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二十四章 爆发

第一卷 小镇起家 第三百二十四章 爆发

“白衣魔手”见晓雪死到临头,还在这显摆自己的轻功,不由得冷哼一声,她的人犹如突起的狂涛骇浪,画着弧度窜飞上天,双手诡异地交错推抓,径自扑向兀自的在空中玩的很开心的晓雪。

“哇靠!你来真的呀!”晓雪见范琳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忙使出个千斤坠,像一颗炮弹似的落在地面上。

没等她站稳,范琳空中挥掌扫向她落地的方向。到底是几十年的***湖,无论是反应,还是招式的衔接,都颇为老到。这招“飞鹰击兔”,攻得晓雪措手不及。

一个滑步闪身,险险避过范琳的掌风,不光她心中暗叫好险,就连跟右护法对战的黎昕,都为她捏了把冷汗。格挡住对手凌厉的攻势,黎昕舞出漫天剑影,逼退对手的攻击,抽空提醒晓雪:“拂滔掌,晓雪你小心点,这几人颇为扎手!”

晓雪脚下踩着七星飘渺步,在范琳的密不透风的掌影中,穿梭自如,偷空用手上的匕首,给对方一家伙。这是她对敌的老策略,不过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此时,除了那个壮得有些诡异的仇阁主外,其他的人都各自与对手激战中。任君轶对敌的天煞阁那名瘦小精干的刑堂长老,是江湖上隐退已久的老家伙,也不知道天煞阁是从哪个旮旯里把她给翻出来,为她们效力。这位长老最擅长的是暗器和用毒,毒对于任君轶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俗话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刑堂长老的毒,在几十年前,或许是无人能及。但是在医学天才任君轶的手上,她的那些毒药,就如同小儿科了。

任君轶在她第一次撒出一把红色的粉末后,嘴角微微翘起。“赤炼散”他十岁以前就已经玩腻了,撒在他的身上,如同带了颜料的面粉一般。

看到其他人不容乐观的战事,他没有托大,往口中塞了一粒“万能解毒丸”后,他朗笑一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吴长老,也尝尝在下的‘白/粉’!”

不用说,这“白/粉”的毒药名来自于他妻主的恶搞,除了白/粉,冰/毒、海/洛因、吗/啡、可卡/因……凡是晓雪前世听过的毒/品名称,晓雪都给安在了他心研制出的毒药上。

天煞阁长老似乎也听说过“小医仙”医毒双绝的名号,脚尖一点,倒飞出三丈远,恰好躲过了任君轶的药粉笼罩范围。她也不敢拿自己的老命开玩笑呢。

毒药不成,又使出了另一绝活——暗器,一把蓝莹莹明显淬了剧毒的流星镖,分上中下三路,向任君轶飞射而来。

身为晓雪的大师兄,任君轶的轻功远远不及他这个师父都拿她没办法的师妹。可是在江湖中,他的轻功的功力,也颇为不俗。你看他像一只蓄势已久的飞鹤,一飞冲天,很轻易地躲过了吴长老的飞镖。一招乳燕投林,手中的软剑舞出点点星芒,直刺而出。

另一处,谷化雨对上了左护法,战况也颇不轻松。她们这边的四人,各自对了一个强敌,而天煞阁那边,却还有一位功力深不可测的阁主在一旁掠阵。目前的形势对于晓雪她们来说,很不乐观。

打起十二分精神,晓雪在“白衣魔手”飘忽难测的鬼影手中,摇摇摆摆,如同一叶惊涛骇浪中的小舟。不过,你仔细看的话,虽然表面显得惊险万分,那范琳却未曾沾得她的一丝衣角。

晓雪故意将身子扭得跟麻花似的,脚下的步子却分毫不差。范琳被她搞得一肚子火气,手中的掌法更加的凌厉起来。可是,几套掌法耍下来,还是奈何不了对方。她满是褶子的脸上,不由得溢出细细密密的汗来。

晓雪正玩得兴起,突然一声闷哼传来,她心中不由得一紧,转眸望去,左护法手中的蝎子钩已然在谷化雨的背后,钩出两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皮肉翻卷,鲜血汩汩流出。

谷化雨咬牙忍住背后的疼痛,手上的青锋剑一抖,瞬间攻出三十二式,势若无阻,逼得天煞阁的左护法,不得不向后退了几步。可是,他背后的伤口,却逐渐麻痛,渐渐失去了知觉。

不好!蝎子钩上有毒!错眼看去,任君轶跟那吴长老已经进入白热化的境地。虽然他的功力和招式不如吴长老,好在身上有毒药防身。那吴长老的暗器,也如流星般地向他身上招呼。一时之间,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谷化雨心中暗叫不好,手上的剑势更急,想在毒发作之前,能把对方撂倒。

人家能在江湖上纵横这么多年,当然有她的一套。左护法见他受伤,也不急着进攻,只在他身边游走,时不时地攻出一招半式。显然,她是想拖延时间,等他毒发。

谷化雨心越急,剑法越乱,攻击的速度也受到了影响。由于运功施展招数,血液流速加快。背后之毒扩散的就越见迅速,渐渐的,他觉得自己的头开始发昏,眼前也模糊起来。

左护法当然感受到他的异状,一改方才的躲藏和拖延,一招招狠招开始向他身上招呼。不久,谷化雨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步法也慢了下来。

晓雪因为他刚刚的受伤,就不时地注意着他,一见他脚步凌乱,攻出的招式也软绵绵的,心道:不好。几次想向他那边挪移,都被范琳挡了回来。

觉察到她想去救援自己的夫侍,范琳桀桀怪笑道:“丫头,自身难保了,还想去救别人?黄泉路上,你们作伴去吧!”一招招诡异难料的掌法,密集而来,逼得她喘不过起来。

晓雪突然神色一变,收起嬉笑的表情,脸上一片空灵飘逸的神采,此时的她,一点没有要和人动手的模样,反而一副轻松自在的神情。

范琳见她表情反常,心中莫名的微微一窒,那是她跟高手过招时才会出现的一种心理警觉。难道眼前这个形态安闲悠然的小丫头,是个足以威胁到他安全的高手?那刚刚的狼狈与示弱,都是她装出来的?

晓雪此时已经收起了手中吹毛断发的匕首,准备用师父晚年新悟出来的“落月掌法”,与同样以掌法见长的范琳一较高下。

这落月掌法,掌落如月,月圆如盘,月缺似钩。这套掌法是“武医双绝”胡晓蝶晚年呕心沥血之作。那时候为了逼她学这套掌法,师父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还是看在施展这套掌法时,要有明月清风的浩然胸襟,和飘然若仙的气度,很飘逸很优美,很适合她用来装十三,晓雪才很是花了一番功夫,把整套落月掌学到了十成。

粲然若明月的笑容在晓雪的脸上绽开,她踏步飘身,望着神情有些紧张的范琳,笑道:“怎么不动手了?”她的语声轻柔,语调出尘,柔得不带一丝的人间烟火,宛若天宫返回人间的仙子,让人感到不真实。

而范琳此时心中接收到的空前压力,和晓雪的轻柔声调恰恰成鲜明的反比。她直觉地感到,这是高手出招时的前兆。此时的晓雪给她的感觉好似一柄煞气很重的利剑,出鞘时必定要引起一阵血雨腥风。

心中的压力越来越重,范琳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顷刻间拍出三十六掌,猛然间击向笑语嫣然的晓雪。

就在范琳掌劲凝结成型的时候,晓雪的右手猝然由右向左,划了个半弧形,三十六个娇小细白的手掌,就像一个个小小月亮,一一迎上范琳的掌势。

就在两人掌影相触时,晓雪左手的掌法竟和右手截然不同,倏地横向拍出。呼啸的掌风,如狂猛的波涛,漫天盖向范琳。

范琳不愧是***湖,在乍然一惊下,沉稳地向右回避七步,在退让间,她的双手,不带风声交错挥洒而出。之间空中布满无数的掌影,掌影如林,挤压向晓雪。

晓雪娇斥一声,不躲不避,直接侧身斜切,紧逼对方中段。她的双手同时翻飞而出,刹那间,一团团,一弯弯,一排排,一轮轮,微微泛着白光的掌影,反罩在范琳寂然无声的掌林上。

砰砰闷响如同七月的惊雷,震得人一阵心惊。刹那间,晓雪与范琳已经交换了一百二十八掌,两人势均力敌,一时难以分出轩轾。

范琳脸色一变,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居然有这样的功力。脸色一整,她骤然身形闪晃如钟摆,晃动间双手以怪异的路线,似重还轻,欲拍还抓,看似缓慢实则迅猛非常地向晓雪袭来

晓雪嘿嘿一笑,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地飞掠至空中,头下脚上,洒落漫天密实呼啸的掌影。这样一来,范琳威猛的攻击落了空。

范琳双手由下向上轰然扫出,硬接下晓雪的掌劲。反作用力使得晓雪在空中硬生生拔高三丈,此时她在空中无落脚之处,避无可避,范琳冷哼一声,趁此机会飞身追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