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八十九章 与城主的交易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与城主的交易

老管家正待追问下去,去请大夫的侍卫拖着一名年约五旬的老大夫,匆匆忙忙向少城主的院落大步而去。可怜那满脸褶子的大夫,被又高又壮的侍卫拽着胳膊,一路踉踉跄跄,好不狼狈。

老管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忙斥责那位粗鲁的侍卫道:“轻点儿,你以为洪大夫像你似的,皮厚肉粗禁折腾呀!你这粗手粗脚的,若是伤了我们博塔堡的名医,你赔得起吗?”

转向那以为她的话终于能歇一口气的老大夫,拱手道:“洪大夫,对不住,实在是因为少城主有恙,才让您如此仓促的赶来。”

洪大夫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大冷的天儿,她的头上却冒出几点汗珠。抬起袖子在额头上蘸了蘸,声音中依然有些喘息地回礼道:“不碍事,少城主的身子要紧。我……”

突然,她睁大了眼睛,眼珠一动不动地盯住一个方向,好像看到什么令她震惊的事。

晓雪好奇地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顿时很不悦地横眉瞪眼:“嗨嗨!!往哪儿看呢?”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敢当着她的面,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夫婿。虽然大师兄长得很好看,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张老脸,跟泔水中捞出的馊抹布似的,还对这人家美貌夫侍流口水?

晓雪边冲她皱眉怒斥,边移步上前,挡住了老家伙的视线。一般再怎么觊觎对方的美貌,人家妻主发话了,而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识相的都会收回视线,退一步掩饰下自己的行径。

谁知那洪大夫,不但不收回她肆无忌惮的目光,还伸出手来,要拨开晓雪挡住她视线的身子,眉头皱起来,好似责怪晓雪挡住了她的目光。

晓雪怒极反笑,还从未见过如此色胆包天的家伙,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当咱是病猫呢!晓雪将手中的糕点盒子,往凌茉莉方向一扔,把手指扳得“啪啪”响,脸上的表情已经出离愤怒了。

老管家见状,很奇怪一向正派严肃的洪大夫,怎么会如此失态?她提醒似的拉拉洪大夫的衣角,不料人家一点也不领情,反而嫌碍事似的一把将她的手拨拉开。

就当晓雪的拳头快要k上她的面颊的时候,她依然伸着头向任君轶的方向望着,口中极其恭敬地问道:“请问公子是‘小医仙’任公子吗?”

听到她的问话的晓雪,拳头几乎是扫着她的面颊停下来了。原来是熟人,还以为是登徒子呢。不过夫侍被这老东西那样红果果的盯着,好似苍蝇叮着臭鸡蛋一般(喂喂!哪有将自己漂亮俊夫侍形容成臭鸡蛋的?),晓雪心中感到很不爽,瓮声瓮气地纠正她:“什么公子,要称呼官人,‘小医仙’嫁人了,不知道吗?”

老大夫连个眼角余光都不给她,她彻底被无视了。洪大夫的脸上露出如粉丝见了偶像般狂热的表情,眼中散发出来的光更是炽热无比:“任公子还记得老朽吗?十年前,老朽去莫离山求胡前辈指点医术的时候,跟任公子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当年,自觉医术不凡的洪彩英,满怀着傲气,到莫离山要跟成名了不下于三十年的胡晓蝶切磋医术。这胡晓蝶虽号称江湖第一名医,性情却十分古怪,听了她的来意,二话不说,把洪彩英直接敲晕了,扔在山下,省的她老是纠缠不休。

恰逢下山代师父帮人问诊的任君轶归来,年仅十岁的任君轶,性子还没这么冷淡,粉***嫩中带了些稚气,他看到路边昏倒的洪大夫,以为是上山求医的病人,没坚持到山上便晕倒了呢。

救醒了洪彩英,知道她的来意后,任君轶不忍她上山再被师父虐,便好心跟她探讨了几种疑难杂症,说是探讨,其实都是他在说,而洪彩英只是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那表情像看到小萝莉的怪蜀黍,看得任君轶心中一阵发毛,丢下洪大夫跑掉了。

虽然只是半个时辰的医术“交流”,天分极高的洪彩英却受益匪浅。对医术如痴如狂的她,怕自己忘了“小医仙”的教导,趴在路边的石头上,和着山泉水磨的墨汁,将任君轶跟她将的每一句话,字字不落地记了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洪大夫凭着任君轶的一番指点,慢慢在医界闯出了自己的名号。

时隔十年,再次见到对她声同再造的“小医仙”,她能不鸡冻吗?激动的同时,心头也涌上一股狂喜,希望医术日渐成熟的“小医仙”能使她再次获益。

任君轶隐隐约约想起这段往事,只是淡淡地冲她点点头。

洪大夫有好多问题想要问,可是没容她问出口,那位拉她来的大老粗侍卫,很不识相地打断了她的话:“大夫,少城主等着您救命呢!”

洪大夫皱了皱浓眉,不高兴地道:“你们什么意思?堂堂医界的翘楚‘小医仙’在此,还用去请别的大夫?这是对任公子的亵渎和侮辱,还不像任公子道歉?”

那名侍卫看到表情好似没人事儿似的的任君轶,脸气得通红,用手指着他,脸红脖子粗地嚷道:“就是他,少城主才变成这副模样!指望他给少城主治疗,不是给他再次伤害少城主的机会吗?”

“住口!!”如果有胡子的话,估计洪大夫会气得胡子都翘起来,她不顾自己五十多岁高龄的年岁,跳着脚指着那侍卫骂:“若是‘小医仙’想要你们家少主子的命,还会给你们机会找大夫?若少城主的毒真是任公子下的话,那也一定是有原因的。你若再说些侮辱任公子的话,别怪老朽失礼告辞,你们另请高明去吧!”那模样,好似自己崇奉的偶像,被人玷污了一般,气得直喘粗气。

老管家见势不妙,忙拦住暴怒的洪大夫,陪着笑道:“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洪大夫,您别生气,别跟小辈一般见识。还请移驾漠园,为少城主看诊。”

洪大夫却带着讨好的笑,望着任君轶,似乎再等着他的指示。老管家忙冲着任君轶夫妇俩一礼,道:“我们少城主年轻气盛,还望二位海涵……”

晓雪觉得这事不宜闹大,此后若想在这博塔堡里弄个快餐店什么的,还有用得着城主的时候,便笑着劝说道:“大师兄,不就一件做工粗糙的斗篷吗?别那么大气性了,那少城主你惩罚也惩罚过了,等她醒来,再让她跟侍卫们一起向咱们道个歉,就把她救醒吧!”

任君轶不忍拂了她的面子,便轻轻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蓝瓶子,递给洪大夫,道:“拔开塞子,让她嗅一嗅,自会醒来。若不是晓雪替你们说话,便是大罗神仙来,也救不醒她!”说着,淡淡地扫了眼老管家,意思是,你们自以为请来了名医,要解我的毒,是痴心妄想!

老管家陪着笑,让那侍卫带着洪大夫去给少城主解毒,她继续领着二人往城主的书房走去。凌茉莉捧着晓雪刚刚扔给她的盒子,一言不发地跟在她们后头。

到了书房,老管家敲了敲书房的门,禀告了一声:“城主,凌统领到了。”

“请进!”一个浑厚低沉却很有威严的声音,从书房内传出。

进了书房的门,晓雪有些好奇地向书桌后的人影打量着,似乎很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男城主,到底是一副什么模样。

薛城主写完最后一个字,放下笔,向晓雪她们走过来。晓雪终于看清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陆小凤?!”看清了薛城主面貌,晓雪的脑子里的第一个闪出的名字,便是有江湖一雅痞之称的陆小凤。

两道有一飞冲天之势的剑眉,一双睿智沉稳的眼睛,挺直的琼鼻下,两条俊雅干净的小胡须,更是为他的容貌增色不少。据说在这位城主这一代,只他和一位体弱多病的弟弟,为了继承衣钵,他招了个上门媳妇,生下这个女儿后,便与之和离,才蓄起了象征单身的小胡子。

薛城主如剑的目光扫过任君轶,在晓雪脸上停留了片刻,笑得格外爽朗,很有点晓雪前世男子的豪迈之气。他真诚而又不过分热情道:“凌统领使人回报说,有贵客远临,果真如此。邵老板,这一路动静可真不小哇!”

晓雪知道他所言乃是邵记快餐点连锁加盟的事。自从津淮片区连锁合作对象确定下来,并且制定了一系列的加盟规则,那些商业嗅觉灵敏的商人们,便探听着晓雪的行程,专程提前几天,到沿途有邵记分店的城市候着,期待着能取得加盟的资格。有时候,一个片区的连锁加盟,有数个甚至数十个有实力的商家等候着,让晓雪为了选择最合适的合作伙伴,很是伤脑筋。

现在晓雪若是想轻轻松松痛痛快快地一路游玩,必须跟老鼠躲猫一般,悄悄行进。即便这样,还是免不了被那些鼻子灵敏的商家给逮到。

听了城主的言语,晓雪笑着道:“不敢,不敢!”

薛城主又望向任君轶,似笑非笑地道:“任官人,我那不成器的犬女,给你添麻烦了!”

任君轶也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毛,却没有回话。既来之则安之,若你是护短之人,我们也不是软柿子,有什么就放马过来吧。

薛城主却打住话头,继续对晓雪道:“邵老板,薛某想跟你做笔生意,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薛城主也想加盟邵记快餐?”晓雪表情好似全在她意料之中一般。

“不!薛某想跟邵老板合作的是大棚蔬菜!!”薛城主开门见山,一点也不拐弯抹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