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六十五章 遇袭

第 267 章 遇袭

徐翔宇那绝美俏丽的容颜,在跳跃的火光中显得如此阴险可怖。他要把手伸向放在他身边的木柴,不料警醒的黎昕已经觉察到他的动静,关心地问了句:“怎么了?”

“没……没什么!”徐翔宇脸色一变,有些磕巴地匆忙应对道,“火变小了,我,我添点柴。”

“嗯,早点睡吧,明天一早还得赶路。”黎昕不疑有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半靠在旁边的石头上,又睡着了。

徐翔宇怕迟则有变,立刻把身边的几根木柴,一股脑儿的全扔进火苗里。在扔之前,没忘把那迷香的解药塞进嘴巴里,伸着脖子咽下去。

那狗头军师给他迷香和解药的时候曾说过,这种迷香的效用很快,大概不要半柱香的时间,便可以起作用。他瞅瞅睡在下风口的晓雪及其夫侍,又瞧瞧身旁睡得更加香甜的黎昕,耐心地等了半柱香还要多的时间,才试探着去推身边的黎昕:“黎公子,快醒醒,快醒醒。”

然而黎昕在他剧烈的晃动下,却依然沉沉地睡着,仿佛累极了般一动也不动。嘴角含着阴谋得逞的笑,徐翔宇又踩着重重地脚步,来到晓雪和任君轶睡着的大石头旁,口里貌似很慌张地喊着:“夫人,任官人,快醒醒,天煞阁的杀手来了,快醒醒呀!”

两人一如黎昕一般,睡得天塌下来也醒不过来一般。徐翔宇嘴角噙着的笑意越来越大,他很没气质地仰天长笑:“哈哈,都说这邵晓雪狡猾异常,她的夫侍武功高强,医毒之术深不可测。在我看来,不过尔尔。这不,略施小计,还不手到擒来。小冤家呀,小冤家,虽然这一路你不怎么待见我,看你长得如此貌美,我还真舍不得杀了你。啧啧……瞧这皮肤,这么细这么嫩,饶是美貌绝伦的我见了,也羡慕嫉妒极了。”说着,还大胆地在晓雪的脸上摸了一把,口中啧啧声不断。

“唉!这脸蛋漂亮是漂亮,可惜呀,今日也难逃一死。我是亲手杀了她们,立上一大功呢?还是按计划把隐藏在远处等消息的杀手们叫来呢?”徐翔宇皱着眉头有些苦恼的样子,让人看了也甚为怜惜。谁能想到这样楚楚动人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阴狠毒辣的心呢?

“算了,还是让那些经常在刀口舔血的粗人来动手吧,免得脏了本公子的手。”他撇了撇嘴,自恋地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自言自语地道。

做出这样的决定后,徐翔宇从怀里掏出一个长筒状物体,抽出火堆里的一根木柴点燃了。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声音,一道红光冲天而起,若是晓雪醒着一定会惊讶地道:我靠,没过年呢,怎么就放起烟花来了。

这尖利的声音,在静谧的森林里,显得如此突兀,又格外的清晰。它传入了林子深处,传进了埋伏已久的黑衣人的耳中。

大约半盏茶的时间,二三十个黑衣人从漆黑的山林里钻出来,将火堆旁的三个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站在火光里的徐翔宇,一见她们这架势,不禁不屑地撇嘴道:“别紧张,她们早就在我的迷香下睡死过去了。现在你们想要她的命,如切瓜一样简单,何必这样如临大敌似的。”

一个精瘦干练,细眉细眼,下颌尖尖的女子,摇着羽扇故作潇洒地走出来,笑道:“徐公子这次可立了大功了,以后若荣升阁主夫君,可别忘了帮小人美言几句呀!”

咯咯咯咯……徐翔宇被拍的通体舒畅,笑得花枝乱颤,看得一干黑衣女子眼睛发直。他白了那精瘦女子?一眼,捏着嗓子道:“冯香主太客气了,若不是你提供的迷药和计策,怎能这么顺利地拿下她们?要说这功劳呀,你我各占一半,到时候***行赏,也少不得冯香主的那份。”

冯香主细细的眼睛更是眯成一条缝,她掩饰不住嘴角的笑容,得意地道:“若不是徐公子取得她们的信任,再好的计策,再棒的迷香也无用武之地呀。委屈徐公子吊在树上大半天的时间,嗓子都喊哑了。”

“这不是为求逼真嘛……不说了,只要目的达到,再多的苦都是有价值的。这几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徐翔宇话锋一转,望向睡死的三人道。

冯香主的脸上露出阴狠之色:“这三人绝对不能留。她们中间,一个解毒圣手,一个武功堪称第一,若是久了,恐生变故……你们三个,去,一人给她们补上一家伙,然后带着尸体上路!”

被冯香主点到名的三位精壮黑衣女子,提着刀剑,各自选了一个目标,走了过去。

正当她们提起刀剑,要望目标脖子上抹的时候。晓雪和任君轶身边的两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倒下了,而黎昕身边儿的那个,心口上扎着一把锋利的宝剑,挣扎了几下,也一命呜呼了。

“怎么回事这是?”徐翔宇面对这一变故,忍不住惊呆了。怎么前去杀人的都倒下了,而被杀的人却一个一个都站了起来,还面带着微笑,眼睛中清明无比,哪有一丝被迷香迷住的痕迹?

冯香主还算有些见识,他脸色一整,气急败坏地道:“遭了,我们中了她们的将计就计了。姐妹们,把她们给我围住了,跑了一个,回去我们都不好交差。徐公子,你到远处找个地方躲起来。”他可是阁主面前的大红人,这次好不容易才把他说动了来帮忙的,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即便这次任务成功拿下,也逃不了受罚的命运。

徐翔宇苍白着脸色,慌不择路磕磕绊绊地向黑衣人的身后逃去。他知道自己三脚猫的功夫,要强留在战圈内,只有挨打的份儿,这些打打杀杀的事,还是交给这些个杀手来做吧,自己还得留着小命儿做阁主侧夫呢。

站在巨石上的晓雪挑着眉看他慌慌张张的背影,却没有行动,毕竟眼前二十来个天煞阁的杀手,个个都不是吃素的。只要秒了这些杀手,何愁那小贱男不手到擒来。

你若问为什么晓雪她们三人在那强度迷香下一点儿都不受影响?聪明的童鞋一定已经想明白了。这徐小受的演技太过低劣,连晓雪这样的江湖小菜鸟都能看出他的不对劲,何况黎昕和任君轶这样的无敌腹黑男?

你想他那样一个绝美男子,能够在劫匪的手中安然无恙,还舍得挂在树上?早被抢回去做山寨夫君去了。

再者,一般柔弱如菟丝花般的男子,遭逢这么一场大难,又被吊在荒无人烟,野兽横行的密林中,早就心神破灭,惊吓无比。他倒好,被解救下来后,只会扮可怜装无辜,假的不能再假了。

还有,他说到自己的母亲不知去向,一般来说在山贼手中被杀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他却全然不担心,不难过,一味地将眼光往晓雪身上瞟,勾引的意味昭然若揭,这是为人子女该有的表情吗?

他们不拆穿他的原因,就是想看这家伙到底存有什么心思。他这样菟丝花一般的男子不可能独自进行一项大事,后边绝对有人。任君轶和黎昕就想着如何钓出他背后的大鱼。所以才不顾晓雪生气,硬要带他上路。而徐翔宇还以为自己演技过人,博得了男人们的同情了呢。

徐翔宇抓着一把木柴回来的时候,整日与药材打交道的任君轶,鼻子早就练就得比警犬还灵敏,只一个照面,就知道这小样的花花肠子来,并且悄悄在黎昕和晓雪喝的鱼汤里放了解药。黎昕还好,应变能力还是比较强的。晓雪就差远了,要不是睡在她旁边的任君轶,用凝声成线的方法告诉她静观其变,她早就在徐翔宇来试探她们的时候跳起来了。

还好,将计就计的策略果然钓来了一串大鱼。“天煞阁”!看来在隐忍了五日之后,这些个蠢蠢欲动的杀手们,终于沉不住气了。那么,就不客气了,凡是对晓雪不利的,定让你们有来无回!

跳到晓雪选中的那块大石头上,跟任君轶一左一右将晓雪夹在中间的黎昕,脸上带着嗜血的笑,多久没痛痛快快地打上一架了?今天就让我过过瘾,重温下笑傲武林的风采吧!长剑在手的黎昕,如同一根即将离弦的箭,锋芒外露,势不可挡。

冯香主拧着眉望着石头上并排站着的三人,手中的羽扇摇得更快了,似乎只有这样,她的脑子才能转得快一些。

晓雪盯着她,嗤地笑了声,道:“我说那个装13的,大冷天摇扇子,你当自个儿是诸葛孔明呀,真够二的!”

虽然听不明白什么叫“装13”,?“二”?是什么意思,不过看晓雪鄙夷的神情,必定不是什么夸赞的词。冯香主望着被自己阁里杀手围在中央,却神态自若的三人,心中一横:你们自恃功夫高,不把我们天煞阁放在眼里,难道我们这些被培养过的精英杀手是吃素的吗?蚂蚁多了还能咬死象呢,不相信拼了我们二十几位杀手的性命,拿不下你们小小的三人。

冯香主的脸上露出狰狞可怖的狠毒表情,咬牙道:“姐妹们,七绝阵,给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