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七十七章 求爱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七十七章 求爱

“哇!我说玲玲呀,你这是怎么了?谁下手这么重呀?”龚慧珍从她埋头的糕点中抬起头扫了一眼吴玲玲,仿佛看到鬼一般,双眼暴睁,表情十分夸张。这吴玲玲既然能中得武举,自有她非凡的功夫,怎么会在一时半会儿之间,被揍得跟猪头一般?

吴玲玲躲闪着好友的目光,嘴巴动了动。被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看上的男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简直是个耻辱,所以她怎么也说不出口是挑衅那个黑衣小厮,而被暴扁了一顿。她看到龚慧珍手中的点心,转移话题道:“哪来的点心,不等我来就开吃,太不够意思了吧!给我吃一块……”

龚慧珍像护什么宝贝似的,护住自己好不容易从邢采悦那抢来的点心,口中叫道:“住手,别抢,邢老大那多着呢,你问她要!”

正在吴玲玲纠缠邢采悦,死缠烂打着要糕点吃的时候。晓雪注意到黎昕臭臭的俊脸,像裹了一层霜一般,冰冷刺骨,便关心地问了句:“怎么了?谁惹我们阿昕不高兴了,我帮你打他!!”

黎昕依旧拉长着脸,默不作声地生火准备烤肉。晓雪看着他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悄悄询问跟着同去的小筑:“到底怎么了?你们捡柴禾遇到谁了?”

小筑怯怯地看了一眼黎昕,好半天才敢开口道:“刚刚我们去捡柴,那边一位小姐跟去了,要阿昕哥跟他比武,还说……还说一些混账话。阿昕哥生气了,把那位小姐狠揍了一顿。”说话间,怕热身边这位煞星不高兴,总偷偷观察他的表情。

晓雪顺着小筑的手望去,邢采悦旁那个满脸桃花开的高壮女子,十分搞笑地冲着邢姐姐耍无赖,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来:“好了,阿昕别生气了,你瞧你把她打得她娘都不认识她了,还有什么不解气的?来,吃一口甜食,放松放松心情。”

黎昕冷哼一声道:“若不是看在她跟邵家合作伙伴有点关系,早把她交代在刚刚的林子里了,还容她在那蹦跶?”他身上的戾气让小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朝自己家公子旁躲了躲,生怕被迁怒了。

“好啦,好啦……我们家阿昕不气了,来,我给你弄你最爱吃的烤鱼。”晓雪猜也能猜到,那个傻大个所说的混账话,无非是看中我们家阿昕,喜欢他而已。

田小青一脸奇怪地看着“邵哥哥”哄自己的贴身小厮,而那个小厮似乎还很不给面子的,依然摆着脸色,心中便对邵哥哥性子太软,连下人都敢甩脸子的性格,有些不太认同。他想说什么,又想想这是人家的家务事,自己一个刚跟他认识的外人多事,恐怕会被邵哥哥不喜,便忍住不做声了。

晓雪从食盒的最下方取出许多串了竹签的猪肉、五花肉、里脊肉、羊肉和几条腌渍好的烤鱼,把火堆的明火弄成暗火,放在上面熟练地烤起来。田小青觉着好玩,也有样学样地拿了两串烤起来,不过很快烤成黑乎乎的焦炭。

晓雪见带的肉串分量比较足,便没有阻止他的好兴致,不过他自己倒是很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笑了笑:“看邵哥哥烤肉,觉得很容易,谁知道这火候的掌握可真不容易呀!”

他看着晓雪手中的五六串烤肉,很快成为焦黄色,并且滋滋地冒着油花。扑鼻的香气,萦绕在他们的周围,就连附近几拨游人,都忍不住望过来。便羡慕地继续道:“邵哥哥教我烤肉吧,回到家里我也可以露一手给爹娘看看。”

晓雪将手中的肉串分给他两串,耐心地教导着:“这烤肉,一要注意离火的距离,不能近了,近了容易焦糊,也不能远了,远了即便肉烤熟了也失去鲜嫩的味道了。二要注意调料的搭配,烤肉料我带的多,一会儿送你一包。”

田小青很认真的学着,后来他因为这手烤肉的绝活,赢得了来家中做客的良人的注意,成就了一份好姻缘,这是后话。

“可以吃了!”晓雪见烤肉已经散发出浓郁的香味,便提醒田小青道:“你尝尝自己的手艺,大师兄、阿昕,这是你们的。小筑,这个给你……”

说完,自己又开始拿了两只一尺来长的草鱼烤了起来。整个山顶都笼罩着她们烤肉的香味,和田小青“好好吃哦”的叫声中。

龚慧珍吃完了手里的糕点,又开始垂涎人家的烤肉了,可是她到底出身名门,脸皮还没厚到去跟人家要吃的的份上。便可怜巴巴地望着邢采悦,希望她能跟人家套套近乎,让她能吃到热乎乎、香喷喷的烤肉。

可惜,人家邢采悦只顾着捧着晓雪送给她的点心,一脸幸福地闻着,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吃甜食,不过这可是佳人亲手所做,即便没吃到嘴里,也甜到了心里。

吃饱喝足的晓雪,靠在桃树干上,山风吹来,漫天卷起飞花。晓雪惊喜地仰起头,伸出手去接那一个个粉色的小精灵。花瓣好似与她捉迷藏般,躲闪着她的玉手。晓雪激起了斗志,起身追逐着俏皮的粉色桃花瓣,在别人眼中,好似一位迎风而舞的桃花仙子一般。晓雪“咯咯……”地笑着,那笑声如山间清泉叮咚作响,又似风铃摇曳在微风之中,敲打着山顶每一位妙龄女子的心……

邢采悦看得痴了,眼睛一刻也不舍得放过这美好的时刻,就连手中的糕点被龚慧珍偷吃了,也浑人不觉……

晓雪正玩得开心,一个十八、九岁的红衣女子,捧着一束淡紫色的花束走了过来,她笑盈盈地望着晓雪,眼中同样充满了痴迷:“这位公子请了!”

晓雪停止了和花瓣的舞蹈,任那片片粉红撒满青丝,她睁着灵动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眼前这个相貌出众的女子,问道:“这位姐姐有礼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红衣女子的脸微微红了,她有些磕磕巴巴地道:“这……紫樱花,与公子今日的服装很衬,所以在下采了一些,送给公子,还望笑纳!”

晓雪的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到那捧粉紫色小花上,只一眼便喜欢上这淡紫色的小花。它不张扬,不卑微,只是吐露着属于自己的芳华。

晓雪凑过去,轻轻嗅了嗅,一股淡淡的芳香袭来,沁人心脾。便扬起灿烂的笑脸,甜甜地道:“谢谢这位姐姐了……”说着,伸出手去要接那束鲜花。

红衣女子面露喜色,而不远处的邢采悦却脸色一变,向这边走过来,口中不忘提醒道:“邵家弟弟,你初来乍到可能不知道津淮的规矩。凡是今日在金牛山顶收了女子送的紫樱花,就代表接受了对方的爱慕,答应了她的求亲……”

晓雪已经接触到紫色小花的手,仿佛被烫了一般,火速收回来。好嘛!差点为了一束花把自己给卖了。她一脸尴尬地连连摇手道:“不好意思,这位姐姐,我不是本地人,所以不知道这样的规矩。”

红衣女子脸上的笑容僵在脸上,眼睛狠狠地剜了一下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嘴角依然挤着笑意,道:“公子,在下确实仰慕你的丰姿,请给在下一个机会吧!”

晓雪眼角抽抽着,我乃堂堂女儿身,又不搞蕾丝边,怎么给你机会?便绞尽脑汁地想托词:“这位姐姐,在下家中已经给定下了亲事,所以……不能自己做主。”

女子脸色又一变,手中的紫樱花被她掐成一团,口气很不好听地道:“定过亲了还来凑什么热闹?不知道今日是相亲的活动吗?真是扫兴!!”说着,一甩袖子,很没风度地走了。

晓雪差点闹了个大笑话,却不知道反省,冲着人家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嘴里不依不饶地嘟囔着:“人家又没让你来求爱,真是没风度,没水平,没品格的家伙。”

任君轶脸色淡淡地向着邢采悦施了一礼,道:“多谢邢小姐及时提醒。”

田小青诧异地道:“邵哥哥不知道游山会的习俗吗??”

“还说呢,你这家伙也不知道提醒我一声,害我差点出丑!”你已经出丑了好不好,贪图人家一束小花,自己差点成为笑话!

“我以为哥哥知道呢!如果男子在今日接受了女子的花束,就代表也看中了对方,会还以自己绣的荷包,荷包里有自己家的身份地址,等着对方来提亲就行了。”田小青眼睛亮亮的,心中充满了浪漫的憧憬。

“刚刚那位女子,衣着、相貌、谈吐皆为上乘,我还以为哥哥你也看中对方了呢,所以才没有冒然阻止你接对方的花束。”田小青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切……她哪点好了,别人不接她的花束就恼羞成怒,一点休养也没有。对吧,邢姐姐。”晓雪不说自己乌龙,却把责任都推在别人身上,还拉同盟军。

邢采悦沉稳地笑了笑,道:“还好没酿成大错,以后可不要再轻易接受别的女子送的礼物了哦。”

晓雪抬起头来,给她一个可爱到爆的笑脸,乖巧地道:“嗯,谢谢邢姐姐及时的提醒,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乌龙事件了。”邢采悦被她的笑容晃了眼,一时神情有些恍惚。

不知道自己的杀伤力男女通吃的晓雪,却扭过头来看着黎昕道:“阿昕,你去给我摘些紫樱花吧,那个香味挺独特的,可以制成干花放在荷包里当熏香用。”

无论是邢采悦和田小青都十分无奈地望着她。今日只有女子摘花,哪有男子采花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