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二十二章 天煞阁再次来袭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天煞阁再次来袭

就在晓雪她们要出发的时候,徐翔宇拖着伤病的身子,来到邵府的门前。

他头发松松散散地随意束在脑后,脸色苍白而憔悴,却不减他动人的风姿,反而平添了一种令人心怜的娇弱。前世晓雪一直不相信,西施那个病秧子,怎么能跻身古代四大美女之列呢?看到今日的徐翔宇,晓雪终于相信了,有的人他的美是无处不在的,无论是健康的红润,还是病后的柔弱。

看着他那仿佛随时会倒下的娇弱身躯,晓雪都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你的伤没养好,还出来做什么?月明,还不扶徐公子去屋里歇着。”

徐翔宇挣开月明的扶持,向前走了两步,拉住晓雪坐骑的缰绳,仰着小脸,盈盈若水的眼波中流露出被抛弃的哀怜:“雪,你不是答应我,无论到哪儿都不会刻意的抛下我,舍弃我吗?怎么才刚刚两天,你就变卦了呢?”

性子刚烈个性十足的小红童鞋,见一个陌生人上来拉自己的嘴巴上的缰绳,弄得它很不舒服,便不乐意了。它警告似的打了个响鼻,前蹄刨了刨地面,马眼中射出凶悍的光:小样,快快放开姐姐,不然就拿蹄子踏死你!感情这匹暴烈的小红马,还是个雌性呢!

它的警告被无视了,人家美男的眼中,只有它背上那个高高在上,巧笑嫣然的女子。

晓雪向前弯腰,拍了拍小红的脖子,安抚地抚摸了几下,又俯身向它的最中塞了颗松子糖。小红马头上安静趴着的小狐貂可不乐意了,蹦跳着,叫嚣着,要求同等待遇。晓雪只好又往小葫芦的爪子里塞了块松子饼。

安抚好两个吃货,马前还有个仿佛被抛弃的小动物一般,殷殷望着她的美男等她安抚呢:“徐公子,不是我不想让你跟,只是你伤及内腑,得好好将养些日子。你放心,我们还会回到万马郡接爹娘的,到时候你身子也养好了,想跟的话,没人会阻止你的。”

“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我能支持的住,若实在不行,我可以雇一辆马车,远远地跟在你们后边。请不要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好吗?”徐翔宇情绪有些激动,忍不住一阵咳嗽,震得胸口一阵钝痛。他强忍着不去捂胸口,只是紧蹙的眉头泄露了他的痛楚。

“你看你看,不听话了吧?若是因此留下病根可就不妙了。即便天仙似的人物,成天病怏怏的,也没有人会喜欢的。”晓雪皱着眉头,有些不耐地继续劝说着。

任君轶见状,生怕小美男性子倔起来,惹晓雪不开心,忙帮腔道:“我给你留的药,你按时吃,再过三五天,基本上可痊愈。到时候,你再去宋琬城跟我们汇合,不就行了吗?你若硬拖着病弱的身子,耽误了我们的行程,惹得晓雪不开心,到时候没人能帮你说话的。”

晓雪的脾气有时候挺犟的,若是拧起来,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徐翔宇偷偷打量着晓雪的脸色,见她脸上现出不耐的表情,便咬着嘴唇,一副很委屈的模样,让步道:“那……雪,你要在宋琬城等等我哦,我最迟比你们晚三天到……一定要等我哦。”

晓雪胡乱地摆摆手,漫不经心地道:“知道了,知道了!时候不早了,再不出发,中午前都出不了万马城了。爹、娘、大哥,你们快回去吧,没几天我们就回来接你们。”

说完,她轻轻夹了下小红的马腹,小红妹妹很给面子地迈开健美的秀腿,得儿得儿地小跑起来。晓雪骑在马背上,扭头冲还在邵府门前朝她们挥手的家人们灿然一笑,朝着万马的东门而去。

巍峨挺拔的高山,被淡淡的白云笼罩着,使群山若隐若现,令人格外神往。山坡下横插过来一枝苍劲的松树,松树下是一条向远方蜿蜒的山道。

这条还算平坦的山道上,几匹骏马飞奔而来,那得儿得儿清脆的马蹄声,划破了山中黎明的静寂。奔在最前头的是一匹枣红马,它浑身火红,红色的鬃毛高高飘起,全身的肌肉结实得像健美先生一样,一块一块地凸出来,显得十分健美有力。枣红马时而仰天长嘶,时而腾空而起,连柔软而漂亮的马尾巴也甩得很起劲。

紧挨着枣红马旁边是一匹白马,从头到尾一片洁白,连一根杂毛也没有,像一团白云轻轻飘来,显得那么洒脱矫健,分明是一匹千里马。

红白二马之后,是不亚于它们的两匹黑色良驹。它们身后卷起的阵阵尘土,带动着路边青翠娇嫩的小草和小花,随之摇摆。

这疾驰而来的四骑正是晓雪和她的三位夫侍们。这一路上,晓雪一改往日的惫懒悠哉,快马加鞭。本来五六日可以到达的,以她们现在的速度,估计四天差不多就能抵达宋琬这个海滨城市。

华焱的地形跟晓雪前世差不多,南方多山。她们这两日来,已经走过了四五座大小山包,此时又进入了青鸾山的地界。

“晓雪,这儿地势复杂,还是慢点为妙。”任君轶看了看两边陡峻的山崖,提醒着连赶两天路,脸上却没有一丝疲累之色的晓雪。

谷化雨虽然在号称“马背上的民族”待了六七年,却也吃不住山路疾驰的颠簸和倦意,他也警醒地道:“任哥哥说的对,此地到宋琬城还有不到两日的行程,不需要赶这么紧嘛。这里山势险峻,地形复杂,正是阻击偷袭的最佳之地!”

晓雪闻言很不屑地嗤笑了一声,不过却放松的缰绳,提醒来劲了的小红放慢步伐。她嬉笑着扭头看着谷化雨,道:“阻击偷袭?你有被害妄想症吗?咱们最大的隐患——天煞阁的首脑,已经跟我们握手言和,还有什么能对我们造成威胁?山大王吗?哈哈,正好来给我们练手当沙包。”

正当她得意洋洋眉飞色舞地yy着挑人家山寨,占山为王的时候,悲催地事情发生了。

小红的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下,前蹄一矮,我们正豪气万丈的晓雪,随着惯性,像一颗炮弹般地,被发射了出去。

还好她反应快,轻功好。在空中几个前空翻,提气轻身,飘飘然落在马前不远处。

刚刚在地上站稳的晓雪,眉毛倒竖着,瞪着刚刚站稳脚跟的小红马,点着它的脑袋骂道:“你不自诩是天下第一马么?我看是天下第一软脚马还差不多,才跑了两天你就腿软了?说!是不是昨天晚上纵/欲过度,所以才腿软脚软,害我差点摔死在山路上!”

她这一番不着调的教训,不但小红不服气地长嘶一声,就连她的三位夫婿,都一脸不认同地瞅着她。

还是任君轶细心点,他看到地上绊马索一样的绳子横在路上,忙皱着眉头提醒道:“晓雪,我想你冤枉小红了,你看地上。”

晓雪黎昕她们才看见地上害她差点摔了个狗啃泥的罪魁祸首。“奶奶滴,谁这么没公德心,绳子乱放?给我出来,我要好好教育教育你们!”

桀桀桀桀……一阵刺耳阴森的怪叫在山间回荡。听得晓雪不住地皱眉,她大吼一声:“难听死了,就你这破锣嗓子,也好意思拿出来亮相?你还有羞耻心吗?你不怕显眼,我还替你觉得丢人呢!”

那笑声骤然一停,似乎被什么噎了一下,继而一个雄浑洪亮的声音响起:“小娃娃,趁还能出声的时候,多说几句吧。否则,一会想说,也永远地开不了口了!”

口了……口了……口了的回声,像被风拂过的水面,一波一波地向晓雪她们涌来。晓雪四人,除了黎昕外,其他人的脸上都现出痛苦的表情。

晓雪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千斤重锤敲过一般,有一种腥咸之气,直往口中涌来。

任君轶的脸色尤其苍白,他往自己口中塞了一颗雪白的药丸,又递给脸色同样难看的晓雪和谷化雨每人一颗。

药丸入口而化,片刻一股暖流在胸间游荡,她们的脸色渐渐好转。晓雪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着骂了一声:“喵了个咪的,好深厚的内力。哪个缩头乌龟,莫不是怕被人揪了尾巴,不敢现身出来?还搞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身’先声夺人的过时把戏?”、

嗖嗖……轻微的衣袂破空声过后,本来不怎么宽阔的山路上,出现了三位身着黑衣,面目可憎的老妇,她们的身后是一个壮硕得如同施瓦星格体型的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若是徐翔宇看到她的话,一定会惊呼一声“仇阁主,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不错,此时站在晓雪她们面前的正是天煞阁的仇阁主,和座前左右护法,以及兰长老。

晓雪她们也认出了她们的身份,天煞阁统一的黑色杀手制服,暴露了她们的来历。不过,看她们那样子,也没打算掩饰自己的身份。

看着她们黑乌鸦一样的服饰,晓雪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中暗自奇怪:徐翔宇这家伙,又想搞什么鬼,派几个高手来阻拦我们。他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