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一十五章 唾手可得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三百一十五章 唾手可得

在巡视了三个城市的分店,签署了六份连锁加盟的合约后,已经到了春末时节,正午时分的太阳,已经渐渐显露出它的威风来。

晓雪带着三个夫侍(谷化雨已经得到妻主和正夫的认可,只差给公婆和哥哥们敬茶这道程序了,自然也归属为晓雪的夫侍之列),和一个素服的哥哥,顶着正午的骄阳,有气无力地在官道上行走着。

“大师兄,你的水壶里还有水吗?好热,好渴……”晓雪拉拉淡粉色蚕丝绣花领口,感觉自己好似离开水的鱼儿一般,焦渴难耐。她腰间的小水壶,早已见底,而附近走了上百里,没有人烟不说,就连条小河都看不到,真是杯具。

任君轶弯腰取下马背上的水囊,递过去,安慰道:“你先喝着,地图上看,前面不远处,应该有座小镇,那儿应该能补充到饮用水。”

晓雪接过瘪瘪的水囊,晃了晃,叹息道:“这什么破地方,走荒漠也没这么狼狈过。”

任君轶解释道:“这儿隶属凉州,气候干旱,一年到头很少降雨,庄稼难以生长,所以人烟稀少。不过,这是去万马的必经之路,咱们走快点,估计两三天便能出了凉州地界。”他们一行五人身下都是万里挑一的良驹,如果不是晓雪总是停停走走,计划的行程早就接近尾声了。

晓雪打开水囊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囊已经见底。她抬起头来,将水囊悬在自己嘴巴前,使劲地摇了摇,不见一滴水滴下来,才意犹未尽地放下了水囊,用袖子抹了抹嘴巴。

“走,往朱芦镇进发!”对于水的渴望,激发了晓雪赛马的劲头,“最后一名,负责洗大家的衣袜。”

话音未落,便赖皮地一夹马腹,冲了出去。四个男人相视一眼,也纷纷跟了上去。

祝风旋和谷化雨,几乎常年在草原上奔驰,马术自然不在话下。再加上身下的良驹,是自己驰骋战场的伙伴,虽然后出发,却在不久后,便超越了晓雪。

黎昕和任君轶,他们俩的乌骓和雪兔,更是万中选一的良马,跟主人默契十足,跑起来当仁不让。

只有晓雪**的小红,野性难驯,跟她这个主人之间,经常闹点小脾气。一开始,小红马见主人放开了缰绳,任它驰骋,便撒开蹄子撒欢似的超前奋力奔跑。时间久了,由于这些日子来,晓雪都是优哉游哉地赶路,未经锻炼的它便不耐于这项枯燥的疾驰了。即便晓雪再怎么催促,它仿佛使性子般,把速度慢了下来。

眼看着,哥哥和夫侍们纷纷超过自己,只给自己留下一缕尘烟。晓雪急了,她可不想好不容易到休息地,还要负责大家伙儿的洗衣重任。便跟小红商量起来:“小红哪,你要是跑赢了他们,我奖励你两颗松子糖,怎么样?”

贿赂呀,红果果地行贿。可惜人家小红根本不把那两颗糖看在眼里。就连站在小红马头上,拉着它的鬃毛当缰绳的小葫芦,也回过头来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似乎在嘲笑她的吝啬。

晓雪无奈,怪都怪自己平时太惯着它们了,所以把两个家伙的胃口养得越来越大。在签订了十颗松子糖的丧权辱人的协议后,小红才又甩开蹄子,跑起来。

这小红马别看性子不好,跑起来速度还真不赖,很快便赶上了那几个只剩下小黑点背影的家伙们。在进入朱芦镇时,晓雪已经领先马术最好的谷化雨两个马身的距离。

“耶!我赢了,你们轮流给我洗一天衣服吧,哈哈……”晓雪洋洋得意小人得志的模样,吸引了朱芦镇淳朴的村民们的目光。

晓雪这时候才开始审视起眼前这个小镇来。说它是小镇,的确很“小”,从镇子这头,可以一眼望到那头。房子仅仅有三排,总共不超过二十户人家。

在打量这个小镇的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走完了镇子的主干道,不得不调转马头,再回到镇子正中,唯一一家能看上眼的客栈加饭馆里。

望着眼前“最好”的客栈,晓雪的嘴角忍不住抽抽了。天哪!这个小客栈,规模顶多跟她在铭岩时候的家差不多大,前面是两间有了些年份的两层小楼,后面的院子里是两进的房子,左右的厢房也被开辟出来作为客房了。

“客官,你们是住店还是用饭?”掌柜加跑堂两职为一体的四旬女子,看着五人的衣着和马匹,十分有眼力劲儿的迎上来,笑容堆满面地招呼着。

“先来壶好茶,腾四间房出来,我们中午在这稍作歇息,太阳不那么毒的时候还要赶路呢。”不知道让这么小的一个客栈,一下子腾出这么多房间,会不会太为难了。

果然,那掌柜的脸上现出为难的神色来:“对不住,客官。小店只能腾出三间上房,您看……”

“三间就三间吧!马好水好料地照顾着,茶水要多上,再将我们这些水壶灌满,我们路上喝。”晓雪尝过了焦渴的滋味,可不想再面临缺水的困境。

任君轶想对她说,前边不远处,便有一座比较繁华的城市,如果下午快马加鞭的话,估计天刚麻黑就可以到达。可是想想路上她嘴唇干裂,一脸痛苦的模样,又把话咽了下去。

狠狠灌了几壶并不怎么甘醇的茶水,晓雪觉得就算顶级的云雾香茗,也比不得此时碎茶末泡出的清茶。

灌了一肚子水,晓雪感到自己要是跑起来,肚子里都会咣当咣当的响。草草用完简单的午饭,晓雪十分舒服地躺在了后院所谓的上等房中。虽然室内摆设简陋,但十分得整洁,这就足够了。

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晓雪伸着懒腰,发现本该跟自己一个房间的大师兄,好像一直没有回房。

奇怪,赶了这么久的路,他不赶紧休息,跑什么地方去了?

正念叨着的时候,任君轶、谷化雨和黎昕推门进来了。

谷化雨一进门就咋咋呼呼地道:“晓雪,你不知道,这里有两排房子很奇怪,不是坐北朝南,而是斜斜地面朝着东南方。你说奇怪不奇怪?”

晓雪嘴角抽抽着,这些精力过剩的家伙,居然大中午的,有那个闲心去这贫陋的小镇,她懒懒地靠在**,撇着嘴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人家爱怎么盖房是她们的自由,哪怕她把房子倒着头的盖,咱也管不着。”

任君轶却从她的行李中拿出了她做记录的小本本,一脸迷惑地道:“这朱芦镇也在藏宝图的圈点之中,可是,我们到街道上走了一圈,细细打听了下,这儿并没有所谓的著名景点或特别之处——只除了那排门朝东南开的房子。”

一听与藏宝图有关,晓雪的劲头来了。她接过自己的小本本,翻着上面的记录:津淮城——“a”;盟卡罗峡谷——“s”;凌山天堑——“h”;汾河弯口——“u”;半边楼——“e”。

藏宝图上所标记的地点,只剩下两个,其中就是这个小小的朱芦镇。以前的那些字母都是从一些有名之景得来的,既然大师兄说这个小镇并未有什么出名的景致或物产。那么那些个门朝东南的房子,或许勉强能算是不同之处吧!

晓雪因思考问题而紧皱的眉头开了,她从**跳下来,披了件衣服,超微整理下有些散乱的头发,冲着大师兄灿然一笑,道:“大师兄,你们辛苦了,到**歪一会,我跟小雨到再去逛逛这个小镇子。”

说完,拉着不顾他的反对,拉着谷化雨便出了客栈。

走在被岁月洗礼的光滑如蛋壳的青石板街道上,谷化雨口中依然哇啦哇啦地叫着:“你要逛便自己逛,为什么拉上我?这么小的镇子,还能迷路不成?”

从街头逛到街尾,一家一家店铺地溜达,也不过小半个时辰,刚刚他已经陪着任君轶和黎昕,逛了好一会,就连附近的小山包也登上去看了看,实在没什么好逛的了。

不料,晓雪听见他的言语,并不恼,只是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用极其温柔的声音,在他的耳旁,道:“人家喜欢你陪着逛街嘛……”

那近乎撒娇的口气,那明艳若花的笑颜,那抱着他胳膊的小手……让谷化雨的心,不由得酥了,脸上升腾起一抹红晕,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说话的语气也无比的柔和起来:“那……我就再陪你逛逛?”

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带着胜利者的姿态,晓雪挎着谷化雨的胳膊,不顾民风淳朴的朱芦居民异样的眼光,在那简单的几条街道巷子中穿梭着。

把道路和街巷溜达了好几遍,晓雪还是没摸着什么头绪,她拉着谷化雨来到镇子外的一个小山丘上,坐在一块石头上,托着腮遥望着朱芦镇。

从她现在的角度看过去,青瓦屋顶鳞次栉比,这个不大的小镇显得颇为拥挤。望着一条主街道,一个与之平行的稍稍窄一点的巷道。中间由那一排门朝东南的奇怪房子相连着……

晓雪的脑中,有那么一丝灵感一闪而过。她突然从石头上跳起来,三两下爬上了附近一个粗壮的杨树,从那茂盛的树冠丛中望过去,晓雪的脸上露出了恍然的微笑。

原来,朱芦镇此时在晓雪的眼中,街道和房子组合成了一个大大的“n”字。

“也或许是字母‘z’。”晓雪口中嘟囔着她自己才理解的话。

七个被圈点之处,已经破解了六个,只剩下那个临海的海港之城了。晓雪觉得宝藏就在那唾手可得之处,遥遥呼唤着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