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73章 英雌救美

第 275 章 英雌救美

没容他人再说些什么,晓雪嗖地一声,就蹦跶出去了,目标呼救声传来的方向。不过,好在她没有骚包地运用她的轻功,否则后面的几位估计会以为大白天见鬼了,怎么好好个人凭空不见了?

“小筑!你们别打了,会打死他的,住手,快住手!!”一个惊慌失措的怯怯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接近。

终于,声音的主人出现在晓雪她们的面前,那是一个如受惊小白兔般的男子,满含着泪水的黑眼睛里承载着恐惧的绝望,红红的小鼻头下,失去血色的唇,被他咬得死死的,快要向外渗出血丝来了。

他的面前,两个打手模样的丫头,正对着一个瘦弱的小厮拳打脚踢着。另一个被金光闪闪姹紫嫣红包裹着的,肥胖如猪的女子,正色迷迷地盯着他,手中的扇子故作风雅地刷地一声打开,又合上。

她向前两步,走到已经退到一块巨石旁退无可退的楚楚男子旁边,伸出扇子,托起他的下巴,用她色迷迷的猪哥声音不三不四地道:“小美人儿~~~要她们住手也不是不可以,陪姐姐乐呵乐呵,就放了他,怎么样?来……让姐姐亲一口,我的香香小美人儿……”说着,便撅起猪拱嘴,冲着那避无可避的少年亲了过去。

“mua——”那仿佛把金山披在身上的女色狼,朝着小美男狠狠地亲上去。咦?怎么小美男的嘴巴这么硬,这么凉,还有泥土的味道?女色狼觉得不大对劲,皱起眉头定睛一看!哎呦喂,哪个遭瘟的,拿个鞋底让我亲,敢惹你金大姐,不想好……了……

肥胖女色狼呸呸朝地上猛吐几口,用镶金带银的衣衫袖口使劲擦了两下嘴巴,恶狠狠地扭过头去,看到底是谁敢坏她金霸王的好事。这一看,可不得了,顿时被眼前这个紫衣小美男迷了心窍去。那粉嫩嫩的小脸儿,那含威带怒的毛登登的大眼睛,那微微翘起的嘴角,那腮边可爱的小酒窝……真醉人哪!金霸王的心,仿佛嗖地上了云端,不知道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晓雪看也不看一眼眼前这个披金挂银的肥猪,而是安抚地冲那吓坏了的小男生粲然一笑,关心地问道:“小/弟弟,你没事吧?”边问边把鞋子套到脚上,用力在地上蹭蹭鞋底,把那猪姐儿的口水蹭到地面上去。

那浑身颤抖着的美少年,本来是害怕地紧闭双眼,拎着小包袱的手攥得紧紧的,十指因为太用力而显得格外苍白。听见一个动听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他慢慢张开眼睛,映入眼睛的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小脸儿。他马上回头看看那个一脸垂涎的金霸王,急切地推推晓雪,催促道:“弟弟快走,这金霸王可是津淮一霸,仗着总督是她表姑,欺男霸女,横行于世。你快走,被她盯上了,你就危险了。”

“走?哪里走?你们俩谁都走不了,乖乖给姐姐做十七侍夫和十八侍夫去吧,啊?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啪!一声响亮的手掌撞击脸面的巴掌声响起,金霸王离晓雪越来越近的肥脸上,一个小巧清晰的掌印,像画在上面一样。

“赫!好厚的脸皮,震得我的手好痛呀!”晓雪皱着可爱的小脸,甩着自己被震得通红的小手,龇牙咧嘴地道。

金霸王向来作威作福惯了,只有她打别人,哪有被人打脸的理儿。这只被金玉包裹着的肥胖子怒了,她暴跳如雷,好像一只不停蹦跶的胖跳蚤:“好哇!给脸不要脸?今天就在这荒郊野外把你们‘就地正法’了,看你们还敢在我金大姐面前逞威风?小花小草,给我把这两个贱人抓住,待你主子我一个一个奸了她们……”

以往她一声令下早已争先恐后扑上去的她身边的哼哈二将,在她咋呼了半天以后,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金霸王更怒了,她那鼻毛喷出的鼻孔里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张仿佛被人砸扁了的大饼脸憋得通红,她梗着脖子大吼一声:“小花小草,你们……”当看到她的两个打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地上,一点声息也没有的时候,她惊呆了。

怎么回事,刚刚还是她们占绝对优势的,这会儿怎么突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躺下了两个,就自己一个人杵在这儿了?觉察势头不对的金霸王左右看看,除了眼前两个小美人儿外,到处杂草丛生,没有其他人的痕迹呀?

不对,若是没有其他人在的话,小花小草怎么躺下的?莫非大白天见鬼了?想到这里,金霸王浑身的肥肉哆嗦了一下,看看当头的太阳,满心疑惑地嘀咕着:不会吧,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妖魔鬼怪?难道是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小美人儿?很有可能,这荒郊野外的,他有一身价值不菲的金丝锦缎绣花衣袍,若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又如何不带一个下人行走于荒野之中?莫非,莫非他是什么山精狐怪?想到这里,金霸王突然有逃走的冲动。

晓雪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惧怕,以为自己很有那种高手特质,只要一出现给人无限威压,让人惧怕嘞。她很得意地一抬下巴,挑着眉毛道:“怎么?知道怕了?要把我圈圈叉叉,小心我拿黄瓜捅你菊花!什么金霸王,到本大侠手里,你就是金窝囊!!”

本……本大侠??不是大仙??金霸王仔细盯着晓雪看了看,觉得眼前的“他”除了漂亮点,精怪点,没什么特别的,便撞了胆子道:“你……你是人是妖??”

“你才妖呢,你们全家都是妖!!你彻底一人妖!!”晓雪竖起的眉毛,鼓着腮帮子很恼怒的模样。靠!你自己长了一张猪八戒的脸,还说人家是妖精,不教训教训你,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金霸王彻底放松了,不是妖精就好。松懈下来的金霸王左右看看,四处无人,色心又起,腆着脸像晓雪她们面前凑了凑,完全忘了刚刚那凌厉的一巴掌,和地上无缘无故躺着的两个打手。

跟在晓雪她们身后的邢采悦,见那个可爱的人儿被那猪哥一般的色狼越逼越近,正要上前来个英雌救美,却被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挡住了去路。

看清眼前俩人的模样,邢采悦皱了眉头,对着小厮模样打扮的黎昕道:“你的主子正面临危险,你怎能临阵脱逃?还有你,是他哥哥吧,还不去解救你的弟弟??”

任君轶淡淡地扫过她焦急的面容,依然挡在她面前,一动也不动。龚慧珍凑了过来,笑得无比**:“这位公子如何称呼呀,在下龚慧珍江南封阳人氏,家中独女,尚未娶夫……”布拉布拉说个不停。不过人家任君轶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管她,只当她是一只聒噪的麻雀。

吴玲玲却开门见山地对黎昕道:“你是武林高手吧,咱俩切磋切磋,看看我这个武举人厉害,还是你这个武林中人厉害。”说着,还把袖子挽到肩膀,亮出她引以为傲的肌肉。谁知人家连撒都不撒她一眼,让她很是郁闷。

他们身后突然传来晓雪和那名男子的惊呼声,只不过晓雪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地意味。

邢采悦不淡定了,她脸色一整,很有气势地道:“让开,你不救他,我去救!!再不闪开,休怪我不客气了!”说着,便焦急地伸手想要拨开前面挡路的任君轶。

得!又多了一个“情敌”!任君轶心中叹了一口气,这晓雪是典型的男女通杀,长着一张惹祸的脸。他听到身后杀猪般的嚎叫声,估摸着晓雪也玩得差不多了,可别玩出人命来。便在邢采悦伸手的那一瞬间,退到一旁去。

邢采悦三步并作两步,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疾步如飞,有几次差点踩滑摔倒。但是她没有停下的匆匆步伐,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多么的急切,恨不能生出翅膀飞了过去。

等她扒开草丛,来到肇事地点时,定睛一看,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鼻青脸肿,脑袋肿的有原本两个大的,趴在地上杀猪般嚎叫的明显是调戏人的那个猪头。而被调戏者晓雪童鞋,则很不淑男地高高抬起腿来,对着那个她娘都不认识她的家伙的屁股狠狠地踢下去。每踢一下,嘴里还骂道:“叫你不学好,替你老娘教训教训你,敢调戏良家妇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金霸王现在成了地道的金王八了,她抱着脑袋在地上打着滚儿,杀猪般地叫着:“哎呦喂,我的小祖宗,您别打了,小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啊……”

晓雪不解恨地又一脚踢过去,在她的腰间印下一个清晰的鞋印:“给我滚,别再叫劳资见到你,见你一次打一次,打到你十里路以内见到劳资绕道走!!哼!!”

邢采悦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小仙童般可爱的少年,居然有这么暴力的一面,真让她跌破眼镜。龚慧珍凑上来一看,脸色很纠结:“哎呦哎呦,好暴力,好血腥,好残忍,好冷酷……啧啧啧……谁要做他的妻主可就惨了,夫管严呀,翻不了身喽!”邢采悦横了她一眼,一副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的表情。

“那个……弟弟,十里路以内能得到吗?貌似一里路以外就看不到了吧?”躲在晓雪后边,恢复了神智的漂亮少年,抿着粉红的小嘴,疑惑地问道。

“嘿嘿!”晓雪看着金霸王屁滚尿流狼狈逃走的身影,笑得无比畅快,“意思是让她能离咱多远就多远,别让劳资再见到她!”

美少年皱了皱眉头,道:“小/弟弟,男儿家说话要文雅秀气,不应该张口劳资,闭口劳资的……”他的话音湮没在晓雪突然凑上来的小脸中。这张小脸这么可爱,离得那么近,他感觉到对方的长睫毛都快扫到他的鼻子了,声音自然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