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五十一章 迟来的洞房

第 253 章 迟来的洞房

月光如水,北园里那些尚未抽芽的海棠枝在皎洁的月光下,仿佛染了一层薄霜。晓雪用近乎龟爬的速度在海棠掩映的银白色的小径上慢慢接近“繁星园”。

她的伸手折下一根海棠枝,漫不经心地抽打着海棠树,嘴里不停地嘟囔着:“让我今晚去找星繁,跟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圈圈叉叉?啊——若是被当成登徒子,女色狼一般赶出来,那多尴尬!不行,我还是去阿昕院子里吧,至少他不会把我拒之门外!”她的脚步停了,眼睛瞟向离自己很近的北园中黎昕的院子。

“不行!”抬起的脚停在了空中,又慢慢地放回原地,“大师兄安排让我去繁星园,必定事先告知星繁了,我若不去,他岂不是很失望。那个……还是去看看吧,若是他不知道此事,我假装跟他聊两句生意上的事再出来便是。”想到这里,她的脚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向着繁星园的方向走去。

远远的,看见那个很活泼很聒噪的锦儿,站在门口处向这边张望。晓雪脸色微霁,看来大师兄果然跟苏繁通过消息了,要不他怎么会安排小厮为自己等门呢?晓雪的脚步变得欢快起来,嘴角隐隐有向上勾起的趋势。

锦儿一直在注意着晓雪的动向,见她在黎公子的院门前停下脚步,锦儿满怀期望的心又坠落谷底:原来夫人今天还是去隔壁的呀。

撅着小嘴,为自家公子打抱不平的锦儿,怒视着月光下的那个粉色的身影,心中还存有一丝丝的期盼:别进去,别进去……

见晓雪只是停顿了片刻,便错过隔壁的院门,向这边的方向走来,锦儿眼中的怒气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难以遏制的狂喜:夫人向这边来了,一定是来找我们公子的!!

随着晓雪的身影越来越近,锦儿的心跳动的也越来越快,交握胸前的手也越握越紧……

越来越近了,借着月光能看到夫人略带微笑的面容了!锦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惊喜,尖叫了一声,回身向院内跑去。

晓雪的脚步一顿,心中那个纳闷呀:这是咋整的这?怎么看见咱像见鬼了一样?跟过去瞧瞧整什么幺蛾子呢!

“公子,公子!”锦儿穿过不大的院子,顾不上敲门,嘭地一声闯进苏繁的卧室,把刚刚洗完澡,坐在床边让罗儿给绞干头发的苏繁吓了一跳。

罗儿拿着干毛巾的手一哆嗦,望向锦儿的眼睛里充满了责怪的目光:“说你多少遍了,不要总是毛毛糙糙的,小心惊着公子!”

锦儿急促的喘息着,嘴巴没有像往常受到罗儿责备时那样撅起来,反而咧得大大的。他眼睛亮亮地直视着苏繁,声音中的欣喜是掩藏不住的:“公子,快,快!夫人来繁星园了!”

苏繁倏地站起身来,忘记了头发还在罗儿的手中,急促的起身扯疼了发丝,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他上前两步,抓住锦儿的手,不敢相信般地问道:“她……晓雪,她来了??”问话间,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锦儿的答案,生怕一个呼吸错过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锦儿的眼中含着喜悦的泪花,嘴巴依旧咧得开开的,头不住地点着,赶得上小鸡啄米的频率了。

“啊,她来了,怎么办,罗儿,你说我该做什么好呢?”苏繁放开了锦儿的手,披散着半干的头发,在屋里无措地走来走去,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紧张,抑或是无助……

罗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只能用苍白的言语安慰着公子:“公子,这是好事,您别慌,别着急……”

“怎么了?什么事别着急??说出来我帮你出出主意!”晓雪推门进来的时候,眼前看到的是苏繁淡紫色的亵衣外边披着深紫色的外袍,乌黑如瀑的长发披在背后,一张比台湾偶像吴尊还要俊美三分的俏脸上满是无助和彷徨。耳中再听闻罗儿的“别慌,别着急”的言语,以为他遇到什么难事,便开口问道。

屋子里的三个男子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全都停留在她的身上,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一般。晓雪奇怪地向自己身后看看,没人!又向自己身上打量了一番,没什么奇怪的东东呀!

晓雪很纳闷地向前走了两步,望向失去了以往淡定与宁静的苏繁,小心地探询了一句:“星繁,你们……怎么啦?”

罗儿率先镇定下来,他用身子撞了撞旁边的锦儿,脸上堆起笑:“夫人来了,您快请坐,我们去帮您沏茶!”虽说新婚三天夫人是歇在这里的,可是伺候夫人的事都由苍松绿绕哥哥他们一手操持着,他和锦儿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伺候呢。不过夫人从未晚上过来,这次好不容易把她给盼来了,他们还是不要妨碍公子和夫人,做超级亮的大蜡烛了。

苏繁看着自己的两个小厮推搡着出了门,心中不禁为他们的“背主而去”有些恼意。这夜深人静的,只跟妻主面对面,他的心中仿佛打鼓般,紧张不已。想到前两天正夫把他叫过去说的那件事,苏繁不禁红了面孔,怎么今天就来了,不是说还要等两天吗?

晓雪望着烛光中绯红着双颊,低头含羞的苏繁,心中仿佛有人用羽毛搔了一下。一时之间,室内静寂无声,她们两人,一个站着低头不语,一个静坐不时地偷瞄一下身边高个的男子。

晓雪望着苏繁将外袍浸湿了的长发,舔了舔嘴唇,打破了屋内的寂静:“你……坐下,我帮你把头发绞干,免得着凉。”三月的夜晚,还是有些冷意的。

苏繁抬眼看了妻主一眼,顺从地在床边坐了下来。晓雪拿起罗儿刚刚放下的干毛巾,轻轻地绞着润湿的长发。苏繁的头发很黑很浓密,每次洗过头发,都要擦很久才能干透。晓雪轻手轻脚地擦着他的长发,生怕弄疼了他,心中却想着:要是有吹风机就好了。不过转念一想,即便有吹风机,也没有电来带动呀!晓雪忍不住为自己的荒唐念头笑出了声。

苏繁奇怪地微微回头,好奇地问了句:“你……笑什么?”

“哦!突然想到一件好笑的事!”晓雪无法跟他解释什么是电,什么是吹风机,只是胡乱应付他一句。苏繁也很识趣地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屋内又陷入一片静默之中。

苏繁微红着脸感受着晓雪温柔的手,在他的发间穿梭,每一次的肌肤触碰,都带着些微的酥麻之感,让他的心跳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响……静寂的屋内,似乎只剩下他擂鼓般的心跳声。

“好了!”晓雪将手指插入那丝丝柔顺,充满光泽的发丝中,感受到头发干燥清爽的触觉,便放下手中的毛巾,欣赏着苏繁的侧脸。

饱满的额头,飞扬的剑眉,卷翘浓密如两排小蒲扇般的睫毛,高挺若刀削般的琼鼻,丰满的嘴唇……再往下,顺着那修长的脖颈,喉结因紧张而不时轻轻地颤动着,好看的锁骨隐没在淡紫色的亵衣领口中,引发人无限的遐思……晓雪觉得自己的口中有些干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苏繁虽然仍低垂这头,却清楚地感受到身边女子越来越炽热的目光,他的脸更红了,心中却窃喜不已。

“星繁,你好美!”当晓雪看到苏繁红得仿佛熟透了的西红柿一般的脸颊时,才意识到自己将心中的赞叹说出了声。她试探着轻轻环住他的肩膀,只觉得那身子微微一颤,却没有丝毫的抗拒,便放心地将他紧拥在怀。

一个一米七六左右的女子,拥着一米九左右的高大男子,那画面别人看着还挺爆笑的,不过两人却都沉醉在那相互试探和接触的美好感受中。

晓雪的手轻轻抚摸着苏繁的俊脸,手中丝滑的触感让她有些嫉妒他的好肤质。顺着那白皙修长的颈子,她的小手来到那掩映在淡紫色中的性感锁骨上。有些粗鲁地扒开那碍眼又碍事的亵衣领口,紫色的外袍就这样掉在了地上,而松垮的领口半垂下来,露出了半边单薄浑圆的肩膀。

望着苏繁低垂着的脑袋,晓雪脑中突然出现漫画中小受红着脸香肩微露的“香艳”画面。甩掉脑中好笑的画面,勾起他红透的俊俏脸颊,晓雪试探性的轻吻他的双唇。

唇瓣上柔软的触感,满足不了晓雪心中越来越多的渴望,丁香小舌开始攻城掠地,向他的口中进犯。苏繁太紧张了,以致于唇瓣紧闭,不知道如何应对。挑不开他紧闭的柔润唇瓣,晓雪有些受挫的重哼一声而啃咬著他,忙碌的双手亦探向他的削瘦的前胸。

将他压向柔软的床铺,晓雪挑衅地以自己柔软的身子摩蹭著他的半掩的酥胸。青涩未经世事的苏繁,哪里经受得住她的故意挑衅,苏繁微张双唇发出一声低吟,而引进她早已等待时机采入的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