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八十章 马革裹尸

第 282 章 马革裹尸

晓雪握着小拳头,使劲在空中挥了挥,表情无比的严肃。不过这一切看在邢采悦的眼中,是掩饰自己乔装的小伎俩,便很包容地笑着附和道:“是,你是女的,行了吧,邵小姐?”

龚慧珍扑哧?一声笑出来,把晓雪从头打量到脚,又从脚端详到头,摇头忍住笑意道:“‘邵小姐’你好,久仰大名,在下这里?有礼了……哈哈哈……你叫别人看看,你哪一点像女人了??即便是女人也是个夫管严的!!”说着,还拿目光扫了眼已作已婚夫郎打扮的任君轶和黎昕。

晓雪本来觉得被形容成清秀漂亮不是什么坏事,可是一杯龚慧珍这么肆无忌惮的一笑,再加上茶馆里所有人都跟着起哄般的附和哄笑,顿时涨红了脸,有些生气地道:“你们要怎么才能相信我真的是女生??”得,“女生”这个词都出来了。

“你怎么说大家伙儿都不会相信你是女生的!!”龚慧珍满脸笑意,用手指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痕。

邢采悦见晓雪已经气得满面通红,濒临暴走的境地,便替佳人解围道:“阿珍,你注意点,邵公子说他是女子,便是女子罢了,你别再笑这么……”

邢采悦的声音随着晓雪下一个动作,戛然而止,茶棚里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晓雪“豪放”的动作:她发狠般地拿过邢采悦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口中咬牙切齿地道:“现在你相信了吧?再不信,找个隐秘的地儿,我脱衣服给你看!!!”

晓雪这是确实给气得狠了,也不管自己说的话,做的事,会不会给别人带来震撼。

不过,邢采悦是给镇住了。手中软软鼓鼓的触感,提醒着她,眼前这个秀美人儿的真实性别。似乎是潜意识中,又或是想要进一步确认着什么,她的手不受大脑支配般地捏了捏手心中的高耸。

“啪!”还没容她感觉到什么,手背上一疼,手被对方拍下来。

晓雪仿佛被侮辱的少女一般,双臂抱着胸部,一副控诉的表情对着邢采悦,口中指责道:“邢姐姐,你往哪儿捏呢?你当我是泥塑的呀!!你若好女风,可别找咱,咱家里六位夫婿等着我呢!”

邢采悦这才从震惊中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荒唐事。她一脸尴尬地看着晓雪,口中有些结巴:“你……你,果然是……是……”“女子”二字她努力了半天,怎么也说不出口。心中百味杂陈,同时也哀悼自己刚刚萌芽的爱情,就这样被掐死了。

“我是!!”晓雪十分肯定地冲她点点头,心中还是有些不悦:nn滴,居然摸偶咪/咪,这可是我家夫郎的专利!!

龚慧珍一脸八卦地看着好友,口中催促着:“怎么样?怎么样?是真的吗??不会是馒头什么的吧?”

邢采悦扭头看看她,嘴角满是苦涩的笑:“她,确实是……女的。”

龚慧珍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晓雪,前儿还是绝色小佳人呢,今天就变成了清秀少女了!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邢姐姐、龚姐姐请了,在下邵晓雪,为那日乔装之事像两位致歉了。”晓雪似乎觉得自己也需要负些责任,便弯腰行礼。

“妹妹多礼了……”邢采悦忙还礼。

“邵晓雪,邵晓雪?邵晓雪!!!你……你……就是那个邵记的,邵记的……”龚慧珍眼睛睁得铜铃一般,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秀美如玉的稚嫩女孩,根本难以将她和那个传闻中叱咤风云,无所不能的美食之神联想在一块儿。她指着晓雪,嗔目结舌,竟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邢采悦猛地抬起头来,仔细地看了晓雪一眼,嘴角慢慢抬起,“哈哈哈……”一串豁然开朗的笑声,传遍了整个茶棚。难怪,难怪“邵公子”会做那么多好吃,连邵记都买不到的点心;难怪“邵公子”烤肉的手法如此熟练;难怪那天“邵公子”会说他们家都喝邢家产的茶!!

虽然她自幼爱读书,不爱做生意。作为邢家家主的第一继承人,她还是被灌输了很多家族产业的讯息,即便是中了举也是如此。她的娘亲在与邵记小老板会晤合作后,曾用充满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用十二个字形容她的合作伙伴:年轻有为、风华绝代、商业奇才。印象中,母亲从未对谁有过这么高的评价,今日她终于体会到“风华绝代”的真正含义,原来不仅仅指她的丰姿,还包含了对她外貌的评价。

果真是风华绝代,差点把她给迷住了,或许已经不能算是“差点”了……

邢采悦哈哈大笑,笑得眼角都溢出了泪花。她的笑,都对自己小小爱情的挥别,有着得知晓雪身份的释然,也包含了一种无法言喻的酸涩心情。任君轶表情淡淡地望着她,像穿透镜一般,将她的内心窥视的一清二楚,庆幸着她的豁达,与释然。

龚慧珍看着好友的笑,心中有些难过,就在那天,她还怂恿着好友去追寻心中的美好,谁知道这美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她无奈地拍拍邢采悦的背,给她一个牵强的笑:“不想笑就别笑了……”

邢采悦停止了大笑,用手指抹了抹笑出的泪花,回望着晓雪担心的目光,弯起唇角道:“我今天很高兴,高兴自己能跟传说中的小老板相识,虽然……过程有些尴尬。不过,邵老板扮起男人来,还真是绝色芳华,美丽动人,就连我都有些动心了呢!”她的话在别人看来,是玩笑之语,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决不只是玩笑。

晓雪的眼神变了变,唇角依然带着可爱的笑道:“邢姐姐还是叫我晓雪吧,无论是小老板,还是邵老板,听着都这么外气,好歹咱们也是老相识了。别在这儿提什么动心不动心的,小心我两位夫侍吃醋,晚上罚我跪搓板。”说着还缩了缩脑袋,做了个“小生怕怕”的表情。

她这玩笑话一说,顿时茶棚里又笑开了花,也打散了刚刚有些生硬的气氛,她的两位夫侍倒是难得的红了面颊,眼睛却不约而同地狠狠瞪了她一眼。这更印证了她“跪搓板”的言辞,喝茶歇脚的人们笑得更厉害了,尤其是那几个江湖人士,笑得比谁都大声。

龚慧珍趁机亏她:“哟哟,邵记小老板厨艺绝妙超凡我们领教过了,没想到这夫管严的传闻也非空穴来风呀!”

要是这时代别的女子听她这么一打趣,非恼了不可。不过人家邵晓雪却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

邢采悦却习惯性地维护她:“好了,阿珍少说两句。邵……晓雪,你这边关还是别去了,我刚刚听到消息说,两国开战了,太危险。”

谁知道她这么一说,晓雪更来劲了,她双手交握放胸前,眼中闪着星星,口气无比兴奋地道:“开战了?!阿昕,大师兄,我们快点儿赶路,别那覃闾太菜,三下两下就被我们的军队给咔嚓了,到时候可没热闹可凑了。”说着,就要从茶棚里出来,那心情看着比赚银子还迫切。

什么去看娘亲和姐姐,感情就是去见识古代军营生活和观摩古代战场的。

“晓雪,那很危险!!”邢采悦皱着眉头,有些不解地提醒眼前这个兴奋的孩纸。

晓雪突然收敛了脸上的激动,带着无比严肃地表情,看着邢采悦道:“我知道很危险,可是!我的母亲和姐姐在那里,我不放心她们,俗话说: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在外敌来袭的时候,身为华焱的一份子,要知难而进,迎难而上。大女子当纵横沙场,马革裹尸,才不负来这人世走一遭!!所以,这边关,我一定要去!!”

她这一袭冠冕堂皇的话,在茶棚这群不知内情的人心中泛起层层波浪,那些有血气的江湖女子,更是一拍桌案,高声叫道:“说的好!!大女子当纵横沙场,马革裹尸,这才活的有意义。我等虽空有一身武艺,却不如一个商人有血性,说出去不让人笑掉大牙?姐妹们,拿起武器,叫上各位同道,咱们同赴边疆,保家卫国,大干一场!!”

“好!!”这五六个武林人士,将茶碗中的茶水,如饮酒一般一饮而尽,操起武器,气势汹汹地出了茶棚,一路往西去了。吴玲玲也心潮澎湃,就要跟着出去,却被龚慧珍一把拉住。

“你干什么去?你若想去,我也不拦你,必须有你娘的同意才行!”先生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们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吴玲玲用力甩袖子,却摆脱不了她的拉扯,不悦地道:“她们江湖草莽都有保家卫国之心,我一介武举,将来是要参加武状元的角逐的,如果再没这个自觉,还谈参加什么武举??”

她抬眼看了看收拾东西,准备动身的晓雪她们,用力挣脱龚慧珍的拉扯,像个铁塔一般杵在晓雪面前,道:“晓雪,你给她说说,什么保家卫国,什么人人有责……我跟你一起去边疆,杀那些鞑虏子去!!”

晓雪定定地看了她半晌,才踮起脚拍拍她的肩膀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百善孝为先,你先去请示请示你母亲,再做定论吧。我估计要在玉门关呆上一段日子,你娘同意了,你再追来便是。邢姐姐,龚姐姐,请了,后会有期!”她学着从电视里学来的动作和台词,拱了拱手,很潇洒地翻身上马,一夹马腹,往西边疾驰而去。

邢采悦站在茶棚门口,望着晓雪远去的背影,喃喃地道:“这邵晓雪,果然不同凡响,不同凡响哪……”

龚慧珍跟她并肩而立,用力拍拍她的肩膀,无言地望着成为黑点的三人,心中莫名的惆怅。

吴玲玲却拉着自己的马匹,一个翻身上去了:“我去请示母亲,说不定还能赶上她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