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一十八章 倾诉

第 320 章 倾诉

“你够了没有!!”晓雪忍无可忍,双臂一用力,挣开了他的怀抱,顺势一掌拍在他的胸前。这一掌,她用了十成的力量。晓雪已经知道这个极品小受无论内外功夫,别说比她了,就是与黎昕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所以,这一掌她没报着打中他的希望。

谁料想,这徐翔宇不知道玩的哪一招,居然没有躲开,任凭晓雪的那一掌,硬生生地拍在了他的胸口上。晓雪的功力虽说在黎昕和他面前,算是比较菜的,到底是经过胡晓蝶花了大力气洗髓过,三十年的内力可不是开玩笑的。

晓雪这一掌,实实在在地拍在了徐翔宇的胸前,内外力的作用下,他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在门框上,硬是把那楠木门框撞裂个大口子。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在地面上撒下殷红一片。

晓雪出其不意的这一掌,不但把徐翔宇给打趴地上,口吐鲜血,还把她养父母给惊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妻主……翔宇能死在您的手中,死而无憾了……”徐翔宇趴在地上,抬起头来,眼中没有恨,没有怨,有的只是点点哀痛。他盈盈若水的目光和嘴角赤红色的血迹,刺痛了邵氏夫妇的心。

狄奕可匆匆上前几步,蹲***去,想要扶起他。邵紫茹满脸的讶然还未消去,口中却埋怨着女儿:“你这孩子,有什么事非要冲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夫侍动手?他即便做了错事,训斥一番,罚他一顿便是了,你看,把这孩子打的。月明,快去请大夫。”

“不准去!!”晓雪的心头霍霍地直冒火。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上次害自己差点死去不说,今天又害得自己挨骂。要知道,从小到大,爹娘虽然不是亲生的,却从未大声说她一个不是,现在倒好,还没几天,就被这家伙“收买”了。

你不是喜欢苦肉计吗?今天就让你“苦”到底!晓雪往日里总是布满灿烂笑容的小脸,此时绷得紧紧的,爱笑的眼中满是寒霜。

望着女儿今日的反常,狄奕可本来打算扶徐翔宇的手,停在了空中。邵紫茹也是一愣,不知道晓雪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晓雪上前几步,拉着狄爹爹的手,引着他离徐翔宇远远的。然后面对着他,仿佛看好戏般地冷笑着:“演啊,怎么不演了?你不是挺爱扮演伤者吗,今天让你过足瘾!”

狄奕可从未见过女儿如此冷酷的一面,不忍地望着地上因为晓雪的话,又吐了口鲜血的美丽男子,怯怯地问道:“晓雪,他到底怎么惹你生气了?”

“爹,您别被他的外表欺骗了。他看起来是一只无辜的小羊,实则是一匹恶意十足的野狼。女儿的小命,就差点折在了他的手中。如果不是小雨和大师兄他们来的及时,爹、娘,你们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回想到当时自己如同被架在烤架上炙烤的感觉,晓雪的牙恨得痒痒的,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剁吧剁吧喂狗去。

狄爹爹还未摸清状态,他有些迷惑地问道:“他不是你的夫侍吗?怎么会害你呢?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呢?”徐翔宇太会伪装了,他在邵府的这些日子里,不但是一个孝顺贤惠的好女婿,还是一位人人夸赞的好主子。上至邵氏夫妻,下至粗使下人们,对他都是有口皆碑,没人能挑出他一丁点儿毛病。

不知道谁说过“当所有人都夸赞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很有问题了!”果不其然,徐翔宇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误会?如果被他灌下合欢**毒也叫误会的话,那误会还能算是误会吗?”晓雪的牙咬得咯吱咯吱响,如果眼中能射出刀子的话,那徐翔宇身上早已伤痕累累了。

“合欢**毒?”虽然不知道合欢的厉害,一听这名词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狄爹爹白着脸,看了妻主一眼,却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诧。

徐翔宇用力撑起身子,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努力了很久,却未曾如愿。他的胳膊一软,又趴在了地上,胸部砸在地面上,口中又涌出了一股血流。他戚戚然望着晓雪,咳嗽了两声,低声叫道:“妻主……”

“闭嘴!谁是你的妻主?你三番两次地算计于我,又来蒙蔽我父母,说!你到底是和居心?”晓雪声色俱厉地痛斥他。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倾慕于你,我……”

“嗤——”晓雪冷笑一声,道:“收起你这套虚情假意,上你一次当,是因为大意;上你第二次当,是因为心软。你当我们是傻子吗,三番五次地用同一伎俩来哄骗我们?”

徐翔宇好不容易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捂着胸口靠在了门框上。他的脸上满是凄然之色,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除了骗取到了邵紫茹和狄奕可的同情外,其余人等都以一种冷冷的目光看着他。

“晓雪,无论你相不相信都好,请听我说完好吗?”徐翔宇的眼中满是诚恳,似乎打算掏心掏肺地跟她们来一次长谈。

晓雪扶着狄爹爹在一旁坐下,翘着腿,仰着头以下四十五度的角度,斜睨着他,一副看你还能如何狡辩的姿态。她抱着你说你的,信不信在我的态度,打算看看他到底还能玩出什么把戏来。

徐翔宇见晓雪没有阻止他,便又接着道:“你一定很好奇我的身份吧?其实我不是天煞阁阁主的相好,那只是掩饰我真实身份的一个障眼法而已。”除了天煞阁的阁主以外,就连阁主贴身的护卫都以为他是阁主的姘头,各个堂主亦然。

晓雪的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淡淡地瞟了他一眼,脸上并没有出现诧异的神色。转眼再去看任君轶他们,也似乎都一副了然的表情。

他转念想了想,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来:“对了,任公子给我疗伤的时候,已经看过我胸前的处子印迹了,自然猜到了这一点。但是,你们绝对不会猜到,天煞阁的阁主只不过是个傀儡而已,天煞阁真正的主人,另有其人!”

到这时候,晓雪才正眼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不会说,这个真正的主人,就是你吧?”

徐翔宇郑重地点点头,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就是那天煞阁的幕后老板,天下第一杀手组织的魁主。那阁主,是我娘去世前,怕我不能镇住阁里的各位分舵主和堂主,而特地选出来的傀儡。在她的身上,下了达伦巫族的金翅蛊,每个月,都要从我这儿领一枚压制蛊毒的解药,否则那金翅蛊就会啃噬她的心脏,疼痛致死。”

任君轶眼光闪动了一下,问了句:“那么说,在山林里的那次,不是阁主派你来的?”

徐翔宇轻轻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之前不是派了几拨杀手都未能成功,反而折了不少精英吗?这让我对你们产生了好奇心,所以才亲自上阵,刺探一番。当时,我以为你们都被我下在火堆里的迷药迷倒了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天煞阁的杀手太菜,第二反应则是你们也很菜,警觉性那么差,对一个半路救下的陌生男子一点戒心也没有,能活到现在可真是一个奇迹。谁料想,我低估了你们,反被你们的将计就计,闹了个全军覆没。”

晓雪也想起了那个晚上,居然还把罪魁祸首带出林子,真是好心被雷劈,如果那次就狠狠心杀了他,哪至于后来受那么大的罪?

徐翔宇哀怨的声音又响起了:“那天,晓雪你一直对我横眉竖眼,没个好声气。我心中就暗暗地发誓,早晚有一天,你会扑倒在我的脚下,向我摇尾乞怜。”

在那之前,他一向以自己的外貌为傲,只要他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再强势的女子都会化作绕指柔,对他百般讨好。可是,自从遇到了晓雪之后,她对他的不屑一顾,甚至于有些厌恶的情绪,激起了他的挑战心,却也渐渐失落了他的心。

“可是,我错了。第二次的相遇,是我亲自设计好的,本以为善良的你,会同情我救下我,那我就能名正言顺地跟着你,慢慢瓦解你心中的坚冰。没想到,你真能狠得下去心,眼睁睁地看着我被青楼的打手们拉走,却不为所动。当时,我的心莫名地刺痛着。”

回想起当时,晓雪也很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一直不太待见这个漂亮的男子。如果换做别人的话,她一定会出手相助的。晓雪撇撇嘴,道:“这只能说我有先见之明,对于那些披着羊皮的狼,咱的眼睛还是雪亮的。”

徐翔宇眼波闪了闪,叹了口气道:“为了能接近你,我发了狠心,让仇阁主用鞭子将我打得奄奄一息,算好了时机,在黎盟主夜探分舵的时候,吸引住他的注意力,并把他引到乱葬岗,救下了我。”

任君轶听到这儿,忍不住皱了皱眉。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连自己也能下得如此狠手,确实不是个容易对付的。

“晓雪,请你相信我,对你下合欢,并不是想要害你的性命。我……我只是想,如果我们生米煮成熟饭了,或许你会接受我。”徐翔宇声音几不可闻,突然又增大了音量道:“我万万没想到,你宁可忍受欲/火/焚/身的痛苦,也不愿意沾我一个指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那样的痛楚……”

“你说完了没有?”晓雪打断他,眯着眼睛细细地打量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如果你真的有悔意的话,不需要时光倒流了,现在就可以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