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八十八章 who怕who

第二百八十八章 who怕who?

晓雪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那凌茉莉,从她古板而又严肃的表情中,并未瞧出恶意来,便扭头对大师兄说道:“要不……咱去参观下城主府?”不就迷倒一少城主吗,不就去趟城主府吗?who怕who?

打不过咱跑,练了这么多年的轻功能是白练的?跑不过是话,暴雨梨花针咱还有三筒,一筒发三波针雨,把她们戳成刺猬。当然,咱对待内部矛盾,跟阶级矛盾要有本质的区别,就用……涂有超级迷药的梨花针吧。嘿嘿……

任君轶为她整理了下斗篷的帽子,淡然地点点头。经过上次天煞阁的险境之后,他可是把毒药改良又改良,毒药的品质又上了一个台阶,只要皮肤微微沾上一点,就很快传遍全身。你能捂住口鼻,不可能身体的每一寸每一分,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吧?至少眼睛要露出来吧?城主府他不怕,他身上的毒药即便整个博塔堡,说撂倒就撂倒,不留一个。

晓雪突然觉得身边好似缺了点什么,她四处望望,纳闷地自言自语:“阿昕那家伙跑哪儿去了?怎么一转眼不见人了呢?”

凌茉莉见状,道:“邵小姐在找人?要不要帮忙?”护城队的办事效率是她一直引以为豪的。

晓雪微微皱了皱眉头,摇头道:“请凌统领的手下留意下一个黑色劲装,高高大大,挺帅气的男子,二十岁左右,总是寒着脸不太爱理人。他是我另一个夫郎,刚刚在市集走散了。如果找到他,让他直接去城主府接我们就行了。”

此次城主府之行吉凶未卜,也不知道那位城主脾性如何。如果城主府以礼相待,那么就是去接她们的。若是动起手来,阿昕可是个极品打手,那时候去城主府不是接人而是抢人了。

凌茉莉吩咐了手下,让她们继续巡城,自己带着两名亲卫,引领着晓雪夫妇两个,就要往城主府走去……

皮草摊的摊主一脸为难地拦住了晓雪,指着她身上的斗篷,轻声道:“这位小姐,您身上这件还没给钱呢!”

这件斗篷是她们店里数一数二的镇店之宝,这次拿到市集上,也是为了吸引客人的视线,不指望能在这儿卖出去。谁知道,这一拿出来,不但有人买,还为了这件斗篷引发了一场纠纷。虽说这城主少城主都不是仗势欺人的主儿,不过这斗篷此时被两位外乡人抢去了,到时候城主府不认账,又找不到这两位客人,岂不知鸡飞蛋打,得不偿失吗?

望着摊主有些惴惴的表情,晓雪带着笑意的眼波,向大师兄脸上一扫,好像在说:说是给我买的斗篷,还不是我来买单?

然而任君轶的脸上一点惭愧之情都未曾表露出来,依然带着淡淡的笑,似乎老公买东西,老婆买单天经地义,没什么好羞愧的。

从大师兄脸上收回视线,晓雪冲着那摊主挑了挑唇角,露出极其灿烂的微笑,问道:“多少银子?”

摊主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少城主,又偷偷瞟了眼公正无私的凌统领,不敢漫天要价,只报了个实打实的价格:“三百八十两。”

晓雪二话没说,从怀中掏出一匝银票,一百两的数了四张,递给摊主道:“剩下的留老板你买杯茶吃,压压惊。今日给你添麻烦了,你这皮草价格很公道,我们还会再光顾的。”

的确,这里的皮子比起京城来便宜了不止三倍,而且不乏稀有的品种,离开之前,一定多买上几块,给京城的夫侍和爹爹捎回去,留做明年的冬衣,倒是挺不错的。

全国的邮政系统,在皇太女的积极筹备下,先开通了西北、西南,以及北部几个驻扎着军队的地方,将来逐渐遍及整个华焱大地。这边城中便有个邮政所,在这儿买的东西,可以直接邮寄回家,很是方便。

晓雪挥手告别了陪着笑的摊主,很悠闲地跟在凌茉莉的身后,一路往城主府走来。少城主则被她的侍卫背着,一路走在前边,另一位侍卫早已飞奔离去,寻那博塔堡最有名的大夫去了。

这凌统领虽然一直面无表情,却未曾像对待犯人一样待她们,反而不时地停下脚步,等候一会晓雪她们,迁就着她闲庭信步般的步调。只不过目光似乎总在不经意间扫在了晓雪手中捧着的糕点上。

在凌茉莉第n次回眸等待她的时候,晓雪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眯眯地将手中糕点盒子捧高,送到凌茉莉的面前,诚心诚意地道:“凌统领,我做的红豆蒸糕,来一块尝尝吧!”

不料这凌统领也不客气,道了声谢,从那盒子中捏了块蒸糕,就要往口中放。

小葫芦可不乐意了,因为她不好意思拿大块的,只拈了一麻将大小的一块,那是晓雪为了方便小葫芦食用,而专门给它准备的小块。

小家伙本就是个护食子的,它见自己的糕点被夺,便从晓雪的肩头一跃而起,四只小爪子抱着凌统领的手,毛茸茸的大尾巴忽扇忽扇的,扒在她的手上不愿意下来。

此时,凌统领已经把糕点送到唇边,这样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她有些尴尬地停下了动作。

晓雪又好气又好笑地拎着小葫芦的尾巴,想把小家伙从凌统领的手上拎下来。可是小家伙还是紧紧地扒在凌茉莉的时候,口中吱吱抗议着,一副誓死捍卫美食的慷慨模样。

拿它没办法,晓雪只好陪着笑向凌茉莉道歉:“不好意思凌统领,宠物不懂事,只因你拿的那小块蒸糕,是为它准备的。呶,你还是吃这块大的吧!”

凌茉莉额角出现三条线,感情是自己争了人家宠物的份子了呀!她面露尴尬之色,将蒸糕拿离自己嘴边,平摊着手掌,将那块蒸糕托在手心中。

小葫芦终于撒开了四个小爪子,两只前爪抱起蒸糕,生怕凌茉莉反悔似的,闪电般离开对方的手掌,飞速蹦上了主人的肩头,小牙龇了龇,似乎露出胜利的微笑,继而抱着蒸糕啃了起来。

晓雪赶忙递上一块大的红豆蒸糕,凌茉莉眼角抽了抽,似乎有些挣扎到底接还是不接。到底是红豆蒸糕的卖相好,魅力大,我们的凌统领纠结了半天,还是接了过来,恨恨地塞进嘴里。入口的甜软香糯,立刻使她有些凶悍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那总是闪着精光的眼睛,此时满足地弯成月牙状。

虽说这边城繁华度不比内地各大城市差,毕竟地处西北严寒地带,很多物资跟不上,尤其是吃食方面,以肉食为主,这样精细香甜的糕点,实在是少之又少。

晓雪看着她一脸感动,很想吃又舍不得吃的模样,突然觉得这个古板严肃的护卫统领也挺可爱,这么个只是简单用糯米红豆蒸成的糕点,也能让她感动成这样模样,若是她尝到我们邵记糕点铺子的糕点,那不痛哭流涕,不能自已呀!

吃了半片,终于还是不舍地放下,从怀中掏了方干净的帕子,小心的裹起来。凌茉莉想着家中那个怀有身孕的夫郎,很早听内地来的商人说那京城邵记的糕点和快餐店,就惦记着能吃上一块,哪怕是一口,也觉得是幸福的事。虽说,三百多里外的琛城有那“邵记快餐”的分店,可是平时她事务繁忙,抽不出时间陪娇嫩的夫郎去那琛城,一直满足不了他的这个小小愿望。

今日,邵记的创办人邵晓雪亲临博塔堡,能够吃到她亲手做的糕点,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口福的,礼儿一定会很高兴的吧?想着家中那个娇憨可人的小东西,凌茉莉脸上的线条更加的柔和了。

“凌统领?凌统领!”晓雪见她感动完了,又陷入沉思中,脸上的幸福与温柔是掩饰不住的,便有些好奇地唤了她两声。

凌茉莉很快从思绪中醒来,她的脸上微微一红,忙将裹有红豆蒸糕的帕子小心地塞进怀中,说了句“走吧!”便大踏步地走在前面,她的步子又大又急,似乎后边有什么在追她似的。可苦了晓雪喽,紧赶慢赶,悄悄用了轻功,才跟上她的步子。

博塔堡的建筑以古朴大气为主,有着返璞归真的粗糙之美。城主府外围的墙壁是粗砺的砂石砌成的,显得坚固而又质朴。院中的景致也带着粗犷豪放之气,粗壮挺拔的白杨树,低矮遒劲的沙枣树,就连那假山也比京城的多了些雄武之感。

晓雪她们跟在背着少城主的侍卫身后就进了城主府,城主府的下人们见到少城主那副模样,都慌张着去禀告城主去了,只余下那官家模样的老妇人,强忍住惊慌,招呼着凌茉莉,将她引向书房所在的院落。

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老管家有些焦心地询问着:“凌统领,少城主这到底是怎么了?今早还高高兴兴地说是去市集上,看看能淘到什么好东西没有,怎么人事不醒地被背回来了?也没见着她身上有伤呀?”

凌茉莉眼角扫过气定神闲的任君轶,仿佛少城主那副模样跟他好不相关似的,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答道:“据说在市集上跟人争一件斗篷,起了纷争。”

老管家浓眉一竖,很有些傲气地道:“肇事者抓到了没有?不就一件斗篷吗?至于将人打得昏迷不醒吗?”

凌茉莉苦笑了下,道:“人,我带来了,等着城主发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