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五十章 被嫌弃了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五十章 被嫌弃了

晓雪神仙般的快活日子,仅仅持续了三天。这三天里,她除了出去跟邵记京城产业的管事们,安排未来她不在京城的半年的运营情况外,剩下的时间都厮摩在风哥哥的房里,其他的夫侍都仿佛约好了般,除去早餐午餐的时间能见上他们一面,其余时候从未出现在晓雪面前。就连跟风哥哥同院子,最喜欢纠缠她的妖孽,也仿佛失踪了般,不曾在院中见过他妖娆的身影。

晓雪惊疑的同时,心中对这样的安排还是十分满意的,不用每天晚上换休息的房间,不用每天晚上对着不同的容颜,她曾经有这样的感觉:她就像那窑子里的粉头,每日朝秦暮楚,不过接的客限制在五人之间而已。唉!到底是夫侍们满足她,还是她伺候那些强势的夫侍们?

几个夫侍中,不知道是移情作用还是其他原因,她最喜欢歇在风哥哥房里的日子,风哥哥总是那么温柔,那么体贴,那么以她的感受为先。在她只想抱着他睡个安稳觉的时候,不会缠着自己有所要求,也不会变着花样地索需无度,还会在自己提出过分要求的时候,红着脸害羞地配合着……

这三天,她总是好像要不够他似的,独处的时候无时无刻不想逗弄他。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还是心情的作用,她觉得风哥哥这几天仿佛更有魅力,更加吸引人了。这样快活似神仙的日子,几乎让她打消了出行的念头,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不去游玩不去巡视又何妨。

可惜,只有这么三天,第四天的时候,可怜的晓雪被风哥哥赶出来了。无论她撒娇耍赖,还是扮无辜用可怜巴巴的眼睛无声地抗议,还是被不知为什么硬下心肠的风哥哥撵了出来。她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一般,带着伤痛的眼神,一步三回头地出了西园。

谷化风从门缝中看到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却不得不硬下心来。今早起来穿衣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下腹处胞胎线已经隐隐可见。这是坐胎成功的证明,要知道初初坐胎的那半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刻,严禁跟妻主行房,就连一些稍稍剧烈的运动都有可能导致胎儿流产或畸形。在金胞果才刚嫁接,不知能否结果的时候,最最重要的还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宝宝。毕竟,男人做爹爹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失去了,必将饮恨终生。

想起这三天来,晓雪的索需无度和厮摩请求,谷化风红了面颊。虽然,他也舍不得让她受半分的委屈,可是为了宝宝却不得不这么做。望着她远去的萧索的背影,他微微红了眼睛,轻轻抚摸着依然平平的小腹,又带着三分满足地笑了……

我们可怜的被最珍爱她的风哥哥狠心赶出来的主人公晓雪,像一只在外被欺负了的小狗一般,来到东园大师兄处寻求慰藉。而此时的任君轶正跟白航斌(他的药童小斌的全名)交代着“养生堂”的一些事宜,并留下一些新药的方子,让他趁自己在的时候试着炼制。

任君轶见晓雪如打败了的兵一样,低垂着脑袋进了房间,便对白航斌道:“你回去多练习,遇到不明白的再来问我。”白航斌也看到夫人进来了,便知趣地站起身来退了出去。

“怎么了?”晓雪生性乐观开朗,遇到再大的挫折也能笑容面对,今天这样的模样还真没见过,任君轶忍不住关心地问道。

晓雪顺势倒进大师兄的怀里,抽抽鼻子。大师兄身上总是带着淡淡的药香,闻着特别舒服,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呢。晓雪声音里充满了委屈:“大师兄,我被嫌弃了。”

任君轶很诧异,晓雪待人真诚,即便是跟普通的平民的相处,也从不带着上位者的优越和强势,无论对谁都是平等热情相待,因此无论是在高层官员还是普通百姓中,人缘向来都很好。而内院中,柳爹爹待她像眼珠子般珍爱着,夫侍们更是对她疼爱都来不及呢,有谁会嫌弃她?任君轶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风哥哥……风哥哥他把我赶出来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早上一起来就翻脸,不让我近他的身,甚至不让我进他的屋……我在院子里好话说尽,又陪笑脸又赔不是,还是不给我开门……大师兄,风哥哥为什么突然不喜欢我了?我没做错什么事呀?”晓雪越说越委屈。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一睁开眼睛,谷化风无论贫穷富贵,总是默默地照顾着她,陪伴着她。只要她提出要求,哪怕再荒谬再难完成,他都会想尽办法满足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晓雪绞尽脑汁,还是没找到问题的根源。

任君轶却心里亮堂着呢。谷化风本来就打算瞒着晓雪,等孩子度过胞胎阶段后再跟她坦白,现在想必是坐胎成功了,怕晓雪发现,抑或怕晓雪胡闹伤到了腹中的胞胎,才什么都没说将她赶出来的吧!

望着晓雪失落的模样,当务之急是安抚好这个没事爱撒娇的小东西。任君轶转念之间想到了一个牵强的理由:“小风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他可是把你当天一样的敬爱着。可能是想到你要出门了,有大半年见不到,心中有些难过,才做出这样反常的行为来吧。这几天,你也别去打扰他,让他静一静。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晓雪想到自己前世每到大考或者毕业离别的时候,总是有段时间心情莫名的暴躁,爱无故发火,心中便有些接受这个解释。她把脑袋从大师兄的怀里抬起一点,胳膊却依旧抱着他没有一丝赘肉的蜂腰,吸吸鼻子,问道:“什么事,你看着拿主意就是了。多大的事,还要找我商量?”

“这可是关系到你的骨肉血脉的大事,不跟你商量跟谁商量。”任君轶好笑地捏捏她挺直的翘鼻子,淡淡的笑容浓烈了许多。

“骨肉血脉??”晓雪惊讶地从他怀里站直了身子,她想到狗血连续剧中“大少爷,我怀了你的骨肉……”的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情节,应该不会这么狗血吧?自己一向洁身自好,除了夫侍们其他男子一概睁眼都不堪,连生意场上的伙伴邀她去青楼都一再推辞的新好女人,怎么会有骨肉血脉上的作风问题?

任君轶从她变幻不停的小脸上知道她把问题想复杂了,便伸手给她个爆栗子:“想到哪里去了?咱们这一去大半年的时间,别的都可以缓一缓,只是繁弟复杂的家族最近又蠢蠢欲动起来。我的意思是要不先让他服下胞胎果,生下苏家的继承人,绝了那些人的念头,你看怎么样?”

“哦,这样也好,能生下女孩最好,若是男孩也无碍,有咱给他撑腰呢,谁敢打他继承人的主意,就灭了谁!”晓雪可爱的小脸上,故意露出凶狠狰狞的表情,却一点震慑力都没有,好像一个甜美可爱的孩子在做鬼脸一般。

任君轶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道:“既然你也同意,那接下来的几天你就歇在繁弟的房里吧。等他坐胎成功,我们再出发。”

“啊??”晓雪的脸突然皱成一团,“对哦……要怀孕不是只服胞胎果就成的。可是……星繁给我的感觉像合作伙伴,我……我下不去手啊!”

“他可是你四人花轿抬回来的,虽说是有目的互惠的联姻,入得邵家门,便是邵家人。你这么久没跟人家圆房已经很不合时宜了,底下那些个下人,如果不是我压得紧,早不知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来了。苏繁是个不错的男子,值得你珍爱,别辜负了人家。”苏繁这小半年的表现,让任君轶有惺惺相惜之感,已经慢慢接受他成为邵家的一员了。

“可是……”晓雪抓抓头发,还要说什么,却被大师兄给打断了。

“没有可是,就这么定了。去洗漱换衣,用完早餐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晚上就歇在北园吧!”北园是黎昕和苏繁共居的院子,说是一个院子,却又有不同独立的小园子。这样小巧精致的园中园的设计,在许多夫侍众多的大户人家里是很普及的。

是夜,用过晚餐的晓雪,磨磨蹭蹭地挨近了北园苏繁的住处。

指挥着两个粗使小厮将洗澡水搬出房外的锦儿,远远地看到夫人向这边走过来,惊喜地低呼一声,难道夫人终于注意到公子的存在,真正接纳他们了吗?

这几个月里,夫人从未踏足过“繁星园”(苏繁入住后给这个小园起的名字),有时候远远地看到夫人向北园这边走来,也是去隔壁那个肌肉男那里去的。夫人待他们公子如同客人般,总是客客气气,却少了妻主与夫侍间的亲近。府里眼高鼻子洼的下人们看他和罗儿这些陪嫁小厮的眼神也渐渐同以往不一样了,有时还会说些阴阳怪气的话。自己脾气冲,想要上前分辨几句,罗儿却总是拉住自己。跟公子抱怨,公子却总是轻轻叹息一声,让自己忍着点脾气。

忍,忍,忍!要忍到什么时候?他知道,只有夫人对他们的态度转变了,才能从根本上杜绝别人歧视的眼神。

锦儿望着晓雪越来越近的身影,心中暗暗祈祷着:今晚,夫人会来繁星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