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六十二章 咦有人喊救命

二百六十二章 咦?有人喊救命

任君轶见晓雪垂头丧气地跟在端着早餐的小舞后面,踢踢踏踏地进来了,心中很是诧异,刚刚不是兴致勃勃蹦蹦跳跳的出去的吗?怎么情绪低落地回来了?不禁问了一句:“怎么了?晓雪。”

晓雪撅着嘴巴,很不高兴地道:“月姐姐不告而别了。”自己自认为对她很不错,虽说她中毒是为了自己,又是自家宠物小葫芦咬的。可是,她中毒以后自己苦口婆心地劝小葫芦为她解毒,又无微不至地照顾她,还打劫了大师兄的灵药为她巩固调理……她这样不声不响地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晓雪待人一向热情,总以为自己真诚以对,对方即便是块石头,也能被捂热了。现在,热情被打击了,难免有些失落。

黎昕却见怪不怪地道:“她这人向来这样,不喜欢跟人多做交往,你别放在心上。”

任君轶见晓雪还是低着头,一副情绪低落的模样,便劝道:“说不定她有什么急事,来不及跟你打招呼先走了,你也别太难过,来,先吃早餐,一会儿还得赶路呢!”

晓雪闻言打起精神来,坐在了桌旁。小吃货小葫芦早已跳到桌子上,摇着尾巴一脸谄媚:饼饼,葫芦要吃饼饼。

“先吃饭,饼饼一顿只能吃两块,细水才能长流!”晓雪强打精神,往小葫芦面前塞了块包子,自己胡乱抓了一个肉包,食不知味地吃起来。

小葫芦看看那边的饼干盒子,再看看面前的肉包,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抱着啃起来。它故意啃得很慢,等到晓雪她们都吃饱了,才放下啃了一角的包子,蹦跳着要饼饼吃。

心情不好的晓雪一瞪眼睛:“早餐没吃完,有剩饭,这是一种浪费的行为,饼饼扣除。”

小葫芦一听,心中郁卒,扑向自己剩下的包子,企图挽回被扣除饼饼的厄运,可惜晓雪就是不给它这个机会,抢前一步,将它剩下的半角包子,扔进了垃圾堆里,还故意挑着眉瞟它。

小葫芦见事情已经注定,便耷拉着两只耳朵,无精打采地拖着长长的大尾巴在地上无力地踱着步子。

任君轶和黎昕好笑地看着一对活宝,表情何其相似,仿佛两只被主人抛弃的宠物般,低垂着眉眼,嘴角也往下撇着。

不管两个表情相似的主人和宠物,任君轶与黎昕一起把行李收拾好,牵上被照顾得很好,精神不错的马匹,赏了一脸谄媚伺候在一旁的小舞一块银角子,招呼着晓雪上了马,一路向着镇子外面通往西方的官道疾驰而去。

一大早被打击了情绪的晓雪,没了招花赏景的心情,这一路小跑着,倒比前两日快了不少。这几天,她们按照地图上的计划好的线路,一路快速行进着,再没出现耽误了行程,露宿山林的情形来。

京城内,在晓雪她们出发三天后得知她们行程的子慕皇子,把一个上好的青花瓷杯盏重重地砸在地上,他面色狰狞地盯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新提拔上一等小厮不久的陆叶,咬牙切齿地道:“小叶,准备马车,我要出去!”

一个时辰后,一身低调装扮,头顶带着帷帽的子慕皇子出现在“天煞阁”京城的联络点上。他用居高临下的姿态鄙夷地望着接待他的看起来一脸和气的天煞阁堂主,道:“蒙堂主,江湖上都传言‘天煞阁’收钱办事,一向干净利落,我才找到你们,许以重金。谁知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一个幼小的孩童,你们都收拾不了。九年了,她们依然像根钉子一般扎在我的心上,我看你们‘天煞阁’也是浪得虚名吧!”

子慕皇子一番冷嘲热讽的话语,听的蒙堂主目光一冷,她嘴唇抿成一条线,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悦,却忌惮着眼前人的身份,解释道:“请放心,九年前是我们疏忽了,这次我们已经派出数十位一流高手,绝对不会让她们再有侥幸逃脱的希望。”

子慕皇子眼中现出狠毒的光,仿佛一只盯住猎物的毒蛇:“京城里的那位……不足为惧。那个小的,已经脱离了铜墙铁壁,一定要让她有去无回!还有,跟她出去的,一个总穿月白衣裳的男子,也让他陪他妻主去吧。本皇子比较仁慈,怜惜他不让他守寡!!”邵晓雪、任君轶,你们害我失去腹中孩儿,我让你们全都给我那没出声的孩儿陪葬!!

他把胎死腹中的责任全都推到她们夫妇身上,在他执拗的观念中,他肚中的孩子是医术高明的任君轶,在晓雪的怂恿下,给活活害死的。所以,他要报仇,他要让她们全都下地狱!!

“可以,这位男子就算我们天煞阁给你的赔偿,不另外收取费用了!”既然是跟目标一起出去的,那么就当是买一送一,一起给料理了吧!蒙堂主很大方地道。

危险悄悄降临而不自知的晓雪,携着两位夫侍,一路向她们的第一站——津淮城进发。

“大师兄,咱们离津淮城还有多远?”走了五天,有些不耐烦的晓雪,看着身边两位依然神采奕奕的男子,有气无力地问道。

“过了这座山,还有一天的路程。再忍一忍,很快就要到了。”任君轶已经把地图上标出来的十几个分店的位置,行走路线,以及行程安排,全都记在了脑中,晓雪这么一问,马上脱口而出。

黎昕看到眼前这座黑魆魆的大山,拧起了眉毛,心中有丝不祥的预感:“看来今天露宿山林是难免的了。”

任君轶点头道:“这附近没有什么人家,离下一个城镇还远得很,露宿在所难免。”

“我看这座山虽说不大,却凶险的很,咱们要小心着点。”出了京城已经五天了,一路平安无事,人难免会放松警惕,若是有所图谋,这时候天时地利,“天煞阁”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时机。惯于在江湖上漂泊的黎昕,望着眼前山势险峻的山头,脸色变得严峻起来。

晓雪听了他的话却兴奋起来:“怎么?难道会遇到什么山贼不成,哈!那些小毛贼若是不开眼撞到本姑娘手中,定叫她们哭爹喊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做了个小熊打拳击的可爱动作。

晓雪卡哇伊的动作和有趣的话语,让黎昕严肃的表情里流露出一丝柔和来。晓雪感受到他冷滞如冰刀般的气场,有缓和的趋势,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来,却继续着她的耍宝大业。

午后申时初,晓雪她们走在遮天蔽日的林间崎岖小道上,晓雪紧了紧披在肩上的斗篷,嘴里抱怨地嘟哝着:“靠!这是春天吗?明显冬天还没有过去嘛!喵的,这些个破树,长这么高这么大做什么,吃了化肥有劲儿没处使可是?”

也不怪晓雪抱怨,这被繁茂树冠夺去日光的林间,确实阴冷异常,感觉呼吸间白色的雾气,都那么清晰可见。

黎昕往前看了看,扭过头来道:“这座山,我以前来过,再往前大约一个时辰的山路,有一个相对开阔的山谷,三面依山,南面向阳,相对来说气温较高,我们今晚可以在那儿休息。”

晓雪又紧了紧披风,将自己裹成可爱的小蚕蛹状,看了看林间长期不见日光,湿漉漉的地面,和上面丛生的苔藓以及一些喜好潮湿的蕨类植物,撇了撇嘴,道:“那里地面干燥不,我可不想这么冷,还躺在潮滋滋的地面上。”

“那个小山谷里有条小溪,溪边很多块巨石,比较平坦干净,像我们大前天住的那间客栈里的床铺,睡上三五个人没问题。”自从那天以后,晓雪她们沿路不是借宿村中,就是窝在小镇子里条件艰苦的旅店里,像那天那样有上房又有大床那样的条件,再也没遇到过。

“不错,还有小溪,抓几条鱼打打牙祭。”这一路不是干粮就是难以入口的饭菜,让晓雪的嘴里快淡出个鸟来了,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呀!

窝在晓雪怀里,只露出个脑袋的小葫芦,本来小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这会儿一听晓雪说要烤鱼吃,马上来了精神:好耶,好耶,吃鱼,吃鱼鱼……自从那天晓雪扣了它的饼饼作为惩罚后,它再也不敢将晓雪分给它的食物剩下了,这几天同样遭受难吃食物煎熬的它,要不是每顿有两块饼饼打牙祭,早就撑不下去了,今天听说晓雪要亲自捉鱼烤鱼,能不来精神吗?

就连黎昕和任君轶听了,脸上都拨云见日,露出一丝笑容来。

“烤鱼不错,要再来个鱼头汤就更好了。”

“那就再来个石锅鱼头汤!”晓雪点头,算计着让黎昕用他的宝剑,挖个石锅什么的来炖汤。

正当她们兴致勃勃地讨论着鱼的吃法的时候,密林中隐隐传来呼救声:“救命啊……有人吗,救救我……”

“大师兄,有人喊救命!”晓雪又兴奋了,骨子里渴望当大侠的欲望,彻底被激发出来,“我们去看看吧!”

见阿昕和任君轶都没有异议,便一拍马臀,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纵马而去。渐渐地,她们离了林间小道,来到暗无天日的密林之中,越来越茂密的灌木丛,马匹已经无法进入。

晓雪下了马,从黎昕那儿“借”来长剑,一路披荆斩棘,一刻钟后,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