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二百九十七章 恢复男儿身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二百九十七章 恢复男儿身

黎昕一手将她拥入怀中,让她舒服地靠在自己的背上。刚刚半个多时辰的激战,她是那样的沉迷,竟忘记了用那个所谓的双修之法,结束后直嚷嚷着腰痛,背痛,pp痛,让他的心中涌上了更多的怜爱。

望着他红扑扑的有些含羞的脸蛋,他忍不住在上面烙下自己的唇印。

晓雪那带着些嗔怪的如丝媚眼横了他一眼,刚要骂他两句,却看到一只灰色的影子,在不远处的雪地上仓皇而逃。晓雪顾不上责怪他,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喊:“藏羚羊,快,捉住它,我们的午餐和晚餐就有着落了。”

黎昕听话地领命而去,那可怜的落单藏羚羊,在雪地中怎么可能是名冠武林的盟主的对手,很快便被捆了腿脚,生擒了。

得!现在黎昕一手拎着猎物,一手扛着柴禾,再也腾不出手来骚扰晓雪了。看!小妮子正得意地对他做着挑衅的鬼脸呢。

等到两人来到两里路以外的那个山洞时,任君轶早已不知道第几次到洞口眺望了。每一次都只看到漫天的雪花狂舞,每一次都失望而归。这一次,终于等到了牵挂着的那个身影,也看到了她身后那个高大挺拔的人影。

“大师兄,我们回来了!”晓雪一个猛扑,乳燕投林般扑进了任君轶的怀中,咯咯笑着道,“看我把谁领来了,失踪n天的阿昕,被我逮到了。”

任君轶为她解开斗篷,在洞外抖落上面的雪花,淡淡地道:“快到火堆边暖和暖和,出去那么久,还以为你迷路了呢!”

晓雪的俏脸一红,支支吾吾地道:“雪太大……我去找我掉落的斗篷了,那是你送给我的,不舍得它就这么丢了。”

任君轶见她怀中抱着的果然是自己送给她的那件斗篷,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一件斗篷而已,不值几个钱,有被血弄污了,捡它作甚?想要,我再帮你买件就是了。”

“回去稍稍处理一下,还能穿的。这可是大师兄你送给我的,还为着它跟人吵了一架……嘻嘻,将来我要拿着这件斗篷,跟我们的孩子讲述,他(她)神仙般的爹爹,居然会为了件斗篷在市集上跟人呛声……哈哈……”晓雪的脸上露出捉狎的笑容,那神态鬼马极了。

“就你鬼点子多。”任君轶白了她一眼,望着放下猎物和柴禾,拍打着身上落雪的黎昕,道:“怎么样,还顺利吗?”

“嗯……”黎昕又恢复了他少言寡语的酷酷的模样,只是眼睛还有些红红肿肿的。

任君轶也发现他的异样,有些奇怪,却没有问出来。晓雪却像在炫耀着什么似的,为他解了惑:“大师兄,你知道吗,阿昕哭了哦。没想到铁汉一般的武林盟主,也会哭的那么狼狈。”

任君轶挑了挑眉毛,惊奇地望了眼黎昕,看他那古铜色的俊脸,慢慢变成酱紫色。黎昕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看到晓雪遗落的斗篷,以为她发生了什么意外……”不用太多的语言,只这两句话,足以表达他对晓雪的浓厚深情。

“斗篷上的血是雨落哥哥的……对了,告诉你个非常震撼,非常恐怖,非常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那就是,我一直以为的雨落姐姐,居然是男的哦。唉!真不习惯姐姐变哥哥。你们说,娘亲知道不知道她的雨儿是男生呢?”晓雪的八卦精神又开始复苏了,眼睛中,小脸上,都亮起来了。

“娘她……不知道……”正当晓雪心中yy着什么恶俗的八点档情节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传入她们三人的耳中。

“雨落姐……哥哥,你醒了!!”晓雪声音中的惊喜是掩饰不住的,还以为他明天才能醒来,现在好了,脱离的危险期,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嗯……咳咳……”祝雨落想挣扎着坐起来,不料挣痛了伤口,脸色更加苍白起来。晓雪赶忙扶着他的肩膀,让他靠在了自己的怀中,轻轻拍打着他瘦瘦的背。一阵剧烈的咳嗽,让他惨白的脸上,涌起一阵红意来。

黎昕见状,赶忙解下自己腰间的水壶,这个水壶是晓雪根据前世军用水壶的样子设计,请人专门用精铁打造的。

晓雪接过水壶,小心地帮哥哥喂了点水,见他的咳嗽终于被压下去,才道:“别激动,你的身体很虚弱,有什么以后再说吧。现在你的任务是好好养伤。你想过没有,若你有什么不测,娘会多伤心,我也会很难过的。”

祝雨落又就着壶口喝了两口清水,示意晓雪让他躺下。他是男儿身的身份,已经暴露在三人面前,尽管晓雪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终究男女有别。这样靠在她的怀里,感受到背上两坨软软的高耸,让他很有些不好意思。

任君轶仿佛洞悉了他的尴尬,在他身后坐下,揽过他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对着晓雪道:“你去处理处理猎物,快到申时(下午三点)了,大家午饭还没用呢,你不饿吗?”

“你这么一说,我才感到肚子咕噜咕噜的抗议了。雨落哥哥,你再休息一会儿,我露一手烤肉的技能给你尝尝。不用任何调料,我能把这羚羊烤的香气四溢,让你吃了还想吃。”晓雪很高兴他的醒来,决定露一手给大家瞧瞧。

说罢,她示意黎昕拎着猎物跟她到洞口去,这烤肉她很在行,处理猎物嘛,还得黎昕的帮助。

很快,烤肉的香气在暖意融融的山洞内飘荡起来,让饿了老半天的三个健康人一个病号,不禁流出了口水。递给任君轶一个烤好的羚羊腿,让他撕成小块喂进祝雨落的嘴里,自己则抱着一个前腿,啃得满嘴流油。

没有加盐和其他调料的烤肉,虽然味道淡淡的,却更加显示出烤肉的本味来,香香的烤肉劲道十足,很是满足饿极了的他们的胃口。

晓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咬了一块肉在嘴里,边咀嚼着边模糊不清地问道:“哥哥从小到大就当做女孩子养大的吗?是不是整个将军府,只有你爹爹知道你的真实性别?”

已经被喂了好几块羚羊肉的祝雨落,肚子差不多饱了,他见晓雪如此询问,便点头道:“爹爹怀我的时候,本就比较艰难,后来我从胞胎中诞下的时候,娘亲正在边关领兵打仗,不在身边。所以,发觉我是个男孩,怕娘知道后会纳侍帮她生女儿传宗接代。便重金收买了那些接生公,硬说生的是女儿。后来,怕我的性别秘密被泄露出去,便买通杀手,把当时在场的所有仆人都杀了灭口。现在的将军府,除了外院的几个老人外,都不知道换过多少丫头仆人了,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性别。”

“后来母亲凯旋而归,高兴之余,哪里会想起爹爹会欺瞒下我的性别?再加上我长大后学习刻苦,各方面都表现突出,娘亲更加不会怀疑我的性别了。一开始,我倒是觉得自己以女子的身份,不像那些公子哥儿,成日被圈在高门大院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的还自由惬意些。

只是这几年,母亲有意给我介绍一些名门公子来认识,让我有些苦恼。我装的再像女人,毕竟身子还是个男人,怎能娶夫生子呢?头几次都被爹爹用:没有建功立业,何以娶夫生子,给推脱了。推得了一时,推不了一世,终究这个瞒天大谎,还是要被揭穿的……”

祝雨落的神态间没有懊悔和不安,反而有那么一丝解脱后的轻松。或许埋在心头的这个秘密,已经让他压抑了很久了吧,所以才会在真相了之后,仿佛石头落地一般轻松吧。

晓雪带着同情地看着他,表面上,他是镇国大将军的女儿,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又年纪轻轻获得小将军的殊荣。在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却是爹爹争宠的牺牲品,过着随时被拆穿身份的战战兢兢的生活。一方面,母亲对他要求过高,一方面,父亲逼他隐瞒住性别的秘密,想必他的童年,是压抑和疲累中度过的吧。

“那……你现在准备是继续做你的小将军呢,还是借此机会,恢复你男儿身的身份呢?”晓雪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祝雨落咬了咬嘴唇,半晌,终于做出了决定:“我不想再过着表面上笑得开心,心中却惆怅不已的日子了。我想做回我自己,做我想做的事,过我想过的生活。”不要说他自私,他只是个弱男儿而已,他也想被娇宠,被疼爱,被呵护的感觉。他也想嫁个就像晓雪疼爱她的夫侍那样,能够疼他宠他的妻主,为她生下两个人的爱情结晶,过着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