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九十章 呼之欲出

第 292 章 呼之欲出

薛城主的提议有些出乎晓雪的意料之外,毕竟这一路都是申请“邵记快餐”连锁店的加盟。不过仔细想想,却也在情理之中。

虽说博塔堡是西部边城中最大最繁华,交易量最广的城市。不过碍于气候环境的限制,这里的人们餐桌上的菜式,还不如华焱内地普通农家的水平。

这里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被寒冷侵袭,蔬菜类只能种植一些耐寒的萝卜白菜之类的。而新鲜的蔬菜保鲜时间短,从内地运来一来价格成本高,不是任何人都能吃得起的,二来运输过来的蔬菜要么坏掉,要么蔫黄蔫黄的,即便上了餐桌也让人看着没什么食欲。

博塔堡不缺有钱人,只是这新鲜蔬菜是有钱也买不来的,所以一向以精明能干著称的薛城主,提出要合作种植大棚蔬菜,就不足为奇了。

和他合作种植边境大棚蔬菜,对晓雪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毕竟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她已经遵照女皇陛下的旨意,在京城周边试着推广大棚种植蔬菜,很是成功。整个京城过年的气氛都比往年来的喜庆,餐桌上的菜式丰富了,不像往日里,想吃什么买不到了。虽然价格贵了点,一年不就奢侈这么一次吗?所以,即便是一般的百姓人家,都会买一些比肉菜还要贵上一点的蔬菜,丰富年夜饭的餐桌。

去年只是小面积的种植,虽说价格提得老贵,依然供不应求。晓雪已经把大棚蔬菜培育技术,传给工部侍郎那个研究狂,估计今年只要向工部申请的农户,都可以签订连续三年缴纳收入的三成的协议,由工部向她们提供大棚搭设技术,并且免费培训大棚养殖技术。三年以后只要按普通地亩交税就行了。

不过,这大棚蔬菜的养殖技术要在全国推广,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若是连边城都普及的话,估计没个十年八年是不行的。薛城主提出这样的要求不是偶然,而是必然的。

晓雪脑子飞速地转着,弯着月牙型的眼睛,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容,问道:“薛城主准备多少亩良田,来种植大棚蔬菜呢?”

薛城主也眯着眼睛,老谋深算地道:“邵老板觉得多少合适?”

“没有万亩良田,不值得城主跟邵某下手吧?”晓雪狮子大开口。一路行来,进入西部的大小城市,用餐时不是肉就是萝卜白菜,那些过往商人怨声载道,没少发牢骚。若是大面积地种植大棚蔬菜,在这西部独此一家的话,是很有市场的。所以,要干,就干大一些!

薛城主双目圆睁,脸上的神采十分耀眼:“好!邵老板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这博塔堡的周围,多的是肥沃黑土地,只是缺乏开垦它们的伯乐而已。

没想到薛城主虽是一介男子,野心和抱负却不小,怪不得这博塔堡走到哪儿,都能听到称颂他的百姓和商队。若是这边城大棚蔬菜基地(晓雪对这项工程的命名)顺利完成投入使用,估计不但这博塔堡,整个西部,都会传扬着他的名字,真正达到名流千古的境界了。

晓雪可不管那么多,只要有钱赚,她就高兴。说到合作,当然要提到分成的问题:“老规矩,我出技术,你们出人工材料。利润嘛,二八开,我二你八,十年为限!”十年以后大棚蔬菜种植技术已不是秘密,到时候再分人家的盈利,是不是太黑了点?

晓雪才不管你是城主还是皇族,只要谈合作,就得照咱的规矩来。皇太女的邮政系统,咱不?也占了两成的股权了吗?别说你只是跟女皇陛下八杆子打不到的远亲,即便是女皇陛下本人来,只要谈合作,咱就得占两成红利!可惜,人家女皇陛下,从来不跟她谈合作,只是一张圣旨下来,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跟活土匪没两样……

当然,这最后一句话,她只敢在心中闪一闪,讲出来是要杀头滴!

“好!爽快。薛某最喜欢跟邵老板这样爽快的人合作。就按你说的,你二我八,还请邵老板起草个契约。”薛城主对于晓雪的行事,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所以当场拍板,没有二话。

对于起草契约,晓雪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当下,任君轶磨墨,薛城主铺纸,大笔一挥,刷刷刷,便将《边城大棚蔬菜基地合约》拟好,每个条目列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出现以后钻合约空子的扯皮现象。

望着晓雪潇洒飘逸的蝇头小楷,薛城主不由得点头露出赞赏的笑容,待他读了合约的内容后,对晓雪的细致精明更是赞不绝口。当即便签署了自己的大名,拿出城主之印,盖上了鲜红的印章。

晓雪跟城主的合作,从今天就开始生效了。

晓雪将自己的那份合约,跟一路来的几个加盟商的合约一起,用油纸包上塞进荷包,贴身放好。等到回到京城的时候,再交给谷化风,让细心的他保存。一想到远在京城的风哥哥,晓雪心中忍不住有些怅然,若是风哥哥这次能跟在她身边,那就更完美了。

薛城主也谨慎地将合约收好,笑容中添了几分热情:“邵老板准备在博塔堡停留几日?客栈毕竟条件简陋,我们城主府的客房几乎常年空着,不如邵老板跟令夫搬进客房暂住,有事找你也方便。”

晓雪歪着头想了想,觉得可行,便露出甜甜的笑,道谢:“那晓雪就不客气,叨扰城主了。”

她那招牌式的明媚笑容,让年近四十的薛城主也晃了神。意识到自己失态的薛城主,有些自我解嘲地笑了笑,道:“邵老板看着,跟我那不成器的女儿差不多年纪,不如我托大,你叫我一声薛叔叔吧,老这么城主城主的叫,似乎太客气了点。”、

向来有自来熟特质的晓雪,忙甜甜地叫了声“薛叔叔”,也让他直呼自己的小名——晓雪。这么“薛叔叔”“晓雪”的一叫,两个人的关系显得更和谐亲密了。

任君轶也随着晓雪叫了声?“薛叔叔”,紧接着向他道歉,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妻主跟这个大客户有了什么嫌隙:“侄婿一时莽撞,将少城主用迷药迷昏,请薛叔叔责罚!”

“孜儿的性子,也该受些教训了。什么责罚不责罚的,侄婿也太客气了。”薛城主本来听说女儿中毒了,很是担心。但是为了边城,为了边城的百姓,他强忍着内心的担忧,跟晓雪她们谈着交易。现在一听,只不过是迷药而已,心中便松了一口气。

任君轶脸上有些赦然,他沉吟片刻,又道:“只不过这迷药是侄婿精心研制出来的,别的大夫恐怕解不了。不如侄婿亲自去为少城主诊治一番?”刚刚给洪大夫的只是让她醒过来的药剂,如果没有他的独门解药,估计那少城主至少也要躺在**,浑身无力,持续个十天半个月的。他,可是很记仇的哦!晓雪,你自求多福吧!

薛城主闻言,便点头道:“那就麻烦侄婿了。晓雪贤侄,不如我派几个人,到你们下榻的客栈,将行李拿回来,今***们便搬至梧桐苑的客房吧!”

“不麻烦薛叔叔了。”晓雪忙摆手道,“我还有位夫侍,在市集上走散了,估计他找不到我们会先回客栈去。小侄还是亲自回去一趟,顺道把行李取来便是。”

晓雪对黎昕每到一处地方,便玩失踪,有时几个时辰,有时一整天不见影子,已经习以为常。而且,只要他一莫名失踪,没几天,她们经过的那处地方的隶属天煞阁的堂口或者分舵,都会遭到灭顶之灾。不用说,虽然黎昕没有亲自动手,这件事跟他却脱不了什么干系。

晓雪先陪着大师兄,去给那少城主解了迷药之余毒。自然难免与那洪大夫遇上,她用那如同仰视天神?一般的表情和目光,看着“小医仙”,连连称赞道:“任公子是如何做到的?少城主虽然中了迷药昏迷不醒,可是无论脉象还是体内都查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却怎么也叫不醒。任公子,你这迷药叫什么名字?能否告诉老朽用什么药材做成的?如何能做得一点药物的痕迹都没有?任公子……”

或许她的目光太过炽热,或许她的罗嗦让晓雪很是受不了,晓雪打断了洪大夫的话:“洪大夫,请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别人的夫君,也不要一口一个‘公子’的称呼已婚的男子,好吗?”

洪大夫被她这么一打扰,才认识到自己言行的不妥,老脸一红,呐呐地道:“我是……抱歉,我是……”

晓雪有些不耐地打断她的支支吾吾,对着任君轶却十分温柔和体贴:“大师兄,你快快给她清了体内的余毒,我们还要会客栈跟阿昕汇合呢!”

回去得好好审审大师兄和阿昕。这无色无味中了昏迷不醒,却又让人看不出任何痕迹的迷药。阿昕和大师兄神神秘秘地聚在一起叨咕着什么,见到她却用其他的事情做掩饰。阿昕每到一处,总是神秘失踪一会儿……这所有的一切,综合在一起,天煞阁分堂毁灭之谜,呼之欲出。

她不反对对付高手如云的天煞阁,毕竟这一路行来,天煞阁杀手的追杀愈演愈烈,再加上以前她们对自己和柳爹爹的迫害,差点天人永隔,她早就很不爽了。可是,你们对付天煞阁的时候,算上咱一份好不好,虽然她的武功跟黎昕相比很菜,又不像大师兄那样能制出无影之毒。不过,你们也不能把咱当累赘,什么都慢着咱吧?

想到这里,晓雪不但郁闷了,而且很郁闷,非常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