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九十六章 雪中野战

第 298 章 雪中“野战”

马背上疾驰着的黎昕,眼角处突然闪过一件白中带着红色的片状物,说是纸片吧,又比纸片大的多。再说了,这接近覃闾边关谁用这么雪白的纸张?

心中怀有疑惑的他扭头定睛看去,那白色中隐隐透着熟悉的花纹,毛领处的艳红让他认出那是一件斗篷,而且是他非常熟悉的斗篷。

他从马上一跃而起,在空中接住了被风卷得在雪花中飞舞的斗篷。果然他没有认错,是她的斗篷,是她向自己炫耀大师兄为了送给她而跟少城主起纷争的那件斗篷,是她裹在其中只露出红彤彤的小脸在红色毛边中的那件斗篷,是他取笑她像只雪地上的小狐狸的那件斗篷……

她的斗篷怎么会?遗落在这荒郊野外?斗篷上为什么有血腥的味道?

心慌意乱地摊开斗篷,那雪白的雪貂皮上暗红色的,赫然是一滩尚未干涸的血迹。

莫非,刚才那些小兵说的,被羽箭穿心而过的,祝将军的女儿就是她?他牵挂爱恋着迷的那个美好的她?

心中一阵剧痛,仿佛被羽箭穿心的是他一般。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那个被射中的是他,而不是她。

泪,潸然而下;心,撕裂般疼痛。雪花好似体会到他的心痛,安抚般地落在他的面颊、唇瓣,和泪花中……

漫天银色的飞雪中,她的笑脸若隐若现,脸上轻柔的雪花,仿佛她一冷一点儿就冰冷如雪的手指一般,轻轻划过他的面颊。是你吗?是你在抚摸着我的脸,告诉我那一切都是假的。没有什么战场上的一箭穿心,没有什么祝将军的女儿壮烈牺牲……

他怀中紧紧抱着那染血的斗篷,伸出一只手去,想摸一摸她粉嫩可爱的小脸,想去帮她暖一暖冰冷的面颊。可是,手中所及,除了那白蝴蝶般的冰冷的雪花,什么都没有……

“啊……”再也忍受不住心中刀绞一般的痛,黎昕跪在雪地中,仰天狂吼,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心中的痛与恨,似乎这样,她才会不舍得离开他让他难过。

为什么他要离开她的身边?明知道她很会闯祸,又没有能力收拾残局,为什么不好好的陪在她身边?如果当时他在她身边的话,再快再强的箭,也不可能射进她的胸膛,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不在她的身边??

悔恨、痛苦,涌上心头。他抱着斗篷,仿佛自虐般地用头在坚硬的冻土上用力的磕着,脑门上青紫一片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仿佛所有的痛觉都集中在心脏处一般,想要随她而去的念头,在脑中不时的闪现。

“晓雪!!”那悲泣中的疯狂,让人闻之落泪。

或许是他的真爱感动了上天(他后来一直认为是这样),或许是老天跟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笑话。

在北风呼啸,雪花乱舞之中,他听到了,听到了她叫他的声音,听到了她那清脆动听的声音,轻轻叫着自己的名字。

幻觉吗?请老天可怜可怜他,不要再是幻觉,他会崩溃的!

“阿昕,你怎么啦?你不要吓我啊!”晓雪见黎昕在自己唤他一声后,突然呆傻了一般,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保持这仰面望天的姿势。

那个跪在地上,在风雪中如同雕像一般的男子,缓缓地,又带着怯怯地表情,朝着她转过头来,那眼中的空洞渐渐如冰河解冻般,有了一丝神采。

“晓雪,是你吗?真的是你吗?”黎昕口中喃喃着,生怕自己声音大一点,眼前这个美好的女子就会消失一般。

晓雪三两步来到他的面前,蹲下来,双手捧着他的面颊,眼睛在他身上慌乱的巡视着,声音中带了些恐慌:“阿昕,你到底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还是中毒了?快,快起来,我带你去找大师兄。”

虽然黎昕未曾向她言明,行动间又十分隐秘,聪明的她却已经猜出他这几天失踪的原因。天煞阁高手如云,据说那阁主的功夫更是深不可测。这两天,她一直挂心着他,生怕他一个不小心,再也见不到他了。

这时候见到他反常的举动和表情,以为他此行遇到什么意外,受了伤中了毒,所以心中无比地慌乱起来。

“晓雪……是你吗?真的是你吗?”黎昕口中仍然重复着那个不确定的呢喃,目光定定地放在晓雪身上,不敢眨下眼睛,生怕她在眨眼中消失在风雪里,就像刚刚那样。

“是我,是我,你到底怎么啦?”晓雪的声音里带着些哭腔,一把抱住他宽阔的肩膀,紧紧地把他按在怀里。

“晓雪……晓雪?晓雪!!”黎昕好像忽地从梦中醒来一般,圈起双臂,搂住晓雪的腰肢。手中的触感让他彻底相信,老天没有抛弃他,把他的晓雪还回来了。

“你没有事便好,只要你没事,一切都不重要了。”泪水顺着面颊又一次滑落,只是这泪水有别于刚刚的苦涩,这泪水,是甜的……

晓雪感受到脸上有**滴落,有些奇怪地小声安慰着:“阿昕,你哭了。别难过,有我呢,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这句话正是黎昕心中的愿望,心中涌上一抹幸福,泪水止不住地点点滴落。

“看到你沾血的斗篷,又听说祝将军的女儿在战场上被一箭穿心,我以为……我以为……”

晓雪终于明白一直坚强的阿昕,为什么会那么绝望的哀泣了。心中一股浓浓的情感涌上,她捧着他的脸颊,爱怜的轻吻着他那刚毅脸颊上的泪珠……

黎昕经历了大悲过后的大喜,心中百般滋味涌上心头。他疯狂地抱住晓雪,吻像雨点般洒落在晓雪的眉上、眼上、鼻子上、嘴唇上。

当他的唇瓣找到那久违的温软之后,便如饥渴的孩子,狂热地吮吻着那如蜜糖般甜美,似花瓣般芳香的红唇。

如灵巧的小蛇一般的舌头,挑开晓雪的贝齿,挤进她的口中,霸道地卷吸着她那丁香小舌。温柔地将那甜美的小舌勾出她的丹唇,好似品尝着最美味的糕点般,不住地舔吸她那诱人的小舌头,不时地惩罚般轻轻啃噬一下。

良久,他放开了她那可怜的受虐的小舌头,将自己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在她的上颚中灵活地舔过,那痒痒的触感,让她的心,她的身,都痒痒的,难以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