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72章 招蜂引蝶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七十二章 招蜂引蝶

马车很快到了金牛山的山脚处,那儿有个车马行,是心眼儿灵活的小商贩,专门开设出来给去金牛山游玩的客人寄存车马的。虽说平时来金牛山游玩打猎的小姐们也不算少数,要说生意最好的日子,当属这一天了。不但全城的未婚公子小姐们,前来踏青游玩,就连附近几个县城也不乏前来的。

今天,晓雪她们算来得比较早的,即便这样车马行里还是已经寄存了十几辆或简陋或豪华的马车,至于马匹嘛,数量就更多了。

晓雪钻出马车,眼睛滴溜溜好奇地打量着车马行,心中佩服着车马行主人会做生意。她全然不知道自己可爱的模样,全映入了别人的眼睛里。

“哎,采悦,你看那边那位小公子,长的多可爱……就是那个眼睛大大的,很有精神的那位。”龚慧珍用肩膀撞了撞刚刚下马,正要把缰绳交给车马行伙计的好友邢采悦,小小声地在她耳边悄悄地道。

“哪里,哪里,让我看看!!”五大三粗的吴玲玲咋咋呼呼地道,眼睛还不忘在刚下马车的公子间巡视着,那神态一看就是一介没脑子的武夫。

“嘘——”龚慧珍气得咬牙切齿,不知道好友怎么会带这个莽妇出来,她那个样子会唐突佳人的。今天她可是带着任务来的,伯母已经交代,今天一定要让她眼高于顶的女儿邢采悦,找到她心仪的男子。唉!自己这个好友都快二十岁了,自己小侍都一大堆了,她倒好,身边连个通房小厮都没有,可把伯母给急坏了。给她安排的绝色小厮可真不少,可人家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若是有主动贴上来的,就冷眼相对,甚至赶出她的院子。

她都怀疑自己这位好友是不是有点那方面的毛病,或者……她跟本不喜欢男人,而是喜欢……女人?每每想到这里,龚慧珍身上的汗毛都会竖起来老高,就怕自己被好友看上,成了邢家的罪人。

不错,这邢采悦是跟晓雪合作的茶商邢家家主的嫡长女,她从小不爱娘亲教授的经商之道,反而对读书情有独钟。邢家家主也没扼杀她这“小小”的爱好,只让她在学好家族生意管理经营之余,读读书陶冶下情操休养,毕竟那时候商人的子女是不能参加科考的。

这邢采悦也算是个聪明的,她为了能多些时候读书,勤学商业之道,邢家家主很快就没什么东西可教给女儿的了,她现在差的就是实战历练了。就当邢家家主准备把家族产业交给女儿,自己享享清福的时候。她们商人的地位提升了,子女可以参加科考了。而这个邢采悦居然瞒着父母,在先生的一纸推荐下,直接参与了当年的乡试,一举取得第一,拿下解元的称号。邢家家主无奈,只好答应给女儿五年的时间,若是能在会试中脱颖而出,便让她走科举的路子,若是不行,还是回家乖乖做家主,挑起家族产业的担子吧。

邢采悦这次来津淮是为了拜访先生的一位很有才华的知己好友,她超然于世,不愿入朝为官,在这金牛山脚下隐居,过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惬意生活。

龚慧珍跟邢采悦是同窗加世交挚友,她俩结伴来津淮。那个傻大个吴玲玲居然是先生至交的女儿,谁能料想到,才高八斗的贤者,居然有这么个武举出身,力大无穷,憨直莽撞的女儿呢?

“你别说话,只管闭着嘴巴用眼睛看就行了,小心惊吓着人家!!”龚慧珍这会儿几乎是暴跳着,却又要强压着音量对这个鲁莽的家伙训斥道:“我们右手边大约十来公尺的样子,有三个男子,看到了没?”

吴玲玲捂着嘴巴,从手指缝里学着她的样子小小声地道:“看到了,那个黑衣小厮好高哦,几乎要赶上俺了。”她的身高在一米八五,属于手大脚大虎背熊腰的魁梧类型,再加上常年练武,她的肌肉纠结成一块一块的,很有女子气概,这是她一直引以为傲的。

龚慧珍没好气地道:“谁让你看小厮了,那个月白衣袍的男子旁边,比较瘦小一点的淡紫色衣袍,翠绿马甲的男子……”

她形容得那么细致,再不知道是哪位就是傻子了。邢采悦也很好奇看惯了无数美男的好友,今日竟会对一个男子如此推崇青睐,不由得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一双灿然若星辰的黑亮眸子,充满了灵气,嘴角总是翘起来,漾起两朵小小的梨涡,尖尖的下颌,很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再衬上冰雪一般无瑕的肌肤。好一个充满灵性的人间仙子!

邢采悦的眼睛为之一亮,目光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再也转不开视线。

在江湖上打滚了许多年的黎昕早已觉察到她们三人的视线,他扭过头来,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来,让人顿时心中一凉。

“哇!好强的气场,这小厮一定是所谓的武林高手,不行,我得找机会跟他切磋切磋,看看谁更厉害一些!”吴玲玲摩拳擦掌,一脸逮到猎物的兴奋感觉。她从小时候起,就很羡慕那些游荡江湖行侠仗义的武林豪杰,可惜娘亲盯得紧,不让她笑傲江湖。她每天跟着现在的师父练武,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境界,很希望有人跟自己比武一番。

迟钝的晓雪犹自左看看,又看看,仿佛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一般。她却不知道自己这种如雏鸟刚出蛋壳般的可爱姿态,吸引了两位超凡女子的注意。

“走吧,我们去登山!据说这金牛山的山顶是一片非常开阔的绿草地,还有几棵野桃树,现在正值桃花开放的时候,我们早点上去,抢占住一棵,在桃瓣飘飞之中赏景野餐,别有一番风味呢!”晓雪一脸的兴致勃勃。

黎昕警告似的瞪了一眼那三位登徒子,又恶狠狠地瞪回几道觊觎的目光,或许是黎昕太过凶悍,又或许是想在这次的游山活动中保持自己的翩翩风度,那些个对这三人主仆队伍露出或好奇或惊艳或觊觎视线的女子们,并未有前来搭讪的。

阳春三月,花开春暖,蜂蝶在野花间不停地翩然而舞,卖弄着自己美丽的颜色。走在山间小路上,满眼皆绿,深深吸上一口气,花香飘溢,顿时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晓雪蹦跳着走在小路上,不时地弯下腰来菜一束野花,或追入花间戏蝶,口中欢快地笑声叫声,洒满春意无边的金牛山。

邢采悦一行三人,远远地缀在后边,恰把晓雪的活泼可爱灵动的模样尽入眼底。邢采悦眼中渐渐生出自己也未曾注意的宠溺和柔和……

山间这条小路或许踩的人多了,走起来很是轻松自在。大约过了一刻钟,晓雪觉得这样的登山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便指着一条草丛灌木掩映的小道,对任君轶说道:“大师兄,我们走这条道吧,书中不是说‘无限风光在险峰’吗?我们就去体味下‘险峰’的风光吧。”

任君轶摇着扇子,显得风姿绰约,超凡脱俗。他不可置否地点点头,而化身为小厮的黎昕当然是没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的。

龚慧珍星星眼地看着任君轶翩然若仙的姿态,花痴般地捧着脸,口中惊叹道:“仙人之姿,仙人之姿呀!采悦,那个小可爱归你,这个月光仙子归我,怎么样?”

吴玲玲傻乎乎地看着那个拎着巨大食盒,却面不改色的黎昕,笑得无比憨厚:“那个黑衣小厮归我,嘿嘿……”

龚慧珍鄙夷地瞥了她一眼,心道:什么眼光呀,那个假女人一般的男子,你也看得上?

晓雪她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别人分配好了,黎昕在前边,苦逼地一手拎食盒,一手拿棍子开路,防止哪条冬眠刚刚苏醒的小蛇,惊了他家妻主。唉!他们家妻主,平时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见了小小的老鼠,或者细如筷子的小蛇,总会花容失色,惊叫连连……

晓雪跟在黎昕的身后,不时地掐根草,拽片叶的,脸上的小梨涡自始至终没有消失过。肩头上的小葫芦,一会扑向草丛中,叼了只虫子出来,一会钻进灌木,衔了条小蛇过来,好像故意吓唬晓雪一般,在她面前得瑟。最后在晓雪威胁着:再叼这些恶心的东西过来,中午不给你饼饼吃,才作罢,乖乖地停在晓雪的肩头,蹭着她的脸撒娇。

任君轶走在最后边,他带着淡淡地笑容,看着晓雪或开怀大笑,或皱眉嗔目,或惊慌失措的表情,眼中满是宠溺的爱意。偶尔,他悄然回头,观察下身后一直叮着她们的三位女子,确认她们没什么恶意,才放任她们远远的跟着。

走着走着,忽然一阵呼救声传来“救命呀,来人哪……”

立刻,晓雪像打了鸡血一般来劲了:“嘿嘿,大师兄,阿昕,我们英雄救美的机会来了。太给力了,看我如何大显身手,大败调戏良家夫男的恶霸,拯救美男于水火之中……”巴拉巴拉……

黎昕嘴角抽搐着:英雄救美,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装扮,估计后边的那几位,很向往着解救你这位美人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