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五十六章 公子请自重

第 258 章 公子,请自重!

晓雪已经把一只被扒得光溜溜的小野鸡,串在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小拇指粗的铁棒上,此时正往上面抹蜜渍调料。听闻红衣女子的**言秽语,抬起眼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有些人,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可着劲的蹦跶吧,一会儿有你好看!

那名红衣彪悍女子见她们这边仅有两个男子一个男扮女装的“极品美男”,便更加大胆起来,她有恃无恐地来到晓雪她们的火堆前,用手中的马鞭,托起晓雪莹白圆润的下巴,色迷迷地道:“小美人儿,跟姐姐到那边坐坐,怎么样?”

晓雪悄悄拽住正待给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顿教训的黎昕,拨开下巴上的马鞭,慢条斯理地将腌渍好的猎物架在火堆上,又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冲着那红衣女子挺了挺自己已经发育得很不错的胸膛,无怒无喜地看着对方,道:“瞎了你的狗眼,看清楚,姐可是正宗大女人!”

“哟哟哟哟!揣了俩馒头就是女人了?姐姐知道你行走江湖男装肯定是惹事的主儿,穿女装想避免是非,不过呀,小美人儿,这女装也掩饰不住你的妖娆与美丽。嘿嘿,别怕,以后姐姐保护你,你尽可以大胆地换回男装,看谁敢打你的主意。怎么样,小美人,跟姐姐走吧?”一脸**邪的家伙,说着竟动起手来。

晓雪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这家伙被**冲昏了头脑,居然硬是指鹿为马,还妄想摸自己的脸蛋。她知道自己相貌传承了爹爹和娘亲的优点,可以说是绝美不可方物,可是自己的气质和能力,从未有人将自己认作男子。眼前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居然敢对自己动手动脚,不给她点教训怎能消自己心头之气?

正要动手练习练习自己久已未曾使用的功夫,眼角扫过不远处石雕般的女子缓缓抬起头来,向这边望过来。晓雪眼睛转了转,忙装出一副很害怕的可怜模样:“你,你想做什么?我,我警告你,我可是会功夫的。不要再过来了,否则,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她色厉内荏的模样,显然取乐了那红衣女子,她色迷迷地向前一步,哈哈笑道:“好啊,就使出你浑身的功夫,一点都不要客气,姐姐等着你呢,来吧,来嘛……”说罢,做出一副敞开胸怀,一脸**的模样。

“哈哈哈……”红衣女子的身后围过来几名神情猥琐的女子,笑得最大声的是刚刚那个调戏任君轶的破锣嗓。

“芬姐,这小极品归你了,那个白衣美人儿可是我早就看上的,你可不能再染指了!”破锣嗓浑身肌肉纠结,敞开的前胸露出纠结的肌肉,女性的特征在这硬邦邦的肌肉中,有消失的趋向。

红衣女子还未开口,其他人不愿意了:“两个美人被你们瓜分了,那我们呢?你们吃肉,总得让我们喝点汤吧?”

“去去去!那不是还有个黑衣服的吗,争什么争?”看来这红衣女子在这群人中的威望还挺高,她这么不耐烦地一开口,其他人屁都不敢放一个。望着身材比自己一干人等都魁梧高大的黎昕,手里还拿着一把砍柴刀,一时之间竟没人敢上前调笑一句。

红衣女子转过身来,看着“害怕”地缩成一团的晓雪,露出自以为很和气的笑容来,像大灰狼引诱小白兔一般道:“小弟*弟,别害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来,陪姐姐到那边坐坐去。”说着,伸手去拉蹲在地上的晓雪。

“走开,你是坏人!!”晓雪一把拨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她使了三分劲力的手打得红衣女子一龇牙,诧异这瘦不郎当的小美男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劲儿。

趁她一愣神的功夫,晓雪飞快地向月无痕的方向跑去,不知是天黑路不平,还是太过害怕腿软脚软,跑了大概十来步,她便栽倒在地。此时的晓雪,离月无痕只有三四米的距离,摇曳的火光映在她洁白玉如的俏脸上,如小鹿斑比一般满是惹人怜爱的乌黑的眼睛,和那冷漠的黑眸对了个正着。晓雪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起了变化,她心中一阵窃喜,看来自己装小可怜的功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悍哪。

“哎呦喂,我的小妹儿,让姐姐看看摔坏了没有?”回过神来的红衣女子一脸心疼地向这边走来,到了她的身边,**笑着俯***子,想去搂晓雪的纤腰。

“姐姐救我——”微蹙的柳叶眉,写满惊慌的大眼睛,苍白的小脸……这样一个让人忍不住心怜俏脸,眼巴巴地看着她,让人怎么能拒绝的了?

月无痕动了,在她自己的意识反应之前,身子先动了。

红衣女子的手即将接触到晓雪身子的那一刹那间,突然一声惨叫飞了出去,跌在地上大口地吐着鲜血。围着任君轶和黎昕的那群女子齐齐地转过头来,惊恐地望着倒在她们不远处,前胸明显凹陷下去显然没救了的红衣女子。

唯一留在她们火堆旁的六旬老妇,拄着拐杖蹒跚着走过来,那拐杖撞击地面发出锵锵之声,很明显那老妇手中儿臂粗的拐杖是精铁打造的,看来这老妇人并不像她外表那样老迈不堪。

老妇人看清了火堆旁似乎一直没动过的女子,眼中精光一闪,拱手道:“原来是月无痕月女侠,老朽‘潜江一霸’严娇娇……”

“噗——”一声不合时宜的嗤笑打断了老妇人的自我介绍,“哈哈,就你这张老脸,还娇娇……哈哈哈哈……”晓雪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在静谧的山林里回响。老妇人那满是褶子的老脸,在火光的映照下又越来越红的趋势。

脸色在晓雪肆无忌惮的笑声中,由红到紫,由紫发青的老妇人,脖子上青筋暴起,刚要发难……

“滚!!”一个冰冷得没有一丝人气的声音,送入老妇人的耳中,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看向月无痕的方向,那冷漠的女子眼中写满了不耐。

纵横江湖几十年的***湖严娇娇,知道这月无痕喜怒不定,而又武功奇高,与之对上,别说她们有十几个人,就是再来十几个,也奈何不了她。严娇娇忍住了内心的怒火,将龙头铁杖往地上重重地一顿,向身后的那些听闻“煞星”知名而慌了阵脚的乌合之众们,喝了声:“我们走!”

破锣嗓和一名奇瘦无比的女子,弯下腰抬起已经咽气的红衣女子,灰溜溜地跟在严娇娇的身后,走进了漆黑的林子。

坐在地上看戏一般乐不可支的祝雪迎,感觉到身后的目光,忙扭过头去。而此时,月无痕又垂下眼睑,默不作声地烤着她手中已经焦黑一团的兔子。

“不是你那样烤的,”晓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蹭到她的身边,肩膀几乎贴着她的手臂,一把夺过她手中串着野兔的树枝,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割开外表已经看不出是什么的野兔,皱眉龇牙道,“外焦里生,不能吃了,不如我请你吃包子吧!”

晓雪将那焦黑一片的野兔扔向一边,然后故意把手从脖颈处伸进衣襟里,摸呀摸,还真掏出两个被压得有些扁的包子,串在树枝上,笑嘻嘻地道:“烤成金黄色,再配上一根腌萝卜,吃起来味道绝对没的说。”

月无痕的视线从她手上的包子,慢慢移到她的——胸前,见那高耸犹在,又默默地看向那放在火上翻烤的包子。晓雪眨巴着眼睛,露出恍然的神情:“月姐姐,你放心吃,这包子是我刚刚从包袱里拿出来的,保证干净!”

月无痕依然沉默着,那跳动的火光顽皮地映在她削瘦的脸上。晓雪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将串了包子的树枝塞在她手里,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让任君轶和黎昕那边跑去。不久,又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咧开嘴巴笑容无比灿烂:“月姐姐,你这么瘦,一定是经常吃半生不熟的东西导致的。呐,我教你烤肉,保证不出一个月,你就会吃得跟我一样白白胖胖。”说着,将一只腌渍好的山鸡串塞进她的手中,一条胳膊还做了个我是大力士的动作。

月无痕的眼睛扫过她的细胳膊细腿,又停留在晓雪能够融化万年冰雪的笑容上。晓雪的笑容更灿烂了,她叽叽喳喳地道:“你这样不对,拿高一点,不能让肉接触到火苗,会烤焦的。高点儿,再高点儿……”

晓雪说着,还凑过去扶着她的胳膊,帮她调整烤肉与火苗的距离。这样就难免与对方有肢体上的接触,她的肩背在不经意间蹭上了月无痕胸前的丰盈。

晓雪倒没觉得怎么样,那月无痕却向后猛地一撤身子,差点把晓雪闪了狗吃米田共。

晓雪瞪着眼睛,嘟着嘴巴,气呼呼地看着她:“月姐姐,你干什么,差点摔着我。”

月无痕深深地望进晓雪的眼中,眉头渐渐蹙向中间,半晌艰难地吐出冷冰冰的几个字:“公子,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