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六十六章 危机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六十六章 危机

一式的黑色劲装勾勒出玲珑的身段,一式的漆黑色剑鞘的三尺长剑,还有同样一脸的冷漠无情,从她们的身法,可以看得出,每位杀手身上都有不亚于一代掌门的精深功力。晓雪还有闲工夫伸出手指点了点人头,不多不少,一共二十人,不禁咋舌道:“这个天煞阁还真有点门道,居然可以培养出这么多的一流杀手。”

躲在一旁的同样黑衣,却襟前绣着红花的冯香主,阴着脸狞笑道:“更厉害的还在后头,有你见识的,不过前提是你们能挺过今天这一关!”

“哟哟哟,瞧瞧,你们只不过是饭前小菜,开口汤而已,咱对这开胃小菜挺感兴趣,来吧,让咱尝尝你们的味道,是咸还是淡?”晓雪歪着脑袋,向那些黑衣杀手勾起手指,一副来啊有种你来啊的模样。

黎昕知道这些杀手的厉害,提醒道:“晓雪,小心点,别被开胃小菜给撑着了。”

“放心,咱胃口好着呢,满汉全席都吃得下,别说着区区小菜一碟了。”晓雪耍宝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做出一脸馋猫样。

自始至终,这些黑衣杀手没吭半声,即便晓雪将她们比喻成小菜一碟,仍然面无表情,不露半点情绪。只有冯香主骚包地摇着扇子,道:“就怕你眼皮大肚皮小,小心撑破你的肚子。上!”

随着她一声“上”,整齐划一的拔剑声,如同鬼魅般敏捷的身形,二十名黑衣杀手,动作一致地举剑而上,围攻晓雪她们三人。

晓雪她们三个人,分成三个不同的方向,猝然飞射而出,直扑围住她们的天煞阁杀手们。

首先扑入杀手包围圈的是黎昕,他长剑一揽,接下了八位杀手,口中还不忘叮嘱道:“晓雪,这可不是在玩游戏,你自己可要小心着点。”

“晓得,放心吧!”晓雪手中削铁如泥的短匕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平时都是用来切切肉,宰宰猎物的),带着冷凝的寒光,迎上了六名杀手,一阵叮叮咚咚,只一个照面对手的长剑便废了两把。冯香主面色一阵肃然,冷喝道:“武器尽量避开她的匕首!”

任君轶依旧一脸的淡然,六位杀手来袭时,他背手立于巨石之上,白色的衣摆在猎猎的山风中随风摆动,飘然若仙。然而敌人来时,他却挥起漫天掌风,在山风中呼啸而出,硬生生架开杀手们的第一波进攻。

“哇!大师兄,没想到师父藏私,把这么霸道的掌法教给你了,却没有我的份儿!”没想到谪仙一般的大师兄,居然使出这么霸道的掌法,晓雪运起自己无人能及的轻功,在六名杀手中间如泥鳅般滑来滑去,嘴里却一刻不闲。

没等任君轶开口,黎昕却再一次郑重提醒:“晓雪,这些杀手不好易与,别光顾着笑闹。否则我不保证自己能及时抽身出来协助你。”只一两个照面,黎昕已经感到压力颇大。这些杀手都是职业出身,每出一剑讲究的是结果和效率,丝毫没有花招。一剑刺出,目的在于致敌死地,所以她们的剑法,全都是快速凌厉的组合,不让人有喘息的机会。

晓雪虽然对敌经验较低,却也感受到这些杀手的专业,她们在进退攻守之间,搭配的简直是天衣无缝,不论自己如何奔跃腾掠,她们都能恰到好处地举剑拦截,让自己冲不破她们交织的锋利剑网。好在她一上来就毁掉对方的两柄长剑,要不然,还真不好对付。

晓雪如走马灯一般,在杀手们的围追之下,以脚为轴心,踉跄闪晃,如醉酒的乞丐般。往往,眼看着长剑就要沾身,她只是轻轻一晃一转,便贴着剑闪开。她给自己这轻功取名为“贵妃醉酒”醉而不倒,风姿绰约。

杀手的剑快,晓雪的身影更快,手中的匕首也如影随形,专挑对方的长剑。若是一对一,或者一对三,晓雪鬼魅般的身法,和锋利的匕首,早已拿下那些一流杀手了,可惜对手有六个,她们互相配合,互相挽救,牵制着晓雪的每一个杀招。

任君轶面色从容,神情淡定,仿佛这不是生死相搏的战场,而是闲庭漫步,赏花赏月。但是他的双手,却更见威猛地攻击这对方。霎时间,天地为之变色,隐隐藏着风雷之声,空气呼号着向四面迸射。无尽的掌影凝形飞溅,无数的寒光冷芒,和掌影翻飞交错,一时之间陷入势均力敌的胶着中。

一旁观战的冯香主却不耐与双方的僵持,她长啸一声,高声喝道:“毁天灭地!”

随着这声令下,杀手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弹身飞上高空,又同时扭腰下坠,凌空压下,不顾自己空门大开,悍然不畏死般以险招刺杀敌方。

晓雪哪里见过这样不要命的打法,匕首砍断了一根闪着寒光的长剑后,又捅进了一名黑衣杀手的心脏。匕首入肉后的触感,伴随着腥热**的迸射,让晓雪这个切惯了各种肉食的厨子,头皮一阵发麻。

而就在此时,另外五名杀手,已经抱着同归于尽的态度,揉身而上,让晓雪顾不得手上身上的鲜血,抽出匕首,踩着玄妙的步子,闪身避过杀手们的攻击。虽说她们大多手上没有兵器了,要被这些高手同时拍上一家伙,也够她受的。

面对着黑衣杀手们一招紧似一招的进攻,晓雪如一只高速旋转的陀螺,我避,没打着;又来了,我还避,又没打着;我再避,还没打着……在躲闪跳跃间,再抽冷子给对方一家伙,不是伤了对方的胳膊,就是刺到了杀手的腿。尽管杀手们拼死相搏,却仍然拿滑溜无比的晓雪没有一丝的办法。

晓雪凭借着被师父追出来的决定轻功和步法,在杀手们的进攻下越玩越有劲,越玩越得意。不过,得意忘形的下场是凄惨的。

由于只顾着戏弄对方,没看清楚黑漆漆的脚底下,晓雪一个迷踪步踏出去,脚下的那块石头下是空的,踩上去晃动不已,而且溪边的石头上布满青苔,滑溜无比。

于是晓雪一声惊叫,脚下踩空,而对面的杀手们已经攻来,再变幻步子已是来不及。她只有仰面疾倒,躲过对手的杀招,却结结实实地仰面朝天,栽进小溪里。冰冷的溪水浸入了她的小夹袄中,刺激着她的皮肤。

“哎呦,妈呀!要死啦,要死啦!!”晓雪冷得尖声叫着,那声音在静谧的山林里,显得格外的凄厉!

杀手们哪里肯放过如此机会,剩下的五名杀手,趁机而上,准备给狼狈如落汤鸡一般的晓雪一个痛快的解脱。而此时的晓雪,正为着身上冰冷的溪水,而分神懊恼……

听见晓雪落水的尖叫,黎昕星目一寒,他双目微张,长剑挡于身前,浑身的衣袍豁然鼓涨而起。然后双目暴睁,手中的剑势如千手观音一般,舞动着千百只剑影,隐隐中风雷怒号。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一蓬飞溅的血雨,带着被肢解的尸体,自天空洒落。黎昕满脸寒冰,手中招式不减,如同大型绞肉机般,弹身飞射,直奔晓雪这边战场而来……

而将晓雪的惊叫声听入耳中的任君轶,眼中也射出死神一般的夺命之光,不同于黎昕那边的血雨腥风,围着他的六位黑衣杀手,无声无息地猝然倒地。在她们七窍流血的尸体落地前,任君轶已经出现在晓雪的身边,一个搂抱将她带出五位杀手的攻击范围,而此时如杀神在世一般的黎昕,一个推掌,五位杀手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四散飞出,每个人的胸前都凹进去一个深坑,眼看是活不成了。

冯香主一见势头不好,转身溜进黑暗的密林,身上的黑衣成了她的保护色。而任君轶和黎昕只顾着检查晓雪身上有没有伤势,哪里顾及去追她?

正当她自以为逃出生天,捡回一条小命的时候。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在她眼前一晃,她还没意识到什么的时候,脖子上倏地一阵疼痛,紧接着一阵麻痹之感侵袭了她的头脑和全身。直到第二天一早的时候,晓雪她们才在密林里发现了她浑身青紫,睁着眼睛死去的尸体。正在诧异逃走的她怎么会猝死在密林中的时候,小葫芦以大功臣的姿态出现了,它昂首挺胸,一副:快称赞我,快表扬我,快奖励我的邀功之态。直到获得五块饼饼的奖励时,才心满意足,甩着尾巴啃饼饼去了。

而顾不上逃走的漏网之鱼的任君轶和黎昕,都一脸紧张之色地围着晓雪,不停地捏捏她的胳膊,摸摸她的腿的,生怕刚刚叫得很惨的她,有什么他们注意不到的伤口。

晓雪一脸不好意思地推开他们的查看的手,摸摸被小溪里尖石戳得很痛的屁屁,刚想说什么,一阵山风吹来,连打了三个个大大的喷嚏,带着丝腼腆的表情,道:“我没事,就是被冷水激了一下。”

任君轶摸摸她湿透的衣衫,一脸无奈地道:“去那边烤烤火,换身衣服吧,小心风寒。”

黎昕在山谷里选了处相对开阔的地方,把火堆移了过去。晓雪捏着鼻子走在断肢残臂中,口里不忘抱怨着:“阿昕呀,你也太血腥了,看人家大师兄,杀人后尸体完整无缺,哪像你,跟屠宰场似的,真恶心。”

不是担心你,一时情急嘛!黎昕的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吭声,闷头整理着她们的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