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二百五十九章

第 261 章

吃着晓雪烤制的鲜嫩可口美味无比的烤肉,月无痕心中更加惆怅:你说老天爷咋想的,送女娘娘是不是抽抽了,咋就把晓雪这样绝品的,托生成女人了呢?

“月姐姐,”晓雪望着边吃烤肉边皱眉,一脸愁大苦深模样的月无痕,难道是自己手艺出现失误了,怎么月姐姐吃烤肉的模样,比吃黄连还要难受?“你那串烤肉难道我忘记加作料了??”

月无恒仿佛从自己的世界里醒来一般,先是茫然地看了晓雪一眼,意识到她在问自己,便恍然道:“啊?啊?哦!这烤肉味道不错!”可是她看晓雪的表情,仍然不像味道不错的样子。

晓雪忍不住抓住她的手,嘴巴凑过去……一口咬在已经被月无痕咬了几口的烤肉上,然后细细地品了品,纳闷道:“咦?没什么不对呀,味道的确挺不错的,怎么月姐姐吃在口里却不像在吃美味一样呀?”

月无痕的眼睛盯在晓雪咬过的烤肉那月牙状的缺口上,喉头动了动,然后像魔怔了一样,将那烤肉放在鼻子下嗅了嗅,接着又十分珍惜地小口咬在烤肉上,闭着眼睛细细地品味着。

晓雪很是奇怪地看了她许久,然后摇着头下了结论:“怪人一只!”

任君轶看向月无痕的眼睛变得深邃起来,他扭头再看看有些懵懂的晓雪,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用过烤肉大餐,考虑到月无痕余毒未清,身子比较虚弱,晓雪不但贡献出自己的毯子,还劝说着黎昕,让他也奉献出羊毛毯,给月姐姐盖上。

黎昕拧着眉毛,不太乐意地道:“都给她用了,你怎么办,你不是最怕冷的吗?”

晓雪嬉笑着安抚道:“咱们不是有斗篷吗?今年冬天做的灰鼠皮斗篷,赤狐皮镶边,比那毯子暖和多了。月姐姐中毒也是因为我,我们有责任照顾她,不是吗?”

黎昕还未答话,月无痕那冷漠的声音却响起了:“不用了,这毯子够大,折过来铺一半盖一半,足够了!”说着,有些吃力地躺在毯子上,用羊毛毯将自己裹成蚕茧状。

晓雪见她闭上眼睛,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模样,便没在坚持,而是默默地走到马匹旁,解下装着斗篷的包袱。晓雪的行李是谷化风给整理的,他知道晓雪怕冷,现在刚刚开春不就,春寒犹在,所以马屁股两侧满是鼓鼓的行李,好多都是保暖的衣物。

晓雪拿着厚重的斗篷,轻手轻脚地走到闭着眼睛,似乎熟睡的月无痕身边,弯腰将斗篷搭在她的身上,又帮她理了理卷起的毛毯,才又蹑手蹑脚地走回两位夫侍身边。

那里黎昕已经铺好了毛毡,任君轶把火堆烧得旺旺的,又怕半夜熄灭,多加了几根木柴。

“睡觉喽!”赶了一天的路,虽说一路边走边玩,晓雪还是感到有些困乏,她高兴地轻呼一声,扑在毛毯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一脸幸福的舒适。

“大师兄,阿昕!赶紧着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晓雪拍拍自己两边留下的空地,招呼着自己的两个夫侍。并在任君轶躺下后,很自动自发地滚进他的怀里,八爪鱼似的抱着他的腰,还让黎昕靠她近一点,说是毯子窄,靠近点能盖过来。

晓雪的确是累了,很快就在大师兄温暖的怀抱里沉沉睡去。她的两位夫侍,像夹心饼干般,把她夹在中间,毯子也大多盖在了她的身上。

而一早就已经“熟睡”的月无痕,在隔壁不远处的三人,气息均匀,进入梦乡时,又缓缓张开墨黑色的眼眸。她看了看身上散发出淡淡清香的灰鼠皮斗篷,又向着三人露宿的方向望去。火光中,在她视线的角度里,晓雪的小脑袋枕在白衣男子的肩膀上,小脸红扑扑的,嘴角微微弯曲着,睡得仿佛母亲怀抱里的婴孩。

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在幽静的山林里,显得那么清晰。收回目光,闭上眼睛,月无痕试图抹去心中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未清的余毒,身体的虚弱,让她来不及理清自己的情绪,便陷入沉睡。

在她真正熟睡后,任君轶睁开黑亮如星子的眼睛,淡淡地朝她扫过去,又收回视线,细细地凝望着怀里安然的睡颜,轻轻亲了亲她的额头,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次日清晨,晓雪是在早起鸟儿的欢唱中醒来的。她闭着眼睛,想神个懒腰,不料却被左右的人儿挡住了动作,她张开美丽的大眼睛,揉揉蒙眬的睡眼,显得可爱无比。

身边的两个人已经坐起来,任君轶用毯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黎昕起身去重新将熄灭的火堆燃起。而不远处那个有些苍白的女子,已经在毯子上运功打坐了。

晓雪裹着毯子坐起来,欢畅地向大家打招呼:“大师兄早,阿昕早,月……”看到月无痕专心打坐的模样,晓雪将即将吐出口的问候,又生生地咽下去。

早餐是昨晚剩下的獐子肉,一行人吃过早餐,收拾好行李开始上路。考虑到月无痕的身体状况,她们一行依旧走得很慢,等出了山林的时候,已经是午后,而到达临涣这个小镇子的时候,夕阳已在天幕中,画下绚烂的图画。

“掌柜的,三间上房!”昨晚没有休息好的晓雪,难掩脸上的疲惫之色,她敲着据说是镇上最好的客栈的柜台,大咧咧地道。

那个五十多岁,矮矮胖胖的客栈掌柜,眯着小眼睛打量着一行人,见她们的衣料饰品皆非凡品,小眯眯眼更是眯缝成一条线:“四位客官快快里面请,小舞,还不快给客人们安排房间?”

一个十三四岁的瘦弱小女孩,一脸为难的样子:“掌柜的,这上房就剩下两间了。您看……”

胖掌柜一拍脑门,道:“看我这记性!四位客官,今日真不凑巧,只剩下两间上房了,这……”她的小眼睛在衣着朴素的月无痕身上溜了那么一圈,意思显然是想让她们搭配一间普通客房。

任君轶看看晓雪有些疲惫的小脸,沉吟了片刻,道:“两间就两间吧,小二姐,前边带路吧。”

小舞眨巴着眼睛看看发话的男子,又看看一身华美衣物的晓雪,心里觉得这伙人可真奇怪。中间这个漂亮的小姐,头上那枚玉簪通透玲珑,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后边那个病怏怏的女子,又一身粗布衣裳,别人对她的态度却又不像是丫头。这两个高大的已婚男子打扮的官人,在两位女子面前,却又没有身为夫侍的小心和怯懦,还能越过女子发话……真是怪异的组合。

晓雪见女小二的眼睛滴溜溜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脚下却站着不动,累惨了的她有些不耐烦地道:“让你带路呢,脚下钉钉子了?”

小舞这才点头哈腰地陪着不是:“是,是!各位客官请跟我来。”

仅有的两间上房是紧挨着的,晓雪吩咐着小二给准备洗澡水将她打发走了,站在两间房前迟疑着看向任君轶,道:“要不……我今天晚上跟月姐姐挤一挤?”跟在她们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月无痕,身子轻轻一震,便又恢复了原状。

任君轶的眼神淡淡地扫了过去,又回到晓雪可爱不设防的脸上,摇了摇头,道:“不用,今天晚上,还是我们三个睡在一起……”

“客官放心,我们客栈的床足够宽大,别说睡三个人了,就是四五个也不会拥挤。”矮胖的女掌柜,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们的身边,眯着眼睛,一脸‘我懂你们’的猥琐表情。

任君轶脸上一热,表情冷了下来,口中冷冷地道:“知道了,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吧!”说着,率先推开其中一扇门走了进去。你若是仔细看的话,他那藏在发丝中的耳根红得要滴出血来。

黎昕看看他的背影,又扫过一脸明了的胖掌柜,把手放在嘴边,清了清喉咙,道:“半个时辰后,把晚餐送到房里来,店里有什么拿手的,尽管送来。”说着,扔了块碎银子过去。

胖掌柜见钱眼开,眯缝着小眼睛笑得更加猥琐了:“是,是,客官放心,保证‘按时’给你们送来……”说完,摇晃着满是肥肉的身子下楼去了。

晓雪看着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月无痕,提醒道:“月姐姐,我大师兄给你的药,一会记得按时吃。你先到房间里歇会儿,待会一起吃晚餐。”

“不用了,一会我在房间里吃就行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月无痕拒绝了她的提议,推开门,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走了进去。

晓雪挠挠头,不知道自己又怎么得罪她了,心中暗暗叫了一声“怪人”便进了自己的那间房。

果然如那掌柜的所说,房间里的那张床足足有两米宽,上面铺着干净的靛蓝色床单,两床富贵牡丹的被子还算松软。晓雪欢呼一声,冲着那张大床便扑了过去,可惜接住她的并不是松软的床铺,而是一只强健有力的胳膊:“衣服上满是风尘,小心弄脏了床铺。把外衣脱了再***吧!”任君轶点着她的小鼻子道。

晓雪听话地三下两下就把外衣剥了下来,只剩下亵衣,然后往**一躺,放松自己呈自由落体运动。当软软的被褥接着自己的时候,她满足地叹了口气:“真舒服呀!从来没有这样怀念过床铺。”

任君轶和黎昕听了她的话,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

晓雪左看看坐在桌边喝茶的大师兄,右看看整理着她们行李的黎昕,眼睛滴溜溜地乱转,心中无限yy:莫非,今晚就要面临传说中的——3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