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第274章 许愿池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七十四章 许愿池

就在晓雪的脸快要贴上美少年的时候,突然一股劲力从后领处传来。回头一看,是大师兄一脸不爽地拎着她的后领子,往后扯呢。

晓雪歪头想想,自己刚刚的动作似乎有让人怀疑的倾向,便一脸讨好地望着任君轶,解释道:“大师兄,别误会,我是想看仔细点,他到底有多大,居然叫我小*弟弟。”

“有你那么看人的吗?小心吓到人家。”任君轶不给她靠近男子的任何机会。晓雪实在是太有人格魅力了,这不,一路走来,一句话没说,就有人叮上来了,虽然对方也是女人,但是女人跟女人之间的同性相亲在这世界又不是没有。唉!太累了,做晓雪的夫侍实在是太累了,防了男人还得防女人。

那美少年看晓雪被亏的有趣模样,抿着嘴笑了,他声音轻轻地道:“我已经十六岁了,小*弟弟你应该还没成年吧?”

“别叫我小*弟弟,我告诉你,我已经成年两年了!!”晓雪十分得意的抬起头。她的确没说谎,这时代的女子十三岁成年,而男子十五岁成年,她成年两年了也只不过才十五岁而已。

美少年很惊讶地望着她,仔细地打量着她的身形外貌,带着讶异的语气道:“你居然已经十七岁了,那我叫你哥哥吧。”

晓雪毫不客气地点头道:“我叫邵晓……迎,欢迎的‘迎’。你就叫我邵哥哥吧。你叫什么名字呀?”

美少年的眼里她只是个漂亮的哥哥,所以毫不犹豫地将名字告诉她这个救命恩人了:“我叫田小青,家住津淮西边五里镇。”

“小青弟弟。”晓雪占起便宜来好不脸红,她看看黎昕扶起的被打得一脸青紫的小厮,好奇地问田小青:“你们主仆俩怎么走到这么偏的地方来了,还被那个金王八给缠上?”

田小青脸色微微一白,有些后怕地道:“我听说从这儿上去,有个眷属池,池中央有个小小的槽,如果能将铜钱投进去的话,那么就能……就能嫁得好人家,所以……才……”说到后来,他漂亮的小脸通红一片,很害羞地低头揉搓着手中的包裹。

“眷属池?我怎么没听说过?投进去就能嫁到如意妻主?骗人的吧,你也相信?”晓雪虽然表示出小小的好奇,却对这样的奇怪说法丝毫不相信。

“真的,千真万确!!”田小青猛地抬起头来,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目光里却充满了坚定的信念:“我们镇子上的王哥哥,五年前就在这眷属池里投中了凹槽,结果次年就嫁给津淮知县做填房。那津淮知县前夫去世,只留下个在襁褓中的幼儿,王哥哥嫁过去以后,伺候公婆,抚养幼子很是尽心尽力,知县大人对他……很好很好,四年来都没有纳一个夫侍。去年,王哥哥生了个大胖闺女,在妻家倍受宠爱……反正,他从一个小小的商户之子,嫁得一个科举出身的七品知县,又过得那么幸福。就是因为在眷属池里投进了铜钱……”

田小青说话时候情绪很激动,似乎怕自己的信念被人质疑,心中的信仰被人打破一般,言辞话语间虽有些凌乱,却充分表达出他对这“眷属池”的美好向往。

晓雪翘着嘴角等他说完这么大一通话,调侃道:“哟哟,小青弟弟想嫁人咯,有没有中意的对象,哥哥给你参谋参谋?”

田小青的脸倏地又红了起来,嘴里却丝毫不退一步:“想嫁人怎么啦?我都十六了,王哥哥十六的时候已经出嫁了……我也不求嫁得多富贵多体面,只希望她……能对我好……”他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个字,只有离他最近的晓雪,才能隐约听得见。

晓雪见他脸皮这么薄,也不好在逗他。她看着大师兄帮那小厮包扎了伤口,便问道:“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田小青也一脸担心地望着他的贴身小厮,想着刚刚他的忠心护主,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泪水:“小筑,你没事吧?刚刚要不是你,我……我……”

那名叫小筑的小厮忙对主子安抚的一笑,扯疼了嘴角的伤口,笑容有些狰狞,连声道:“公子,我没事,您别担心,保护主子是每个奴才应尽的职责,我很高兴能拖延点时间,支撑到三位公子的到来。”如果主子受辱,做奴才的一定没好下场,不是被乱棍打死,就是卖进那些肮脏的地方去。

田小青红着鼻头,转向晓雪道:“谢谢邵哥哥救了我——对了,我买了邵记的点心,这是姐姐昨天晚上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才帮我买到的。邵哥哥,我们一起登山看景,一起享用点心吧?”他眼睛亮亮地举起手中的包袱,里面有邵记快餐店里的打包来的“糯米糍”、“铜锣烧”和“南瓜饼”。在他的心目中,邵记快餐的点心是无人能比的,他要把最好的跟救命恩人分享。

“好呀!走,目标‘眷属池’——go……”晓雪兴致高昂地一马当先走在前面,拿起一个枯枝,做起了开路先锋。田小青宝贝似的拎着他手中的糕点,紧跟在后,接着是任君轶,走在最后的是扶着小筑的黎昕。

被邢采悦拉到一旁的龚慧珍一脸懊丧地看着那群男子的背影,有些气急败坏地道:“多好的机会,我们趁机跟他们认识,结伴而行,不就有亲近佳人的机会了吗?”

“你想被当登徒子一样厌弃吗?他们一群男子,我们三个女人巴巴地贴上去,一定会被误认为别有居心,还是远远地跟在后边保护他们,免得再遇上色狼。”邢采悦望着晓雪生气勃勃的身影,嘴角噙着笑,仿佛就这样远远的看着,也是一种满足。

“他……还要我们保护?你看刚刚他那凶悍的模样,唉!这么可爱漂亮的小东西,没想到居然是朵刺玫瑰。采悦,你要小心呀,免得扎得头破血流。”龚慧珍望着好友迷恋的表情,摸摸鼻子,很好心地提醒他。

吴玲玲望着黎昕的背影,也痴痴地道:“辣点好,我就好这一口,越辣越有劲,嘿嘿!”

“哎哟,又扔偏了,看着不难扔呀,怎么就扔不进去呢?”空旷的大山中传来一个懊丧的声音,那声音清脆如金铃,动听似鸟鸣。

“我也没扔进去……”这个声音里也满是浓浓的失望。

“不行,再试一次,我就不相信我扔不进去!”清脆声音的主人,似乎激发了斗志,誓与那“眷属池”奋斗到底。

晓雪从随身包包里又掏出一把铜钱,递给大师兄两枚,又塞两枚在黎昕的手里,笑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来一起尝试下。”说罢,凝气屏息,瞄准那山壁下一汪清泉中那个碗口大的天然石槽,用力一扔。只见那枚铜钱“叮”地一声,撞击在石槽壁上,在泉水中飘飘悠悠地落入池底,和无数同伴一起作伴去了。

“哎呀,好可惜,差一点就进去了。”旁边的田小青一脸失望,他捏着一枚铜钱,衡量着如何才能投中呢?

就在他犹豫着的时候,视线中出现一枚闪着亮光的铜钱,它以一种完*美的弧度,正中那石槽的中心,只听叮叮几声,铜钱在石槽中翻了几个身,便很乖巧地躺在里面不动了。

“呀!投中了,任哥哥好厉害,一下就投中了!!”田小青眼里闪过羡慕的光芒,一脸崇拜地看着任君轶。

又听得叮叮两声,又一枚铜钱进入了石槽中。田小青转过头一看,心中那个羡慕嫉妒恨呀,邵哥哥的小厮都投进去了,而他,在浪费了十几枚铜钱后,还是一无所获,他扁扁嘴,有些郁郁寡欢。

晓雪又试了几次后,彻底放弃了:“哎呀,太难了,不投了。再说了,那个传说不一定作数。投不进就嫁不得好人家了?纯属扯淡!”

她扭过头来看着情绪无比低落的田小青,迟疑了一下,安慰道:“要不,你再试试?说不定下一枚就能投进去了。即使投不进去也没关系,我和小筑陪着你呢!”小筑拿着公子赏的几枚铜钱,试了几次没中便心疼的不愿意再试了。

田小青鼓起勇气,心中对自己说道:“再试最后一次,若是不中,那也是天意。”

他双手把铜钱包在掌中合十,放在鼻口前,十分虔诚地祈祷着:“菩萨保佑,这次一定要中!”说完,便朝着石槽扔了过去……

晓雪注意到,她旁边不远处的黎昕,手动了动,再望过去,之间田小青十分兴奋地蹦跳着:“中了,我投中了!!邵哥哥,我的铜钱投进去了!!”说着,一脸狂喜地朝着晓雪冲了过来,抱着比他高了半个头的晓雪兴奋地乱跳。

他那可爱的模样,让晓雪不禁想起了远在京城的小晨晨。小世子薛晨也在喜欢在欣喜异常的情况下,扑进晓雪的怀抱,或者拉她转圈圈。

出于爱屋及乌的心理,晓雪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替他高兴着:“恭喜小青弟弟,祝你早日觅得如意妻主。”

田小青听了,红了脸扭捏着道:“邵哥哥就会取笑我……”说完,奔向他的小包袱处,拎起来,顺着杂草掩映的小路,向山上跑去。

“小心点!”晓雪紧跟上去,不放心地提醒道。

她身旁的任君轶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提醒她注意影响。晓雪忙欲盖弥彰地解释道:“小青他好可爱,我当他是弟弟,嘿嘿……没其他意思。”

“弟弟?他可比你还大一岁呢!!”任君轶有些不高兴,这人真是防不胜防,刚刚她居然在田小青抱过来的时候,不躲也不避。若是被人知道她是女子,他们恐怕又得多个兄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