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一十六章 再回万马

第 318 章 再回万马

管他所谓的宝藏是真的还是假的,晓雪寻宝的热情已经被激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了,有些事情过程比结果更重要,譬如爱情。于是乎,她决定顶着足以把她晒黑的骄阳,向藏宝图的最后一站——海滨之城宋琬城进发。

宋琬城位于华焱的东南海滨,是一座港口城市,从那儿坐船到华焱京都,不过十来天的行程。尽管华焱的造船业还不是很发达,近海运输却已经渐渐开始兴起。而宋琬城,可以说是南北货物交汇的一个重要港口城市,因此,格外繁华。据说,运气好的话,还有可能遇到海外来的船只哦。

去宋琬城,晓雪目的之一是寻宝图的最后奥秘,其二则是撞撞运气,说不定能淘到华焱没有的一些食材调味呢。

值得一提的是,宋琬城和万马郡同属东南繁华都市,它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五六天的路程,像晓雪她们**皆是骏马良驹,最迟不消五天便可抵达。

提到万马郡,晓雪不由得想起了已经有大半年没见面的养父母——邵紫茹和狄奕可。决定转道万马郡,再从那儿出发去宋琬城。

“大师兄,狄爹爹离开京城的时候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吧,现在回万马的话,能不能赶上妹妹的出生?”这个孩子养父母已经盼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她们本来以为失去了唯一一次做爹娘的机会,再也不可能有自己的亲生骨肉了。

谁料想,沾了晓雪的光,达伦皇子陪嫁的那枚金胞果转增给了狄爹爹,使他顺利怀上宝宝。这?一胎,不光是邵紫茹和狄爹爹,就连晓雪都祈祷着是女胎。这样,如果晓雪认祖归宗的话,邵家也有传承的后人了。

任君轶在心中默算了片刻,笑了笑,说:“嗯,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你说不定能见证妹妹的出世呢。”

他这是顺着晓雪的话说,讨个好彩头。其实,无论她或他,心中都明白,每一胎宝宝,生男生女的比例是五比一,也就是说,生女孩的几率只是五分之一而已。

不过,在晓雪的观念中,是男是女并不那么重要,男子也可以继承家业,支撑门户嘛。大不了,咱多赚钱,给弟弟找个上门的妻主,自己养他们一辈子就是了。

听闻指不定能亲眼看到弟弟或妹妹的出世,晓雪此时归心似箭,她一改往日悠闲自得的模样,不住地快马加鞭,在付出了无数松子糖的贿赂下,终于在六月初踏上了万马郡的地盘。

望着古朴宏伟的城楼,和经过了无数次的城门,晓雪忍不住心情豁然开朗,哈哈狂笑了几声,道:“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任君轶和黎昕已经习惯了她时不时蹦出一两个新鲜词儿,已经见怪不怪了。谷化雨却十分好奇地问了句:“晓雪,你什么时候改名叫胡汉三了?”

“是呀,是呀!要改名也应该改回祝雪迎哪!你是我们祝家唯一的女孩了,认祖归宗是迟早的事。名字是奶奶在世的时候就起好的,你可不能乱改!”提到祝家,祝风旋的眼睛变得暗淡了。既然路是自己选的,那就无怨无悔的走下去吧!

离家越近,回家的心就越迫切,见亲人的渴望也越深。还好,日已西斜,此时正是黄昏时刻,万马城的街道上,人不是很多,晓雪她们急促的赶路,并未受到什么阻碍。

不过,还是遇上了一个小插曲。

“停马,下鞍!”身着城主护卫队装束的一名侍卫,拦住了当街疾驰的晓雪她们。

没容晓雪她们说话,那名侍卫头领模样的女子,一脸严肃地教训着:“不知道万马城内是不允许当街纵马的吗?碰着人怎么办?下马牵着走!”

晓雪很听话地从马背上下来,仔细辨认了这个面容熟悉的女子,笑着道:“离开万马不过一年,居然把这茬给忘了——宁大姐,怎么?升职了?”

听到她熟稔的口气,那位头领这才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眼,马上换上了笑颜,热络地道:“哟,世子夫人,您回来了?我们世子呢?没跟着回来?九王和王夫成天念叨着回京去看世子和夫人您呢。”

“我这次是巡视产业,途经万马,晨晨身子骨弱,经不起跟着我满华焱的折腾,所以留京未曾回来。”晓雪依然笑得十分温和。

这宁青萍原本是九王身边儿的贴身侍卫,前些日子立了一功,被提拔为巡城侍卫队的队长。原本她跟着九王的时候,跟晓雪有不少交集,虽说谈不上什么交情,却也熟悉的很。

宁青萍忙笑道:“夫人的生意越做越大了,这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华焱许多大中城市都有了邵记的产业,听说您这一路过来,又为邵记添了不少进账。现在邵记可是华焱数一数二的大商号了,八大商号什么的,根本没得比。”虽然她的话语间不乏吹捧溜须的成分在,却也道出了邵记现在在华焱商场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晓雪学着大师兄,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谦虚地道:“不过一些小打小闹而已,不值一提。宁大姐,不打扰你执勤了,改日请你到一品斋坐坐,咱们叙叙旧。”

宁青萍脸上的笑容更加真诚了,万马谁不知道一品斋的位置早已订到两个?月以后了,即便是知府大人,想去一品斋用餐,也得排队等安排。像她这样的侍卫队的小小队长,一年的薪水去一品斋,也不够几个普通菜式的开销。不是一品斋黑,是在是物以稀为贵嘛!

挥别了宁大队长,晓雪放开了小红马的缰绳,自己一步当先,沿着熟悉的街道,向写着邵府两个字的那个院落走去。颇为通灵性的小红马,头上趴着白色的小狐貂,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后边。现在,小红最服的不是晓雪,而是小葫芦,只要收买了小家伙,不愁小红马不听话。

“娘——爹——您的超级无敌可爱的宝贝女儿回来了!!”还没刚进邵府的大门,晓雪那特有的清脆嗓音,已经穿过了重重院落,传进了正在喂宝宝吃东西的邵氏夫妻俩的耳中。

邵紫茹跟夫君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那丝抹不去的惊喜。狄奕可更是扔下了手中装有牛奶的小碗,孩子也顾不上喂了,迈开步子,往声音传来处匆匆而去。

邵紫茹看了看躺在自己怀中,睁着黑豆似的大眼睛,因嘴边的食物突然消失,皱起小脸的小宝宝,轻轻哄道:“宝宝乖,跟娘亲一起去迎接姐姐,好不好?”

说话间,就要抱着刚刚出世不久的孩子向院中冲去,却被孩子的乳爹拦下了:“夫人,孩子出了胎衣十五天才能出门见风,您不能抱着他出去,小心着凉。”

邵紫茹一脸为难地看看怀中一脸要哭快哭的宝宝,又望望院中正门的方向。最终,对宝贝女儿的想念打败了怀中嘤嘤的婴儿,她把孩子往乳爹的怀中一塞,快速地道:“你先抱着,我去去就来。”话音未落,人已经冲出了门,步履匆匆地走在园中的小道上。

乳爹看着哇哇哭泣的小少爷,叹了口气,道:“少爷乖,别哭了。乳爹喂你喝奶……”心中却惋惜着怀中的婴儿到底是个男孩,比不得那个商业奇才的姐姐,在爹娘心目中的地位重要。

园中,已经为人/妻,即将为人母的一代商业神话——邵晓雪童鞋,却扑进了狄爹爹的怀中,露出小儿女的娇态,在他的怀中撒娇逗笑。

后脚跟到的邵紫茹,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眼圈有些发热。看到夫君已经哭得稀里哗啦,抱着女儿宝贝心肝地叫着。便耍宝似的把晓雪从夫君怀中揪出来,她露出吃醋地嘴脸来:“谁家娘子这样无理,居然敢当着我这个妻主的面儿,占我夫君的便宜。来人哪,棍棒伺候!”

晓雪又扑进了她的怀中,像小时候一样,搂着她的脖子撒娇。邵紫茹一把托起了她腰,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嘴里却唉唉叫着:“哎呦哎呦,多大的人了,还要娘亲抱。为娘这把老骨头,快被你累散架喽!”

“娘,您哪里老了?三十多岁,正当年。等女儿种出金胞果后,您和爹可得给我多生几个弟弟妹妹,壮大我们邵家的声威!”

想调侃晓雪,反被她将了一军的邵紫茹,老脸一红,看着脸上露出一抹红霞的夫君,一巴掌拍在女儿的屁股上:“没大没小,我叫你贫!”

“哎呦——爹爹,你看娘打我,呜呜呜……好疼!您要帮女儿报仇呀!”晓雪捂着屁屁向狄爹爹告状。

狄奕可嘴角噙着笑,用指头点着晓雪的脑门,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耍宝。

真好,只要晓雪在,就少不了欢声笑语。万马邵府不大的院子,向春回大地一般,又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祝风旋羡慕地看着邵家三口的互动,这才是真正的平淡的幸福,这才是真正的浓浓亲情。没有算计,没有压力,没有别人的殷殷期望,只有相互的信任关心和挂念。这是他二十年来,所未曾感受到的真正的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