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四十八章 谷化风的决定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四十八章 谷化风的决定

瞬间,晓雪的脸亮了,眼睛充满了让人转不开视线的光彩,整个厅里都仿佛光亮了许多。

“真的吗,大师兄?”晓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真的同意我出去巡视产业??”

“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了!”任君轶似笑非笑地望着晓雪充满了灵动色彩的小脸,吐槽道,“在家憋急了想出去游玩就直接说,何必找这样那样的理由?”

“嘿嘿,我是真的准备去各地的分店看看,顺便游览下沿途的风光,一箭双雕,一举多得。”晓雪被拆穿真正目的,一点也不感觉羞恼与尴尬,反而更加理直气壮了。

任君轶在她的脑门上点了下,看着她的小脑袋瓜顺着自己的手指向后仰着,然后又随着自己手指的缩回弹回来,好笑地道:“我不反对你出门,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得依我。”

“行!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八个的我全都遵从照办——什么条件?”晓雪此时就像一只献媚的狗狗,就差没尾巴摇了。

“条件就是——你这次出门,必须有我的陪同!”任君轶挑了挑眉,不容反驳地道。

晓雪一拍手掌,咧着嘴巴道:“哦~~~原来你也被圈在家里憋急了,说什么陪我,其实是你自己想出去玩吧!”

说实在的,成亲前的任君轶,虽说是丞相公子,大家闺男,却因着他神医的身份,一年下来倒是有半年的时间都是行医在外。像现在在邵府内一憋就是大半年,除了一些内院琐事,和去京城里关系过硬的人家里看诊外,还真是无所事事。还好后来晓雪捣腾个什么中成药的铺子,让他忙乎的个把月,现在“养生堂”里无论是保健类的药丸,还是治疗性的药剂,都教给了从小跟着他,对制药悟性颇高的小斌了。看着小斌如鱼得水,将“养生堂”打理的红红火火,生意兴隆,他又恢复了无所事事的状态,很是郁闷。

所以,晓雪一提出去各地巡视产业,他是知道的邵记快餐分店,开在华焱东西南三面的几个大中城市,若是巡视一圈,就等于跑了大半个华焱,没有个半年时间是回不来的。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个释放的机会,他这个也算半个江湖人士的一代神医,居然憋屈在内院中处理家常琐事,无异于展翅翱翔的雄鹰,突然被关进了笼子。不趁此机会放飞放飞,未免太对不起自己了。说他假公济私也好,说他滥用职权也好,这次巡视,他去定了!

黎昕望着任君轶越来越坚定的目光,知道他主意已定,再反对也是徒劳,便也开口道:“我也跟着吧,有我们俩,晓雪的安全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晓雪带着鄙夷的目光又转到黎昕的身上:哼,一个两个都拿我当挡箭牌,自己想出去放放风还不直接了当的讲,老谋深算,狡猾狡猾滴!

“我也去,我也去!晓雪,也让我跟着吧!”小世子薛晨一听有好玩的,马上来劲了,吵嚷着要跟。

“你去干什么,小跟屁虫!”晓雪用力拍了下他的屁屁,用有些宠溺的口气道:“我们又不是去游玩,到各地又是查账又是办公的,哪有闲工夫带你玩?再说了,你没听说吗?‘天煞阁’一直对我和柳爹爹虎视眈眈,这次出行她们必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前来暗杀。你不会武功,要是出了什么差池,我会心疼的。晨晨乖,在家等着,回来我给你带好吃好玩的。”

黎昕也瞪了他一眼,道:“你跟着只会添乱,若是敌人将你控制当人质,来换取晓雪的性命,你说不是害死晓雪了吗?我跟着是能保护晓雪的安全,君轶跟着是他的毒药和医术,对晓雪有帮助,你说你去了能在哪方面帮助晓雪?”

薛晨一脸不服气,想要反驳他,却一时找不到什么理由,只得气哼哼地嘟着嘴巴挂油瓶。谷化风很不放心,迟疑了一下,便开口道“要不,我也跟着吧,能照顾晓雪的饮食起居什么的。”

“好啊,好啊!风哥哥最细心最体贴,有他跟着,我就什么都不用考虑了,他想的最周到!”晓雪从小到大还真没跟谷化风分离过,一听他想跟着,举双手赞同。

“不行!你是去巡视产业,不是出去游玩!!再说了,连风弟弟都跟着出门了,家里的一切事宜谁来照看安排?生意上的,繁弟可以帮忙照看点,内院的呢?交给谁?晨儿?熙染?”任君轶反对谷化风的跟从,若是将内宅的事交给他们俩,那不乱成一锅粥?

熙染妩媚的凤阳一挑,不高兴地道:“为什么交给我?我是要跟着的,你们能保护晓雪,我也不比你们差。”说着还挑衅似的往了眼任君轶,似乎在说:看你用什么理由拒绝我?

任君轶抿了抿好看的薄唇,似乎有些不耐烦:“我们都走了,就留下几个不会武功的,你说晓雪能放心吗?不要忘了柳爹爹也是天煞阁的目标之一。虽说有暗卫和各路送来的护院,毕竟不放便进内院贴身保护。你就不一样,你的驱兽术能与小白大黑它们交流,在紧要时能第一时间护得爹爹的周全。所以,你留下来比较合适。”

“为什么不是你留下来,你留下来不是更万无一失?”熙染有些不服气他的假公济私,不就仗着是正头夫君吗?事事都想压自己一头。

任君轶揉了揉眉心,强忍着心中的不耐:“你要是能保证晓雪的安危,换你去跟着也行!不过你要想清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熙染很想理直气壮地一拍胸脯做保证,可是衡量下自己在功夫实力上的差距,最后只是瘪了瘪嘴,不再言语。

而苏繁自始至终都只是安静地听着,他知道自己一来手无缚鸡之力,二来苏家在京城的生意刚起步不久,自己根本离不开。再说了,嫁入邵家这么久,除了新婚三天,晓雪歇在他的房间里,而且都是倒头就睡,根本连碰都没碰过他。过来新婚三天不得空房的习俗后,更是再没迈进他的屋子半步。他一开始只想着能背靠大树好乘凉,能生下苏家继承人,就满足了。可是在邵家生活的这几个月,开朗爱笑的晓雪,心胸宽广的晓雪,嗔笑撒娇的晓雪,宠夫爱夫的晓雪……已经渐渐地潜入了他的心田。他已经不满足与晓雪只是相敬如宾的相处方式了,他也想像小世子那样对晓雪撒娇,他也想像风哥那样无微不至地关心她,他也想像杰皇子那样跟她亲昵地调笑,他也想像正夫那样对她的离经叛道行径,明是斥责却饱含着爱意……是他的心大了吗?不,是爱了,就不舍得放手了。

“好了,都不要争了!就大师兄和阿昕跟我一起出门吧!”晓雪见结果已经差不多确定,便小手一挥,做了总结陈词。晓雪被剩下来的夫侍,委屈有之,不甘有之,平和接受的也有之。

柳爹爹一见大势所趋,他也就不再反对了:“有轶儿和昕儿跟着我就放心了,不过女儿,你一定要听轶儿的话,不要轻易犯险,一切要小心,打不过就跑,咱不比逞英雄……”布拉布拉,柳爹爹快赶上唐僧的功力了。

晓雪扑进爹爹的怀抱,嗅着爹爹身上淡淡的皂角干爽气息,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女儿不孝,让爹爹操心了。”

柳爹爹扶着女儿跟自己相似的俏丽小脸,叹了口气道:“爹爹也知道,我的雪儿长大了,不再是躲在爹爹怀里的小女孩了。你有你的事业要操持,你有你努力的一片天空,我知道该放手让你高飞了,却还是忍不住担忧和惦念。儿行千里父担忧,这也是人之常情。”

“爹爹您放心,女儿一定会安全回来的,你女儿打架的功夫不怎么行,逃命的功夫可是谁都比不上的!”黎昕郁闷地盯着那个把“逃命”这样窝囊的字眼挂在嘴边,却还洋洋自得的晓雪,心中感叹自己的妻主怎么这么不着调。不过想想,晓雪的轻功在当今武林中,确实难逢敌手,便安慰自己道:轻功强也是傍身之技……

谷化风似乎有什么心事,他看了眼晓雪,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晓雪从爹爹的怀里跳出来,又一把搂住风哥哥的杨柳细腰,嗯,手感不错,她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口里还调笑道:“怎么?风哥哥,我这还没走呢,你就开始像我了,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谷化风红了面颊,打开她的手,唾了一口道:“呸!问你正经的,你却嬉皮笑脸,没个正形!”

“几个铺子的管事,我要交代一下,估计再停个三五天的出发吧,至于归期嘛,保证八月十五回来跟你们一起过团圆节!”

谷化风心里算了算,这一去大概要五个多月的时间,心中颇为不舍,不过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他心中形成。等到晓雪蹦跳着去快餐店安排事情的时候,他悄悄地凑到任君轶的身边,吞吞吐吐地说出了自己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