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七十八章 蛋糕风波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七十八章 蛋糕风波

与田小青童鞋分手后回到家,想到今日自己被女人求爱了,晓雪依然很兴奋,可是两个夫侍把她抛至一旁,关在一个房间里,神秘兮兮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

晓雪皱着眉头想着高大粗犷的黎昕,俊逸秀美的大师兄,突然有“他们是不是在搞基”的念头。敲了敲自己的头,用力地甩掉自己腐女的yy念头。大师兄和黎昕凑在一起,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量,既然不想自己知道,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抬头看看天色还早,快餐店里已经嘈杂一片,生意还不错。心情很嗨皮的晓雪信步来到快餐店门前,看到店内少有空位,一种自豪感和成就感油然而生。

“娘亲,爹爹。这儿的儿童套餐好好吃哦,还有玩具送!以后我们天天来吃,好不好?”一个可爱天真的孩童声音传进她的耳膜。

扭头看看,原来是穿着粗布的一对夫妇,带着一个穿着新衣的四五岁的女童,刚刚从店里走出来。

那个二十岁左右的娘亲,用长满老茧的手,爱抚着女儿的头发,笑容中带了丝苦涩,安慰道:“珠儿乖,咱们家穷,天天来吃不起,不过娘亲答应你,每年今日你生辰的时候,都带你来吃一顿大餐,好不好?”

小女孩懂事地点了点头,十分乖巧地道:“嗯!珠儿也会乖乖的,不吵爹爹和小蝶蝶,爹爹们就可以多绣点帕子赚钱了,珠儿还会帮着看弟弟。”

“我们珠儿真乖,能够帮爹爹分忧了,弟弟要是看到你给他带的玩具,一定很高兴的。”一身粗布脸色有些蜡黄的男子,低头抱了抱女儿,眼中含着感动的泪花。

小女孩扭捏着身子,不好意思地道:“本来想给弟弟留点糯米团的,可是团子太好吃了,我一不小心……就都吃掉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羞涩地低下了头,心中想到:我不是个好姐姐,好吃的东西自己独吞了。

珠儿的娘亲眼眶也热了,都怪自己没用,一家五口只能维持温饱,一年到头除了过年过节能见一些荤腥,邵记的饭菜实在是太好吃了,连自己都忍受不住诱惑,何况是只有五岁的小女儿呢。

她抱起女儿亲了亲她的小脸,笑着安慰道:“珠儿已经很好了,等弟弟五岁生辰的时候,娘亲也带他来吃,不就行了吗?”

珠儿想了想,脸上又挂起可爱的笑:“嗯,嗯……娘亲也带弟弟来,珠儿绝不吵着跟来。”今天爹娘带她来邵记用餐前,三岁的弟弟哭闹着要跟来,小爹爹硬抱着他不让来。因为她们的钱不够,给自己买一个儿童套餐已经不剩多少了。珠儿小小年纪,就意识到金钱的重要和生活的拮据。

在一旁听着的晓雪,突然想到自己刚穿的这个世界不不久,风哥哥带着自己到处乞讨,打零工。讨到好东西,或者打工挣来的钱,全部都留给自己,十来岁的风哥哥却一口也不舍得尝。不由得眼睛一热,向前走几步,笑着对一家三口道:“今天是珠儿小朋友生日吗?我们邵记准备送珠儿一份礼物,请你们到店里坐等一会儿。”

珠儿娘亲是个很老实很本分的农家女子,她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绫罗的男子(晓雪尚未换下男装打扮),嘴巴动了动,半晌挤出一句:“我们没钱了……”

“既然是送给珠儿的生辰礼物,当然是不要钱的哦!来,小妹妹,我带你去糕点房!”晓雪带着阳光般的笑容,向珠儿伸出了友谊之手。

珠儿很喜欢眼前的大哥哥,她有些羞涩地看看爹爹又瞅瞅娘亲,不知道该不该把手递过去。

珠儿娘亲对于邵记的信誉还是充满信任的,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对着女儿点点头,道:“跟哥哥去吧,娘亲在店里等你。”

晓雪牵着珠儿的手来到糕点房,这里是制作店内出售点心的地方,里面一个糕点师傅和两个学徒在忙碌着。

糕点师傅瞥见一个紫色的身影进来了,皱着眉头道:“不好意思,这位贵客,厨房重地,闲人免进。您请……”

“山子,看清楚我是谁再赶人!”晓雪将珠儿放在糕点房里的一个高脚凳子上,嗔怪地瞪了糕点师傅一眼。

这声音好熟悉呀,定睛一看,黄山张大嘴巴惊讶地指着眼前的男装主子,结结巴巴地道:“小老板……您……您怎么这副打扮呀!”

“废话少说,今天教你做奶油生日蛋糕,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晓雪巡视了下糕点房,嗯!不错,刚刚出炉的一块蛋糕,旁边桶里有现成做好的奶油,大概是用来做夹心三明治的。

她吩咐两个学徒,榨点番茄汁和菠菜汁来。然后开始忙碌起来,她先将整块的蛋糕切成盘子大的圆形,放在圆形的木板上,用奶油在均匀地铺开。很快,那圆圆的蛋糕就变成白色的“小磨盘”了。晓雪接过糕点师傅递过来的油纸,弄成锥形,把奶油填进去,从锥形尖上剪个口子,然后开始在蛋糕上“镶边”。

“哇!漂亮哥哥,这边上的花花好好看哦!可以吃的吗?”伸长了脑袋,凑过来看的珠儿,情不自禁地赞叹着。

晓雪回头冲她一笑,道:“当然可以吃了,好看的还在后头呢。”

说罢,她用调有番茄汁的奶油做花瓣,用绿色菠菜汁的奶油做叶子,手法熟练地做出了三朵玫瑰花,一朵全开的,两朵半开的,放在蛋糕的左上角,然后用草莓酱在蛋糕上写下了“生辰快乐”四个苍劲的字体,结束了生日蛋糕的制作。

晓雪一手捧着这个大约八寸大的生日蛋糕,一手牵着可爱的珠儿,在糕点师傅和学徒们一脸的惊羡中,走出了糕点房,来到了快餐店内。

“爹,娘——快看漂亮哥哥做的花花,好漂亮,可以吃的哦!”珠儿老远就看到自己爹娘,兴奋地挥舞着小手。漂亮哥哥手上的蛋糕,是送给珠儿的呢,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吃食。

晓雪将刚出炉的生日蛋糕,放在珠儿老实巴交的父母面前,很和气地对珠儿道:“庆祝珠儿五岁生辰,这个生日蛋糕就当我送给可爱珠儿的礼物哦,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珠儿看着那漂亮的蛋糕,想碰又怕碰坏了,只围着那属于她的蛋糕,笑得那么天真,那么幸福,仿佛此时全天下最幸福的人就是她了。

坐在珠儿父母附近的客人们,忍不住伸过头来看,无不发出惊叹:“太漂亮了,这花用什么做的,简直跟真的一样。这叫生日蛋糕吗?和松子蛋糕一样可以吃的吗?确定不是艺术品吗?”称赞声从四面八方向她们包围过来,看向一家三口的眼光里,充满了羡慕和嫉妒。在她们没看到二楼的楼梯上,一双眼睛显得格外明亮……

“珠儿的生辰,我们一起为小寿星唱生日歌吧!”晓雪显得兴致高昂,对着店里的客人道。本来坐在一层的都是一些淳朴善良的普通老百姓,听晓雪这么一说,都笑着赞同。

“我来起头!”晓雪拍着手望着兴奋得小脸通红的小寿星珠儿,唱道:“祝你生辰快乐,祝你生辰快乐,祝珠儿生辰快乐,祝你生辰快乐……”

晓雪清脆的声音感染着大家,于是,这首《生日快乐》在店内一遍又一遍的回响着。

珠儿在告别了漂亮的大哥哥,牵着爹爹的手蹦跳着回家的路上,还一直哼唱着这首简单而又动听的旋律。

珠儿娘小心地捧着蛋糕,望着一脸高兴的女儿,眼角挤出了几道细纹。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五年前她的女儿出生,五年后,又遇到了一个大善人,给了她们无比美好的回忆。

正在她们一家三口拐过街角,准备向城门口走去的时候,一个一身华服,笑容满面的女子叫住了她们:“这位夫人请留步!”

珠儿娘左右看看,见那名女子看着的是自己,一脸受宠若惊的感觉,从来没人叫过她“夫人”呢。

“这位大小姐,您叫俺有什么事吗?”珠儿娘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看眼前女子衣着和饰品,非富即贵,不是她这平头百姓能惹得起的。

那女子一脸和气,笑容很真挚:“是这样的,今日我父亲过寿,做女儿的想表表孝心,送给父亲一个特殊礼物。刚刚在邵记的时候,看到夫人手上的蛋糕很不错,希望你能够割爱。”跟了她们这一路,一定要把这蛋糕弄到手。

“娘——”珠儿拉拉娘亲的衣角,生怕娘答应了她:“这是漂亮哥哥送我的!”

华服女子直接无视小孩子的胡闹,依然笑得如一只千年老狐狸:“我也不白要你的,我出十两银子买你的,如何?”要知道,想她们这样的贫苦人家,一年忙到头,也不能挣这么多钱。

珠儿娘迟疑了一下,低头看看一脸祈求看着自己的女儿,咬了咬牙,摇头道:“小姐,不好意思,这是人家送给小女的礼物……”

“二十两!”女子的笑容依然不变,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真……对不起……”珠儿娘老实巴交,憋得一脸通红,不知道如何拒绝她。

“五十两!!”女子的笑容收敛了些,她不信有钱买不来这穷酸手上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