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61章 事与愿违

第 263 章 事与愿违

“晓雪,晓雪醒醒,用完晚餐再睡……”任君轶用手轻轻拍着晓雪红扑扑的面颊,柔声呼唤着沉睡的她。

又好气又好笑的任君轶看着晓雪眯着眼睛跟自己的衣服奋斗着,感受到摆满晚餐的桌旁黎昕探视的目光,腾出手来压住晓雪撕扯的手,为她披了件衣裳,将这只“无尾熊”抱到桌旁的凳子上。

黎昕看清楚眼前的情况,要笑不笑地道:“晓雪估计还没从梦中醒来,看我的。”他先将手泡在早已冷却的洗脸水中,等到手掌到手指全部都冷透了,才用布巾擦干,恶作剧地向晓雪的脖子处伸过去。

打了个冷战,受到冰冷刺激的晓雪终于从绮丽的春*梦中醒来,她美丽的大眼睛看看被自己圈着的大师兄,又看看衣衫整齐,一脸笑意望着自己的黎昕,才意识到刚刚那三人“肉搏”只是梦一场。皱着小脸,满眼失望:“干嘛叫醒我,正梦到紧要关节呢!”

“梦到什么了?”黎昕为她盛了一碗莲子银耳羹,勾起嘴角问道。

左看看,右看看,两边秀色可餐的美男,可惜衣裳太整齐,要是都扒光了……像刚刚那场梦,多好!晓雪眯着眼睛,笑盈盈地喝着莲子羹,但笑不语。

任君轶伸手将她垂到鬓边的一缕不听话的发丝抿到她的耳后,为她夹了一只鸡腿,然后斯文地吃着饭菜。晓雪滴溜溜的贼眼,不怀好意地盯着大师兄,想想刚刚梦中的他,居然跟个小受似的,任自己“欺负”。又看看右边的黎昕,想到他强壮有力的胳膊,和每一次劲力十足的冲刺,心中一荡,本来因绮梦而润湿的私/处,更是流出一股泉水来。

呼噜呼噜,一口气喝完莲子羹,晓雪抓起鸡腿就啃,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快吃,快吃,吃完好睡觉……”

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模样,任君轶以为她太饿太累,便提醒着:“慢点,小心噎着……”还是提醒得慢了些,晓雪一口鸡肉没咽下去,伸着脖子,像被掐住脖子的鸬鹚一般。黎昕赶忙把自己碗中的银耳羹送到她嘴边,小心喂她喝下去,这才避免她被鸡肉噎死的下场。

“都叫你慢点吃了,若是太累,大不了明天早上晚一些出发,多歇上几个时辰便是。”任君轶看到她可怜的模样,抚摸着她及腰的发丝,像在安抚一只受伤的小猫。

晓雪冲他灿然一笑,也不答话,继续跟菜肴奋斗。说实在的,这小镇子上的客栈烹饪水平,别说比邵记的美食了,就连京城一般饭馆的水平都达不到。一来晓雪实在太饿了,中午那顿是在马背上啃干粮度过的,二来,她的头脑中被一些不健康的东西占据了,心情太过迫切,根本就没尝出来这饭菜的滋味。所以,看着她吃饭的样子,像是在吃一品斋的绝品美食一般。

任君轶艰难地咽下一口粗陋的饭食,被晓雪养刁了舌头的他们,对眼前满满一大桌子的食物很是无爱。看到晓雪吃得香喷喷的样子,不禁眼中露出一抹怜惜:可怜的孩子,一定是饿坏了,连这样的食物也能吃下去。任君轶情不自禁又抚摸下晓雪的后背。

“吃饱喽,我去刷牙!”保留着前世一天两刷牙的讲卫生的好习惯,晓雪兴奋地欢呼一声,仿佛不是去刷牙,而是去从事一项有趣的玩乐一般。殊不知她兴奋地不是刷牙,而是刷牙后的**消食运动……

晓雪躺在床的正中央,眼睛跟随着屋内两位美男的身影,一会转到左边,一会转到右边,心中无限焦急,不满两人的磨蹭和墨迹。

终于,两位美男,一个脱去月白色的外袍,一个褪去黑色的劲装,只余下贴身的亵衣,来到那蕴着艳靡色彩的硕大床铺边……

“大师兄睡这儿!”晓雪拍拍自己里边给他留的位置,见他顺从地在身边躺好,又拍拍右手边的床,眼睛亮亮地看着黎昕,“阿昕睡这里,我睡中间,嘻嘻……”

望着她一脸偷腥猫儿般得意的笑,黎昕挑了挑眉头,没有言语,也听话地躺在了晓雪的外边。

晓雪兴奋地左看看大师兄近在眼前的俊美脸庞,右看看黎昕棱角分明个性十足的俊脸,忍不住“啾啾”各给了两人甜蜜的亲吻。

黎昕麦色的脸上晕起一丝红意,而任君轶眉间却显出一缕无奈:“别闹,快点睡吧!”

左右美男在怀,又加上刚刚那令人脸红心跳的绮丽梦境,让晓雪如何能睡的着?

屋内一片静寂,月光透过半透明的窗纸,在屋内投下一地银霜。吃饱了的小葫芦,四脚朝天,挺着圆鼓鼓的小肚子,在晓雪为它准备的睡盒中,睡得无比香甜,全然不知不远处的大**,刚刚暗流涌动,一番较量……

次日清晨,晓雪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窝在暖暖的被窝里,看着两位美男穿戴整齐。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一张开眼睛,就看到养眼的美男在眼前晃来晃去,若是穿衣便成脱衣,那就更美了。晓雪心中yy着,突然思及昨夜那么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错过,她的脸上又现出懊丧的神情来,不过这种懊丧只是短暂的,她马上鼓起斗志:晓雪加油!这一路长着呢,一定要抓紧每一次机会,将3p进行到底……

洗漱完毕,神清气爽的晓雪拉开门,蹦跳着窜到隔壁,先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接着用力拍打着门板,扯着嗓子叫道:“月姐姐,月姐姐起床了,一起用早餐吧!”

敲了半天门,也没见里面又什么动静,晓雪担心月无痕的毒有什么反复,便更加用力地敲门。正在这时,给她们送早点的小舞走过来,笑着道:“客官,里面这位客官天刚微亮的时候,已经结账走了,还赏了小的一块碎银子呢!”没想到那位脸色苍白的客官,虽然一袭洗得发白的旧衣,出手这么大方,光打赏自己的银子就有三钱,足足顶自己半个月的工钱呢。人说物以类聚,眼前这位跟她一起的,衣着光鲜亮丽的客官,一定出手颇为不凡,咱得小心着伺候,若是再赏个三五钱的,今天可就赚大发了。小舞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恭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