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八十七章 跟我城主府走一趟吧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八十七章 跟我城主府走一趟吧

晓雪一手捧着装着糕点的盒子,一手把玩着刚刚从别处摊子上买来的弯刀。覃闾的银鞘弯刀最是出名,一来它造型别致花纹精美,可以做装饰用;二来刀锋锐利,是很好的防身用具。

晓雪手中的这把弯刀,刀柄用牛角雕刻制成,刀鞘银质,雕刻着虎头吉祥纹,上面镶嵌和珐琅和宝石。晓雪看中这把的原因,是刀鞘上的圆环,圆环上缀有丝线带子。丝线带子一头有环,可以挂在胯上;一头编有蝴蝶结,下面是穗子;一头有勃勒。勃勒是一种银子打的圆形饰件,上面有花纹,中间嵌有珊瑚大珠,显得更加的精美。

前世出门旅游,晓雪最喜欢搜集各景点的特色产品,给朋友们带一些小礼物。这次出来,当然少不了给夫侍家人们带一些有各地特点的礼品了。这把银鞘弯刀,晓雪一眼就看中了,小晨晨那个小屁孩,对这种华美而又古怪的东东,最是钟爱。所以,即便价格稍微高了点,也值得。

高就高点吧,咱又不差钱,至少买不到假货,晓雪心中是这么想的。

不料,刚刚交易完,转身找本来跟在身边的两个夫侍,此时却全都看不见。晓雪看着拥挤的人群,不禁皱了皱眉头:若是在这集市上失散了,可真是不好找。

正寻思着,不远处似乎有人闹事,喜欢凑热闹的晓雪便哼哧哼哧地挤进人群中,看到了人圈里的大师兄,以及几个拿刀对着他的“坏女人”。

晓雪的印象中,大师兄总是清清冷冷,淡然处世,不喜欢沾染什么是非,更不会去主动惹事。所以那些跟大师兄对峙的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哪里想到,大师兄为了给她买件称心如意的斗篷,居然把人家少城主给毒晕了呢?

认定对方是恶人的晓雪,挤进人圈几步来到大师兄面前,横眉瞪眼一脸怒气地站到大师兄面前,刚买的弯刀横在身前,准备好好收拾这几个调戏大师兄的“败类”!

“快让开,否则把你当他同伙,一起抓走!”护卫头头见又来了一位粉色衣衫的小姑娘,忙恐吓着。

晓雪怒极反笑:“想抓我?那要问问我手上的刀愿不愿意!”说着,把那把花里胡哨的弯刀,在手中舞了舞。

身后的大师兄却吐她的槽:“晓雪,你刀鞘没拔。”大师兄的声音虽然依旧淡淡的,却没有一丝的怒气,反而多了些调侃。

晓雪将左手抱着的点心盒子,塞进大师兄的怀里。肩头上的小吃货,忙背主转移阵地,谄媚地跳上了任君轶的肩头,伸出小爪子要糕饼吃。在它的思想里,蒸糕虽然没有饼饼好吃,却比客栈中的垃圾食物要好吃上百倍。

晓雪瞪了一眼对大师兄献媚的小葫芦,转身面对着四位人高马大,一脸凶相的女子。她拔开刀鞘,把那弯刀在手中舞出几朵华丽的银花,很满意,很趁手,虽然没有师父送的匕首好用,却也很不错了。

正当晓雪跟少城主的侍卫们对峙着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队护卫队,一色的青铜盔甲,一色的尖尖头盔,为首之人更是正气凛然,英武不凡,很有些军人的气质。

“怎么回事?谁在市集上闹事?”护卫首领眼中射出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在晓雪和她的对手间逡巡了一遍,看到对面四人的装束,目光一定,却没多说一句话。

尽管那护卫首领的目光很凌厉,在黎昕时不时冷眼的训练下,晓雪对这小意思根本连睫毛都不动一下,她虽然不知道刚刚大师兄和对面的几人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很理直气壮地道:“她们四人,趁我不在,欺负我柔弱的夫侍!”

见了护城队,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的侍卫头头闻言,口吐脏话:“放屁!!他柔弱??柔弱能说出让少城主留下命的狂言?他柔弱能让少城主没有任何知觉地躺在地上??凌统领,少城主现在吉凶莫测,快抓住她们,别让她们跑了!!”

听闻少城主昏睡不醒,不辨吉凶,凌茉莉眉头皱得更紧了,她的嘴巴抿成一条线,目光往晓雪身后给小葫芦喂食的任君轶身上溜了一圈,很快收回,只盯着晓雪,问道:“蔡侍卫所言,可有此事?”

晓雪伸头看看四位侍卫身后躺着的青年女子,好像是大师兄的手笔,可是大师兄为什么要对她施毒?一定是她们惹大师兄不高兴了!

生性护短的晓雪,认定了己方无错,便继续理直气壮:“少城主了不起?少城主就能仗势欺人?既然你们欺负人,就不兴我们反抗的?不要觉得你们是一伙儿的,我邵晓雪就会怕你!”

凌统领嘴角抽抽,认识她的人都晓得,她这人生性耿直,处理事情从不徇私,即便天王老子犯了错她也不姑息,因此得了个“凌木头”的绰号,意思是说她是一个榆木疙瘩。

今日一个外地人,在博塔堡如此理直气壮地指责她包容少城主侍卫,莫非真是这些护卫仗势欺人?凌茉莉的眼光不由得向侍卫头头那一扫。

那侍卫见状气得差点中风,拿着刀的手都抖了起来,面目狰狞地瞪着晓雪,撕了她的心都有了。因为太过生气,她的口条不停使唤,一个劲儿的:“你……你……”“你”了半天,没说出一句顺当话。

晓雪都替她急:“慢慢说,别着急,姑娘我等着你呢?不会是被我拆穿事实真相,不知道如何应对了吧?”

凌茉莉闻言,忍不住又皱了皱眉头,凌厉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向那侍卫扫了过去。

凌茉莉身上散发出的英武气息,让晓雪忍不住想到了她身为将军的娘,一种亲切之感油然而生,她笑得无比真诚:“这位姐姐,你也别生气,这五根指头还不般齐呢。侍卫中间难免有仗着城主的名头,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存在,何必跟她们这些狗奴才一般见识。等我讨回公道,请姐姐喝酒。”

说着柳眉倒竖,冲那结巴了半天,气得浑身如打摆子一般的侍卫厉斥了一声:“说!怎么趁我不在,欺负我夫君的??不老实交代,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你……你血口喷人!”那名侍卫头头,终于挤出一句话来,她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指着晓雪身后云淡风轻的任君轶,几乎是暴跳着道:

“他跟少城主抢同一件斗篷,抢不过,就下毒。凌统领,少城主现在还躺在地上呢,这可是铁一般的事实呀!”

“斗篷?”晓雪回过头来,带着一丝迷惑地看着大师兄,想听听他的说法。

“哦!对了。”任君轶想起搭在自己臂弯的雪貂皮斗篷,想给晓雪披上试试,无奈手中的糕点盒子太过碍事,他左右看了看,见身边不远处的凌统领手中空无一物,便疾走两步,将饼干盒子塞进她的手中,道:“帮拿一下,多谢!”

凌统领看着手中被迫塞进来的盒子,嘴角又抽抽了几下。

任君轶腾出手来,抖了抖那雪白和赤红搭配得非常显眼的斗篷,往晓雪身上一批,大小款式都非常合适,便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的斗篷破了,我帮你相中了一件新的。这边城蛮夷之地,虽说做工和刺绣都粗陋不堪,不过用料货真价实。这斗篷内是雪貂皮,领子和帽檐则是赤狐毛,用色很亮眼。晓雪你穿上正合适!”

看着身上的斗篷,晓雪的眼角也抽抽了几下,莫非大师兄真的迷昏对方为自己抢来这件斗篷?

看到晓雪的表情,知道她在想什么的任君轶,为她系上脖子的带子,轻声解释道:“这件斗篷是我先看中的!!”言词虽然简洁,意思却很明朗,自己没错,是她们仗势欺人,要夺他看中的斗篷。

“咳咳……”晓雪点了点头,继续盯着对面的几个侍卫,“听见了没,我家夫君先看中的,一定是你们仗着城主府的名号,硬抢我家夫侍看中的东西,所以他才会给你们点教训。我们邵家的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让大家瞧瞧,谁才像主动挑事的一方??”

别说围观的人群了,就是那护城队的队员们,看到一方是一身月白色长衫,低眉顺眼,如扶风弱柳的男子,一方是四位凶神恶煞般的侍卫们,心中的天平都纷纷侧向晓雪她们这边。

围观的人群们小声地议论纷纷,护城队的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为城主护卫队中出了这样的败类,而感到不齿。

那几个侍卫想要解释什么,可是谁又听得进去她们的“狡辩”呢?

身为护城队统领的凌茉莉低垂着眼眸,看着手中被塞进的糕点盒子,突然,她的目光凝在了盒子上的一处标签上,回忆着刚刚那粉色衣衫的小娘子的自称,神情一动。

她不动声色地抬起头来,用那刀子般的目光,向外围一扫。顿时,人群中安静下来。她不带任何表情地对晓雪道:“姑娘若是相信在下的话,请你们跟我到城主府走一遭,自会还你们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