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二十三章 不是闹着玩儿的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是闹着玩儿的

不会是徐翔宇怕她们一走了之,才派这些棘手的角色来阻拦她们吧。望着对面四人眼中的恶毒,脸上的狰狞,晓雪自欺欺人地这样想着。

任君轶这时候开口说话了:“各位,拦下我们,有什么事吗?”

“哈哈……天煞阁找上门,能有什么事?任公子不会不知道吧?”仇阁主狞笑着,眼中闪着浓烈的杀意。

“如果在下没记错的话,天煞阁的规矩是雇主身亡,交易自动取消。请问仇阁主,在下说的对吗?”任君轶脸上依旧冷冷淡淡地表情,面对强敌,丝毫没有任何的慌乱。

仇阁主又一阵大笑,脸上的横肉挤作一团:“你说的不错。以前那个雇主是不在了,但是又有人花钱要你们的小命了,不行吗?”

“哦?是吗?恕在下愚笨,是在想不出我们跟谁结下仇怨,非要我们的命不可——不会是仇阁主你吧?”也确实如任君轶所说,晓雪那样娇憨可爱的性子,和成天乐呵呵的脾气,若是想仇恨她,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算来算去,也就跟天煞阁不对呼,黎昕还挑了人家几个重要堂口,如果不是徐翔宇的示好,估计天煞阁在江南的几个重要堂口也不保了。

仇阁主脸上狰狞的笑容骤然一收,浑身布满阴冷之气,咬牙切齿地道:“小子,你很聪明,可惜聪明的人往往都不长命!本阁主一个铜板买那妮子的小命,买一送三,搭上你们几个,这生意做得吧?”

“嗐!我说天煞阁怎么最近几年不太行了呢,原来原因就在你这个阁主的身上呀。哈哈!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居然一个铜板的生意都接,也太掉价了吧?仇阁主,说到做生意,我邵晓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要不要本小姐教教你生意之道?放心,咱老交情了,不收你培训费!”晓雪脸上一本正经,很有诚意地对姓仇的家伙,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果然,仇阁主脸上的肌肉近乎**一般地纠结着,手上青筋暴起,似乎随时有动手的趋势。黎昕向晓雪身边靠了靠,浑身戒备着,他的背影如同一只即将扑向猎物的优雅的黑豹。

这时候突然从树后边,闪出一个硬是一身肥肉挤在白色仙子装的老妇人,明明一把年纪了,硬要做龙姑姑的打扮,若是《神雕》中的小龙女看到了,生生世世都不想再穿白色了。这人呐,要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做刷绿漆的老黄瓜,否则,恶心到别人就不好了。

扮嫩的老黄瓜说话了:“女娃娃,倒是挺伶牙俐齿的,可惜口条再好,也救不了你们的命!”

“我不但口条好,牙口更好,啃个把老黄瓜还是问题的。”晓雪吊儿郎当地冲着她挑了挑眉。

谷化雨没反应过来,适时地问了句:“老黄瓜?什么老黄瓜?晓雪爱吃老黄瓜?”

“笨!”晓雪转身敲了他不开窍的脑袋一下,解释道:“你没听说过一句俗语‘老黄瓜刷绿漆——扮嫩’。对面那支,不活脱脱一根扮嫩的老黄瓜吗?”

谷化雨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朝着白衣老妇那身粉嫩的服饰细细打量了一阵子,才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晓雪你形容得太形象了,我对你的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晓雪才不管那白衣老妇气得脸红脖子粗,快要中风脑溢血的模样,又敲了他脑袋一下,笑骂:“你这句话过时了,老土了,你能再古董一点吗?”

她身边并排立着的黎昕,小声提醒她道:“你小心点,这白衣妇人,是江湖上成名三十年的‘白衣魔手’范琳。她这人向来记仇,且心狠手辣……”

“兀那小丫头,修得空逞口舌之利,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一身黑色劲装,面如刀削,如同僵尸一样的左护法,似乎看不过老友被一个黄口小儿欺负,一挥手上的狼牙棒,阴冷冷地打断了黎昕的话。

“啧啧……”晓雪继续不怕死地在她面前背着手,走过来走过去,目光不住地打量着左护法那一身做派。看得左护法表情更加僵硬,生怕自己会成为被“喷”的对象。

可惜天上的神明们都休息了,没听见她心中的祈祷,晓雪又华丽丽地开口了:“这位大婶,你莫非是从八十年代的武侠剧中穿过来的?怎么说话被我们家小雨更古董?哦……看到你这张僵尸脸,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你不是穿越,而是古董僵尸复活呀!”

左护法被她众多新鲜名词的一通话,说得仿佛坠入云海,一阵云里雾里的。不过晓雪取笑她“活僵尸”这一点,她是听明白了。手中的狼牙棒一紧,就要朝晓雪砸过来。

晓雪见状猛地向后一跳,一只手做了个“stop”的动作,笑得十分欠揍地道:“慢来慢来,君子动口,小人动手。您也一大把年纪了,怎么非要做小人的行径呢?”

一句话堵得左护法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脸尴尬地站在那儿。

右护法老脸上的皱纹,比那山岩上风雨洗礼过的纹路还要纵横交错,她将手中的九环大斩刀抖得哗啦哗啦响,看着仇阁主,道:“阁主,跟这黄毛丫头口舌什么。她杀了这么多天煞阁的杀手,叫她们四个偿命,还便宜她们了!”

没容仇阁主搭腔,晓雪又开口了:“此言差矣!做杀手的,当然要做好被杀的心理准备。俗话说‘瓦罐不离井边破’,难道你们天真的认为,你们杀别人的时候,别人就那么老实地站着给你们杀?你们那些肉脚杀手的死,我们不承担任何责任,我们是正当防卫,懂不?这位大妈,您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天真呢?”

一个六七十岁,在江湖上成名了数十年的武林前辈,居然被一个十几岁的丫头,跟数落小辈似的,点着鼻子骂她“老天真”。叔可忍婶不可忍,右护法暴走了,哇呀呀地提着寒光四射的九环刀,冲着晓雪扑了过来。

“铮”地一声,宝器出鞘的声音在晓雪耳边回响,扭头看去,黎昕已经抽出了他那把心爱地宝剑,气贯于剑身,朝着右护法的九环刀格挡过去。

那右护法盛怒之下,自然用尽了全身力气,想把对方毙于刀下。黎昕这个武林第一男盟主的称号也非浪得虚名,再加上八年前疗伤时,晓雪给他服下“灵禅丹”的药力。两兵器相撞时的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一阵金属鸣声便随着四溅的火花,在右护法惊咦声中,两人各退一步。黎昕面色如常,握着剑柄的手依然稳稳的。

右护法只觉得手心一阵麻痛,九环刀几欲脱手而飞。她紧紧地攥着刀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天煞阁来得诸人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自然看出表面上是平局的一招,实则右护法稍逊一筹,不由得暗暗为黎昕的功力而心惊。

仇阁主眉头一皱,冷然地道:“天煞出击,速战速决。上!”

“白衣魔手”范琳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率先扑向晓雪。这范琳被称为魔手,手上功力出神入化那是理所当然,再加上她这含恨一击,其威力自然不在话下。

比泥鳅还滑溜的晓雪,怎么会傻到硬接下她那记大招呢?未见她有任何动作,就在白衣老黄瓜的窒人掌风袭上身的那一刹那,她的身影突然消失在范琳的面前。

“咦?”范琳招式用老,口中惊咦一声,扭动着肥硕的老腰,收势左右观望,依然不见晓雪的身影。

难道这丫头会遁地隐身之术不成?范琳的老脸抽抽着,满腔的怒火不知道该怎么发出来。

这时候,仇阁主阴测测的声音传过来:“上边!”

遁地术,晓雪自然是不会滴,咱穿的是女尊社会,可不是修仙国度。不过嘛,飞天咱还是没问题的。

范琳抬头望去,只见晓雪以佛坐莲台的姿势,在一棵拇指粗的小枝上盘膝而坐,双手还掐着观音菩萨的指诀,一改平日的嘻嘻哈哈,面色庄严,神情肃然。一阵山风吹过,小树随风摇摆,晓雪也随着摇曳不定的树枝,上下起伏。

晓雪这招用来唬人的轻功,可是下了苦功夫练出来的。若是不认得她的人,陡然看到这样的场面,一定会以为是菩萨降世了呢。

刚刚见识到她的毒舌与可恶的范琳,可不会这么认为。她一个纵身,掌起掌落,目标不是晓雪,而是晓雪身下那根小树枝。、

我叫你得瑟,摔死你!范琳心中似乎赌气般,涌上这股幼稚的想法。

啪嗒,小树枝应声而断。而晓雪,则依然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如柳絮,似羽毛般,翩翩缓降。

若不是处在晓雪的对立面,仇阁主一定会为她这手轻功至极的佛坐莲台身法拍手叫好。可惜,眼前这个家伙,吸引了魁主的全部注意力,不杀她,难消她心头之恨哪。

小丫头,不要怪本阁主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这张诱惑人的脸。

魁主,这丫头要是在这深山中被野兽分食了,你会不会给我一丝的希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