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九十一章 又见谷化雨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又见谷化雨

一连三天,晓雪跟那城主关在书房内,别误会,人家是在商议正经事——大棚的建设、大棚的控温,以及大棚蔬菜的种植。除了她们两位外,还有十来位各有专精的属下。

博塔堡历经数百年,且越来越壮大,的确有它的本钱。就拿各种人才来说吧,博塔堡倒是网罗了不少。只在晓雪面前『露』过面的,就有建筑方面的好手,种植方面的高手,管理方面的人才,更不要说把聚集了各方混杂人群治理得井井有条的官吏了,这些人即便是在朝堂上,那也算得上治国良材。不过,貌似人家对为皇上效力,为国家出力不是很感冒,只是想在博塔堡中,辅佐城主,平淡又快乐地生活着。

这三天里,这些晓雪眼中的人才们,不但将晓雪倾囊传授的技艺和知识,熟记于心,有的甚至能够举一反三,提出许多连晓雪都有些惊讶,甚至无法解答的难题。这让晓雪真有些刮目相看,也是为什么连着三天她们都关在书房内,除了吃饭睡觉,没有一个人出来的原因了。

这三天内,晓雪除了跟那些“人才们”讨论一些技术上的难题外,还有一个让她分不出神去拷问黎昕关于天煞阁分堂事宜的“人才”!这个引号,在晓雪的心目中是贬义的,因为她实在是被她缠得烦不胜烦。

这个特殊的“人才”,便是城主府的厨子梁恭荷。每日,只要晓雪一从书房里出来,她便缠着晓雪请教一些厨艺上的问题,即便是晓雪故意打着哈欠,用送客的目光提醒她自己该睡觉了,她依然死缠着,不教她两道菜,她是不会离开的。哪怕你躺在**假寐,她也不放过你。

是什么致使梁恭荷,如同一枚狗皮膏『药』般,粘住晓雪不放呢?原来是晓雪到城主府客房暂住的第一天,嘴馋了,跑到厨房看看有什么新鲜的食材,打打牙祭。毕竟进入边境以来,可食用的菜式太过单一,有时候人家客栈的厨房重地,是忌讳别人进入的。

而身为厨房掌事的梁恭荷,便是那种把厨房当做自己势力范围,晓雪要来借用厨房,就好像侵入了她领土的进犯者一般,虽然顾念到她是城主的贵客没有驱逐,也没给她好脸『色』看。那些珍贵一点的食材,更是不可能拿出来给她用了。

不过,我们的晓雪向来不知道识趣两个字怎么写,她滴溜溜地眼睛,在厨房内虽然没找到她想要的食材,却依然忍不住亲自动手,用最最简单的食材,做了几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来,让梁恭荷大跌眼镜。

于是乎,有幸尝到晓雪亲手烹制美食的梁恭荷,便当她是祖师爷一般供着敬着,不过为了能从她手中挖些食谱,这位梁厨子充分发挥了她的死缠烂打招式,把晓雪缠得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招也确实有用,这三天晓雪在不耐之下,还真传了她不少的烹调手法和菜谱。

晓雪她硬生生地忙了三天,等她终于能够清闲下来,计划着明年在这博塔堡里开家快餐店的分店时,才突然间发现,自己那个身为武林盟主的夫侍,也硬生生地失踪了三天。

那天回到客栈搬行李的晓雪和任君轶,确实在天黑之前等到了黎昕,并且三人一起搬进了城主府的客房。当晚,黎昕和任君轶把她晾在一边,哥儿俩密谋了一宿,第二天黎昕便又再度失踪。

不是晓雪不想知道他们俩密谋什么,也不是晓雪没有要求参与密谋的内容。可是人家哥儿俩一条心,根本就不把她列为考虑的范围,如果硬缠着往上凑的话,手指一点昏睡『穴』,你先睡个好觉吧。次日一醒来,黎昕不见了,连个报仇的机会都不给她,是在是郁闷中的郁闷呀!

狠狠地在大师兄身上发泄了一番,化悲愤为『性』事,才稍稍纾解了她心中的愤恨。后来,一连串的忙碌,以及梁膏『药』的死缠烂磨,让她根本没有机会再去追究黎昕和任君轶的责任,等到有时间思考如何惩罚这两个目无妻主的夫侍的时候,天煞阁五个分舵同时被挑的消息,传到了博塔堡,让她忘却了黎昕的“犯上”,又开始为他担心起来。

她知道,在那次戈壁遇险险些送命之后,黎昕便一直闷闷不乐,仿佛觉得她的犯险都是他的责任一般,怀着这种歉疚,一直到博塔堡才彻底爆发。或许他认为,只有让那天煞阁处于自身难保的境地里,她们才会放松对晓雪的追杀,从根本上解决晓雪的安全问题。

黎昕的武功,晓雪是知道的。可是,她依旧很担心,天煞阁能在江湖上纵横数十年,发展到如今的势头,高手肯定不在少数。黎昕再强,蚂蚁多了还咬死象呢,就怕他只身犯险,孤掌难鸣。她没有想到,前几次天煞阁分堂覆灭时,阿昕都是陪在她身边的,怎么可能是只身一人对付天煞阁呢?

又等了一天,晓雪越来越感到坐立不安,尽管大师兄一直在她身边安慰她,他给了黎昕足够的『迷』『药』、毒『药』,又将晓雪手中剩下的两个暴雨梨花针的暗器送予他一个,即便遇险也有自保的能力。却依然阻止不了晓雪的忧心忡忡。

就在任君轶好话歹话都说尽了,仍然安抚不了晓雪的时候,突然老管家亲自前来禀告说,她们有客人来访。

晓雪的注意力稍稍被转移了一些,她依然有些闷闷不乐地问道:“薛管家,我们来这博塔堡仅仅不过五天的时间,且这五天除了第一天外,都在城主府内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怎么可能有什么客人?”

薛管家也有些迟疑,道:“她说是邵老板的旧友。听闻您在博塔堡,特来拜访。”

“旧友?”晓雪微微皱眉,心中不由猜测着:莫非是官老板,她几乎把持着华焱大半粮食的买卖,在这青黄不接的时候来边城分铺里运送粮食也是很有可能的。

思及此处,晓雪的眉头放松了,她对薛管家微微笑道:“请薛管家带路。”外院的会客厅她只去过一次,还是薛城主为了迎接她们的到来,在那儿设宴款待。不过当时正值傍晚时分,边城的天黑的早,她对于记路又实在不是很擅长,所以只好麻烦薛管家了。

到了外院的会客厅,一位身材比她稍稍高这么一点点的女子,冲她微微笑着。仔细辨认却还是感到一阵陌生,晓雪奇怪地问道:“请问……是姑娘要见邵某?”

那位面貌陌生,她确定自己未曾见过的女子,冲她龇牙一乐,把她笑得有些莫名其貌。

刚要开口再询问什么,那名女子眼睛盯着薛管家,欲言又止。

老人精一般的薛管家哪里会不理解她的意思,她冲着晓雪一礼道:“老奴还有事,先告退了。若是邵老板和这位姑娘有什么吩咐,可以叫外边伺候的小丫头。”

等到薛管家退下去后,那名女子轻轻在自己的脖颈处,用手指抠了抠,然后一用力,揭下一块人皮面具,『露』出一张青春洋溢阳光美少年的脸蛋来。

“小雨?!”晓雪惊喜万分,十分失态地冲上去,如前世见到久别的好友一般,用力地抱了他一下,没有察觉到他羞涩,口里兀自兴奋地叫着,“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覃闾吗?两国正在打仗,你是怎么躲过华焱覃闾的千军万马的?”

谷化雨古铜『色』的英俊脸蛋上,微微带着些羞红,看上去却不怎么明显。他见晓雪神情很自然,心中知道她是心中太过高兴,才做出刚刚逾矩的举动来。(其实到现在人家晓雪还没认识到刚刚自己那一抱的不妥呢。)便咳嗽了一声,掩饰心中的异样,展开他阳光的笑容:“我是来给你送礼物的。”

“礼物?”晓雪有些纳闷,这不年不节,又不是她生辰的,怎么突然提到给自己送礼物。

谷化雨见她一脸的疑『惑』,也不解释,只是径自向外走去,还不忘回过头来,叮嘱晓雪一声:“来!跟我来,你一定会喜欢我这样礼物的。”

心中带着无限的疑问,晓雪的脚却不自觉地跟着他走出了会客厅,来到了城主府的马厩中。

“你看——”谷化雨的手,朝着马厩中一匹姿态俊美,神情傲然的骏马一指。

晓雪立刻惊叫了一声“赤骥!”便冲着那匹火红的骏马扑了过去。谷化雨怕那匹还存着些野『性』的骏马,发脾气伤了哥哥的宝贝妻主,也快步跟了上去。

说也奇怪,那匹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驯服的千里良驹,以往除了自己谁都不让靠近,即便养马的小厮离它近一些,也会咬上一口。这会儿似乎感受到晓雪对它的善意和亲近一般,一动不动地任凭晓雪搂着它的脖子,用挂着泪珠的小脸蹭它的长脸。非但如此,它的眼中充满了温柔的湿意,拿舌头『舔』了『舔』她的手心。

和“赤骥”亲热了好一会的晓雪,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花,泪里含笑地冲他道谢:“小雨,谢谢你,我很喜欢。”

她知道陪伴了自己五年的赤骥已经不在了,即便跟它再像,也不再是它了。可是,见到面前这匹和赤骥一模一样的红马,她还是如见到久别的老友一般,很开心,也很欢喜。

谷化雨望着她笑中带泪的动人模样,久久说不出话来,他用力吞了吞口中的唾沫,心中似乎揣了一只活泼的小兔子一般,跳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