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五十八章 失落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失落

月无痕觉得自己仿佛火堆上炙烤的肉,血『液』中涌动着滚烫的热『潮』,几乎要把她的血肉焚烧殆尽。剧烈的痛楚,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自己杀孽太重,死后让她下油锅?

她残存的意识,又被另一波非常人能忍耐的炽痛吞噬了。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凉从手上扩散开来,渐渐压制住沸腾的血『液』,让她有喘息的机会。随后,她感觉到嘴边有水杯靠过来,她正仿佛走了三天三夜的大沙漠,口中感到焦渴难耐,这及时雨般的宝贵水源,让她强忍着嗓子的刺痛,拼命地吞咽着泉水的甘甜。

喂月无痕喝水的晓雪,看着依然昏『迷』,却仿佛本能般大口喝水的她,忙拿块丝帕帮她擦漏到脖子上的水,并轻声道:“月姐姐,喝慢点,小心呛着。”

这杯掺杂着小葫芦血『液』的水,对于月无痕来说,无异于观音菩萨净瓶中的仙水。那清凉的舒适,随着这甘甜的清水,顺着食道,渐渐蔓延到五脏六腑,直至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刚刚经历过痛苦折磨的月无痕,此时舒服得想叹气。

晓雪注意到靠在自己怀中的女子脸上的青黑已经褪去,脸『色』虽然依旧有些苍白,却没有了刚刚死人般的灰暗。晓雪帮她擦了擦嘴角,恰在此时月无痕的口中溢出满足的叹息声,嘴角的小梨涡若隐若现。晓雪仿佛惊呆了般看着她带着微笑的脸蛋,明白她为什么一直板着脸了,因为她的笑让她看起来格外的幼齿,格外的粉嫩……

晓雪笑了笑,问坐在自己身旁,接着烤肉的任君轶,道:“大师兄,月姐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任君轶淡然的扫了一眼她怀中的女子,目光又回到烤肉上,淡淡地说了句:“快了!”

仿佛回应他的话一般,月无痕缓缓地睁开细长的眼睛。当最初的朦胧感过去,映入她眼帘的是雪白修长的颈子,线条完美的下巴。?? 娶夫纳侍258

下巴的主人感觉到她的视线,垂下头来,惊喜地小声叫道:“月姐姐,你醒啦,还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再喝点水?”

这清脆悦耳的声音,特有的乌黑灵动的大眼睛,让月无痕微微一愣神。背后的温热触感,提醒着她自己居然躺在“他”的怀里,男女授受不亲,月无痕心中诧异对方行事豪放的同时,努力撑起无力的身子,想要跟背后之人拉开距离。

晓雪见月无痕挣扎着想 要坐起来,却又力不从心,额角渗出点点冷汗。便一把又将她搂过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不料对方挣扎得更厉害了,无意间胳膊肘子碰到了晓雪胸前的柔软。

月无痕身子猛地一僵,停止了挣扎。身为女人她对于女子胸前两坨 的触感还是非常熟悉的,刚刚胳膊蹭到的柔软的丰满,不是馒头能伪装出来的。确切的说,不是任何其他东西能假扮的来的。

她皱着眉,一脸严肃地望着晓雪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俏脸,久久地看着。晓雪被她看得莫名其妙,见她蹙起硬挺的剑眉,便柔声问道:“月姐姐不舒服?”

月无痕的视线缓缓从她的脸上移到她的胸前,厚重的衣物仍然遮不住那浑圆的曲线。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月无痕的右手抬起,快而准地抓住了晓雪的左胸,并且不轻不重地『揉』捏了几下。

晓雪那个汗哪⊙﹏⊙b,被女人x『骚』扰了……任君轶和黎昕的目光里同时『射』出冰冷的目光,一副你若不是女人,手别想保住的阴冷模样。

手下真实的触感,和两个男子剧烈的反应,让月无痕不得不相信晓雪女子的身份:“原来……你真的是女人呀!”语气中淡淡的失落是她自己没有觉察到的。黎昕跟任君轶对视了一眼,各自苦笑了一下:自己妻主的魅力真大,男女通吃,一不小心,差点多个女情敌。

反应过来的晓雪,拨拉开她依然放在自己胸前的手,嘟着嘴,气哼哼地道:“我当然是女人,早就告诉你了,你不信而已!”

“是女人就不要做出这么恶心的表情!”月无痕的声音里隐隐藏着些怒气。

“谁恶心了,你才恶心呢!”好心没好报,救了她的小命,却恩将仇报,说自己表情恶心,咱这么美丽可爱,这么会恶心?晓雪鼓着腮帮子,眼里充满了愤怒和委屈。

月无痕的心隐隐一动,一种莫名的怜惜涌上心头,转而这种怜惜变成了无言的愤怒:“你现在的表情就非常、非常、非常的恶心,跟个小相公似的!”

“你!!”喵的!你才小相公,你们全家小相公!!我咒你以后跟人打麻将,次次小相公!!!晓雪的前胸剧烈地起伏着,可是看到怀中女子苍白无力的模样,深深吸了两口气,心中安慰自己:我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跟一个伤员病号一般见识。

晓雪一使劲将这个比自己还略微高大些的女子抱了起来,喵的,这么重,属猪的!晓雪腹诽着把月无痕放在自己那边铺好的毯子上,又用裹着衣服的包袱垫在她的脑袋下边,赌气般地哼了一声,做到火堆旁边,往里面加了几根劈好的柴禾。

小葫芦仍然一脸委屈地跳上她的膝头,把被放了血的小爪子,撒娇似的伸到晓雪的嘴边,让她给吹吹。?? 娶夫纳侍258

晓雪『摸』『摸』它『毛』茸茸的小脑袋,轻轻安慰道:“呼呼……不疼了。小葫芦乖,以后可不要随便咬人了哦,会死人的。月姐姐是好人,你以后要跟她好好相处。”

吱吱吱吱……她捏我好痛,还摔我,她是坏人,雪雪我们不要理她。小家伙转头看看面『色』依然苍白的月无痕,马上又扭过头去,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不愿意似的。那小模样跟晓雪闹别扭的时候一般无二。

晓雪从包袱中掏出一个梨花木雕成的盒子,在小家伙面前晃了晃,道:“月姐姐以为你会伤害我才抓你在手中的,她是在保护我呢。你家主人让你来做什么的,不也是来保护我的吗?所以,她和你一样,都是对我好的。小葫芦最懂事了,不要跟她斗气,好吗?”

小家伙的脑袋随着晓雪手中的梨木盒子转来转去,眼睛一眨也不舍得眨地盯着,嘴里兴奋地吱吱叫着:饼饼,我要吃饼饼,我的饼饼……

晓雪一脸坏笑,仿佛引诱善良纯真孩子的巫婆:“小葫芦想吃饼饼吗?答应姐姐以后不要轻易咬人哦!”

小家伙点头如捣蒜,此时就是让它表演翻筋斗,和丢脸的扭屁股舞它也愿意。晓雪见状也不为难它,从饼干盒子里取出一块小松鼠形状的饼干给它。小家伙两只爪爪抱着,眯着眼睛咯吱咯吱啃得很香,一脸满足的小模样,格外逗人喜欢。看它此时可爱又乖巧的样子,谁也料想不到它是杀人于无形,无『药』可解的至毒之物。

月无痕面无表情地看着晓雪跟那只白『色』小“松鼠”的互动,不由得为晓雪表情的多变,小葫芦的灵『性』乖巧而看得出神。晓雪扭过头时,正看到她望着自己手中的盒子愣神,她眨巴两下眼睛,小心地问了句:“月姐姐也想吃饼干?”说着,就要把手中的饼干盒子递过去。

已经把那块比铜钱大不了多少的饼干啃完的小葫芦见状,忙扑在饼干盒上,四肢张开,趴在盒子上,一脸紧张的神情,生怕自己心爱的饼干被那个“坏”家伙抢了去。

月无痕望着一脸紧张盯着自己的小东西,额角垂下几根黑线:难道我会跟你个小畜生抢东西?嘴角抽搐着,她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不可以这样哦!饼饼多着呢,给月姐姐吃一块又怕什么?你个小抠门的。”晓雪拎起小葫芦颈后的『毛』皮,想把它扯离饼干盒子,谁知道小家伙的爪子抓得还挺紧,身子贴着盒子,怎么也扯不下来。

吱吱吱吱吱吱——我的,全是我的,不给别人吃,饼饼全是小葫芦的!小家伙一副誓死捍卫自己的食物的模样,让晓雪哭笑不得。

“好啦好啦,都是你的,行了吧?快起来,没出息的东西。”晓雪点着小家伙的鼻子,宠溺地道。望着小家伙眯着眼睛一脸得意地望了眼月无痕的可爱模样,晓雪微笑着摇摇头,又拿了块饼干,递到小家伙的爪子上。

“大师兄,阿昕,野味烤好了没?”晓雪扭头看看那边火堆旁的两位帅哥,笑着问道。

任君轶看看自己手中黑不溜秋,看不出是什么的野兔,再看看黎昕手上比自己好不了多少的烤野鸡,与阿昕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我去重新抓些猎物来!”黎昕把手中的烤的一团焦黑的野物,毁尸灭迹般地往火堆里一扔,站起身来向山林里走去。

晓雪看着大师兄手中不成样子的烤野兔,满头黑线。她怎么忘了家里的那些个夫侍,除了风哥哥厨艺超群外,其余一概是厨房杀手,但凡经过他们手的菜肴,不是半生就是焦糊,要么就咸的齁死人……唉!可惜了几只腌渍好的野味。

晓雪无限惋惜的同时,决定以后秉着俭省节约的原则,再不让两位帅哥接触有关厨艺的东东了。

当黎昕拎着一只成年獐子回来的时候,晓雪扒皮,洗涮,割肉,腌渍入味,到烤熟,一力承担。动作娴熟,神情专注,似乎这不是一件苦差事,而是她极其感兴趣的事……

月无痕看到两个男子无所事事地围着火堆,偶尔加些柴禾,身为女子的晓雪却忙着张罗食物,心中别提多别扭了。尤其是那鲜嫩味美的烤肉入口的时候,她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眼前这个美丽娇俏,厨艺高超的家伙,会托生成一个女人呢?

淡淡的惆怅在她的心底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