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七十六章 美味糕点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七十六章 美味糕点

吃了一块奶酪松子蛋糕,田小青看着一个小盘子里的比汤圆大一些,金黄金黄的点心,奇怪地问了句:“这个是什么呀?小巧可爱,看着就引起人的食欲。”

晓雪十分满足地咽下一块蛋糕,又往小葫芦爪子里塞了块核桃酥,才道:“那盘是泡芙,里面的奶油很棒,尝尝看。”

田小青白皙的小手很不客气地伸过去,他跟小世子薛晨一样,对美食没有任何抗拒力,若想拐走他,一块美味糕点足矣。他小口地咬了一下泡芙,里面的奶油顺势而出,沾到他红润的小嘴上,他不经意地用舌头一舔,细细品了品,眼睛亮亮的,如同一只好奇的小鹿。他忍不住叫出声来:“泡芙好好吃哦,里面的奶油香香甜甜的,入口即化……真是太好吃了。”这田小青的词汇量实在是过于贫乏,除了“好好吃”就是“太好吃”,要不就是“真好吃呀”!

“邵哥哥,你可以去邵记做糕点师了,这些糕点比邵记快餐店的糕点味道还要好。不知道京城邵记糕点铺里有没有这样的点心,反正快餐店里是没有的。”喜新厌旧的田小青,早已把他姐姐排了几个时辰队买来的那几样点心抛至一边,毫不客气地享用着“邵哥哥”亲手做的点心。

不远处坐着啃干粮的龚慧珍,鼻子向空气中嗅了嗅,像一只缉毒的警犬一般,然后对邢采悦道:“采悦,你闻到没有,什么味道,好香呀!”

邢采悦一直注意着晓雪那边的动静,闻言向那边努了努嘴。

龚慧珍顺着看去,哇!这么多形态各异的点心,而且每一样都是她不曾见过的。以她家的家世和财力,就是邵记每月推出的特色点心她都想方设法弄到尝一尝,可是那嫩绿毯子上的那些,她别说吃过,连见都未曾见过,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吧。

她咽了口唾沫,眼馋地看着,口中道:“不知道他们哪儿买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点心,味道好像还不错的样子。”恰在这时,传来小青惊羡的声音,解答了她的疑问。

“哎哎,”龚慧珍眼睛不离晓雪带来的点心,用肩膀顶顶好友,道,“是那小佳人自己做的耶,这个可以下手,你不下手我可就不客气了哦。”

邢采悦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悦:“你不是看上那个白衣男子了吗?怎么又要对那小公子下手?你也太花心了吧!”

“嘿嘿,娶了他等于跟美食为伴,他点心做那么好,厨艺一定也不错。谁娶了他谁有口福喽,若是你看上人家,我让给你,不过你得做好我经常去蹭吃蹭喝的准备。”瞧她这说的,好像晓雪如她们囊中物一般,手到擒来。

“你别瞎搀和!”邢采悦有些生气,似乎好友的肖想是对佳人的亵渎一般,“别的我不管,这个小公子,你能离多远离多远。”

“切……重色轻友的家伙。”龚慧珍嘟囔一句,几乎冲着那些美味点心流口水。

晓雪在那边一边欣赏着“一览众山小”的开阔视野,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田小青的问题:“这些糕点目前邵记快餐店和糕点铺没有,不过,今天以后就会有了,你以后多让你姐姐留意下快餐店里的特色糕点区,或许会不定时的推出哦。”

田小青睁大了好奇的眼睛看着她,用力咽下一口糕点,马上问道:“邵哥哥你怎么知道?这是人家的商业机密吧?你……”

“小青弟弟啊,我姓什么?”晓雪无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这个小家伙可真是个问题儿童,居然点心都堵不住他的嘴。

“邵哥哥当然姓邵了……你也姓邵?难道你跟邵记有什么亲戚关系??”田小青激动地拔高了声音,这下倒好,不但她们这一堆人听得一清二楚,不远处的邢采悦脸上一霁,似乎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了。

邵记的亲戚么?不会是小老板的兄弟吧,不过据说邵记的小老板是她娘亲收养的,没有任何兄弟姐妹。要不就是邵记的远亲?回去让娘亲借着分红的机会探问一番才是。

“嘘……不要那么大声,大家都看你呢,这会儿不提什么淑男风范了??”晓雪亏着田小青,满意地看着他的小脸渐渐转红。

不太喜欢甜食的黎昕,只吃了一两块点心,便起身道:“我去捡点柴,一会儿烤肉用!”

晓雪看看天色,果然快到正午时分,便点头道:“阿昕别走太远,小心着点儿。”

被晓雪强行拉着坐下品尝点心的小筑,早就如浑身长满跳蚤一般,不自在极了,他借此机会也慌忙站起来,道:“我也去帮昕哥哥。”

那边儿的大口啃着干粮的吴玲玲见状,抹了抹嘴巴,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晓雪一抬眼,望见龚慧珍垂涎的眼神,以及飞流直下的口水,翘了翘可爱的嘴角。然后又看到温文尔雅的邢采悦,投注过来的关注的目光,想了想,反正带的糕点也吃不完,总不好打包再带回去吧,虽然这个田姓小馋猫很乐意吃不了“兜”着走。

她每样糕点挑了两块出来,放在一个盘子里,端在手中笑盈盈地冲着不远处的俩人走了过去:“相识即是有缘,邢姐姐送我茶叶,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些我亲手做的糕点,你们别嫌粗陋,将就着用点吧。”

“不嫌弃,不嫌弃!!”龚慧珍见她捧着糕点过来,眼中射出狼一般的青光,恨不能一下子扑过去,将糕点抢过来。见晓雪如此一说,她便抢前一步接过来,笑着道:“我来端就好了,别累着小公子您。”

说话间,手已经伸进盘子里,拿了一颗泡芙一下子全塞进嘴里,把嘴巴撑的如同蛤蟆,还不忘称赞着:“公子好手艺,味道真是好极了。”她的手紧紧地抱着盘子,仿佛怕人给抢了去似的。

晓雪故意逗她,一把夺过糕点盘子,假装气哼哼地道:“你又没送我东西,干嘛吃我做的糕点,这是我送给邢姐姐的。”

龚慧珍一脸心痛地看着到手的美味离她而去,耍宝般地捂着心口,可怜兮兮地道:“采悦,咱俩是不是好得跟一个人儿似的,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所以,小公子,这糕点送给采悦,就等于送给了我。所以……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飞快地从盘子里拿了块蝴蝶酥,生怕被抢回去一般,躲在一旁大口地吃起来。由于吃得太快,蝴蝶酥又干,噎得她直翻白眼。

邢采悦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对晓雪笑笑,温和地道:“我这朋友就这脾气,邵公子别跟她一般见识。多谢公子相赠糕点。”说着接过了晓雪手中的点心,这时候龚慧珍吃完了甜甜酥酥的蝴蝶酥,又把魔爪伸向了枣泥糕。

晓雪耸了耸肩,不在意地道:“什么谢不谢的,就当姐姐送我茶叶的回礼了。一会儿我们烤肉,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参一脚。”晓雪忘记了自己男装的身份,而且她们那一堆除了自己全是男子,自己这样的邀请是很不和适宜的。

邢采悦虽然很高兴佳人有约,却顾虑到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不顾龚慧珍在一旁极力鼓动她答应邀请,婉言谢绝了。

晓雪很潇洒地冲她点点头,挥挥手,回到了自己的阵营里。任君轶瞥了她一眼,道:“那个桃色衣裳的女子,对你别有居心,要注意保持距离,小心惹上烂桃花。”

田小青听这位邵哥哥的大师兄如此说话,差点吓掉了手中的点心。这也太直白了吧,一般男子听了不羞臊欲死才怪。可是打眼看去,晓雪却连脸都没红一下,兀自吃着松子糖,反驳道:“大师兄就会瞎操心,虽然小时候算命的说我桃花不断,可是这样糊里糊涂的烂桃花,应该不属于我的桃花之列吧。”

田小青想了想,小声提醒道:“这位邢小姐条件挺不错,人长得挺斯文清秀的,而且家世又好,不算是烂桃花吧。”

晓雪笑着点了点他的脑袋,口中开着玩笑:“小青弟弟,你看着好,要不要我帮你牵牵线,做做媒。嗯……对了,今天你在眷属池里投中了石槽,预示着有好姻缘。邢家嫡长女,这个姻缘的确很不错,要不,我帮你说道说道?”

田小青红着脸扭着身子不依地道:“邵哥哥又取笑我,任哥哥和阿昕也投中了,你怎么不说他们?”

“阿昕和大师兄呀……”晓雪别有意味地看了眼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任君轶,笑得如同一只小狐狸:“他们已经觅得好妻主,好姻缘喽……”

田小青很八卦地看着任君轶,凑过来道:“怎么,怎么?难道任哥哥已经定亲了?定得哪家?”

“邵记的小老板——邵晓雪呗!!”晓雪得意地抬起来下巴,好似在说,怎么样?嫁给我祝雪迎是你前世修来的福分吧……

果然,田小青艳羡地望着任君轶,道:“好好哦,居然能跟邵记的小老板定亲,那以后不是天天能吃到邵记的点心和美味的菜肴了?”

“那当然!邵府的厨子都是邵记最优秀的!而且邵记的小老板人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卓越不凡……”晓雪变相地夸着自己,脸不红气不喘,直到任君轶提醒地咳嗽了一声,才停下来。

这时候,去捡柴禾的黎昕拎着一大捆柴过来了,后边的小筑脸上有着惊魂未定的苍白。而出现在邢采悦身边的吴玲玲,脸被扁的如同猪头一般,鼻青脸肿好不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