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二十五章 小命要玩完

第三百二十五章 小命要玩完

范琳这一追击,恰是中了晓雪的诱敌之计,胡晓蝶这套掌法既名落月,自然是由上而下攻击威力更大。

只见晓雪口中发出一声长啸,身子在空中陡然又拔高了十丈,她暗自咬碎了大师兄帮她藏在智齿中的瞬间提升功力的『药』丸。这种『药』丸能使人的内力提高三倍,副作用是以后三个月中体内的内力空空,形同普通人。

倏地,晓雪空中一个翻滚,换成头下脚上的姿势,宛然一颗飞坠的陨石,以惊人的速度倒『射』撞向迎面蹿升的范琳。

好嘛,此时晓雪的内力已经提升到九十年功力,除了一些隐退的老家伙们,此时的江湖上鲜有人能扛下她的这全力一击,更何况身处空中无法着力的范琳呢?

只见晓雪倒『射』的身子突然违反地心引力的常规,以直角方向折『射』,双手凌空交相穿掠飞展。顿时,在方圆十丈的范围之内,洒下轰隆卷『荡』的罡风,掌风中犹然隐约可见白『色』光芒流窜飞闪,那气势澎湃浩瀚,若不是全力在施招,晓雪都会为自己此时的表现而感动喝彩。

范琳骤然间觉得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周围的空间突然缩小,劲气在她四周排山倒海地翻涌着,好像要把她吞噬。她暗叫一声不好,忙使出自己毕生的绝活,双手绕体飞轮,在自己周围布下一道铁桶似的防线。

然而,晓雪的攻势,由上而下倾力施为,而她是由下而上,匆匆防守,两相比较,范琳注定要吃大亏。

果然,只听得轰隆一声震天巨响,晓雪再次反弹空中,而范琳却砰然坠地,连滚带翻,口中喷出一口腥甜的热血。?? 娶夫纳侍325

晓雪乘胜追击,升空的身形一顿,再度激『射』而下,双掌同时猛然出力,狠狠地砸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范琳。这一掌结结实实地印在了范琳的心口处,范琳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脏破碎的声音,她张大了眼睛,缓缓地倒向地面,仿佛不愿意相信自己竟败在了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的手上。

趁着『药』力还未曾散发,晓雪又朝着左护法疾『射』而去。

刚刚她闹出那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动静,不光让对手们感到震慑,就连她的夫侍们,也不敢相信地嗔目而视。

晓雪可管不了这么多,她得抓紧不多的时间,解救脚步已经踉跄,身影摇摆不定的谷化雨。

之间她双掌翻挥抛斩,双臂快似闪电,倏东倏西,时左时右,有时恰似一轮满月当空,有时好像新月挂柳梢。把左护法『逼』得一时之间手忙脚『乱』。

待她稳住招式反击的时候,明明看准晓雪的身形递出招式,晓雪的却已经人影杳杳,闪向别处。

晓雪的飘渺步和落月掌配合得越来越无间,运用得越来越纯熟。你看她一个旋身,右手倏挥猝斩,左手浩然拍击。顿时狂飙澎湃,雷鸣轰轰,天地宇宙似乎都在她的手上缩小颤抖,愤怒咆哮。

左护法突然觉得有一股强大的暗流,隐然翻搅激『荡』,由外向内挤压。又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她的周围回涌吸引,要把她拉向无底的深渊。她叱喝一声,猛地向后拔身倒飞而出。暗自心惊晓雪的浩渺功力。

一旁观战的仇阁主,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她此行抱着万无一失的决心,把阁里的已入化境的高手带来。她一开始只把黎昕当做重点对象,所以还邀来了“白衣魔手”为助力。万万没想到看似最肉脚的小丫头,才是最厉害的角『色』,不但把江湖上成名四十年以上的范琳毙于掌下,还能瞬间将左护法『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她的手暗暗地捏紧了,准备领教领教她的功夫。

闪念之间,晓雪已经拼着手臂被对方钩下一块肉的狠劲,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手中的匕首,也『插』进了左护法的心脏。又一个天煞阁的高手陨落在晓雪的手中。

此时浑身瘫软,靠在一块石头上极力保持清醒的谷化雨,吃力地开口道:“晓雪,钩子上有毒……”

晓雪见伤口流出黑『色』的血,便已经服下了大师兄给的万能解毒丹。她一个闪身来到了谷化雨的身边,手中的解毒丹已经塞进了他的嘴里,并且嚼碎了一颗,涂在他背后鲜血淋淋的伤口上。不久,本来已经发黑的伤口,开始流出殷红的血迹来。再涂上超级金疮『药』,伤口以肉眼能看得见的速度,开始收口了。

晓雪处理好谷化雨的伤口后,才开始包扎自己手臂上的伤处。还好大师兄的『药』品百试百灵,涂上后只觉得 一股清凉代替了火辣辣的疼痛。

还没容她松一口气的时候,她感觉身上陡然一沉,好似累了许多天没休息的感觉。暗暗提丹田处的内力,发现已然空空。她暗暗苦笑一下,今后的三个月,她要向常人一样,没有一丝的功力了。

“邵老板好深的功力,好高明的掌法。仇某想领教下,请邵老板不吝赐教。”仇阁主眼中闪着征服的欲望。有一种人,她生来具有一种征服欲和挑战欲。仇阁主就属于这种。?? 娶夫纳侍325

体力透支的晓雪,一屁股坐在了谷化雨的身旁,摆了摆手,道:“不行了,我的功力是间歇『性』的,如果你想向我挑战,等三个月后再来吧!”

仇阁主的脸『色』变得像猪肝一样难看,眼瞪得如同铜铃一般,充满了血『色』:“好一个傲慢的丫头,你是看不起我吗?”

“不是,当然不是!以我这微薄的功力,怎么可能看不起你一阁之主呢?”晓雪的语气很诚恳,生怕她抽筋非要跟自己“切磋”。

不料她的言语,听在仇阁主的耳中无异于讽刺,她愤怒得全身肌肉喷张,身上的骨骼发出咯吱咯吱地脆响。

仇阁主怒吼一声,欺身而上。别看她体型像个大金刚,速度却并不比晓雪慢上几分。

晓雪苦笑一下,心中暗叫一声:完了,今天小命是要交代在这里了。此时的她浑身没有半两力气,就连躲避的能力都全无。

眼看着仇阁主那铜锤似的拳头,就要砸在晓雪的面门上。突然一声焦急而又响亮的“住手”声响起。

这声音对于晓雪来说,或许只是有些耳熟。对仇阁主,那就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在离晓雪的鼻子还有两公分不到的距离,她硬生生地收住了拳头的势头。

惊了一身冷汗的晓雪,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扭头看去,只见一架马车前一个瘦弱苍白的身影,急急地朝着这边奔过来,绝美无双的小脸上布满了焦急和担心的神『色』。

“不要过来!!”仇阁主一把抓住了晓雪的脖子,像拎小鸡仔似的,叉着她的脖子把她拎了起来。

晓雪的脸涨得如同番茄一般,通红通红的。可是她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如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人宰割。

“仇阁主,你好大的胆子。未有本魁主的命令,就擅自行动,难道忘了万蛊钻心之痛了吗?”徐翔宇奔了几步,生怕投鼠忌器,误了晓雪的『性』命,在离她们不过两三丈的距离停了下来,声『色』俱厉地朝着仇阁主吼道。

“万蛊钻心之痛,也抵不过我此时的心痛。魁主,你为了这个小白脸,忘记了老魁主的教导,背弃了我们的誓言。今天,若不杀了她,如何解我心头之恨?”仇阁主看到徐翔宇脸上毫不掩饰的关心和担心,表情变得更加狰狞,面目扭曲,这些话语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一般。

徐翔宇竭力镇定自己的情绪,他知道他越是表现出对晓雪的关心和紧张,对方便越有可能做出过激的行为。他沉静了一会,用平缓的语调说道:“誓言?仇阁主,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哈哈!!这些年来我一直为你守身如玉,向我已经步入四十大关的女人,哪个不是夫侍成群,美男环伺?老阁主临终前,让我守候在你的身边,发誓永远不背离。我做到了,你呢?为了这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放弃了我这个真正的大女人。不是背弃是什么?”仇阁主越说越激动,说话的同时还晃了晃手中的晓雪,致使晓雪又一阵窒息。

徐翔宇的脸『色』变了又变,怒不可遏地冷笑一声:“仇阁主,是不是搞错我娘的意思了?她让你照顾我,守护我,用不背离。那是确定了你忠仆的地位。当年我尚年幼,阁里又有些不安分因素在,所以才郑重嘱托你好好照顾我。你不会天真地以为疼爱我的娘亲,会将我许配给一个比我大二十多岁,跟我娘亲差不错年纪的你吧?”

晓雪听了,不由得心中一阵哀叫:我的大少爷来,你还能再刺激一点她吧。我的小命可是攥在她的手心里,她一个激动,捏断我的细脖子,到时候哭都没有眼泪。徐大少,你悠着点儿,哄哄她不成吗?

果然不出她所料,仇阁主情绪更加失控,脖子上青筋暴起(请想象咆哮马的样子),大声吼道:“忠仆?!难道我这么多年的默默守护,只换来一个忠仆的称号?徐翔宇,你到底有没有心?”

“我当然有心,但我的心却不在你的身上。仇阁主,我劝你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跟自己过不去。我手上的母蛊可不是吃素的!”徐翔宇面容凌冽,衬着他绝美的相貌,好似冰雪仙子临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