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夫纳侍

三百三十五章 有男初长成

第三卷 京都风云 第三百三十五章 有男初长成 !(三(3 02)

“哟!小凌儿是为当初的苏记叫屈呢,还是为嫂子着想多挣两成份子钱呢?”晓雪似笑非笑地望着苏凌,眼中闪过戏谑的神色。

苏凌脸微微染上红晕,抿着嘴强撑到底:“当然是为嫂子,为邵记着想喽,要不让我争这个份子钱做什么?”

宋寒露眼中含着笑,望着苏凌点头夸赞道:“不愧是晓雪妹子的弟弟,对于赚钱有很高的灵敏度哦!好,就按苏公子说的,妹子你占两成,姐姐我托大,就拿那八成了!”

苏凌被夸奖有生意头脑,又羞怯又得意,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晓雪,道:“嫂子,我替你赚了一笔钱,你怎么奖励我呢?”

晓雪心中对于他的所求,如明镜一般,还是装糊涂地问道:“小凌想要什么样的奖励?”

“嫂子替我向我那个老顽固大哥说说情,给我两个铺子让我试手吧。我发誓,我一定会把铺子管理好的!如果我真不是那块料,让我试过以后也好死了那份心思,不是吗?嫂子,我的好嫂子……”小家伙撒娇的本领不比晓雪家里那个小世子弱,磨得晓雪没脾气。

她瞥了眼含笑看着她们叔嫂俩的宋寒露,重重地咳嗽了两声,纠正苏凌道:“坐正了,像什么样子,让宋姐姐看了笑话!你想向你哥哥证明你的本事,还是怕你大哥不给你准备嫁妆?这样吧,跟寒露姐姐合作的这两成份子,我转让给你,就当我送给你的一份嫁妆。你想大展身手,行啊!多出些新鲜的点子,让咱们的度假计划更丰富,更吸引人。这样既让我们看到了你的天分,又为自己赚下更多的零用钱,岂不美哉?”

苏凌一听什么嫁妆不嫁妆的,脸红得像块赤色的锦缎,不过他并没有像一般的小家碧玉,羞得抬不起头来,反而把红扑扑的小脸扬得更高了,自信满满地道:“嫂子你放心,弟弟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散发这自信光彩的小脸,显得那样的动人,让赏遍百花的宋寒露看得眼睛发直。她心中惊叹道:晓雪妹子身边真是不乏俏夫俊男。这个小内弟,看着泼辣,却光彩照人。看他对于商业的信心和敏锐,历练几年绝对不疏于他那个男强人的哥哥,谁要是娶了他,不失为一个贤内助呢!

心中这样想着,嘴里也不由自主地道:“晓雪妹子,你这个内弟跟你很亲嘛!”

晓雪心中一惊,她一直以来对于两个小内弟,都是一种对待***一般的近乎溺爱的态度。两个内弟对她似乎也存有依赖之心,平时撒个娇,发个小脾气,在她看来都是弟弟对姐姐的依恋。她却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女尊世界里,在别人的眼光中,或许两个内弟和她之间的互动,超越了叔嫂的距离。

听了宋寒露的话,她才猛然间惊醒:可不能让两个弟弟,受世俗人的诟病,看来,得拉开点距离。尤其是苏凌,自己前世和今生加起来三四十岁了,在她的眼中,他是小弟,又像儿子,所以禁不住会用疼爱的心,对待这个很早就失去娘亲的男孩,有些放纵的包容……不知道年龄已经过了成年的他,会不会有别样的想法?

正在忐忑中,苏凌的小嘴一撅,理所当然地道:“那当然了,我娘去世的早,我和三弟从小失去了母爱。人都说‘长嫂如母’,有这么个嫂子疼我们,我们当然跟嫂子亲啦!你说是吧,嫂子?”

“小凌说的很对,长嫂如母,我不疼他还能疼谁?”看着苏凌一脸娇憨的模样,晓雪心中的迟疑完全放开了。看来,两个小家伙对自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濡慕之情。

其实也是,邵晓雪这个名字,对于整个华焱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神话。普通偏远的百姓,可以不知道当今皇上是谁,但是若是不知道邵晓雪是谁,那会被别人鄙夷和嘲笑的。

在苏家的两个小家伙的眼中,嫂子的年龄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眼中的嫂子,是一个点石成金上山下海无所不能的厉害角色。在他们缺少母爱的心中,对于晓雪这个嫂子,带着一些崇拜的色彩,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去仰慕,去依赖。而这,只是对于长辈的景仰,而不是爱慕!

宋寒露对于苏家的往事,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她的心中,对于这个乐观、泼辣,有魄力有能力的小伙子,产生了些微的好感,眼睛中自然也流露出来了。

苏凌很敏感地感觉到了她不同寻常的目光,小脸又是一红,顿时不吱声了。在他这样的年龄阶段,心中已经对异性产生朦胧的幻想,对于宋寒露不同寻常的目光,他很敏感地捕捉到了。

一直和宋寒露聊着合作细节的晓雪,很快就觉察到了他的安静。心中不禁有些奇怪:小家伙怎么了?刚刚还叽叽喳喳的,怎么突然低着头不说话了?

她假借这品茶的空挡,暗暗地观察着,不难发现宋寒露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地向她那个小内弟的方向飘呀飘的。而苏凌呢,则低着头,不时地偷偷地向宋寒露瞪上一眼,看似凶狠,却娇羞无限。

发现jq的晓雪差点被茶水呛到,她细细留意了一会,发现两人之间的确有些暧昧的气流若隐若现。又一想,苏凌也十六了,到了该许配人家的年龄了。宋寒露虽然以前爱玩了点,长得普通了点,人品还是比较靠得住的。再加上宋家跟苏家也算得上门当户对,两人若是有意,未必不能成就一段美姻缘。

想到苏凌该到了议亲出嫁的年龄,晓雪心中不免有些“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失落感。唉!这人还没老呢,就有儿女成家的感觉了,晓雪不由得解嘲地笑了笑。

不过,这宋寒露看着也二十多岁了,照常来说,应该早就娶妻生子了吧。想到这里,晓雪不由得皱紧了眉头:我们家小凌儿,可不给人做小侍,侧夫也不行!

晓雪一会儿微笑,一会儿皱眉的表情,看在宋寒露的眼中,不由自主地问了句:“妹子,你在想什么呢?”

见宋寒露一脸纳闷地望着自己,晓雪忙收敛了情绪,问了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寒露姐姐,我们坐了这么好大一会了,这么没见姐夫呀?”

照理说,家里来客人了,而且还有两位男客,若是家里有正夫的,当然要出来陪着招待男客人,这样才不失礼。

这会儿轮到宋寒露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了:“不怕妹子你笑话。姐姐我以前的时候太爱玩了,心思都扑在出海出游上了。你想呀,姐姐我一年到头在家里呆不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又有半个多月在跟家乡的朋友应酬,若是娶上个夫君回家,那不是害人家守活寡吗?所以就一拖再拖,拖到我家老娘都发狠说不管我了。直到如今,妹子你都夫侍成群了,姐姐我还孤家寡人呢!真是惭愧,惭愧呀!”

晓雪听了,不由得嘴角一阵上扬。她的眼睛从宋寒露身上,转到苏凌身上,又转回去。心道:这两人有门儿哦!

苏凌被她看得一阵羞臊,扭转过身子,侧对着她,低着头捧着杯子,假装喝茶。那粉红色的小耳朵,颜色却越来越深,最后仿佛能滴出血来。

而宋寒露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油子,脸皮足够厚。她竟然望着人家的内弟,看得呆住了,还不时地露出一丝傻笑来……

两日后,经过晓雪的现代化营销宣传手段,很顺利的在两天内忽悠了满满一船在宋琬等待出海贸易的商人们,上了宋寒露的“希望号”游船。

要知道,这时候的宋琬,聚集了全国的大小商人们,都想分一杯海外的羹。而宋家的船队,还在最后的休整中,距离出海的日子还有半个多月。这么多天她们老呆在宋琬的客栈里,吃也吃了,喝也喝了,玩也玩了,正是无聊到爆的时候。晓雪这么趁机一宣传,为这些无聊的商客们描画了一幅醉人的画面,这些会玩会享受的老人精们,当然趋之若骛。

再加上晓雪和宋寒露制造出“邵记小老板倾情打造的海滨烧烤”的舆论,那些本来有些迟疑,还在观望的商贾,甚至吸引了宋琬的一些名望贵族的参与。

当“希望号”游船,载着宋寒露的生平第一批客人,载着她满满的希望和雄心壮志,在平静蔚蓝的海面上平稳地行驶着。

海像个安静的孩子,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此时的海上没有风,也没有浪,那碧绿的海面,像丝绸一样柔和,微荡着涟猗.从甲板上看,烟波浩渺,一望无际。而有时,海水仿佛就在你的脚边,轻轻絮语……

甲板上支起一把特质的巨大油纸伞,伞下是两把躺椅,其中一把椅子上惬意躺着的赫然是晓雪那个会享福的。而另一把椅子上却躺着茶商邢家主。

本来呢,另一把椅子是宋寒露比照着晓雪,让人打造的。不过,此时船上的事务比较繁忙,她要招呼认识的,不认识的客户们。诚如晓雪所言:客户就是天神,要像对神仙一样供着敬着,才能财源滚滚来。

邢家主则是一听说晓雪加入了此次的旅行,二话没说便出钱报名此次的“半月岛两日游”,单单是冲着晓雪亲手烤制的海鲜,也值了。

与邢家主交好的几个商户,也纷纷效仿她,报名参与了这次的海岛之游,此刻正站在船边上,欣赏独特的海上美景呢。