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八十一章 巫族的禁术

娶夫纳侍 二百八十一章 巫族的禁术

二百八十一章巫族的禁术

“啪——”一声瓷器的脆响在镇国将军府的正厅内响起,一个价值不菲的青花瓷,在大理石铺成的地面上化为碎片。

“废物!都是废物!!!”子慕皇子满脸狰狞的愤怒之色,望着跪在他身前的黑衣暗卫大方雷霆。他身旁一个脸面陌生的小厮浑身颤抖得如风中落叶,低头含胸尽量减轻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一个不小心,步了前几小厮的后尘。

“天煞阁那批废物,说什么二十几个高手都折在那个小畜生的手里,那些高手是泥捏的吗?说什么天下第一杀手组织,我看全是一群饭桶!!暗影,你去跟天煞阁的那个狗屁堂主说,一定不能让那小畜生和她两个夫侍到达玉门关!!”子慕皇子本来清秀可人的脸上满是狠戾之色,恨不能亲手把晓雪她们撕成碎片。

暗影迟疑了一下,还是将自己刚收到的消息,禀告了皇子殿下:“殿下,天煞阁的津淮分舵一夜之间全部被灭,上至堂主下至普通伙计,全部一招致命!”

子慕皇子暗自抽了口冷气,将手中小厮刚递过来的杯子,连茶水一块儿摔在了暗影面前,咬着牙道:“要不是你们不愿意帮本殿下这个忙,哪里容那小畜生如此嚣张,居然还挑了天煞阁的堂口……”

暗影任那滚烫的茶水溅到自己手上,却纹丝不动地跪在地上。女皇陛心疼幼弟,在他出嫁时特地送了四个暗卫保护他,她也知道这个弟弟自幼被她宠坏了,嚣张跋扈为所欲为,担心他指挥着暗卫们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所以特地警告四位暗卫,不可帮皇子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因此,八年前的那件事,子慕皇子只好选择买通天煞阁的杀手去干。

暗影低着头,表情藏在阴影里,口中却没有一丝情绪地继续回道:“天煞阁也在怀疑是邵晓雪三人中的那个高手所为,但是一直盯着她们的眼线回报说,灭堂惨案发生的那一晚,姓黎的并未离开邵晓雪的身边……”

子慕皇子眉头皱得更紧了,紧接着问了句:“盯着邵府的暗魂怎么说?”

“除了邵晓雪的师父和师公要找她徒弟,听说自己的徒儿去巡视产业,呆了没两天就离开了。其余都是生意上来往的商人……院中那几个,都未曾出门!”暗影很详细地汇报着。

“那……也就说,姓邵的小兔崽子还有同伙?”子慕皇子的脸色更阴沉了,有了那个什么男盟主和一个用毒高手,已经很难对付了,如果再加上一个比那男盟主更历害的高手,那可就更棘手了!!

暗影脸上的肌肉动了动,却没再说什么。他心中也知道,津淮堂口在天煞阁中虽不说是数一数二的,却聚集了许多精英,那儿的堂主在江湖排行榜上都是数得着的,却毫无招架之力地一招毙命!!七八十位杀手,在那人眼中,就好像是面团一般,全部一招毙命,这是多么恐怖的实力?

“好了!你先下去吧!!府里的侍卫再增加一倍,若是数量不够我去求皇姐特批些禁卫军过来。你去跟天煞阁那废物堂主说,务必把那三个处理在去边关的路上!!”子慕皇子想到人家既然能挑一个堂口如捏面团子,那么要是想要他的脑袋,形同囊中取物,不由得心中一寒,把本来已经守卫森严的将军府,更是加固得如铁桶一般。

“属下遵命!”暗影嗖地一声,消失在子慕皇子的眼前。伺候皇子用茶的小厮,揉了揉眼睛,心中为这暗卫凭空消失的技能而感到惊叹。

“主子,巫族的天尊到了!”进来的是皇子身边的另一个一等小厮,刚刚他被派去迎接皇子的“贵客”去了。

子慕皇子脸上终于有了丝笑意,他忙站起身来,穿过瓷器碎片已经被打扫干净的厅堂,迎接巫族尊者于门外,说话间带着无比的恭敬:“天师快请进。良辰,快将皇姐赏的极品铁观音沏上一杯,款待贵客!”

那个被称为天师的巫族老者,满脸皱纹,双眼浑浊,不高的身材佝偻着,枯瘦哭鬼爪的手中,拄着一根比他还高上一个头的拐杖。他是衣着打扮跟华焱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区别,看上去就一普通无须老头。但是,那拐杖触地的声音,明显地提醒着别人,这是精铁打造的,没有百斤,也少不了八十。

“什么天师,叫我巫老儿就行了。”那老头儿瞥了一眼院中几位小厮,眼中精光一闪,咳嗽几声,用沙哑苍老的声音道。

“天师放心,这院子里都信得过的!”子慕皇子亲自扶着老头坐在了厅中的太师椅上。刚刚那个哆嗦不停的小厮,很伶俐地奉上了香茗和点心。

“行了,行了,本尊不是来喝茶吃点心的,过来,让我探知下你的身体。”那个所谓的巫族天尊,摆了摆手,说话之间很不客气。

子慕皇子也不恼,乖乖地站到他面前,用期盼的眼神望着他。

正所谓:病急乱投医。自从上次小产,被身为小医仙的任君轶判定不能再生养后,子慕皇子几乎将整个京城稍有名气的大夫都请来了,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

他不甘心这辈子就雨落一个孩子,而且那孩子身上的秘密早晚有一天会被拆穿,为妻主生个货真价实的女儿,才能捍卫自己的领土不受别人侵犯。

于是,他想尽一切办法,调理自己的身体,期盼着能出现奇迹修复自己体内受损的胎囊,可是结果都让他失望了。

正在几乎要绝望的时候,这子慕皇子不知道从哪听说巫族有一种秘术,可以不用胞胎果受孕,而且在体外孕育后代,不需要经过胎囊也可以生下健康的宝宝,而且想要女孩就生女孩,想

要男娃就生男娃。

于是,他大肆地在达伦搜寻巫族的后代。要知道,巫族生活在深山老林中,那里常年瘴气弥漫,毒物丛生,哪怕是区区一棵花草,也可能化为吃人的怪物,外边的人根本就没什么机会进到巫族生活的领地。所以,要找寻

一个真正的巫族人,而且还是会这种秘术的尊者,机会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在杀了几个冒牌货之后,子慕皇子甚至出动了两名暗卫,如果再不成的话,他就要递牌子进宫,缠疼自己的皇姐,发动驻守达伦边境的军队来帮他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寻到了现在的这名自称已经一百八十三岁的前任巫族祭司。当这位老祭司施展巫术,招来一死灵,而且是子慕皇子很熟悉的一个灵魂——生产后被他杖毙的宫人启勋。

子慕皇子吓个半死,只看了一眼便紧闭双眼,苍白着脸不敢再看。毕竟夜路走多了,还是怕碰到鬼的。虽然经过这次不愉快的巫术经历,子慕皇子却坚信对方巫族天尊的身份。

加上对方把无性怀孕吹嘘得天花乱坠。说上万年前,整个大陆无所谓男女,无所谓尊卑。那时候,每一个人都是巫术的强者,人族的繁衍都是靠了这无性体外繁殖之术。只不过,后来衍生了女子之尊,才有了胞胎果孕育之法,而巫术也为人类所淡忘,只屈居与达伦一角……

他的话语中加了些言咒,子慕皇子更是死心塌地的相信了他,并央求他对自己施以秘术,却被对方拒绝了。

巫族的这位天尊道:“此术为什么被我们巫族定为秘术,就是因为施术时对于施术人本身有很大的伤害,最严重的会折寿三十年。我老汉虽然已在世间享受了一百八十多年,却还想多活几年呢!”

这子慕皇子铁了心要他施展秘术,帮自己怀上女儿,软磨硬缠,还诱之以利:如果他帮自己施术成功,他将上奏女皇,保天尊为国师,并在华焱推行巫术,让巫族能够在大陆上广为流传……

这位天尊心动了,毕竟巫族被视为异类很久了,他们为什么生存在条件恶劣的深山老林中,一方面那里有他们需要的各种毒物,另一方面以老林为天然屏障,杜绝外界的追杀和诱捕。

能够自由生活在这片蓝田沃土下,受到皇族的保护,是对么大的一块馅饼呀!老祭司思考了好几天,今日终于做出决定,来帮皇子这个忙,用自己剩余不多的寿命,换取巫族未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繁盛安定。

老祭司见皇子站在自己身前,便拿出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水晶球,不知道用什么法术,让这个水晶球在空中飘浮着,在子慕皇子的身体四肢前游走。

子慕皇子觉得惊讶之余,更加肯定了这巫族天尊的身份,心中暗暗憧憬着抱上女儿的美梦。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老祭司张开了眼睛,一挥手,水晶球不见了。他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点点头,道:“身体没什么大碍,只不过一点小毛病而已,我这有几丸秘药,你调理几日,便对怀孕无碍了。老朽只有一个要求!”

“老天尊请讲!”子慕皇子殷勤地亲自为他捧上一杯茶水,递在他手中,一副你无论提什么要求都答应的表情。

“在老朽未曾施术成功之前,一定要保密,不但你,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要让他不对外透漏一个字。否则,老朽被当成妖人烧死事小,皇子殿下施术失败错失爱女事大呀!”老祭司浑浊的眼中满是诚恳之色。

“老天师放心!良辰,美景!你们都听到了?若是想外界透露一个字,后果自己好好想一想!!”

他的两位贴身小厮脸色一变,忙跪下磕头道:“奴才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