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五十五章 被女人调戏了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五十五章 被女人调戏了

“晓雪,如果我们再不快马加鞭的话,今晚就要露宿山林了。”任君轶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第n次停下来,去采集路边的无名野花时,忍不住叹息着。身为一个女人,对这些花花草草的这么热衷,实在是不像样。况且,他实在看不出这些小得可怜颜色暗淡的野花身上哪里有晓雪所谓的“野趣”,比邵府里那些专人培养种植的花儿可差远了。

晓雪捧着一大把不知名的小野花从路边的花丛中蹦跳着走出来。手中的野花每朵只有指甲盖那么大,粉黄的毛茸茸的花蕊外,围着淡蓝色的细小花瓣,无论是单个看还是集在一起看都没什么美感。只不过这种花,晓雪前世在乡里生活的时候,路边村头大片大片开的热闹,小时候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和小伙伴们总要摘下一大把,用水养在罐头瓶里,放在简陋的餐桌上当装饰。阿妈说,这小野花,虽然不好看,却不自卑,不气馁,每到春暖时总是开得恣意,开得烂漫,开得生意盎然……阿妈年轻时候可是村寨里有名的才女,对歌会上很少有人能赢过她。

这片盛开着的花丛,勾起了她对埋藏在内心深处遥远的往事回忆。是的,遥远的往事,仅仅八、九年的时间,对于她来说却有如一个世纪,不,是隔了一辈子,前世今生的遥远。阿妈,你的风湿腿一到雨天还疼吗?阿爸,你的老烟袋戒了吧?阿姐阿兄,请你们好好照顾阿爸阿妈,连带着晓雪的那一份……

直觉敏锐的任君轶感受到身边骑在马上,手捧野花的人儿情绪的转变,转过头来,小心地问了句:“怎么了?”

晓雪把头埋在手中那一大束野花上,深深吸了两口气,眨去眼中温热的泪水。再抬起头时,脸上已经挂上了灿烂的笑容:“花好香哪……其实露宿山林也不错,去年这个时候,我带着风哥哥和晨晨在巴彦克拉山上露营,后来又遇到了阿昕和风哥哥的弟弟小雨,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别提多开心了!”晓雪望着眼前大片林子,比起巴彦克拉山的野林,这只能算一片小树林而已。

黎昕也回想起那次邂逅,想起晓雪扮猪吃老虎的有趣,脸上出现了难得的笑意,却依然摇摇头道:“上次咱们带着帐篷,还有宽敞的马车,不至于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虽说已经是春天,晚上还是风寒露重的,只怕你受不得那份苦。”

“咱们不是带着羊毛毯子和狐皮斗篷呢嘛,再烧上一堆旺旺的火堆,捕几条鱼,抓几只野鸡野兔,边烤火边烧烤,可比住那些破客栈有趣多了!”晓雪的两条腿在马腹旁晃来晃去,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一点没有要快马加鞭赶路的意思。

任君轶看向晓雪犹带着红意的眼睛,沉吟片刻,道:“晓雪这么一说,倒勾起我的兴致来。好,就按晓雪的意思,咱们今晚就在前面这片树林里歇息。”

“嘿嘿,还是大师兄好!”晓雪带着撒娇的语气嗲嗲地道,说罢还冲着黎昕做了个鬼脸,不料这可爱至极的鬼脸被黎昕旁边飞驰而过的高瘦女子看在眼底,她那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咦?”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照面,高瘦女子浑身散发的气压和那冷漠的气质,一下子吸引了晓雪的注意力。这一定是所谓的武林高手,晓雪用带着兴奋的眼神盯着女子渐去渐远的身影,心中兴起了“纵横江湖,快意恩仇”的念头。

“阿昕,刚刚过去的美女你认识不?好像是武林中人哦,而且貌似很厉害的样子,要是能跟她成为朋友的话,也许很不错哦!”她只顾着谋算着如何结交刚刚那个很对她脾气的武林高手,完全不记得身边这个黑衣酷哥可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江湖唯一的男性盟主。

黎昕眯着眼睛看了眼已经只剩下黑点的女子背影,虽然刚刚只是错身而过,古剑、瘦马,永远一身洗得发白的靛蓝布衣,江湖上谁不知道这是典型的“煞星”月无痕的造型?

“她是江湖豪杰榜上排名第六的高手月无痕,‘无痕剑法’登峰造极,少有敌手。不过,此人行事全凭喜好,性情古怪,一直以来都是独行于江湖,一人一剑一马,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我跟她没什么交集,估计也是个不好相与的。晓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别惹她为妙。”黎昕想起江湖上关于她的传闻,皱起了眉头。

晓雪却没那么多顾虑,兴致勃勃地望向那女子消失的方向,勾起唇角:“月无痕,名字我喜欢。行事全凭喜好,快意江湖的潇洒性子我更喜欢。阿昕,她在江湖上属于正道还是邪道?”

黎昕沉吟了片刻,道:“应该算是亦正亦邪吧!”

“哈哈!我更喜欢了!”以前看武侠小说,晓雪对于那些亦正亦邪的武林侠客是最为钟爱的,“就这么定了,月无痕,你跑不掉了,你注定是我祝雪迎的朋友!”

已经进入山林,放慢了马速的月无痕猛地打了个冷战,汗毛竖起。她勒住缰绳,眉头打了个结,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她望了望渐渐被夜幕浸染的山林,难道这山林里隐藏着什么凶险存在?

入夜的山林一片死寂,偶尔传来一声猫头鹰的吟唱。静寂的山路上传来一阵不紧不慢的轻快马蹄声,借着朦胧的月色望去,不是晓雪三人是谁?

“晓雪,已经快酉末了,咱们该找个地方歇歇了。”黎昕见晓雪眼睛滴溜溜在两边黑魆魆的林子里瞟来瞅去的,没有要下马的意思,便提醒道。

“再等会儿嘛,月色这么好,赏会儿夜景再扎营便是。”说是赏月景,那双贼突突的眼睛却一直往林子深处溜去。

黎昕无奈地看看天上被薄云笼住的下玄月,再看看月夜中一双眼睛亮得惊人的晓雪,心中暗叹一声:月色好?哪里好的?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任君轶瞟了眼仿佛在寻找着什么的晓雪,垂下眼眸,没发一声。

“好啦,我们找处平坦开阔的地儿,就在这附近歇一晚上吧。”当晓雪终于瞅见林中某处火光,及火光边那个孤独的瘦高身影时,脸上露出了喜悦。嘿!有个高手在旁边,即便遇到什么危险,也不怕。她哪里想到这月无痕向来是见死不救的主儿,哪怕濒死的伤者抓住她的脚踝求她救治时,她也会像没人事儿似的一脚踢开。

距离月无痕的火堆大约二十米的地方,晓雪选了处相对平坦干净的草地,把卷成一卷儿的毯子拿下来,铺在草丛上,对任君轶道:“大师兄,你在这坐着歇息会儿,我和阿昕去捡些柴禾,猎些野物来。”

任君轶看了眼坐在火堆旁烤着野兔,头也不抬一下,如木雕般的月无痕,点了点头,道:“不可惹事,早去早回。”

晓雪答应着拽了黎昕钻入林子深处。这时节正是各种小兽活跃的时候,不大一会儿,黎昕手中已经有了一只野兔,两只山鸡的收获。晓雪不耐烦低头捡细小的枯枝,便选了棵不知道什么时候枯死的碗口粗的小树,用匕首砍了下来。正待扛在肩上,却被一只大手阻止了。

晓雪讶异地抬起头,却被黎昕塞了满手的猎物:“你拿着这些,我来扛。”黎昕高大魁梧,又有武艺在身,扛起这根枯树简直易如反掌。

晓雪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让身为男子的你,干这体力活,是不是有些不像样?”

“你做事几时像样过?走吧,别废话了。等会儿把野味烤入味点,犒劳犒劳我的胃,我可是饿坏了。”黎昕揉了揉她的脑袋,扛起枯树就往回走。晓雪不再分辩,拎着猎物跟在他身后,不时地弯腰捡起一些枯枝。

在不远处积雪融成的小溪里将猎物收拾干净后,两人便往不远处的火堆走去。距离火堆还有老远的地方,就听见一阵猥琐的笑闹声,在静寂的山林里显得格外清晰。

“老严,你看那边白衣美男,啧啧……在这样的山林里居然能遇到这样的极品,咱们可真幸运!”一个沙哑的破锣嗓子肆无忌惮地调笑着。

“阿曼,能独自出行并露宿山野的男子,必定有他过人之处。况且,他身后不远处可是有三匹马,说不定人家有厉害的同伴在。你管好自己的嘴巴,别惹事!”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嘿!老严,你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小了点,他们最多不过三个人,你瞧我们十几个人,个个功夫了得,还能怕了他们去?啧啧……你看他柔软的小腰,修长的美腿,精致的小脸儿……就是个子稍微高了点儿,不过无碍,这样才够劲儿。嘿嘿嘿……”一阵猥琐的笑声又响起来。

喵的,居然敢调戏咱的夫侍,不想好了!晓雪一手拎着野物,一手夹着一捆枯枝,向着任君轶的方向飞快地走去:“大师兄,我们回来了。娘的,这山林里居然有野狗,离老远就听见她们的狂吠!”

“这山林里除了野狗,最不缺的便是死人!”任君轶的声音里充满了危险的讯号,了解他的晓雪知道,大师兄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黎昕脸上布满寒霜,他举起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砍刀,用力地劈在扛回来的枯木上,每一刀都仿佛带着仇恨和怨气般,快而狠,狠又准。

晓雪边用自己弄来的柴禾生起了火,边点头道:“是呀,何必跟死人一般见识!”

“哟哟哟,又来了一个美男,可惜太魁梧了!”一个贱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你那什么眼神,明明又来了两个美人儿,你看看那个小个的,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小嘴瓜子里,腰肢不盈一握……那才是极品中的极品,哈哈,美人儿,你穿着女装也不像个女人!”一个身穿红衣,细眉细眼的魁梧女子,用垂涎的目光望着晓雪,笑得无比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