昕还是持否定票。

柳觅云也不想女儿出去冒险,他可承受不了第二次失去女儿的打击,便温言相劝道:“阿昕说的对,现在非常时期,出门太危险,你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吧。爹爹不求你多富贵,多有钱,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安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

晓雪高昂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她难过地戳戳碗里的米饭,一副没有食欲的样子。

不过任君轶的一句话又让她飞上了云端:“不能因为怕咬着舌头,就不吃饭了吧!都说天煞阁厉害,我倒想看看是她们手中的刀剑厉害,还是我的无影之毒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