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一十七章 莫名多了个夫侍

第三百一十七章 莫名多了个夫侍

狄奕可拉着晓雪的手,嘴角噙着温柔慈爱的笑,眼中隐隐透出水光来。儿子的降生,让他身上的父『性』光辉更浓了,传递给晓雪的父爱也更淳厚了。

晓雪的厮摩打混和娇嗔可爱,让邵紫茹夫『妇』俩,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那铭岩的两间小院里,虽然日子清苦些,院子里一年四季笑声不断。

那时候,个头小小,粉妆玉琢般的晓雪,完完全全属于她们夫『妇』俩的,走到哪里都能骄傲地炫耀一声“我的女儿,漂亮吧!”

自从景乾寺中,晓雪父女相认后,邵紫茹还好,狄奕可的心中总觉得好像被人挖走了一块似的。虽然,晓雪对她们依然如以前般亲昵,她们心中却仍旧有女儿被人抢走的感觉。

面对着与女儿失散了七八年,吃尽了苦的柳觅云。狄奕可做不来跟他抢夺女儿亲情的事情来,所以才做出了回万马,帮晓雪打理总店生意的决断。

或许是当初捡到晓雪的时候,投注的情感太多,回到万马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狄奕可总是郁郁寡欢。看到什么,总会念叨一句“这个晓雪一定喜欢。”吃到什么,也会挑着筷子看上半天,说一句“这是晓雪爱吃的”……他已经把晓雪当做自己亲生的看待,对千里之外的孩儿,为人父母的总是牵肠挂肚,思念不已。

即便是他自己的孩儿出生后,仍冲淡不了他和妻主,对远方女儿的父女亲情。

为晓雪理了理因赶路而有些散『乱』的头发,抚了抚她可爱的俏脸,狄奕可叹息了一声,道:“我们晓雪清减了,生意固然重要,身子更重要。”?? 娶夫纳侍317

晓雪做了个大力水手的经典动作,笑嘻嘻地道:“爹,您放心,我的身体强壮着呢,三五个『毛』贼我一招就能打趴下。再说了,你女儿我身边可是有‘小医仙’这个贴身医护人员呢!那些个小病小伤的,根本找不上我。”

她只顾着耍宝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厉害,没看到背后谷化雨几乎要撇到下巴的嘴角。

眼中只有女儿的狄奕可,这才想起女儿同来的几位男子。他带着歉意的微笑,目光在四位出『色』的男子身上停留了片刻,笑着道:“你们也辛苦了,快到屋里喝口水,歇会儿吧。”

任君轶带着其他三人,上来一一给邵紫茹夫『妇』见礼。邵紫茹只认得任君轶和黎昕两人,看着谷化雨和祝风旋有些面生。见他们都是跟女儿一起来的,便以为也是女儿刚刚收的小侍。她哈哈笑道:“快快请起,我们家晓雪就是有本事,出来巡视一圈,又多了几个出『色』的夫侍……”

她的话音没落,晓雪忙摇着手道:“娘,您别弄错了,小雨是风哥哥的弟弟,他是我新定下的夫侍不错。这位祝风旋,他是我同母异父的哥哥,您没弄清楚就别『乱』说。”

狄奕可听了,白了妻主一眼,拉过祝风旋的手,温柔地笑着:“你邵姨别的都好,就是 有时候冒冒失失的,你可别往心里去。”

他温暖柔软的手,传递出的温度,让刚刚失去父亲的祝风旋的心中,涌上一股暖流。他的鼻子微酸,眼睛也热热的,口中却很爽朗地道:“没什么的狄叔叔,邵姨说的没错,晓雪本来就很有魅力,要不怎么会这么多优秀的夫侍,心甘情愿地跟着她呢?”

他还是女子装扮的时候,跟晓雪就如同至交好友一般,说话行事间没有一般男子的扭捏之态,反而多了一种洒脱和豪气。晓雪的夫侍们大多是这种路线的,所以在邵紫茹和狄奕可的眼中,也不是太特立独行。

“是嘛,是嘛!我也没说错呀,咱们晓雪出来一趟,是美男大丰收呀!”邵紫茹想到后院里那个绝美娇弱的男子,理直气壮地道。

大丰收?晓雪的眼角抽抽着,不就收了个小雨嘛,这哪能叫大丰收呢?(你还想收多少?众夫侍冒火地怒瞪她!)

狄奕可也想到了那个娇小温柔的男子,笑着道:“是呀!我们女儿孝心可嘉,知道弟弟要出生了,自己忙不过来,还派了个夫侍来帮我们。晓雪啊,你还别说,你那个小侍,不但人长得美,还很细心很温柔呢。前天晚上,要不是他在旁边帮忙,我和你娘可忙不过来呢!”

邵家的小少爷,是凌晨三四点钟出世的。因为邵氏夫『妇』俩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在胞胎时期夭折的,对于这一胎,夫妻俩投注了更多的心力。尤其是孩子快要从胞胎中降生的时候,夫『妇』俩几乎整天呆在孕胎匣旁边,寸步不离。

即便两人轮流换班,照看孩子,也有熬不住的时候。就在这时候,自称晓雪新收的小侍的绝美男子来到了。他不但尽心尽力地伺候二老(三十多岁的年纪,就被称为二老,悲催的古代人……),照顾胞胎也极其细致耐心。宝宝出生的那个凌晨,正是他在尽心尽力的值班,叫醒了困倦的邵氏夫『妇』,才使孩子能顺顺利利地出生。邵紫茹夫『妇』对他,可是万分的满意,不止一次地夸女儿眼力好,娶的夫纳的侍都是那样的出『色』。

派夫侍过来?晓雪十分纳闷地跟大师兄对看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疑问。难道是风哥哥知道养父母的孩子要出生,派人过来的?

也不对呀?家里的那几个,漂亮的有,例如妖孽;温柔的有,譬如谷化风;又漂亮又温柔,细心耐心并存的也有,如苏繁。但是,他的孩子此时也在胞胎期,需要他的照顾。再加上苏家越发展越庞大的生意,他哪里走得开??? 娶夫纳侍317

爹爹说的那个漂亮温柔细心的夫侍,到底是谁?(小世子那个吃货,直接被晓雪无视了。)

“那个……爹,您说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呀?”一行人走到了大厅中,晓雪扶着狄爹爹坐下,自己靠在他的身边,一副爱娇的模样。

“谁是谁?”狄奕可哪里知道,后院那个美极又贤惠的男子,根本不是女儿派来的,一时没转过弯来,有些『迷』糊地看着女儿,问道。

“就是说是我派来的夫侍的那个?他是谁呀?应该不是风哥哥或者苏繁吧?”他们一个暂管京城邵府那一摊子,一个照看孩子还得兼顾家族生意,都分不了身的。而其他两个,跟温柔贤惠是搭不上边儿的。

狄奕可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对那个男子依然没有怀疑,只是点着女儿的脑袋,笑着说:“你这孩子,风儿和繁儿我能不认得?你的这个夫侍,可是我见过的天下间最美的男子了,我儿真是个有福的。要不是他自称是你的夫侍,我还真不敢相信,我们邵家……咳咳,我们家的草窝里也飞来个金凤凰呢。”

邵紫茹一听,不乐意了:“什么草窝?现在我们可是金窝窝了,整个华焱,有谁能跟我们邵记相提并论。金窝里引来 金凤凰,那是理所当然的。”

“你才脱贫几年,尾巴就翘起来了?想当初,咱们家可是连一年五十两的净夫款都拿不出的呢!做人呐,可不能忘本。”狄奕可用开玩笑的口气,笑着反驳妻主。

“我们现在……”

邵紫茹的话刚起了个头,便被一头雾水的晓雪打断。她和夫侍们对视一眼,从绝美两个字的评价中,不由得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爹,娘。你们所说的女儿的那个小侍,不会叫徐翔宇吧……”晓雪的口气里充满了不确定,祈祷着不要想她们想的那样。

狄奕可拍拍她的手,点头夸赞着:“是呀,翔宇这孩子可真不错,长得美不说,人也孝顺。这两天,我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管家的,忙不过来,许多事都是他在盯着。你看,这无论内院还是外府,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我儿的眼光可真不赖。”

狄爹爹一声“是呀”把晓雪心中的侥幸全部打碎了。她心中的火噌地就蹿了上来,为了怕养父母担心,又不能发泄出来,只把手攥得紧紧的,指甲深深地扎进了手心的肉里,都没觉得疼。

“爹爹,弟弟哭了,『乳』爹和小婿都哄不好,您去看看是怎么了?”那个让晓雪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柔柔的嗓音,出现在大厅门前。

晓雪猛地扭头过去,一个纤细柔弱的身影,静静地立在门外。似乎是没想到晓雪她们在似的,那绝美如玉的脸孔上,连惊讶的表情都那么的销魂:微微睁大的黑亮眸子,微张的樱桃小嘴,雪白如玉的小脸,慢慢将惊讶的表情转向了惊喜。

看清了眼前男子,就是差点害自己气孔流血而死的徐翔宇。晓雪腾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没容她开口说话。那个天青『色』的身影,已经风一般地冲了过来,在大家惊讶的目光里,抱住了晓雪纤细的腰肢。

他把脸埋进了晓雪的怀中,并且在那柔软的高耸处蹭了蹭,用带着鼻音的语气撒娇:“妻主,您终于来了。翔宇好想你呀!”

感觉到晓雪想挣开他的怀抱,手臂上的力道加重了,他抬起巴掌大的小脸,眼中含着水光,声音有些哽咽:“您吩咐翔宇的事,翔宇都做的很棒哦,不信,您问爹爹。”

绝美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像一只等待主人夸奖的狗狗一般,让人看了心声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